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固定资本和流动资本

形式区别

在以往的叙述中,我们已经知道,一部分不变资本会和它帮助形成的产品相对立,继续保持它进入生产过程时的一定的使用形式。因此,它在一定时期内,在不断反复的劳动过程中,总是反复地执行着相同的职能。总之,凡是被称作劳动资料的东西,都是这样,例如厂房、机器等。这部分不变资本,按照它在丧失使用价值时所丧失掉的交换价值的比例,把价值转移到产品之中。这种生产资料究竟把多少价值转给或转移到它帮助形成的产品中去了,要根据平均计算来决定,也就是要根据它执行职能的平均持续时间来计量。这个持续时间,从生产资料进入生产过程那一刻起,到它完全损耗,而必须用同一种新的物品来替换或再生产时为止。因此,这部分不变资本即真正的劳动资料,其特征是: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一部分资本是以不变资本的形式即生产资料的形式预付的,这部分不变资本也就是生产资料,在它保持着进入劳动过程时的独立使用形式的期间,一直作为劳动过程的因素在执行职能。完成的产品,从而已经转化为产品的生产要素,就脱离生产过程,作为商品从生产领域进入到流通领域。与之相反,劳动资料一进入生产领域,就不再离开,其职能把它牢牢地限制在那里。其中的一部分预付资本价值,被固定在这个在生产过程中由劳动资料的职能所决定的形式上。劳动资料在执行职能时,也就是在损耗时,把其中的一部分价值转移到产品中去,而另一部分则仍旧固定在劳动资料中,也就是仍旧停留在生产过程中。随着劳动资料的价值的不断转移,这种固定的价值也随之不断地减少,一直到劳动资料不能再用为止;因此它的价值在一定期间内,分配在由一系列不断反复的劳动过程产生的一批产品中。但是,只要它仍然起劳动资料的作用,也就是说,只要它还不需要由同一种新的物品来替换,不变资本价值就总是固定在它里面,而另一部分原来固定在它里面的价值随着不断的消耗而转移到产品中,从而作为商品储备的组成部分参与流通。劳动资料越耐用,它的损耗也就越缓慢,不变资本价值固定在这个使用形式上的时间也就越长。但是,不管这种劳动资料的耐用程度如何,劳动资料转移的价值和它的全部职能时间总是成反比。例如,如果有两台价值相等的机器,一台五年磨损掉,另一台十年磨损掉,那么,前者在同一时间内转移的价值就是后者的两倍。

固定在劳动资料上的这部分资本的价值,和其他部分一样要进行流通。我们曾经说过,全部资本价值一直处在不断流通之中,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一切资本都是流动资本。但这里考察的流通是一种独特的流通。首先,这个资本部分不是在它的使用形式上进行流通,只是它的价值进行了流通,并且这种流通是逐步地、一部分一部分地进行的,和从它那里转移到作为商品进行流通的产品中去的价值是一致的。在它执行职能的全部时间内,它的价值总有一部分固定不动,和它帮助生产的商品相对立,保持着自己的独立。由于这种特性,这部分不变资本就取得了被称为固定资本的形式。与此相反,在生产过程中预付资本的其他一切物质组成部分,形成了流动资本。一部分生产资料也就是在生产过程中使用的一些辅助材料,它们在劳动资料执行职能时由劳动资料本身消费掉,例如煤炭由蒸汽机消费掉;或者这些劳动资料只对过程起协助作用,只起协助作用,例如照明用的煤气等等——在物质上并没有加入产品,只是它们的价值进入形成产品价值的一部分。产品在它本身的流通中,也使得这部分生产资料进入到价值流通中去。从这一点来说,它们和固定资本是相同的。但是,它们在所参加的每一个劳动过程中都会被全部消耗掉,因此当一个新的劳动过程出现时,就必须用同一种新的物品来替换。它们在执行职能时没有保持自己的独立的使用形式,因此,在它们执行职能时,资本价值没有任何部分固定在它们的旧的使用形式即实物形式上,而是全部都被消耗掉。这部分辅助材料在实物的形式上并没有加入到产品中去,只是按照它们的价值转移到产品的价值,成为产品价值的一部分;因此,这种材料的职能被牢牢地限制在生产领域之内,这种情况也曾经使像拉姆赛这样的经济学家(他同时还混淆了固定资本和不变资本)错误地把这部分生产资料列入固定资本的范畴。

阅读 ‧ 电子书库

第五大道剧院

固定资本以劳动形式存在的那部分不变资本,是真正的劳动工具。在劳动过程中,劳动资料将自己的价值逐步转移到产品中,这一部分价值作为产品价值的一部分流通,待它全部转化为货币,货币再转化为新的劳动资料时,它作为固定资本的周转就完成了。图中美国第五大道剧院是以建筑形式存在的劳动资料,它长期固定在生产领域,其流通形式,是固定资本的独特的周转。

