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预付资本的总周转以及周转的周期

我们知道,生产资本的固定资本部分和流动资本部分,是按不同的方式,并以不同的期间周转的;我们又知道,同一企业的固定资本的各个不同组成部分,由于它们的使用寿命的不同,从而它的再生产时间不同,周转期间也会不同。我们同样可以得出以下两点结论:

1. 预付资本的总周转,其实就是它的不同组成部分的平均周转。但如果只是不同的期间的问题,那么,计算它们的平均数当然是再简单不过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2. 但是问题不仅如此,这里不仅有量的差别,而且有质的差别。

进入生产过程的流动资本,会把它的全部价值都转移到产品中去,因此,要使生产过程连续地进行,它就必须通过产品的出售,不断用实物来补偿这些消耗掉的流动资本。而进入生产过程的固定资本则不同,它们只把一部分的价值(损耗)转移到产品中去,尽管有损耗,但它继续以实物形式在生产过程中执行职能;因此,固定资本在经过一段或长或短的时间之后,才需要用实物来补偿,但这种补偿无论如何也不会像流动资本那样频繁。补偿的这种必要性,也就是再生产的期限,对固定资本的各个不同组成部分来说,不仅在量的方面有差别,而且如前所述,某些寿命较长、能使用多年的固定资本,有一部分能在一年或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补偿一次,用实物加到旧的固定资本中去;至于某些具有其他性能的固定资本,补偿只能在其寿命终结时一次进行。

因此,我们必须把固定资本不同部分的特殊周转化为同种形式的周转,使它们只存在量上的差别,即周转时间的差别。

假如我们使用P…P即连续生产过程的形式作为起点,这种质的同一性通常是不会发生的。因为P的某些要素必须不断地用实物来补偿,而另一些要素则不必如此。但G…G'形式无疑会提供周转的这种同一性,例如有一台价值10000镑的机器,寿命为10年,因而每年有1/10=1000镑再转化为货币。这1000镑在一年之内,由货币资本转化为生产资本和商品资本,又由商品资本再重新转化为货币资本。就像我们在这个形式下考察的流动资本一样,重新回到它原来的货币形式,而与这1000镑货币资本,年终是否会再转化为一台机器的实物形式,是没有关系的。因此,在我们计算预付生产资本的总周转时,通常会把它的全部要素都固定在货币形式上,这样,再次回到货币形式就是周转的终结。我们总是把价值看作是以货币形式预付的,甚至在价值的这种货币形式只是以计算货币的形式出现的连续生产过程中,也是如此。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计算出平均数。

3.由此可见:即便预付生产资本的极大部分,是由再生产时间从而整个周转时间包含一个持续多年的周期的固定资本构成,但是,因为流动资本会在一年内反复周转,所以一年内周转的资本价值还是能够大于预付资本的总价值。例如,我们假定固定资本等于80000镑,它的再生产时间等于10年,这样每年有8000镑回到货币形式,或者说,固定资本每年完成它的周转的1/10。假定流动资本等于20000镑,每年周转5次。这样,总资本等于100000镑。周转的固定资本等于8000镑;周转的流动资本等于5×20000等于100000镑。因此,一年内周转的资本等于108000镑,比起预付资本要大8000镑。资本的1+2/25周转了。

阅读 ‧ 电子书库

殖民地冲突

预付资本的价值增殖,取决于一定生产规模的总周转时间,为了更快地获取更大的利润,资本家总是寻求各种方式和途径。侵略别国,进行殖民统治就是其中一种。图中淘金的矿工反抗殖民当局征收牌照费,与军队发生了血腥冲突。

4.因此,预付资本的价值周转,和它的实际再生产时间,或者说,和它的各种组成部分的现实周转时间是相分离的。假定一个4000镑的资本每年周转5次,这样,周转的资本是5×4000=20000镑。但每次周转终结时回来而被重新预付的,是原来预付的4000镑资本。它的量,不会因为它重新执行资本职能的周转期间的数目的改变而改变(把剩余价值撇开不说)。

因此,如果用第3点的例子来说,那么按照假定,年终回到资本家手中的有:(a)一个20000镑的价值额,它重新用作生产资本中的流动资本组成部分;(b)一个8000镑的价值额,它由于损耗而从预付固定资本价值中分离出来,同时,这个固定资本继续存在于生产过程中执行自己的职能,不过这部分固定资本的价值已经不是80000镑,而是减少为72000镑了。这样一来,生产过程还要持续九年,那时,预付固定资本的使用寿命才会完全结束,它也就不能再作为产品形成要素和价值形成要素去执行职能,而必须将其彻底替换。因此,预付资本价值必须完成一个包含着多次周转的周期,例如在上述场合,其实就是一个包含着十年周转的周期,而这个周期是由其使用的固定资本的寿命来决定的,从而就是由它的再生产时间或周转时间决定的。

阅读 ‧ 电子书库

一个20世纪60年代的标准美国家庭

20世纪60年代是美国自二战以来,最为深刻严肃的历史时期,源于物质生活的极大丰富。图中显示出一个美国20世纪60年代的家庭的美好生活。洋房、汽车和人们脸上展露出的富足的笑容。

资本家在生产过程中使用的固定资本的价值量和寿命,会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发展而逐渐增加,与此相适应,每个特殊的投资部门其产业和产业资本的寿命也会随之发展为持续多年的寿命,比如说平均为十年。一方面,由于固定资本的发展会使其自身的使用寿命延长,而另一方面,生产资料的不断变革(这种变革也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发展而不断加快)又使其缩短。因此,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发展,生产资料的变换速度加快了,它们在自己有形寿命终结之前就必须不断补偿的必要性也随着这种无形损耗而不断增加了。例如,我们可以认为,大工业中最有决定意义的这个部门的生命周期现在平均为十年,但是这里的问题并不在于确定的数字。无论如何下面这一点是很清楚的:这种由若干互相联系的周转所组成的包括若干年限周转的周期(资本被它的固定组成部分束缚在这种周期之内),实际上为周期性的危机创造了一定的物质基础。一般来说,在周期性的危机中,营业要依次通过松弛、中等活跃、急剧上升和危机这几个时期。尽管资本投下的时期是极不相同或者是极不一致的,但危机总是会成为大规模新投资的起点。因此,从整个社会的角度来考察,危机又或多或少地是下一个周转周期的一种新的物质基础。

阅读 ‧ 电子书库

通货膨胀下德国人民的经济生活

1929年10月24日, 由于盲目的竞争、生产和消费之间的矛盾、主要消费品和固定资本生产过剩等等原因,美国爆发了资本主义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经济危机。随后向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席卷而来,直到1933年,持续了4年之久,经济危机造成的损失总计约2500亿美元,欧美各主要工业国家经济瘫痪。图中描绘的是20世纪20年代初期,正处于经济危机恶性通货膨胀中的德国人的生活,货币看上去更像是一堆废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