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商人资本的周转及价格

产业资本的周转时间,是它的生产时间和流通时间的统一,因此它包括整个生产过程。与之相反,商人资本的周转,因为实际上只是商品资本的独立化的运动,所以它只是代表商品形态变化的第一阶段W—G,即一种特殊资本重新流回起点的运动;从商人的观点来看,G—W,W—G才是商人资本的周转方式。商人先是买,即把他的货币转化为商品,然后是卖,再把同一商品重新转化为货币;并且这样反复不断地持续进行下去。而在流通中,产业资本的形态变化则总是表现为W1—G—W2;通过出售所生产的商品W1得到的货币,用来购买它在生产中需要的新的生产资料W2;这实际上就是W1和W2在进行交换,因此,同一货币两次转手。在这里,货币的运动对两种不同商品W1和W2的交换起一种媒介的作用。与之相反,在商人那里,在G—W—G'中发生了两次转手的,却是同一商品;它只是对货币流回到商人手中起一种媒介的作用。

    阅读 ‧ 电子书库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著名的西雅图派克街海鲜市场

商业资本运动的直接目的是追求利润。商业资本的运动从垫支一定量货币开始,以增殖的货币结束,商品买卖只表现为商业资本获利的媒介和手段。著名的西雅图派克街海鲜市场是专门从事海鲜买卖的商业资本流通场所,市场百年来成就的完善的规划、齐全的商品及其独特的销售方式使其赚取了更多的商业利润。

在这里,一定量商人资本的周转次数,和货币作为单纯流通手段的流通的反复,十分相似。正像同一个塔勒在流通了十次之后就相当于买了十次价值1塔勒的商品一样,商人手中的同一货币资本,例如价值100的货币,周转了十次其实就是买了十次价值100的商品,或者说,它实现了价值十倍的总商品资本等于1000。但是这里其实有一个区别:在货币作为流通手段进入流通时,同一货币要经过不同人的手,就是说,它们在反复完成同一职能,因此流通中的货币量由流通速度来弥补。但是,在商人那里却相反,是同一货币资本(不管它是由什么样的货币单位构成),同一货币价值,按其价值额反复进行商品资本的购买,因而作为G+△G反复流回到同一个人手里,也就是以价值加上剩余价值的形式流回它的起点。这同时也是它的周转作为资本的周转所具有的特征。从流通中取出的货币总是要比投入到流通中的货币多。不言而喻,随着商人资本周转的加速(在发达的信用制度下,货币作为支付手段来执行的职能成了货币的主要职能),同一货币量的流通速度也会加快。

但是,商品经营资本的反复周转,始终只是表示对商品的买和卖的反复;而产业资本的反复周转,则表示总生产过程(其中包括消费过程)进行再生产的周期性和更新。但对商人资本而言,这一点只表现为外部条件。产业资本必须不断向市场中投放商品,并且不断从市场上再取走商品,才能保证商人资本的迅速周转。显然。如果再生产过程是缓慢的,那么商人资本的周转也就随之变得缓慢。当然,商人资本会对生产资本的周转起一种中介的作用,但这只是针对它会缩短生产资本的流通时间而言的。它并不能直接影响生产时间,而生产时间对产业资本周转时间来说也是一种限制。对商人资本的周转来说,这是第一个界限。第二,在撇开再生产消费所造成的限制不说的前提下,商人资本的周转最终要受全部个人消费的速度和规模的限制,这是因为商品资本中加入消费基金的整个部分,都要取决于这种个人消费的速度和规模。

但是如果我们把资本在商业界内部的周转撇开不说(因为在商业界内部,同一件商品总是被某一个商人卖给另一个商人,尤其是在投机时期,这种流通会显得更加繁荣),那么就可以得出以下几点结论:第一,商人资本能够缩短生产资本的W—G阶段即流通阶段。第二,在现代发达的信用制度下,商人资本实际上支配着社会总货币资本的一个很大的部分,因此,他们可以在已买物品最终卖掉以前,还能够再进行购买。在这里,无论是我们讨论的这个商人直接把商品卖给最后的消费者,还是在这二者之间另有十二个商人也进行了这种重复的买卖,与问题都是没有关系的。当再生产过程具有巨大的伸缩性,能够不断突破它本身遇到的每一次限制时,那它在生产本身中就不会发现任何限制,或者只会发现某种有很大伸缩性的限制。因此,除了由于商品性质本身造成的W—G和G—W的分离以外,这里将会产生一种虚假的需求。尽管我们认为商人资本的运动已经独立化了,但它始终都只是产业资本在流通领域内的运动。不过,由于商人资本的这种独立化,在一定界限内,它的运动就不受再生产过程的限制,甚至还会促使再生产过程突破它的各种限制。内部的依赖性和外部的独立性都能够使商人资本达到这样一点,不过这时,内部联系要通过暴力即通过一次危机来恢复。

阅读 ‧ 电子书库

贬值的马克

商业资本活动的独立性,使它完全不可能超过社会购买力而盲目购进商品,但有时商业资本会发出虚假的需求信号,促使产业资本扩大生产,导致生产过剩,从而诱发经济危机。图中是1922年德国在经济危机中,由于通货膨胀而贬值的马克。

