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商品经营资本

商人资本或商业资本可以分为两种形式,即商品经营资本和货币经营资本。现在,我们就要在分析资本的核心构造所必需的范围内,比较详细地说明这两种资本的特征。

在第二卷中,商品资本的运动我们已经分析过了。就社会总资本而言,它总是有一部分会作为商品处在市场上,以便转化为货币,虽然这部分会不断由别的要素构成,甚至数量也在变化;另一部分则以货币形式处在市场上,以便在合适的时候转化为商品。而且,社会总资本总是处在这种转化即这种形态变化的运动中。处在流通过程中的资本的这种职能只要独立起来,那它就成为一种特殊资本的特殊职能,并且固定下来,成为一种通过分工给予特殊种类资本家的职能,此时,商品资本就变成了商品经营资本或商业资本。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事实上,商品经营资本只是这个不断处在市场上、处在形态变化过程中的并总是局限在流通领域内的流通资本的一部分的转化形式。之所以说是一部分,是因为商品的买和卖有一部分是不断地在直接产生于产业资本家自身中间的。在我们的研究中必须把这个部分完全撇开,因为它对于规定商人资本的概念,或者对于理解商人资本的某些特殊性质是毫无帮助的,另一方面,在第二卷中,为了我们的研究目的,我们已经对这个部分作了所需要做的详尽说明。

作为一般资本家的商品经营者,他首先是作为某个货币额的代表出现在市场上的;他作为资本家而预付这个货币额,也就是说,他要把这个货币额从x(这个货币额的原有价值)转化为x+△x(这个货币额加上它的利润)来达到增殖的目的。但是,对他这个不仅是一般资本家,而且特别是商品经营者的身份来说,很显然,最初他的资本必须以货币资本的形式出现在市场上,因为他没有生产商品,而只是在经营商品,也就是说,此时他对商品的运动起中介作用,而要经营商品,他首先就必须购买商品,因此也就必须是货币资本的所有者。

例如,我们假定一个商品经营者有3000镑,并把它当作经营资本来增殖。他用这3000镑从麻布厂主那里购买比如说30000码麻布,每码2先令。然后,他再把这30000码麻布卖掉。如果年平均利润率为10%,在扣除一切杂费之后他就赚到10%的年利润,那么,在年终时他就把这3000镑转化为3300镑了。至于他是怎样赚得这笔利润的,那是我们以后才要研究的问题。在这里,我们首先要考察的只是他的资本的运动具有何种形式。他不断地用这3000镑去购买麻布,并且不断地把这些麻布卖掉;也即是他不断地重复为卖而买这一行为G—W—G'。这种完全局限在流通过程中的资本的简单形式,不会因处在这一资本的自身运动和职能范围以外的生产过程所造成的间歇而发生中断。

阅读 ‧ 电子书库

资本流通

商业资本属于流通资本,专门从事商品买卖业务,商业利润是从商品流通中即商业资本家从经营商品的买卖中获得的。图中摩天大楼、巨幅广告和川流不息的车流、人流,反映出现代经济社会商业资本流通之迅速。

然而,这种商品经营资本同作为产业资本的一个单纯存在形式的商品资本的关系又是怎样的呢?对麻布厂主来说,他靠商人的货币实现了他生产的麻布的价值,完成了他的商品资本的形态变化的第一阶段,也就是把他的商品资本转化为货币了,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他现在就能够把这个货币再转化为麻纱、煤炭、工资等等生产要素;另一方面,其中一部分也转化为生活资料等等,以花掉他的收入。因此,在对撇开收入进行的花费不说的前提下,他现在就能够继续进行再生产过程了。

但是,麻布的出售,即麻布到货币的形态变化,对他这个麻布生产者来说,虽然已经发生,然而,对麻布本身来说,还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变化。麻布仍旧作为商品资本处在市场上,有待于完成它的第一形态变化,即被售出。对这批麻布来说,发生转变的不过是它的所有者而已。按它本身的性质来说,同时按它在过程中所处的地位来说,它还是商品资本,是要出售的商品;只是它现在是在商人手中,而不像之前那样是在生产者手中。把麻布卖掉的职能,即对麻布形态变化的第一阶段起中介作用的职能,现在,由生产者转到商人手里了,成为商人的一种特殊业务了,而以前,这种职能是生产者在生产麻布的职能完成以后要由他自己去完成的。

