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资本主义积累的一般规律

资本构成不变,对劳动力的需求随积累的增长而增长

在资本增长对工人阶级命运产生影响的研究中,资本的构成和它在积累过程中所起的变化是最为重要的影响因素。我们应该从双重的意义上来理解资本的构成。从价值方面来看,资本的构成是不变资本和可变资本的比率,就是生产资料的价值和劳动力的价值的比率;从在生产过程中发挥作用来看,资本构成是由所使用的生产资料量和为使用这些生产资料而必需的劳动量之间的比率来决定的。前一种构成可称为资本的价值构成,后一种构成是资本的技术构成。当然,二者之间有密切的相互关系。为了表达这种关系,由资本技术构成决定并反映技术构成变化的资本价值构成,可以称为资本的有机构成。因此,资本构成始终应当理解为资本的有机构成。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实际上,投入一定生产部门的单个资本,彼此之间都具有多少不同的构成。如果把这些资本构成加以平均的话,我们就可以得到这个生产部门的总资本构成;如果把一切生产部门的平均构成加以总平均的话,我们就得出一个国家社会资本的构成。一般来说,资本增长包含它的可变部分,即转化为劳动力部分的增长,而转化为追加资本的剩余价值总有一部分会转化为可变资本或追加的劳动基金。假定资本的构成不变,我们为推动一定量的生产资料或不变资本始终需要同量劳动力,那么对劳动的需求和工人生存基金显然按照资本增长的比例而增长,而且资本增长得越快,它们也增长得越快。在致富欲的刺激下,尤其是在新的市场、新的投资领域的刺激下,改变剩余价值或剩余产品可以提高资本和收入的比例,还有积累的规模。只要资本的积累需要能够超过劳动力或工人人数的增加,对工人的需求就能够超过工人的供给,从而导致工资的提高。实际上,只要上述假定一直不变,这种情况最终一定会发生。因此,在整个15世纪到18世纪上半叶,英国的情况就比较有利于雇佣工人的维持和繁殖,简单再生产丝毫不会改变资本主义生产的基本性质,不断地再生产出资本家和雇佣工人。当然,规模扩大的再生产的资本关系可以生产出来更多的资本家和雇佣工人,而更多的劳动力会不断地作为价值增殖的手段并入资本,体现出对资本的从属关系。

阅读 ‧ 电子书库

织工

资本的积累对工人阶级命运会产生非常不利的影响。因为资本的积累,使扩大规模的再生产成为可能,一方面生产出更多更大的资本家,另一方面再生产出更多的雇佣工人,资本积累无形中就演变成无产阶级的增加和受剥削范围的扩大。图中英国工业革命时期的纺织厂里除了妇女还出现了儿童的身影。

阅读 ‧ 电子书库

资本家与劳动者

不管是更换雇主,还是获得高额的工资,这些都不能掩盖工人与资本家的隶属关系和被剥削的状况。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致使资本家永远都凌驾于劳动者之上,图中资本家正在指挥工人干活。

在以上最有利的积累条件下,工人可以忍受对资本的从属关系,就像伊登所说的“安适和宽松的”形式。随着资本的增长,这种关系更为扩大,也就是说,资本剥削和统治的范围随着它本身的规模和臣民人数的增大而扩大。当工人生产的价值日益增加并越来越多地转化为追加资本的剩余产品中的时候,这些价值就会以支付手段的形式流回到工人手中,使他们能够扩大自己的享受范围,比如较多的衣服、家具等消费基金,甚至是积蓄一小笔货币准备金。虽然待遇的提高和持有财产的增加不能消除工人与资本的从属关系和资本家的剥削,但是由于资本积累而提高的劳动价格,却在一定程度上使雇佣工人能暂时多获得一些利益。在这一问题的争论中,我们大多把主要的东西,即资本主义生产的特征忽略。购买劳动力,不是为用它的服务或产品来满足买者的个人需要,而是通过生产商品,使其中包含的劳动比他支付报酬的劳动多,包含着为买者资本增殖的目的。在这个生产方式的绝对规律下,劳动力可以把生产资料当作资本来保存,把自身的价值当作资本再生产出来,并且以无酬劳动提供剩余价值,通过商品的出售得到实现。另外,在约翰·威德的《中等阶级和工人阶级的历史》一书中曾经提到,“不论工业工人还是农业工人,他们就业的界限是一致的,那就是雇主能够从他们的劳动产品中榨取利润。如果工资率过高,使雇主的利润降低到平均利润以下,雇主就会不再雇用他们,或者只有在他们答应降低工资的条件下,才会继续雇用他们”。实际上,不管劳动力的出卖条件对工人是怎样的有利,追加资本的目的都是使劳动力不断地再出卖,使财富作为资本不断地扩大再生产。按照工资本性来说,要求工人提供一定数量的无酬劳动,即使完全撇开工资提高而劳动价格同时下降等情况不说,永远不会达到威胁制度本身的程度。