阅读 ‧ 电子书库

昂贵的西西里小汽车

图中1947年平尼法尼那设计的高档小汽车,只小批量生产,以保持高价位。全车由意大利传统的马车制作方法——半手工制造。因为其完全属于个人消费形式,并不能通过流通来完成资本的周转,不能称之为流动资本。

5秒钟经济学
企业固定资金
企业流动资金的对称。固定资产的货币表现。固定资金不同于流动资金,它周转一次所需的时间较长。就占用在个别固定资产上的固定资金来说,它随着该项固定资产计提折旧而逐渐转化为折旧基金,当提足折旧基金、重新购建固定资产时,折旧基金又转化为固定资金,从而完成固定资金的一次周转。企业固定资金的来源,同企业生产资料所有制密切相关。中国国营企业的固定资金来源主要有国家财政拨款和银行基本建设贷款以及企业自行积累。

在物质上加入产品的那部分生产资料也就是辅助原料等,由此部分地取得了以后能够作为消费品进入个人消费的形式。真正的劳动资料即固定资本的物质承担者,只被生产地消费,而不能进入个人消费,因为它不加入由它帮助生产的产品或使用价值,相反,它与产品相对立,在它本身被完全损耗以前一直保持独立的形式。运输工具与之相比是一种例外的情况,运输工具在它执行生产职能时,它停留在生产领域时产生的有用效果即场所变更,同时会进入个人消费,例如旅客的个人消费。旅客在使用运输工具时和使用其他消费资料一样,同样要支付报酬。例如在化学工业中,原料和辅助材料彼此是分不清的。劳动资料、辅助材料、原料之间的关系也是如此。例如在农业中,为改良土壤而投下的肥料,就有一部分作为产品的形成要素转移到植物产品中去。另一方面,这些物质会在较长的时期如4~5年这样一个较长的时期内发挥作用。因此,其中一部分会在物质上加入产品,同时也就把它的价值转移到产品中去;另一部分则保持它原有的使用形式,把它的价值固定在这种实物形式上,这时候它会继续作为生产资料存在,因而取得固定资本的形式。牛作为役畜,是固定资本,但如果它被吃掉,它就不是作为劳动资料,从而也不是作为固定资本在执行职能了。

决定投在生产资料上的这一部分资本价值具有固定资本性质的,只是这个价值的某种独特的流通方式。这种特别的流通方式,是通过劳动资料把它的价值转移到产品中去的,或者说,是由在生产过程中充当价值形成要素的特殊方式产生的。而这种方式本身,又是由劳动资料在劳动过程中以某种特殊的方式执行职能时产生的。

我们知道,同一种商品的使用价值既作为产品从一个劳动过程脱离出来,又作为生产资料进入到另一个劳动过程之中。一种产品之所以能够成为固定资本,只是由于它在生产过程中能够作为劳动资料去执行职能。而产品本身刚从生产过程脱离出来时,绝不是固定资本,例如,一台机器,作为机器制造业者生产的产品或商品,属于他的商品资本。只有当它出现在买者的手里,即在生产上属于使用它的资本家手里时,它才成为固定资本。

在其他一切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劳动资料的耐久性决定了它的固定性,它固定性的程度随着其自身耐久性的增加而增加;并且,这种耐久性还决定了固定在劳动资料上的资本价值和这个价值量中由劳动资料在反复劳动过程中转移到产品的部分之间的差额。这种价值转移进行得越慢(而价值是在同一个劳动过程的每次反复中由劳动资料转移出去的),固定化的资本也就越大,同时生产过程中使用的资本和消费的资本之间的差额也就越大。一旦这个差额消失,劳动资料的寿命也就完结了,它的价值和它的使用价值也会一同丧失,从而它就不再是价值的承担者了。因为劳动资料和不变资本的任何其他物质承担者一样,会按照它在丧失使用价值时丧失价值的程度,把它的价值转移到产品之中,所以就会很清楚,这种劳动资料的使用价值丧失得越慢,它在生产过程中就越耐用,不变资本价值固定在劳动资料上的时间也就越长。

阅读 ‧ 电子书库

运输工具

投在劳动资料的资本价值流通方式决定了它是否具有固定资本性质。图中牦牛是高原上必不可少的运输工具,如果被人们食用了,它作为劳动资料的价值就不能转移到产品中去,它也就不能行使固定资本职能了。