阅读 ‧ 电子书库

顺流而下的密苏里毛皮商人

在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随着生产的发展,市场范围的扩大,产业资本家为了集中精力从事生产活动并节约流通资本,便寻求由专门从事商品销售业务的商业资本家为其推销商品。于是,商品资本的职能就在产业资本循环过程中逐渐从产业资本中分离出来,成为独立地在流通领域中发生作用的资本了。图为19世纪中叶,晨曦中两个皮毛商人正驾着独木舟不辞劳苦地在密苏里河面上远途贩运,他们不仅具有商业资本家的雏形,而且充满创造性、最具冒险性的精神终将使其在众多社会角色中获得较特殊的地位。

5秒钟经济学
财政赤字
年度国家财政支出大于收入的差额。由于这种差额在簿记处理上习惯于用红字表示,故名赤字。财政赤字可能出现在预算安排上,也可能出现在预算执行结果上。通常对预算上安排的赤字称为赤字财政或赤字预算,而把预算执行结果出现的赤字称为财政赤字或预算赤字。各国财政赤字的口径有所不同。主要有两种:一种不包括国债的财政收支差额;另一种是将国债收入和还本付息支出列入正常收支相抵后出现的赤字,有人把它称为“硬赤字”。前一种通常为西方国家所采用,中国采用后一种。

假定在麻布生产者把另一批价值3000镑的30000码麻布投入到市场之前的这段间歇期间里,商人未能把他购买的30000码麻布卖掉,那他就不能重新购买麻布,因为在他的仓库里还有30000码麻布没有卖出去,也即是对他来说这些麻布还没有再转化为货币资本。这时,停滞发生了,再生产也就算随之中断了。当然,麻布生产者可能拥有较多的货币以供追加货币资本,尽管这30000码麻布没有卖掉,他还是能够把这笔追加的货币资本转化为生产资本,使生产过程继续进行。但是这个假定丝毫没有改变问题的实质,因为只要我们考察的对象是预付在30000码麻布上的资本,那么,这个资本的再生产过程毕竟还是中断了。因此,实际上这里已经非常清楚地说明,商人的活动只是为了把生产者的商品资本转化为货币资本所必须完成的活动,只是对商品资本在流通过程和再生产过程中的职能起到一种中介作用。如果我们假设专门从事这种卖出和买进活动的,并非是独立的商人,而只是生产者的代理人,那么这种联系就会立即暴露无遗。

因此,商品经营资本无非就是生产者的商品资本,这种商品资本必须经历转化为货币的这一过程,也就是说它必须在市场上完成它作为商品资本的职能;不过这种职能已经不是生产者的某种附带的活动,而是由一类特殊资本家即商品经营者进行的专门活动,它已经发展成为一种特殊投资的业务而独立起来。

此外,这种情况还会表现在商品经营资本的那种特有流通形式上。商人先是购买商品,然后再把它卖掉:G—W—G'。同一件事情,对生产资本家来说是W—G,即他的资本在商品资本这个暂时形态上行使着一种简单的职能,对商人来说却成为G—W—G',即他所预付的货币资本的一种特殊增殖的过程。对商人来说,商品形态变化的一个阶段,在这里,表现为G—W—G',因而也就表现为一种独特的资本的演化。

既然商品经营资本在自行销售的生产者手中只是他的资本处于再生产过程中的一个特殊阶段上,即以一种特殊的形式停留在流通领域,那么,是什么情况使得商品经营资本具有一个独立地执行职能的资本的性质呢?主要是由下面几种情况:

第一,商品资本是在一个和它的生产者不同的当事人手中最终完成了它转化为货币的这一过程,即完成它的第一形态变化(商品转化为货币),完成它在市场上作为商品资本所固有的那种职能的;商品资本的这种职能,是以商人买卖行为作为媒介进行的,于是这种活动就形成了一种特别的、与产业资本的其他职能分离的、并因此而独立存在的业务。这是社会分工的一种特殊形式,其结果是,一部分本来要在资本再生产过程的某一特殊阶段(在这里就是流通阶段)中完成的职能,现在则表现为一种和生产者不同的、特别的流通当事人的专门职能。但是仅有这一点,还不足以使这种特殊业务表现为一种和处于再生产过程的产业资本不同的、独立于产业资本之外的特殊资本的职能;例如,当商品经营只是由产业资本家的推销员或其他直接代理人进行的时候,它就还没有表现为这种职能。因此,形成这种独特的职能,还必须有第二个因素。