实际上,由资本积累而引起的劳动价格的提高不外是下列两种情况。首先是劳动价格的继续提高,但不会妨碍积累的进展。亚当·斯密曾说过:“即使利润下降,资本还是能增长,甚至增长得比以前还要快……利润小的大资本,会比利润大的小资本增长得快”(《国富论》第1卷第189页)。这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地方。当劳动价格重新降到适合资本增殖需要水平的时候,劳动力或工人人口绝对增加或相对增加的减缓并不会引起资本的过剩,甚至引起可供剥削劳动力不足的情况出现,而无酬劳动的减少绝不会妨碍到资本统治的扩大。其次是由于劳动价格的提高,导致积累削弱和利润反应的迟钝。当资本和可供剥削的劳动力之间的平衡消失的时候,不管这个平衡是低于、高于还是等于工资提高前的正常水平,资本积累都会减少,而负责资本主义生产的机构会自行排除这种障碍。当劳动力绝对增加或相对增加的加速引起资本不足的时候,资本的减少可以使可供剥削的劳动力过剩,甚至使劳动力价格过高。正如资本积累能够反映为可供剥削劳动力数量的相对运动一样,这一切看起来好像是由后者自身的运动引起的。用数学术语来说:积累量是自变量,工资量是因变量,而不是相反。

阅读 ‧ 电子书库

伯明翰兑换券

乌托邦理想主义者罗伯特·欧文在1832年在伯明翰推出了这样一种“劳动兑换券”,他认为只有劳动才能衡量价值的多少,商品买卖价格应由制造该产品具体花费的时间来定。本券就显示持有者可以买到价值5个劳动时的东西。但此举不久就宣告失败。

5秒钟经济学
资本主义积累
在资本主义社会,由于剩余价值规律的作用,资本家必然不断地进行积累,将剩余价值的一部分转化为资本,实行扩大再生产。一方面,由于资本积累是通过资本积聚和资本集中两种形式实现的,因此,资本积累过程也就是日益增多的社会财富愈来愈集中到少数大资本家手中的过程。另一方面,随着资本积累,资本有机构成的合理化和劳动生产率不断提高,一定的劳动力可以推动越来越多的生产资料,导致产业后备军的形成和扩大。

作为所谓“自然人口规律”的基础,资本主义生产规律可以简单地归结为资本、积累同工资率之间的关系,不仅是转化为资本的无酬劳动和为推动追加资本所必需的追加劳动之间的关系。当然,作为两个彼此独立的量,资本量和工人人口数量之间的关系,就像工人提供的无酬劳动和有酬劳动之间的关系。如果资产阶级所积累的无酬劳动量增长得十分迅速,工人阶级提供的无酬劳动就会相应地减少,只有大大追加有酬劳动才能转化为资本,从而提高工资。另外,一旦这种减少达到一定量以后,滋养资本的剩余劳动就不再会有正常数量的供应,收入中资本化的部分会减少,而工资的上升运动受到反击。由此可见,劳动价格的提高被限制在这样的界限内,就是限制在使资本主义制度的基础不受侵犯的界限内,而且是能够保证资本主义制度扩大再生产的界限内。当然,资本主义积累的本性决不允许劳动剥削程度的任何降低或劳动价格的任何提高,更别提危及资本关系的不断再生产和规模不断扩大的再生产。如果物质财富为工人的发展需要而存在的话,现有价值的增殖需要的生产方式就不会是这个样子的。

资本可变部分在积累积聚进程中的相对减少

当资本主义制度的基础奠定下来的时候,社会劳动生产率的发展就会成为资本积累的有力杠杆。当然,如果撇开土壤肥力等自然条件和独立生产者的技能来看,社会劳动生产率的水平就可以表现为一个工人在一定时间内,以同样的劳动力强度使之转化为产品的相对量。随着工人劳动生产率的增长,生产资料的用量也会增长。由此可见,生产资料的增长不仅会比并入生产资料的劳动力相对增长得快,带来劳动生产率增长的结果,而且是劳动生产率增长的条件。劳动生产率的增长带来资本技术构成的变化,也就是表现的劳动量要比它所推动生产资料的量相对减少,或者说,表现为劳动过程主观因素要比客观因素减少得快。耗费的生产资料价值或资本不变部分的相对量,同资本的积累增进成正比,而用来支付劳动或资本可变部分的相对量,一般同积累的增进成反比。