不过有的生产资料,例如辅助材料、原料、半成品等等,并不是本来意义上的劳动资料,但是从价值转移来看,也就是从价值的流通方式来看,却和劳动资料是一样的,因此,它们同样是固定资本的物质承担者即存在形式。在上面的例子中,我们所说的土壤改良就是这种情况,这种改良由于把化学成分加到土壤中去,它的作用会延续若干个生产期间或若干年。在这里,价值中仍然有一部分处在产品之外,继续以它的独立形式或固定资本的形式存在,而价值的另一部分则转给产品,从而会和产品一起进入流通。在这个场合,不仅固定资本价值的一部分加入产品,而且这个价值部分赖以存在的使用价值即实体,也会加入产品。如果我们撇开把固定资本和流动资本的范畴混同于不变资本和可变资本的范畴这一根本错误不谈,那么经济学家们迄今为止在概念规定上之所以会陷入混乱,一般是由于下述原因:

他们把劳动资料在物质物理上具有的某些属性,看成是固定资本的直接属性,例如,房屋所具有的物理不动性。但是我们也很容易证明,还有其他一些属于固定资本的劳动资料具有相反的属性,例如,船舶所具有的物理可动性。

或者,他们把那种由价值流通引起的经济形式的规定性,和物质的本身属性混同起来,好像有些就其本身来说根本不是资本,而只有在一定社会关系内才成为资本的东西,就它们本身说却天生就可以成为一定形式的资本——固定资本或流动资本。

阅读 ‧ 电子书库

森林砍伐后的景象

资本家用来购买原料、燃料和和辅助材料的不变资本和用来购买劳动力的可变资本均属于流动资本。在生产过程中,流动资本不能保持自己独立的使用形式,将自身的价值一次性全部转移到产品中,通过流通来完成资本的周转。图中是被砍伐的森林,作为原料17棵这样的大树就可生产出800公斤纸。

固定资本的独特的流通,引起其独特的周转。固定资本因损耗而在实物形式上丧失的那部分价值,作为产品的一部分价值参与流通。产品又通过进入流通而由商品转化为货币;从而劳动资料中被产品带入流通的那部分价值也就随之转变为货币,而且随着这种劳动资料在多大程度上已不再是生产过程中的价值承担者,这部分价值也就在多大程度上从流通过程中一滴一滴地作为货币落下来,此时获得双重存在。其中一部分仍然以实物形式继续在生产过程中发挥作用,另一部分则作为货币,脱离了这个使用形式。在劳动资料执行职能的过程中,它以实物形式存在的那部分价值会不断减少,而它转化为货币形式的那部分价值则会随之不断增加,一直到它的使用寿命完结,它的全部价值和它的尸体脱离,完全转化为货币为止。在这里,生产资本中的这个固定资本要素在周转上的特征显露出来了。它的价值转化为货币的过程,和作为它的价值承担者的商品蛹化为货币的过程是同时进行的。但是,它由货币形式重新转化为使用形式的过程,和商品再转化为商品的其他生产要素这一过程是分别进行的,确切地说,是由它本身的再生产期间决定的,即由劳动资料已经完全损耗掉,而必须用同一种新的物品将其替换的时间决定的。假定一台价值10000镑的机器可以执行职能的期间是10年,那原来预付在这台机器中的价值的周转时间也就是10年。在这10年内,它不需要更新,而以它的实物形式持续地发生作用。在此期间,它的价值一点一点地,作为用它不断生产出的商品的价值的一部分进入流通,逐渐转化为货币,直到10年结束时,全部转化为货币,并由货币再次转化为一台机器,也就是完成了它的周转。不过在这个再生产时间到来之前,它的价值首先会以货币准备金的形式逐渐积累起来。

而生产资本其他的要素,一部分是以辅助材料和原料形式存在的不变资本构成,一部分则是由投在劳动力上的可变资本构成。

之前对劳动过程和价值增殖过程的分析表明,生产资本的这些不同的组成部分,作为产品形成要素和价值形成要素,其作用是完全不同的。那部分由辅助材料和原料构成的不变资本的价值,和由劳动资料构成的那部分不变资本的价值完全一样,仅仅是作为转移的价值,再现在产品的价值中,而劳动力则是通过劳动过程把它的价值的等价物加进产品,或者说,实际上是把它的价值再生产出来。其次,一部分辅助材料,如充当燃料的煤炭、用于照明的煤气等等,虽然在劳动过程中被消费掉,但在物质上却不会加入到产品之中,而另一部分辅助材料则以物体形式加入产品,并成为产品实体的材料。不过,这一切差异,对于流通来说,从而对周转的方式来说,都是没有关系的。辅助材料和原料在形成产品的过程中,只要被全部消费掉,它们自身的全部价值也就随之转移到产品中去。因此,这个价值也全部通过产品而进入流通,从而转化为货币,并由货币再转化为商品的生产要素。它的周转并不像固定资本的周转那样经常被中断,而会不断地通过它的各种形式的全部循环,总之,生产资本的这些要素会不断地在实物形式上得到更新。

