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循环过程的三个公式

如果用Ck代表总流通过程,这三个公式可以表示如下:

(I)G—W…P…W'—G'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II)P…Ck…P

(III)Ck…P(W')

如果对这三个形式进行总的考察,那么我们就会发现,过程的所有前提都表现为过程的结果和过程本身所产生的前提。每一个因素都表现为出发点、经过点和复归点,总过程则表现为生产过程和流通过程的统一,生产过程成为流通过程的媒介,反之亦然。

从以前的叙述中,我们可以看出所有这三个循环都有一个共同点:价值增殖是决定目的和动机。在形式I中,这一点从表面形式上就已经得到了充分说明。形式II则是以P即价值增殖过程本身开始的。在形式III中,即使运动是以同样规模反复进行的,循环也是以已经增殖的价值开始,而以再次增殖的价值结束的。

任何一个单个产业资本都同时处在这三种循环中。这三种循环,三种资本形态的这些再生产形式,是连续并列地进行的。例如,现在作为商品资本执行职能的资本价值的一部分,会转化为货币资本,但另一部分则离开生产过程,作为新的商品资本进入流通。因此,W'…W'循环形式是在不断地进行着的;其他两个形式也是如此。资本在它的任何一种形式或任何一个阶段上的再生产都是连续进行的,就像这些形式的形态变化和依次经过这三个阶段是连续进行的一样。由此可见,总循环是它的三个形式的现实的统一。

在过去的考察中,我们曾经假定,资本价值是按照它的价值总量全部作为货币资本、生产资本,或作为商品资本出现的。例如,我们假定422镑首先是全部作为货币资本,然后这些货币资本又全部转化为生产资本,最后又全部作为各个不同阶段分别形成中断。例如,当422镑保持货币形式时,也就是说,在G—W(A+Pm)这一购买行为完成以前,全部资本仅仅是作为货币资本存在并执行职能。一旦它转化为生产资本,它就既不会作为货币资本,也不会作为商品资本去执行职能了。

它的全部流通过程会就此中断,同时,一旦它处在两个流通阶段的一个阶段上,那么不论它是作为G还是作为W'执行职能,它的全部生产过程也同样会就此中断。这样一来,P…P循环不仅表现为生产资本的周期更新,而且在流通过程完成以前,它同样又表现为它的职能即生产过程的中断;生产将不再是连续地进行,而将发生间断,只有经过一段长短不定的时间(这段时间是由流通过程的这两个阶段完成得快慢所决定的),生产才能重新开始。例如,中国的手工业者就是这样,他们只是为私人顾客劳动,如果没有新的订货,他的生产过程就会中断。

阅读 ‧ 电子书库

充满活力的城市

19世纪晚期和20世纪初,在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推动下,资本主义处于高速发展的时期。美国则是这一时期工业发展最为迅速的国家。1894年,工业产值跃居世界第一。商品资本循环的良性发展,最终导致美国社会经济的极度繁荣。图为20世纪50年代,一对年轻夫妇携手奔跑在纽约喧嚣的马路上,流露出对生活的美好憧憬的同时也传达了他们身后的这座城市所拥有的能量和活力。

实际上,以上所说的情况,适用于处在运动中的资本的每一个部分,并且资本的所有部分都将依次经过这种运动。例如,我们假定10000磅纱是一个纺纱业主的一周的产品。如果这10000磅的纱想要全部从生产领域转到流通领域,那么其中包含的资本价值就必须全部转化为货币资本,而且只要资本价值保持货币资本的形式,它就不能重新进入生产过程;它必须先进入流通领域并重新转化为生产资本的要素A+Pm才行。资本的循环过程是不停的中断过程,是离开这一个阶段,进入下一个阶段;是抛弃某一种形式,存在于另一种形式;其中的每一个阶段,不仅以另一个阶段为条件,而且同时排斥另一个阶段。

连续性是资本主义生产的特征,这一点是由资本主义生产的技术基础所决定的,虽然这种连续性并不总能够无条件地达到。现在,让我们来看看实际情况是怎样的。例如,在10000磅纱作为商品资本进入市场,并转化为货币资本时(不论是支付手段,还是购买手段,甚至只是计算货币),新的棉花、煤炭等等则代替纱出现于生产过程,也就是说,这种商品资本,已经由货币形式和商品形式重新转化为生产资本的形式并重新开始执行生产资本的职能;在第一个10000磅纱转化为货币的同时,以前的10000磅纱则已经进入它的流通的第二阶段,由货币重新转化为生产资本的要素。资本的所有部分都依次经过循环过程,并且同时处在循环过程的不同阶段上。这样,产业资本在它连续进行的循环中,就同时处在它的一切循环阶段以及和该阶段相适应的各个不同的职能形式上。对第一次由商品资本转化为货币的部分来说,W'…W'循环才开始,而对运动中的整体的产业资本来说,W'…W'循环则已经完成。货币是一手预付出去,另一手收进来。G…G'循环在一点上的开始,同时也是它在另一点上的回归,生产资本也是如此。