阅读 ‧ 电子书库

建筑工人

劳动生产率的增长也意味着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量的不断增长。反之生产资料的增长也会带来劳动生产率的增长,二者互为因果。图中表现了20世纪现代机械促成了人类社会的高速发展,工人与机械已密不可分。

随着资本可变部分与不变部分比例的相对减少,劳动生产率的增长不仅使生产资料的消费量增大,使资本的物质组成部分构成发生变化,而且能够使生产资料的价值比生产资料的量相对地减小。因此,生产资料的价值会绝对地增长,但不是按消耗量的比例增长。随着差额的增长,不变资本和可变资本之间的差额会增大,但是同不变资本和可变资本转化为生产资料消耗量的差额相比,增长的程度较小。

虽然资本积累的增进可以使资本可变部分的相对量减少,但是绝不因此影响绝对量的增加。假定不变资本和可变资本最初的比例为1∶1,后来发展成为4∶1,而原有资本在此期间也从6000镑增加到18000镑,它的可变组成部分就要增加1/5,由原先的3000镑增加到3600镑。当然,只需资本增加20%就可以使劳动需求提高20%的比例就不复存在,原有资本增加为三倍才可以满足这个条件。

作为资本积累的手段,生产资料的积聚不仅指挥着一支数目庞大的劳动军,而且会随着财富数量的增多而扩大这种财富在单个资本家手中的积聚,从而扩大生产规模和执行资本职能。通过许多单个资本的增长,生产资料就会在资本家家庭内部的分配中起重大作用,并按照它们在社会总资本中所占份额的比例而增长。实际上,这种直接以积累为基础的积聚具有以下两个特征:第一,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社会生产资料积聚的增进,受到社会财富增长程度的限制;第二,社会资本中固定在不同资本家身上,而且可以作为独立的和互相竞争的商品生产者彼此对立存在。因此,伴随积累的积聚,资本的积累表现为生产资料和对劳动支配权不断增长的积聚中,不仅分散在许多点上,表现为许多单个资本的互相排斥,而且资本增长会受到新资本形成和旧资本分裂的阻碍。

由于分散为许多互相排斥和互相吸引的单个资本,社会总资本已不再是生产资料和对劳动支配权简单的积聚,而它们个体独立性的消灭,是资本家剥夺资本家的过程。当然,这一过程和前一过程不同就在于,小资本变成少数大资本是以执行职能的资本在分配上的变化为前提的,而且作用范围不受社会财富的绝对增长或绝对界限的限制。实际上,资本之所以能在一个人手中大量增长,是因为它在许多人手中的丧失,绝不同于积累和积聚的集中。

阅读 ‧ 电子书库

资本主义竞争

资本主义再生产中的激烈竞争,迫使资本家不断地进行资本积累。在资本主义竞争中,大资本总是处在有利的地位。为了在竞争中保存自己,击败对手,资本家只有不断地进行资本积累,扩大资本规模。如同登高才能望远一样,资本家也要不断扩大再生产规模进行资本积累,才有可能在资本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我们不可能在这里详细阐述资本集中或资本吸引资本的规律,只需简单提一下事实即可。在其他条件不变时,商品的价值取决于劳动生产率,而劳动生产率又取决于生产规模。因此,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发展,单个资本在正常条件下经营某种行业的最低限量已经提高,较小的资本家垮台。一般来说,较大的资本会战胜较小的资本,并把它挤到那些零散地的生产领域中去。当然,竞争的激烈程度会同资本的多少成正比,同资本的大小成反比。另外,一种崭新的力量——信用事业,作为积累的小助手不声不响地挤进来,并把那些分散在社会表面上的货币资金吸引到单个的或联合的资本家手中,从而在竞争斗争中形成一个可怕的武器,甚至把它变成一个实现资本集中的社会机构。

