第十三章 机器和大工业

机器的发展

正如其他发展劳动生产力的方法一样,机器能够使商品便宜,缩短工人的工作日部分,从而无偿地延长工人给予资本家的工作时间。实际上,机器是生产剩余价值的手段。一般来说,先进的机器都由三个本质上不同的部分组成:发动机、传动机构、工具机或工作机,而且工具机还是18世纪工业革命的起点。因此,在工场手工业中,生产方式的变革以劳动力为起点,而在大工业中则以劳动资料为起点。当然,手工业时期发明的那种蒸汽机,并没有引起工业革命,而是由于工具机的创造使蒸汽机的革命成为必要。当人们不再用工具作用于劳动对象的时候,人们的劳动只能作为工具机的作用动力,人们充当动力的现象就成为偶然的,完全可以被风、水、蒸汽等等代替。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虽然一个工业部门生产方式的变革必定会引起其他部门生产方式的变革,但是大工业必须掌握它特有的生产资料,即机器本身,必须用机器来生产机器。只有这样,大工业才建立起与自己相适应的技术基础,才能得以自立。

至于机器这种物质的存在方式,必然要求劳动资料以自然力来代替人力,以应用自然科学来代替从经验中得出的成规。在工场手工业中,社会劳动过程的组织纯粹是主观的,是工人们的局部结合;在机器体系中,大工业是一个具有完全客观的生产机体,可以作为现成的物质生产条件出现在工人面前。因此,劳动过程的协作性质,就成为劳动资料本身的必要。

机器的价值向产品的转移

通过把巨大的自然力和自然科学并入生产过程,大工业必然会大大提高劳动生产率,而且生产力的这种提高并不是依靠增加劳动消耗。实际上,不变资本和其他组成部分不会创造价值,只是把自身的价值转移到生产的产品上而已。

虽然机器全部地进入劳动过程,但是加进的价值始终只是部分地进入价值增殖过程,决不会大于由于磨损而丧失的价值。因此,机器的价值和机器转移给产品的价值,就是作为价值形成要素的机器和作为产品形成要素的机器,两者之间都有很大的差别,而且这种差别会随着机器在同一劳动过程中反复使用而加大。因此,人们学会让自己过去的、已经物化的劳动产品大规模地发生作用。

如果把机器看作使产品便宜的手段,生产机器的劳动就必须要少于使用机器所代替的劳动。对于资本来说,使用机器的界限表现得更为狭窄。由于使用劳动力的价值是由资本支付决定,资本只有在机器价值和所代替劳动力价值之间存在差额的情况下,才会使用机器。

阅读 ‧ 电子书库

产品体现生产资料的价值

机器大工业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进入成熟阶段的标志。它从手工工具改变为机器开始,机器本身并不创造价值,但当它把自身的价值转移到它所生产的产品上时,机器的价值就会得到体现。图为机器制作出的成批的产品。

机器生产对工人的影响

(a)资本对补充劳动力的占有

妇女劳动和儿童劳动!这是资本主义使用机器的第一个口号,而且这种代替劳动和工人的有力手段也使得工人家庭全体成员都受资本的直接统治,使雇佣工人人数大大地增加。这样的强制劳动,不仅夺去儿童游戏的时间,而且夺去家庭本身需要的自由劳动时间。因此,机器在增加人身剥削材料,即扩大资本固有的剥削领域的同时,也提高对劳动的剥削程度。

(b)工作日的延长

作为资本的承担者,机器是提高劳动生产率,尤其是缩短生产商品必要劳动时间的最有力手段。在资本直接占领的工业中,资本成为把工作日延长到超过一切自然界限的最有力手段。因此,它不仅创造使资本能够任意发展自己的新条件,而且创造出资本对别人劳动贪欲的新动机。虽然机器的有形损耗来源于机器的使用和不使用,就像铸币磨损和自然贬值,前一种磨损同机器的使用成正比,后一种损耗在一定程度上同机器的使用成反比。其实,机器除了有形损耗以外,还有所谓无形损耗。只要机器能够更加便宜地再生产出来,或者出现更好的机器,原有机器的交换价值就会受到损失。即使原有的机器还十分的年轻和富有生命力,它的价值也不再由物化在其中的劳动时间来决定,而是由它本身的再生产或其他机器的必要劳动时间来决定。虽然机器会贬值,但是机器总价值的再生产时期越短,无形损耗的危险就越小。因此,在某个生产部门最初采用机器时,那些使机器更加便宜的新方法,不仅会涉及机器的个别部分或装置,而且会涉及机器的改良。