阅读 ‧ 电子书库

展示圣器的橱窗

产业资本在其循环过程中,产业资本运动包括购买、生产、销售三个连续的阶段,依次采取货币资本、生产资本和商品资本三种职能,执行着三种不同的资本增殖与价值实现的职能。其中商品资本专门出售商品,使资本的价值和剩余价值得以实现。图中是专门出售圣器商店的橱窗。

第二,这同时是由于独立的流通当事人即商人在他所处的这个地位上要预付货币资本(他自有的或借入的)而产生的。那个对于处在再生产过程中的产业资本来说仅仅表现为W—G,即商品资本转化为货币资本或某种单纯的卖的行为,对商人来说却表现为G—W—G',即同一商品的买和卖这两种行为,因而就表现为货币资本的回流,这个货币资本在商人进行购买时离开了他,但是通过出售又会重新回到他手中。

商品资本之所以会在商品经营资本形式上取得一种独立资本的形态,主要是由于这样一种情况:商人首先预付货币资本,但这种资本之所以能作为资本自行增殖,能执行资本的职能,是因为它只从事这样一种活动,即作为媒介使商品资本的形态发生变化,实现它的商品资本职能,即实现它由商品向货币的转化过程,而对于这一点的实现,它是通过商品的不断的买和卖来办到的。这一过程是商品经营资本的唯一活动;同时,对产业资本流通过程起中介作用的这种活动,也就是商人使用的货币资本的唯一职能。正是通过这种职能,商人才能够把他的货币转化为货币资本,把他的G表现为G—W—G';并且通过同一过程,他才能够把商品资本转化为商品经营资本。

从社会总资本的再生产过程来看,商品经营资本,只要它以商品资本的形式存在,显然就不过是还处在市场上、处在自己的形态变化过程中的产业资本的一部分,这部分产业资本到目前为止还是作为商品资本存在和执行职能。因此,就资本的总再生产过程来说,现在我们要考察的只是商人预付的货币资本,这种货币资本的职能就是专门用于买卖商品,因而它只采取商品资本和货币资本的形式,而从来都没有采取生产资本的形式,并且总是处在资本的流通领域之中。

只要生产者即麻布厂主把他的30000码麻布卖给商人,得到了3000镑的货币,那他就会用由此得到的货币继续购买必要的生产资料,从而他的资本也就会再进入生产过程;他的生产过程也就会持续不断地进行下去。这时,对他来说,他的商品就已经转化为货币。但是我们知道,对麻布本身来说,这种转化实际上还没有发生。它还没有最终再转化为货币,也就是说它还没有按照其使用价值进入生产消费或个人消费。其变化仅在于,同一商品资本原来在市场上是由麻布生产者自身代表的,现在则由麻布商人替代而代表了。对麻布生产者来说,虽说形态变化的过程缩短了,但对于商人而言,则要继续进行下去。

如果麻布生产者一定要等到他的麻布实际上已经不再是商品,而是转到最后的买者的时候,即到达生产消费者或个人消费者手中的时候,那么,他的再生产过程就会因此而中断。或者是这样的情况,为了使再生产过程不致中断,他就必须去限制他自身的活动,仅仅把他的较小部分的麻布转化为麻纱、煤炭、劳动等等。总之,要把一部分转化为生产资本的各种要素,而把他的较大部分的麻布以货币准备金的形式保存起来,以便在他的一部分资本作为商品处在市场上的时候,另一部分仍然能够使生产过程继续进行下去。因而,在这一部分作为商品出现在市场上的时候,另一部分则会以货币形式流回。他对资本的这种分割,并没有因为商人的介入而消除。但是,如果没有商人的介入,流通资本中以货币准备金形式存在的那一部分,同以生产资本形式使用的那部分相比,必然会不断增大,那么,再生产的规模就会随之受到限制。而现在,由于商人的介入,生产者就能够把他的资本中较大的部分不断地用于真正的生产过程,而只需要把较小的部分用作货币准备金。