随着资本主义生产和积累的发展,竞争和信用也以同样的程度发展起来,不仅使集中的材料即单个资本增加,而且是资本主义生产持续扩大和建立起来的强大工业企业。此时,单个资本的互相吸引力和集中趋势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烈。当然,集中运动的相对广度和强度在一定程度上的确是由资本主义财富达到的数量和经济机构的优越性来决定的,但是集中的进展绝不会取决于社会资本的实际增长量。这正是集中和积聚不同的地方,因为积聚不过是规模扩大再生产的表现而已,而集中可以通过改变既有资本的分配和社会资本各组成部分的组合来实现。当资本在一个人手中大量增长的时候,许多单个资本就从其他人手中被夺走了。如果投入的全部资本已融合为一个单个资本时,这个生产部门的集中就达到极限。实际上,只有当社会总资本或者部门总资本合并在唯一的资本家手中,集中才算达到极限。

不论经营规模的扩大是积累的结果,还是集中的结果,资本积累的作用可以使工业资本家能够扩大自己的经营规模,并打破其他资本的个体内聚力,把各个零散的碎片吸引到自己方面来。在这种场合里,某些资本可以成为对其他资本的优势引力中心,并通过建立股份公司这一比较平滑的办法把许多已经形成或正在形成的资本融合起来。当然,对于更广泛地组织许多人的总体劳动来说,工业企业规模的扩大可以更好地发展这种劳动的物质动力,也就是对于使分散和习惯进行的生产过程不断地变成社会结合的、用科学处理的生产过程。

当然,由圆形运动变为螺旋形运动的再生产会引起资本的逐渐增大,但是同要求改变社会资本各组成部分量的组合比较起来,前者仍旧是一个极缓慢的过程。假如必须等待积累去使某些单个资本增长到能够修建铁路的程度,那么恐怕铁路还没有出现吧!因此,集中在这样加强和加速积累作用下,可以用扩大和加速资本技术构成的变革,即减少资本的可变部分来增加它的不变部分,从而减少对劳动的相对需求。

阅读 ‧ 电子书库

阿姆斯特丹股票交易大厅

世界上最早的股份有限公司制度诞生于1602年,即在荷兰成立的东印度公司。股份有限公司这种企业组织形态出现以后,很快成为资本主义国家企业组织的重要形式之一。伴随着股份公司的诞生和发展,带动了股票市场的出现和形成。早在1611年就曾有一些商人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进行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股票买卖交易,形成了世界上第一个股票交易所。图中是17世纪时阿姆斯特丹股票交易大厅的繁荣场面。

由此可见,在积累进程中形成的追加资本,会越来越少地吸引工人,而周期地按新的构成再生产出来的旧资本,会越来越多地排斥它以前所雇用的工人。

相对过剩人口或产业后备军的累进生产

随着资本量的扩大,资本积累不断发生质的变化,通过减少资本的可变部分来不断增加资本的不变部分而实现资本构成的改变。随着总资本的增长,总资本可变部分的相对减少也会加快,而且比总资本的增长还要快。实际上,工人人口的绝对增长总是比可变资本即工人人口的就业手段增长得快,而资本积累也会超过资本增殖的平均需要追求能力和规模的增长,并形成过剩的或追加的工人人口。

就社会总资本来考察,积累运动会引起经济周期的变化,并影响到各个不同的生产部门。由于单纯的积聚,某些部门资本的构成会发生变化,但资本的绝对量没有增长;在有些部门,资本的绝对增长同可变部分或所吸收劳动力的绝对减少结合在一起;在另一些部门,资本时而在一定的技术基础上持续增长,并按照增长的比例吸引追加的劳动力,时而会变化有机构成,导致资本的可变部分缩小;在一切部门中,资本可变部分的增长,都会导致就业工人人数的增长和过剩人口的激烈波动。当然,这种排斥就业工人的形式的确是很明显地同过剩人口的产生结合在一起的,并通过追加工人人口去扩大社会资本量的增长及其增长程度的提高。随着生产规模和工人人数的扩大,财富的源流会更加广阔,充足资本有机构成和技术形式的变化速度会不断加快,而资本对工人的吸引力和排斥力的结合也会不断扩大,并影响卷入这些变化的生产部门。因此,在工人生产出资本积累的同时,资本扩大的规模生产也成为相对过剩人口的手段。这就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所特有的人口规律,事实上,每一种特殊的生产方式都有其特殊人口规律,而抽象的人口规律只存在于没有受人干涉的动植物界里。