一般来说,在其他条件不变和工作日已定的情况下,要双倍剥削工人就必须把投在机器、厂房、原料和辅助材料等的不变资本部分增加一倍。随着工作日的延第一卷资本的生产过程长,生产的规模会扩大,而投在机器和厂房上的资本部分却保持不变,却能带来剩余价值的增加和必需开支的减少。实际上,机器生产相对剩余价值,不仅由于劳动力贬值,使劳动力再生产所必需商品更加便宜,而且由于机器工人的劳动变为高效率的劳动,把机器产品的社会价值提高到个别价值以上,从而使资本家能够用较小的价值部分来补偿劳动力的日价值。因此,在机器生产被垄断的这个过渡时期,利润特别高,而高额的利润激起对更多利润的贪欲,资本家会尽量延长工作日来彻底利用这个“初恋时期”。

阅读 ‧ 电子书库

生产线上的女工

资本主义机器生产,加强了对工人阶级的剥削。为资本家大量使用没有强壮身体和身体发育不成熟的弱小劳动力提供了可能,妇女和儿童成为机器服务的对象,家庭结构随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图为生产线上的女工。

在一定量资本所生产的剩余价值中,机器要提高剩余价值率,就只有减少工人人数。这是利用机器生产剩余价值内在的矛盾。随着机器在一个工业部门的普遍应用,机器生产的商品价值就会成为所有同类商品的社会价值标准,而且这种内在的矛盾就会表现出来。正是这种没有意识到的矛盾,它不仅能够增加相对剩余劳动和绝对剩余劳动,而且会推动资本家延长工作日,以便弥补被剥削工人人数的相对减少。

因此,机器的应用创造出无限度延长工作日的动机,而且使劳动方式和社会劳动体的性质发生变革,甚至打破对这种趋势的抵抗。虽然那些被机器排挤的工人会失业和制造出过剩的劳动人口,但是由于工人阶层会受资本的支配,工人不得不听命于资本强加给他们的规律。因此,机器消灭工作日的一切道德界限和自然界限,成为缩短劳动时间的最有力手段,甚至可以算是把工人及其家属全部变成受资本支配的最可靠手段。

阅读 ‧ 电子书库

未受工业革命浸染的英国乡村

机器大工业把人类带进了一个发达的工业社会,但人类也开始认识到工业化到来之后人们付出的沉痛代价。图为约翰·康斯特布尔于1816年的油画作品,展现出和平安宁的英国乡村景象。

阅读 ‧ 电子书库

失业

资本主义使用机器,首先对机器竞争对手的旧手工业和工场手工业工人带来灾难性的影响,大量工人失业,从而迫使工人不得不听命于资本家强加于他们的法律。图中描绘的是大批失业工人找工作的情景,然而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迷宫,似乎意味着理想中的平衡状态远未实现。

(c)劳动的强化

通过不断的反抗,工人阶级迫使国家强制缩短劳动时间,并且强行规定工厂实施正常的工作日。从剩余价值的生产不能通过延长工作日来增加以后,资本家就通过加快发展机器体系来生产相对剩余价值,而且使得相对剩余价值的性质发生了变化。一般来说,提高劳动生产力使单个商品的价值下降,就是使工人能够在同样的时间内以同样的劳动消耗生产出更多的东西,而且加在总产品上的劳动时间仍然和以前同样多。然而,强制缩短工作日,不仅能够有力地推动生产力的发展和生产条件的节约,而且能够迫使工人在同样的时间内增加劳动消耗,提高劳动力的紧张程度,就是把劳动凝缩到一定的程度。当然,这种压缩就是在一定时间内的大量劳动,而且实际上也是如此。

实际上,缩短工作日不仅是使劳动凝缩的主观条件,而且是使工人有可能在一定时间内付出更多劳动的办法。虽然通过两种方法可以在同一时间内榨取更多的劳动,就是提高机器的速度和扩大工人的劳动范围,但是资本家手中的机器可以由法律强制实行,是一种可以客观和系统利用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