现在,我们来考察生产资本中投在劳动力上的可变组成部分。劳动力是按一定时间顺序购买的,一旦资本家购买了劳动力并把它纳入到生产过程,那么,它就构成了他的资本的一个组成部分,即资本的可变组成部分也就是常说的可变资本。它每天都会在一定的时间内发生作用,在这个时间段内,它不仅把它自己一天的全部价值,而且还会把一个超额价值即剩余价值,加到产品中去;不过在这里,我们暂且把这个剩余价值撇开不说。比如说,在劳动力按一周购买并且发生作用之后,这种购买还必须按照习惯的期限不断更新。劳动力在执行职能期间,不断地把它的价值的等价物加入到产品中去,这个等价物随着产品的流通不断地转化为货币。如果要使生产的循环连续进行而不致中断,那么,这个等价物就必须不断地由货币再转化为劳动力,或者说,不断地经过它的完全的循环的各种形式,也就是说,它必须不断地周转。

阅读 ‧ 电子书库

小铁厂

第一次工业革命,蒸汽机的广泛应用直接推动了纺织、冶金、采矿、机械等各类科学技术的发展,使社会生产力空前提高,带动了人类由农村和手工业时代进入机器大生产的工业化时代。1788年,英国的生铁产量为61300吨,而在各炼铁厂相继采用蒸汽机后,到了1796年,英国的生铁产量就猛增到125000吨。图中是英国工业时期位于僻远的什罗普郡的一个小铁厂。

因此,在劳动力上预付的那部分生产资本的价值,会完全转移到产品中去(我们在这里总是撇开剩余价值不说),同产品一起共同经过流通领域的两个形态变化,并通过这种不断的更新,不断地并入生产过程。所以,不论劳动力和不变资本中非固定资本的组成部分就价值的形成来说有多么的不同,它的价值的这种周转方式却始终和这些部分相同,而与固定资本相反。生产资本的这两个组成部分——投在非固定资本的生产资料上的价值部分和劳动力上的价值部分——由于它们在周转上的这种共同性,因而作为流动资本与固定资本相对立。

阅读 ‧ 电子书库

机械化工厂

车床是“机器之母”,1797年,英国人亨利·莫兹利因为发明了车床的核心部分刀架,被誉为“车床之父”,后来相继出现的刨床、钻床、镗床等各种机床,都离不开刀架。莫兹利工厂里的一名车工,1817年又因为改进了刨床和车床,奠定了今天机床的基础。图中这家英国中部贝德华斯镇的绒线厂,就是当时使用最先进机器的大型工厂之一。

我们以前讲过,资本家由于使用劳动力而支付给工人的货币工资,实际上只是工人必要生活资料的一般等价形式。从这个角度来说,可变资本在物质上应该是由生活资料构成的。但是在这里,当我们考察周转时,问题却在于其形式。资本家所购买的,并不是工人的生活资料,而是工人的劳动力本身。形成他的可变资本部分的,不是工人的生活资料,而是工人能够发挥作用的劳动力。资本家在劳动过程中,生产地消费的是劳动力本身,而不是工人必需的生活资料。因此,由于和固定资本相对立而取得流动资本的规定性的形式的,不是工人的生活资料,也不是工人的劳动力,而是生产资本中投在劳动力上的那部分资本的价值。正是由于这部分价值的周转形式,所以才取得了一种和不变资本某些组成部分相同,但和它的另一些组成部分相反的性质。

投在劳动力和生产资料上的流动资本的价值,只是为制成产品所需要的时间而提前预付的,所以它要和由固定资本的大小所决定的生产规模相适应。这个价值要全部加入产品,因此通过产品的出售又全部从流通中返回,并且能够重新预付。流动资本组成部分借以存在的劳动力和生产资料,按照要生产的成品所需要的量,从流通中取出,但它们必须不断地通过再购买,通过由货币形式到生产要素的再转化,来实行替换和更新。和固定资本要素相比,虽然它们一次从市场被取出的量是比较小的,但必须频繁地再被取出,投在它们上面的预付资本是在较短期间内得到更新的。这种不断的更新,是通过把它们的全部价值转移到将要进入流通中的产品并通过对这种产品的出售不断进行的。最后,它们不仅在价值上,而且在物质形式上,都在不断地完成形态变化的全部循环;它们不断地由商品再转化为生产同种商品所需的生产要素。