作为资本主义财富发展的必然产物,过剩的工人人口形成一支绝对地隶属于资本,可供支配的产业后备军,就好像它是由资本出钱养大的一样。由于不受人口实际增长的限制,过剩的工人人口为不断变化的资本增殖需要创造出随时可供剥削的原料。实际上,作为资本主义积累的杠杆,甚至可以算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存在的条件,产业后备军的确在经济停滞和繁荣时期,对现役劳动军起到压力的作用,并在生产过剩和亢进时期抑制现役劳动军的要求。换而言之,相对过剩人口是劳动供求规律借以运动的背景,它的作用范围也限制在绝对符合资本的剥削欲和统治欲的界限之内。

相对过剩人口的存在形式

在半失业或全失业的时期,尤其是在工业周期更替的阶段,每个工人都属于相对过剩人口,并具有显著的、周期反复的形式。因此,在危机时期,形形色色的相对过剩人口会急剧地表现出来。如果撇开这些形式不说,过剩人口经常具有三种形式:流动的形式、潜在的形式和停滞的形式。

在现代工业的中心,尤其是在工厂、制造厂、冶金厂和矿山等等,过剩人口处于流动的形式。总的说来,工人时而被排斥,时而被吸引,而增加的比率同生产规模相比不断缩小。

当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占领农业的时候,对农业工人的需求就会绝对地减少,而且对人口的这种排斥会得到补偿。因此,一部分农村人口经常准备着转入城市无产阶级或制造业的队伍,尤其是在有利于这种转化条件发生的时候。当然,相对过剩人口流向城市是以农村潜在的过剩人口为前提的。

至于第三类相对过剩人口,停滞的过剩人口是形成现役劳动军的一部分,但其就业极不规则。虽然它为资本提供一个贮存着可供支配劳动力的蓄水池,但是在这种劳动力的生活状况降到工人阶级平第一卷资本的生产过程均正常水平以下的时候,它就会成为资本剥削的广泛基础。

阅读 ‧ 电子书库

危险的工作

资本积累会造成超出工人人口自然增长的劳动供给,产生出超出资本增殖平均需要的过剩人口。相对过剩人口增多会对在业工人造成极大的压力,致使在业工人不得不过度劳动和忍受资本家的摆布。图中工人正在简陋而危险的工作环境下工作。

5秒钟经济学
自由资本主义
以自由竞争为特征的资本主义。是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的第一阶段,为垄断资本主义的前身。从16世纪起,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就在西欧各国逐步有了发展,但那时受到封建制度的种种束缚,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仍然居于统治地位。自由资本主义作为人类社会发展中的一个历史阶段,它的产生是以封建王朝的崩溃和资产阶级政权的建立为标志的。17世纪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的胜利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它标志着人类进入自由资本主义的历史时期。

至于相对过剩人口的最底层,尤其是那些陷于需要救济的赤贫阶级,撇开真正的流氓无产阶级(流浪者、罪犯和妓女等)不说,这个社会阶层由三类人组成。第一类是有劳动能力的人。实际上,只要粗略地浏览一下英格兰需要救济贫民的统计数字,我们就会发现他们的人数在经济危机发生时就增大,而在经济复苏时就减少。第二类是孤儿和需要救济的贫民子女。他们是产业后备军的候补者,尤其是在高度繁荣时期,他们可以迅速地补充到现役劳动军的队伍中来。第三类是流落街头和没有劳动能力的人。

阅读 ‧ 电子书库

拾穗者

农业一旦被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所占领,随着资本的积累和生产力的提高,对农业工人人口的需求就会绝对地减少,被排挤的大批农业工人只有在工业需要劳动力时才能流入城市。他们只能拿到极低的工资,挣扎在生活的最边缘。让·弗朗索瓦·米勒的这幅绘画史上最著名的农村题材作品,通过描绘麦田中捡拾麦穗的贫穷农妇,使工业化侵蚀下的农村充满了感伤与人性尊严的宁静。

虽然社会财富即执行职能的资本越多,资本增长的规模和能力就会越大,而无产阶级的绝对数量、劳动生产力和产业后备军也会越大。同资本的膨胀力一样,可供支配的劳动力也会由于一些原因发展起来,并导致产业后备军的相对量和财富力量一同增长。当然,同现役劳动军相比,这种后备军越大,常备的过剩人口也就越多,而他们的贫困同所受的劳动折磨成正比。随着贫苦阶层和产业后备军的扩大,工人阶级中的贫民也就越多。这就是资本主义积累的绝对的、一般的规律。同其他一切规律一样,这个规律在现实中也会由于各种各样的情况而有所变化,不过对这些情况的分析不属于这里研究的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