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生产时间

劳动时间,即资本被束缚在生产领域的时间,始终是生产时间。但是反过来说,资本处于生产过程中的全部时间,并不因此而必然等于劳动时间。

但在这里,由于生产时间和劳动时间之间的差异而形成的中断,指的不是受劳动力本身的自然界制约的劳动过程的中断,尽管我们说过,单是固定资本即厂房、机器等等在劳动过程休止时闲置不用的这种状况,就已经成为超出自然界限来延长劳动过程从而实行日夜班劳动的动机之一。这里所指的中断与劳动过程长短无关,但是那种受产品的性质和制造产品的方式本身制约的中断,在其中断期间,劳动对象会受到时间长短不一的自然过程的支配,同时还要经历物理的、化学的、生理的变化;在此期间,劳动过程会全部或者局部停止。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例如,榨出来的葡萄汁,首先要有一个发酵时期,然后再存放一个时期,酒味才醇。此外在许多产业部门,产品还要经过一个干燥过程,例如陶器业:或者,需要把产品置于一定条件下,使它的化学性质发生变化,例如漂白业;冬季作物大概要九个月才成熟,从而在播种和收获之间,劳动过程几乎完全中断。在造林方面,在播种和必要的预备劳动结束以后,也许要经过100年,种子才能变为成品;在这全部时间内,相对地说,劳动时间是很少的,也就是说是用不着花多少劳动的。

在所有这些场合,在大部分生产时间里面只是偶尔会需要追加劳动。前一章我们已经指出,已经固定在生产过程中的资本还必须加入追加的劳动或者资本,在这里这种情况也会发生,不过会有时间长短不一的中断。因此,在所有这些场合,预付资本的生产时间主要由两个期间构成:第一个期间,资本的存在形式处在劳动过程中;第二个期间,资本的存在形式(未完成的产品的形式)没有处在劳动过程中,而是受自然过程的支配。这两个期间有时是否会互相交错和互相穿插,对问题的实质没有任何影响。劳动期间和生产期间在这里并不是一致的,生产期间比劳动期间长。但是,只有当生产结束以后,产品才能完成、成熟,因而才能从生产资本的形式转化为商品资本的形式。所以,资本的周转期间,也要随着并非由劳动时间构成的那段生产时间的长度的变长而延长。如果超过劳动时间的生产时间,不是像谷物的成熟、橡树的成长等等那样,由固定的自然规律所决定,那么,资本周转期间往往就可以通过人为地缩短生产时间而得到或多或少的缩短。关于仅仅由自然过程占据的生产时间可以人为地缩短这一问题,铁的生产史,特别是近百年来的生铁炼钢史,已经为我们提供了最好的例子。关于生产时间和劳动时间的不一致的情形,美国的鞋楦制造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独特的例子。在这里,之所以要耗费掉相当大一部分非生产费用,主要是由于木材要储存18个月才能干燥。这样,制成的鞋楦以后才不会收缩、走样。在此期间,木材并没有经过任何其他劳动过程。因此,资本家投放的资本的周转期间不仅取决于鞋楦制造本身所需的时间,而且也取决于木材放在那里等待干燥的时间。木材必须在生产过程中停留18个月,才会进入真正的劳动过程。这个例子同时还说明了一个问题:由于不是发生在流通领域,而是发生在生产过程中的各种情况,全部流动资本的各个不同部分在周转时间上可以有多么的不同。

阅读 ‧ 电子书库

百年酒窖

生产过程的全部时间,分为生产时间和非生产时间,劳动产品的存储时间也是生产时间的一部分,劳动产品存储时间的长短,对资本周转的速度会产生直接的影响。葡萄酒被存放起来,不加入人工劳作,但封存以后,光、热和振动都会加速酒的藏酿进程,这种生产过程的中断对于酒至关重要。图为法国小镇上的百年酒窖。

生产时间和劳动时间之间的差异,尤其是在农业上会特别显著。例如,在我们温带气候条件下,土地每年长一次谷物;生产时间(冬季作物平均九个月)的缩短或延长,还要看年景的好坏变化而定,因此农业不像真正的工业那样,可以提前进行准确的确定和控制。

5秒钟经济学
黑市价格
非法交易的价格。不按国家规定的范围或不具备合法交易资格所进行的买卖活动,其成交价格都属黑市价格,包括:违禁品价格、走私品价格、无价票证价格;不按国家规定的对象、数量、价格销售非自由贸易商品的价格等。黑市价格一般高于公开的市场价格,但走私品和其他逃漏税等商品价格则属例外。