劳动力在不断把它自身的价值加进产品的同时,还不断地把无酬劳动的化身——剩余价值,加到产品中去。因此,也和成品的其余价值要素一样,剩余价值不断地被成品带入流通并转化为货币。不过在这里,要研究的首先是资本价值的周转,而不是和它共同进行的剩余价值的周转,所以,我们暂且撇开后者不说。

阅读 ‧ 电子书库

拣煤女工

资本家购买劳动力价值的可变资本也属于流动资本。由劳动力创造的,相当于劳动力价值的那一部分价值,随着产品的出售转化为货币。如果要使生产过程连续不断地进行,这些货币就必须作为可变资本又用来购买劳动力,从而完成它的一次周转。图为晨曦中顶着寒风前去拣煤的女工。

5秒钟经济学
企业流动资金
企业固定资金的对称。在企业生产经营过程中,占用在原材料、产品、商品、银行存款、应收款等流动资产上的资金。随着企业生产经营活动的不断进行,流动资金占用形态也不断变化。生产企业的流动资金一般从货币形态开始,顺次经过供应、生产、销售三个阶段,相应地采取储备资金、生产资金、商品资金三种形态,最后又回到货币形态,从而完成一次周转。流动资金不同于固定资金,它周转一次所需时间较短。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1.固定资本和流动资本的形式规定性即其定义之所以产生,只是由于在生产过程中执行职能的生产资本会有不同的周转。而周转之所以会不同,又是由于生产资本的不同组成部分把它们的价值转移到产品中去的方式是不同的,而不是由于它们在价值增殖过程中有独特的作用,或它们在产品价值的生产中有不同的作用。最后,价值转给产品的方式——这个价值通过产品的形态变化和产品流通的方式而在原来的实物形式上更新的方式——之所以有差别,又是由于生产资本借以存在的物质形式上有差别,在形成单个产品时,生产资本的一部分会全部消费掉,另一部分只是逐渐消耗掉。因此,只有生产资本才能够分为固定资本和流动资本。与之相反,这种对立,对产业资本的其他两种存在方式而言,不论是商品资本还是货币资本,都是不存在的。它也不是这两种资本和生产资本之间的对立。这种对立只有对生产资本并且在生产资本之内才是存在的。不管货币资本和商品资本怎样去执行资本的职能,怎样顺利地流通,只有当它们转化为生产资本的流动组成部分时,才能够变为和固定资本相对立的流动资本。但是,因为资本的这两种形式都存在于流通领域,所以,正如以后我们会看到的那样,亚当·斯密以来的经济学家都错误地把它们和生产资本的流动部分一起列入流动资本这个范畴。实际上,它们只是与生产资本相对立的流通资本,而不是与固定资本相对立的流动资本。

2.固定资本组成部分的周转,也就是它的必要的周转时间,是包括流动资本组成部分的多次周转。在一定时间内,固定资本周转一次,流动资本则会周转多次。生产资本的这个价值组成部分,只是由于它借以存在的生产资料在产品被生产出来并作为商品离开生产过程的这一期间没有被完全消耗掉,所以才取得固定资本的形式规定。也就是说,它的价值的一部分必须仍旧束缚在继续执行原来职能的旧的使用形式上;另一部分则被完成的产品带入流通,而这些完成的产品的流通,却同时会使流动资本组成部分的全部价值进入流通。

阅读 ‧ 电子书库

希腊总理签署加入欧共体的议定书

1951年4月18日,西欧六国,法国、联邦德国、意大利、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签订了《巴黎条约》,创立“煤钢共同体”。1957年3月25日,欧洲“煤钢共同体”成员国在意大利首都签订了《欧洲经济共同体条约》《欧洲原子能共同体条约》(统称《罗马条约》),创立欧洲经济共同体。九个月后条约生效。欧共体的成立不仅平衡了世界格局的对比力量,也为欧盟的成立奠定了基础。图为1979年5月28日,希腊总理在雅典签署加入欧共体的议定书。

3.投在固定资本上的生产资本的价值的一部分,是为构成固定资本的那一部分生产资料执行职能的整个期间一次性预付的。因此,生产资本的这部分价值是由资本家一次投入进入流通的;但它只有通过固定资本一部分一部分地加进商品的价值部分的实现,才可以一部分一部分地再从流通中取出。另一方面,一部分生产资本借以存在的生产资料本身,则一次从流通中取出,以便在执行职能的整个期间进入生产过程,不过在这一段时间内,它不需要由同一种新的物品来将其替换,不需要再生产。它们在一定时间内,继续参加到投入流通的商品的生产过程,但并没有从流通中取出自身更新的要素。因此,在这个时间内,它们也不会要求资本家重新预付。最后,投在固定资本上的那部分资本价值,在它借以存在的生产资料执行职能的这段时间内,并不是在物质上,而只是在价值上经过它的各种形式的循环,并且这种循环也只是一部分一部分地、逐渐地进行的。这就是说,它的价值的一部分一部分地不断地作为商品的价值部分进入流通,并转化为货币,但并没有立刻由货币再转化为它原来的实物形式。这种由货币到它原有的生产资料的实物形式的再转化,要到原有的生产资料执行职能的期间结束,即这些生产资料被完全使用的时候,才会发生。