如果商人没有把3000镑用来购买麻布,然后把它再卖出去,而是自己把这3000镑用于生产麻布,那么,社会的生产资本就会因此而增大。那么,在这种情况下,麻布生产者当然就必须把他的相当大一部分资本作为货币准备金保存起来以备购买生产资料;而且现在已经成为产业资本家的商人也必须这样做。反之,如果商人还是做商人,那么,生产者就可以把用在出售商品的时间节省下来用于监督生产过程,而商人就必须把他的全部时间用来出售商品。

阅读 ‧ 电子书库

时代广场

商业资本家必须预付一定数量的货币。专门进行商品的买卖,并通过经营商品而实现增殖,获得商业利润,如果只有流通当事人而没有他们独立的投资及其增殖,则活动在流通领域始终是产业资本的职能形态,而不是独立的商业资本。图中20世纪80年代纽约时代广场上,鳞次栉比的商业大楼,惹眼的巨幅广告牌不仅为这座冬日里的现代都市平添着生气,也是商品经营者为商品的买卖所做的合理、必要的投资。

如果商人资本没有超过它的必要的比例,那就必须承认以下几点:

1.由于分工的形成(产业资本家和商人的分工),专门用于买卖的资本(在这里,除了购买商品的货币以外,还包括在经营商业上所耗费的必要的劳动方面和在商人的不变资本即仓库、运输等等方面必须支出的货币),比之产业资本家必须亲自从事他的企业的全部商业活动时所需要的资本要小。

阅读 ‧ 电子书库

生意兴隆的铜具商店

由于长期售卖一种商品,铜具店的商人非常熟悉自己的商品,对铜具市场行情的了解,对流通渠道的有力掌握,都能有效地缩短商品的流通时间,比产业资本家更快地完成商品的形态变化,有利于增加用于生产过程的资本。

2.因为商人现在专门从事这种业务,所以,生产者不仅可以较早地把他的商品转化为货币,而且商品资本本身在完成其形态变化时,也会比它处在生产者手中的时候更快。

3.就全部商人资本同产业资本的关系来看,商人资本的每一次周转,不仅可以代表一个生产部门许多资本的周转,而且还可以代表不同生产部门若干资本的周转。

商人资本的周转,与一个和其大小相等的产业资本的周转或一次再生产,是不同的;相反,它却同若干个这种资本的周转的总和相等,而不管这种资本是否属于同一生产部门。商人资本周转速度越快,总货币资本中用以充当商人资本的部分就越小;商人资本周转速度越慢,总货币资本中用以充当商人资本的部分就越大。并且,生产越不发达,同投入流通的商品的总额相比,商人资本的总额就越大;但是绝对地说,或者同比较发达的状态相比,就越小,反之亦然。因此,在这种不发达的状态下,真正的货币资本其实大部分是掌握在商人手中,这样一来,商人的财产在其他人的财产面前就会形成货币财产。

商人预付的货币资本的流通速度主要取决于:生产过程更新的速度和不同生产过程之间相互衔接的速度;工人和资本家对商品消费的速度。

如果商人资本仅仅为了完成上述周转,那他就不需要按自己的全部价值量先买进商品,然后再把它卖掉。事实上,商人可以同时完成这两种运动。在这种情况下,他的资本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为商品资本,另一部分为货币资本。他在这个地方买东西,把他的货币转化为商品。他又在另一个地方卖东西,把另一部分商品资本转化为货币。一方面,他的资本会作为货币资本重新流回他手中,另一方面,商品资本也流到他手中。当然,以一种形式存在的部分越大,那么以另一种形式存在的部分就越小。如果货币作为支付手段的应用和在此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信用制度,同货币作为流通手段的职能结合在一起,那么,商人资本的货币资本部分同这个商人资本所完成的交易额相比,则会更加减少。