如果我们撇开价格波动、生产停滞等等反常的中断现象不说,那么在大部分真正的工业部门,如采矿业、运输业等等,生产其实是均衡地进行的,劳动时间年年相同,每天进入到流通过程的资本的支出,也是均衡地分配的。同样,在市场关系的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流动资本的回流或更新,也会均衡地分配在一年的各个时期。但是在某些投资部门,由于劳动时间只是生产时间的一部分,所以流动资本的支出在一年的各个不同时期是极不均衡的,而且回流也只是按自然条件所规定的时间一次完成。因此,在生产规模相同的前提下,也就是说,当预付流动资本的量相同的时候,那么和那些有连续劳动期间的生产部门相比,这些生产部门就必须为更长的时间一次预付更多的资本。在这里,固定资本的实际使用寿命和它在生产中实际执行职能的时间显然也是不同的。由于劳动时间和生产时间之间的差别,所以其使用的固定资本的使用时间,在一定的时间内也会不断发生中断,例如在农业方面,役畜、农具和机器就是这样。如果这个固定资本是由役畜构成的,那么在饲料等等方面的支出,在其不干活时和干活时需要的支出是一样的,或几乎是一样的。至于死的劳动资料,即使它不使用也会造成某种贬值。因此,一般说来产品就会变贵,这主要是因为转移到产品中去的价值,不是按固定资本执行职能的时间,而是按固定资本丧失价值的时间来计算的。在这些生产部门,不管固定资本的闲置是否同日常费用结合在一起,它都是其正常使用的一个条件,如同纺纱业总会损失一定量的棉花一样;在按正常技术条件进行的每一个劳动过程中,由于非生产地、但又是不可避免地支出的劳动力,都按照生产支出的劳动力一样计算。每一种改良,只要它能够减少在劳动资料、原料和劳动力上的非生产支出,那它就会降低产品的价值。

在农业中,有些方法,一方面可以使工资和劳动资料的支出在一年之内比较均衡地分配,一方面能使周转时间缩短,比如可以进行多种作物的生产,从而能在全年获得多种收成的情况,就是如此。但这些方法都要求增加预付在生产上的流动资本。例如,投在工资、肥料、种子等等上的流动资本。

阅读 ‧ 电子书库

葡萄酒的品质

图中葡萄酒的年份代表葡萄的收获年份,也反映出葡萄酒发酵和储存时间的长短,葡萄酒的生产过程包括葡萄的采摘、加工、生产、包装和窖藏。其中葡萄漫长的自然发酵过程,是非劳动过程,但这一过程应当计算在生产时间里,并被算入商品的绝对价值量中。

由于漫长的生产时间(只包括比较短的劳动时间),从而漫长的资本周转时间,使造林不适合私人经营,因而造林这种生产行为也就不适合资本主义经营。资本主义经营本质上就是私人经营,即使这种经营是由联合的资本家代替单个资本家,也是如此。

畜牧业也是这样,一部分牲畜群(牲畜储备)留在生产过程中,而另一部分则作为年产品用以出售。也就是说,只有一部分资本每年周转一次,如同固定资本(机器、役畜等等)的情况完全一样。虽然在较长时间内这个资本都会固定在生产过程之中,因此它会延长总资本的周转,但从范畴的意义上来说,它并不是属于固定资本的范畴。

这里所说的储备——比如说一定量的活树或活畜——相对地说是处在生产过程中的(同时作为劳动资料和劳动材料);按照它的再生产的自然条件,那么在正常的经营中,必然会有相当大一部分储备总是处在这个形式上。

另一种储备对于周转也会发生类似的影响。这种储备只形成可能的生产资本,但是由于经营的性质,它必须积累有或多或少的量,因此在较长的时间内它必须为生产而进行预付,尽管它进入现实的生产过程是缓慢进行的。例如肥料,在运到地里以前,就是属于这一类的。谷物、干草等等以及用在牲畜生产上的饲料储备,也属于这一类。

从以上的叙述中,我们已经看到,生产时间和劳动时间这两者之间的差别,可以有多种极不相同的情形。有时,在进入真正的劳动过程以前,流通资本就已经处在生产时间内(鞋楦制造);有时,在通过真正的劳动过程以后,这些流通资本仍然处在生产时间内(葡萄酒、谷种);有时,生产时间中偶尔会有劳动时间插进来(农业、造林);有时,能流通的产品中会有很小的一部分进入常年的流通,而大部分仍将处在现实的生产过程中(造林和畜牧业);由于流动资本必须以可能的生产资本形式投入的时间的长短有所不同,因此,这个资本一次投入的量的大小,将会部分地取决于生产过程的种类(农业),部分地取决于市场远近等等,总而言之,它要取决于流通领域内的情况。

阅读 ‧ 电子书库

四季的劳作

为了缩短资金周转时间,减少生产过程的间断,农民采取进行多种作物的生产。但在加长劳动时间的同时必须控制固定资本的增加,这样才能加速资本的周转。图中是一份15世纪的历书,形象地描绘出一年之中的12个月中的每种劳作。一月下雪,二月翻土,三月修剪葡萄枝,四月羔羊出生,五月打猎,六月割牧草,七月收获庄稼,八月打麦,九月播种,十月榨葡萄汁酿酒,十一月放猪到橡树林中吃橡栗,十二月杀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