阅读 ‧ 电子书库

超载

固定资本的磨损首先是由它的使用本身引起的,其次是自然界的作用,加之无形的损耗使它们各自具有不同的使用寿命。图中超负荷劳作的小车无疑加速了它的损耗,缩短了它的使用寿命。

4.还必须说明的一点是,如果要使生产过程连续进行,流动资本的各种要素就必须和固定资本的各种要素一样,必须不断地固定在生产过程中。不过对于这类固定下来的流动资本要素,则要求它们不断地在实物形式上更新(生产资料是通过同一种新的物品,劳动力是通过不断更新的购买);而固定资本的各种要素,在它们存在的整个周期内,它们本身既不会更新,同时它们的购买也不需要更新。原料和辅助材料总是会不断地存在于生产过程中,但是当旧的原料和辅助材料在已经完成的产品的形成上被消耗掉时,总是用同一种新的物品来更新。劳动力也不断存在于生产过程中,但这只是由于劳动力的购买需要不断更新,而且往往伴随有人员的变动。与其相反,同一建筑物、机器等等,却在流动资本反复周转时,在反复进行的相同的生产过程中不断持续地执行职能。

固定资本的组成部分、补偿、修理和积累

在同一个投资中,由于固定资本的各个要素的寿命不同,从而周转时间也就不同。固定资本的各个要素有不同的寿命,从而也有不同的周转时间。例如在铁路上,铁轨、枕木、土建结构物、车站建筑物、桥梁、隧道、机车和车厢,各有不同的执行职能的期间和再生产时间,所以其预付的资本周转时间也是不同的,从而其中预付的资本也有不同的周转时间。建筑物、站台、水塔、高架桥、隧道、地道和路基,总之,凡是在英国铁路上被称为技术工程的东西,多年都不需要更新。最易磨损的东西是轨道和车辆。磨损是由于自然力的影响造成的。例如枕木不仅受到实际的磨损,而且由于腐朽而损坏。

无形损耗在这里和在大工业的各个部门一样也起着重要的作用。比如,原来值40000镑的车厢和机车,10年之后,通常只能卖到30000镑。劳动资料大部分都会因为产业进步而不断进行着革新。因此,这些劳动资料不是以原来的形式,而是以革新后的形式进行补偿。一方面,大量固定资本投在一定的实物形式上,并且会在这种形式上结束其平均寿命,这一点就成了只能逐渐采用新机器等等的一个主要原因,从而也就变成了迅速普遍采用改良的劳动资料的一个障碍。另一方面,竞争的影响,尤其是在发生决定性变革的时候,又迫使在旧的劳动资料自然寿命完结之前,必须使用新的劳动资料来替换。迫使企业提前按照更大的社会规模来对其设备实行更新的,主要是灾祸、危机。

损耗(无形损耗除外)是由于固定资本的消耗而逐渐转移到产品中去的价值部分。这种转移是按照固定资本平均丧失的使用价值的程度进行的。

这种损耗一部分是这样的:每个固定资本都有一定的平均寿命,它为这段时间实行全部预付,过了这段时间,它们就要被全部替换。就活的劳动资料来说,例如马,再生产时间是由其自然属性本身规定的。它们作为劳动资料的平均寿命就是由自然规律决定的。这段时间一过,损耗掉的马匹数就必须用新的来替换。每一匹马当然不能一部分一部分地替换,只能用另一匹马来替换。

固定资本还有一些要素,可以进行周期的或部分的更新。在这里,必须把这种部分的周期的补偿与营业的逐渐扩大区别开来。

固定资本的这些其他部分,是由不同的组成部分构成的,而这些不同的组成部分又会在不同期间内损耗掉,因而必须在不同期间内对其进行补偿。机器的情形尤其如此。前面我们所说的关于一个固定资本的不同组成部分具有不同的寿命的说法,在这里,对于作为这个固定资本一部分的同一台机器的各个不同组成部分的寿命来说,也是适用的。

阅读 ‧ 电子书库

拉货的马车

固定资本有着不同的寿命,也就意味着有不同的周转时间。马作为活的劳动工具的损耗是以丧失使用价值的平均程度进行的,它有一定的平均寿命,它为这段时间实行全部预付,一旦丧失劳动能力,马的主人就会用一匹新马来替换它。图中的马拉着一辆干草车行驶在乡间小路上。