如果麻布商人用3000镑向工厂主购买麻布;而工厂主从这3000镑中比如说拿出2000镑向麻纱商人购买他在生产中需要的麻纱。那么,工厂主付给麻纱商人的货币就不是麻布商人的货币;因为麻布商人已经用这些货币取得了等额价值的商品,这其实是工厂主自己的资本的货币形式。现在,这2000镑在麻纱商人手中则表现为流回的货币资本;但是这2000镑在多大程度上属于这种流回的货币资本,与作为麻布所抛弃的货币形式和麻纱所取得的货币形式的那2000镑相比又有多大程度的区别呢?如果麻纱商人的纱是赊购的,并在支付期满以前能够通过现金交易把商品卖掉,那么,在这2000镑中就丝毫没有包含那些同产业资本本身在它的循环过程中采取的货币形式相区别的商人资本。而且,如果商品经营资本不是以商品资本或货币资本的形态处在商人手中的那种单纯形式的产业资本,那它无非就是在商品的买卖中流转的并且是属于商人自己的那部分货币资本。这部分以缩小的规模存在着的货币资本代表着:为生产而预付的那部分资本必须作为货币准备金和购买手段不断处在产业家手中,并且不断作为他们的货币资本参与流通的那部分。现在,这个部分以缩小的规模处在商业资本家手中,并且本身会在流通过程中不断执行职能。如果撇开作为收入中用来花费的那一部分不说,它就是总资本中那个必须不断作为购买手段在市场上流通,以便再生产过程能够继续进行的那部分。而当再生产过程进行得越迅速,货币作为支付手段来执行职能越发展,也就是说,信用制度越发达时,这个部分同总资本相比就变得越小。

阅读 ‧ 电子书库

即将起航的远洋货船

商人能够集中地进行商品的买卖、运输和存储,节约了流通领域的资本的数量。用于买卖的资本,必然小于产业资本家亲自从事全部商业活动时所需要的资本总量,有利于产业资本家集中力量从事生产活动,从而提高经济效益,增加利润总额。图中是17世纪中叶即将起航的荷兰远洋货船。

其实商人资本也不外是在流通领域内执行职能的资本。虽然流通过程是总再生产过程的一个阶段,但是在流通过程中,并不生产任何价值,因而也就不能生产任何剩余价值。在这个过程中,只是同一价值量在形式上发生了变化。事实上不过是商品的形态发生了变化,这种形态变化本身同价值创造或价值变化不存在任何关系。如果生产的商品在出售中实现了剩余价值,那也只是因为剩余价值在此之前已经存在于该商品中;因此在第二个行为,即货币资本同商品(各种生产要素)进行的再交换中,买者也不能实现任何剩余价值,只是在这里通过货币同生产资料和劳动力之间的交换,为以后的剩余价值的生产作了准备。相反,既然这种形态变化要花费流通时间,而在这个时间内资本却根本不生产东西,因而也就不能生产剩余价值,那么,这个时间就会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价值的创造,通过利润率表现出来的剩余价值就会正好和流通时间的长短成反比。因此,我们可以说,商人资本既不创造价值,也不创造剩余价值。但是,既然它对流通时间的缩短有帮助,那它就能间接地有助于产业资本家所生产的剩余价值的增加。既然它对市场的扩大有帮助,并对资本之间的分工起一种中介的作用,从而使资本能够按更大的规模来经营,那么它的职能就会提高产业资本的生产效率并且能够促进产业资本的积累。既然它能够帮助缩短流通时间,那它就会提高剩余价值和预付资本的比率,当然也就能够提高利润率。

阅读 ‧ 电子书库

丰富的货物

独立运作的商业资本可以促进整个社会资本的周转,商人可以同时为一个产业部门中的很多资本服务,也可以同时为不同产业的资本服务。商业资本的周转可以不受某一产业资本周转的限制,可以在产业资本周转一次的时间里,完成多次周转,从而推动社会资本的周转。

5秒钟经济学
国家信用
政府作为债务人的信用。有时将政府作为债权人的信用也称为国家信用。政府作为债务人的信用,是由于入不敷出,出现财政赤字时发生的。所以国家信用是政府弥补财政赤字的一种手段。国财政赤字产生的原因很多,一般有:战争,财政开支剧增;政府腐败,不注意发展经济,官吏贪占国家资财,奢侈浪费无度;脱离国力发展经济,财政超前支出。在现代和平环境下,这类情况居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