阅读 ‧ 电子书库

第三次科技革命的标志

资本主义的发展经历了三次工业革命。第一次,18世纪60年代以蒸汽机发明和使用为主要标志,资本家在个体资本的基础上产生了股份资本;19世纪70年代电力的广泛应用引发了第二次工业革命,在股份资本发展过程中,又形成了私人垄断资本;第三次是核能和电子计算机的发明和使用,使资本主义进入了国家垄断资本主义阶段。这是氢弹爆炸时的壮观图景。

5秒钟经济学
纳税人
国家行使课税权所指向的单位和个人。税制要素之一。国家为了征税,除在税法中规定对什么事物征税(即课税客体)外,还必须规定由谁纳税。直接负有纳税义务的单位和个人均称为纳税人,包括自然人和法人在内,自然人是能独立行使权利和承担义务的个人;法人是依照法定程序成立、具有独立财产并能以自己名义行使权利和承担义务的社会组织。

因此,产业资本连续进行的现实循环,不仅是生产过程和流通过程的统一,而且是它的所有三个循环的统一。但它之所以能够成为这种统一,只是由于资本的每个不同部分能够依次经过相继进行的各个不同的循环阶段,从一个阶段转到另一个阶段,从一种职能形式转到另一种职能形式。可见,只是由于产业资本作为各部分的整体同时处在不同的阶段和职能之中,从而它也必须同时经过所有这三个循环。在这里,各个部分的相继进行,都是由各部分的并列存在即资本的分割所决定的。因此,在实行分工的工厂体系内,产品一方面会不断地处在它的形成过程的各个不同阶段上,另一方面又不断地由一个生产阶段转到另一个生产阶段。因为单个产业资本总是代表一定的价值量,而这个量又取决于资本家的资金有多少,并且对每个产业部门如果要进行生产就一定有一个最低限量,所以单个产业资本的分割必须按一定的比例数字进行。现有资本的量取决于生产过程的规模,而生产过程的规模又决定同生产过程并列执行职能的商品资本和货币资本的量。但是,生产连续性的并列存在之所以具备可能性,只是由于资本的各部分会依次经过各个不同阶段的运动,而并列存在本身也只是相继进行的结果。例如,如果对资本的一部分来说W'—G'这一运动停滞了,商品也就卖不出去,那么,这一部分的循环就会中断,它的生产资料的补偿也就不能进行;作为W'继续从生产过程中分离出来的各部分,在职能变换中就会被比它们先行的那一部分所阻止。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一段时间,生产就会受到限制,整个生产过程也就就会停止。随着相继进行的停滞,并列存在就会陷于混乱。在任何一个阶段上的停滞,不仅会使这个资本部分的总循环停滞,而且会使单个资本的总循环发生或大或小的停滞。

总之,资本作为整体是同时地、在空间上并列地存在于它的各个不同阶段上的。但是,资本的每一个部分都不断地依次由一个阶段过渡到另一个阶段,由一种职能形式过渡到另一种职能形式,从而也就依次会在一切阶段和一切职能形式中执行职能。因此,这些形式都是流动的形式,它们的同时并列,只是由于它们的相继进行而引起的。每一种形式都跟随在另一种形式之后,但是却又发生在它之前,因而,资本的某一部分回到一种形式,是由另一个部分回到另一种形式而决定的。

资本作为自行增殖的价值,它不仅包含着阶级关系,而且还包含着建立在劳动作为雇佣劳动而存在的基础上的某种社会性质。它是一种运动,同时也是一个经过各个不同阶段的循环过程,这个过程本身又包含循环过程的三种不同的形式。因此,它只能理解为运动的过程,而不能理解为静止物。那些把价值的独立性仅仅看作是单纯抽象的人忘记了,产业资本的运动其实就是这种抽象的实现。在这些循环过程中,价值经过不同的形式和不同的运动,它不仅保存了自己,而且使自己得到增殖。

阅读 ‧ 电子书库

繁荣的集市

资本主义生产是连续不断的再生产,资本家将他的资本分割为货币资本、生产资本和商品资本,资本作为整体同时并列处在不同阶段,每一部分资本都不断地依次通过不同的循环阶段,完成自己的循环过程。既是流通过程和生产过程的统一,又是产业资本三个循环的统一。图中英国工业时期繁荣的小镇集市就生动再现了资本的流通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