关于企业的在局部更新中逐渐扩大问题,我们要指出如下几点。尽管如上所述,固定资本在其生产期间将继续以实物形式在生产过程中发生作用,但它的价值的一部分,由于平均损耗,已经和产品商品一起进入流通,并转化为货币,成为货币准备金的要素,以便在资本进行再生产时,用来购买这种实物形式的补偿资本。固定资本价值中这个转化为货币的部分,还可以用来扩大企业,或改良机器,以提高机器的生产效率。这样,经过一段或长或短的时间之后,就要进行再生产,并且从社会的观点看,这种再生产还是规模扩大的再生产。如果是生产场所的规模扩大了,它就是在外延上扩大;如果是生产资料效率提高了,那就是在内含上扩大。这种规律扩大的再生产,不是由剩余价值转化为资本的这种积累引起的,而是由从固定资本的本体中分离出来、以转化为货币形式的价值重新转化为追加的或效率更大的同一种固定资本而引起的。首先,一个企业能够在多大程度上,以多大规模进行这种逐渐的追加,其次,这个企业必须积累多大数量的准备金,才能够用这种方式把它再投入到企业的再生产中去,而要做到这一点又需要多长时间,所有这些情况,当然都部分地取决于该企业的一种特殊性质。另一方面,对于现有机器的局部改良可以达到什么程度,当然要取决于改良的性质和机器本身的构造。这种改良部分地是依靠劳动过程本身;固定资本如果不在劳动过程内执行职能,就会损坏。而且固定资本的维持,还必须要有直接的劳动支出。例如,机器必须经常擦洗。这里说的是一种追加的劳动,如果没有这种追加劳动,机器就会变得不能使用;这里说的维持,是对那些伴随着生产过程的有害的自然影响的单纯预防,因此,这里说的是从最严格的意义上把机器保持在能够工作的状态之中。不言而喻,在我们计算固定资本的正常寿命时,是以它在这个期间内已经具备了正常执行职能的各种条件为前提的,就像我们常说人平均活30年时,其实已经把洗脸洗澡也考虑在内一样。这里说的,并不是对机器本身所包含的劳动的补偿,而是为使用机器而进行的不断的追加劳动。这里说的不是机器自己所做的劳动,而是加之于机器的劳动,在这种劳动中,机器不是作为生产的当事人,而是作为原料。投在这种劳动上的资本,虽然并没有进入作为产品来源的真正的劳动过程,但是它属于流动资本。在生产中必须不断地耗费这种劳动,因而它的价值也必须不断地由商品产品的价值来补偿。投在这种劳动上的资本,属于要弥补一般非生产费用的那部分流动资本,这个部分要按年平均来计算,分摊到价值产品中去。

阅读 ‧ 电子书库

检修机器

固定资本的正常寿命,是以它在这个期间内正常执行职能的各种条件已经具备为前提。维持固定资本的正常运作需要一定的费用,要求有直接的劳动支出,固定资本如果不在劳动中执行职能,就不能正常使用。图中一名气管装配工正在检修机器上的螺钉是否松动。

真正的修理或修补劳动,都需要支出资本。这种支出是不包括在原来已经预付的资本内的,因此,它不能或者至少不总是能通过对固定资本的逐渐的价值补偿来得到补偿和弥补。任何固定资本都需要事后在劳动资料和劳动力上一点一滴地支出这种追加资本。例如,我们假定固定资本的价值等于10000镑,它的全部寿命等于10年,那么,10年后全部转化为货币的这10000镑,仅仅补偿了原来投下的资本的价值,而并不补偿在这期间的修理上新追加的资本或劳动。这些追加的价值组成部分,也不是一次预付的,而是按照需要分别预付的,它的不同的预付时间不是预定的而是偶然的。

由于机器等等的个别部分所受的损伤自然是偶然的,因而由此产生的修理自然也是偶然的。不过从这种修理中可以分出两类修理劳动,它们多少都具有一些固定的性质,并且是在固定资本的使用年限内不同的时期进行的。这就是幼年期较少的病患和中年期以后比之多得多的病患。例如,不管一台机器的构造怎样完美无缺,在它进入生产过程后,在实际使用时总是会出现一些缺陷,而对于这种缺陷必须用补充劳动来纠正。另一方面,机器越是超过它的中年期,这种正常的磨损就越是增多,构成机器的材料越是消耗和衰老,那为了使它维持到平均寿命的末期所花费的修理劳动就越频繁,越多。正像一个老年人,为了防止不到时候就死去,就必须比一个年轻力壮的人多支付更多的医药费。因此,修理劳动虽然带有偶然的性质,但仍然会不均衡地分配在固定资本寿命的各个不同时期。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的结论:

用于机器修理上的劳动力和劳动资料的实际支出,和造成这种修理的原因本身一样,是偶然的;必要修理量会不均衡地分配在固定资本使用寿命的不同时期。在我们估计固定资本的平均寿命时,必须肯定固定资本始终是保持在工作状态之中,其原因在于,固定资本会由于擦洗(包括清扫场地)以及在必要时进行的修理而花费时间。由固定资本损耗而产生的价值转移,是按固定资本的平均寿命来计算的,而如何确定这个平均寿命本身,又是以在维修中所必须追加的资本的不断预付为前提的。

我们同样很清楚,由于资本和劳动的这种追加支出而追加的价值,并没有在实际支出的同时,转移到产品之中并随之加入到商品价格中去。例如,一个纺纱业主不能因为这个星期坏了一个轮盘或断了一根皮带花费了大量的维修费用,就可以在这个星期以高于上个星期的价格来出售纱。纺纱的一般费用,不会因某一个工厂发生这种事故而起任何变化。在这里,和之前所有的价值在决定方式上一样,起决定作用的也是平均数。经验会告诉我们投在一定生产部门的固定资本在其平均寿命期间遇到的这种事故和所需要的维修劳动的平均量一般会有多少。这种平均支出被分配在该固定资本的平均寿命期间,并以相应的部分加进商品的价格,从而通过这种商品的出售得到补偿。

阅读 ‧ 电子书库

发展新型产品

对于一台机器的不同组成部分的寿命来说,它们在不同期间内的损耗,必须在不同期间内进行补偿。精明的日本人则力图使机器的各个不同组成部分的寿命相同,以便一次性全部更换,减少维护部分的投入。图中日本生产开发的高精密度电子产品市场广阔。

5秒钟经济学
专利
确认发明人(或其权利继受人)对其发明享有专有权,规定专利权人的权利和义务的法律规范的总称。“专利”一词来自拉丁文litterae patents,含有公开之意,原指盖有国玺印鉴不必拆封即可打开阅读的一种文件。现在,“专利”一词一般理解为专利证书,或理解为专利权。国家颁发专利证书授予专利权的专利权人,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对制造、使用、销售享有专有权。其他人必须经过专利权人同意才能进行上述行为,否则即为侵权。专利期限届满后,专利权即行消灭。任何人皆可无偿地使用该项发明或设计。

以这种方式得到补偿的追加资本,虽然支出的方法不规则,但也同样属于流动资本。因为立即排除机器的故障是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所以在每一个较大的工厂,除了雇用真正的工厂工人,还要雇用一批工程师、木匠、机械师、钳工等等。他们的工资就是可变资本的一部分,他们的劳动的价值被转移到产品中。另一方面,在生产资料上耗费的支出,也应该按照平均计算决定,而且会按照这个计算,不断形成产品的价值部分,虽然实际上这种支出是在不规则的期间内预付的,从而也是在不规则的期间内加入到产品或固定资本中去的。这种投入到真正修理上的资本,从某种角度来看,形成了一种独特的资本,它既不能被列入流动资本,也不能被列入固定资本,不过作为一种经常支出来说,还是算作流动资本较为合适。

对于由异常的自然现象,如火灾、水灾等等引起的破坏我们必须为其作出一定的保险。这种情况下所作的保险和对于损耗的补偿及维修劳动完全不同。保险必须由剩余价值部分来补偿,它是剩余价值的一种扣除。或者,从整个社会的观点来看,就要求必须不断地有超额生产,也就是说,现实中的生产规模,必须按照大于单纯补偿和再生产现有财富所必要的规模进行(其前提是完全撇开人口的增长不说),以便能够掌握一批生产资料,来消除偶然事件和自然力所造成的意料之外的破坏。

之前我们已经讲过,为补偿固定资本的损耗而回流到资本家手中的货币,为了再生产大部分都是每年,或者是在更短的时间内,就会再转化为它原有的实物形式。尽管如此,对每一个单个资本家来说,仍然必须为要经过若干年才能够完成它的再生产期间,并因此需要全部补偿的那部分固定资本,设置一种折旧基金。

阅读 ‧ 电子书库

采摘葡萄

固定资本的再生产,是不断地、一部分一部分地和修理互相交错地进行的,使已经损坏的部分在较短时间内得到修缮或更新,在这种补偿能够实行之前,必须根据生产部门的特殊性质,事先积累一笔折旧基金。图中工人们正在用先进的采摘机采摘葡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