例如,如果我们假定1磅砂糖的生产价格为1镑,那么商人用100镑就能买到100磅砂糖。如果这是他在一年内买卖的数量,而且年平均利润率为15%,那他就会在100镑上加进15镑,即在其生产价格1镑的基础上再加进3先令。这样,最终他会按1镑3先令的价格去出售这1磅砂糖。现在,如果我们假定1磅砂糖的生产价格下降到1先令,商人用100镑就能买到2000磅砂糖,并且会按每磅砂糖l先令6/5便士的价格来出售。显然,这时投在砂糖营业上的100镑资本的年利润仍旧为15镑。不过情况发生了变化,在前一个场合,他只要卖100磅,在后一个场合,他却要卖2000磅。生产价格的高低,对利润率没有任何影响;但是,在每磅砂糖的出售价格中对构成商业利润的那部分大小的影响,也就是说,对商人在一定量商品(产品)上可以加价多少,却有很大的、决定性的意义。如果一个商品的生产价格不高,商人在该商品的购买价格上预付的金额,即为一定量该商品预付的金额也就不高,因此,当利润率已经定下来时,他从这个一定量廉价商品上获得的利润额就会很小。或者,我们可以换一种说法:在这种情况下商人能够用一定量资本,例如100镑,购买了大量这种便宜的商品,那么,他从这100镑商品的出售中获得的总利润15镑,就会分成很小的份额,并且分配到这个商品量的每个单位上去。反之,情况也就相反。

阅读 ‧ 电子书库

零售

商业资本的周转速度不影响商品资本所有的利润总量,但商业资本的周转速度对商业加价有影响。对于图中的零售商来说,加快周转速度可使商品价格下降,销售出更多的商品,获得超额的利润。

不言而喻,对商人资本而言,平均利润率其实是一个已定的量。商人资本并没有直接参与创造利润或剩余价值;它只是按照自己在总资本中所占的比例,从产业资本所生产的利润量中取得自己应得的那一部分,也只有从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它才算是参加并决定了一般利润率。

总而言之,对于商人资本来说,利润率就是一个已定的量,它一方面由产业资本所生产的利润量决定,另一方面又同时由总商业资本的相对量决定,即由总商业资本以及在生产过程和流通过程中预付的资本总额之间的数量关系决定的。很显然,商业资本的周转次数,会对它和总资本之间的比率,对流通所必要的商人资本的相对数量起决定作用,因为很清楚,必要的商人资本的绝对量和它自身的周转速度成反比;如果其他一切条件不变,它的相对量,即它在总资本中所占的份额,就由它的绝对量决定。例如,如果总资本是10000,那么,在商人资本等于总资本的1/10的情况下,商人资本的数量就等于1000;如果总资本是1000,那么其1/10就等于100。就这种情况来说,虽然商人资本的相对量没有发生变化,但是它的绝对量却不同了,即按照总资本的量而不同了。在这里,如果我们假定它的相对量已定,比如说一直等于总资本的1/10。但是这个相对量却是由周转决定的,当周转快的时候,它的绝对量在第一个场合比如说为1000,在第二个场合为100,从而它的相对量为1/10。但是在它周转得较慢的时候,它的绝对量在第一个场合比如说为2000,但在第二个场合为200。因此,它的相对量就从原来占到总资本的1/10,现在则增加到总资本的1/5。各种能够缩短商人资本平均周转的情况,例如,运输工具的发展,都会使商人资本的绝对量相对减少,从而就会提高一般利润率。反之,情况也就相反。同以前的状况相比,发达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对商人资本能够产生双重影响:同量商品可以借助一个虽然数量较小但却是在实际执行职能的商人资本来周转;由于商人资本周转的加速从而使得再生产过程速度的加快(前者以后者为基础),商人资本和产业资本的比率就将会随之缩小。另一方面,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发展,一切生产都将变成为商品生产,从而一切产品也都会落到流通当事人手中。

阅读 ‧ 电子书库

富有的家庭

商品流通的不断发展,使货币成为财富的社会表现,导致货币的拥有者不断地存储货币。图为波士顿一富有的家庭在家中喝茶,财富的积累使他们过着舒适的生活。

但是,如果我们假定商人资本同总资本相比的其相对量是已定的,那么不同商业部门之间周转的差别,就不会影响归商人资本所有的那部分总利润量,也不会影响一般利润率。商人的利润,并不是由通过他而周转的那些商品资本的量决定的,而是由他为了对这种周转产生中介作用而预付的货币资本的量决定的。拿上面的例子来说,如果一般年利润率为15%,商人预付资本为100镑,那么,当他的资本一年周转一次时,他就会按115镑的价格出售他的商品。但如果他的资本一年周转五次,那么在一年中有五次他都会按103镑的价格去出售他按100镑的购买价格买来的商品资本,因而,在全年内,他就是按515镑的价格在出售500镑的商品资本。但是我们会发现,和前一场合一样,他的价值100镑的预付资本所得到的年利润仍旧是15镑。而且如果情况不是这样,那么商人资本就会随着它的周转次数的增加,得到比产业资本高得多的利润,而这和一般利润率的规律是相矛盾的。

5秒钟经济学
批发商业
一种专门从事批发贸易而插在生产者和生产者之间、生产者和零售商之间的中间商业。其职能在于通过买卖,把商品从生产者手中收购进来,然后再将其转卖给其他生产者或零售商。自从人类社会出现了以货币为媒介的商品交换以后,随着商品生产的发展,商品购销量逐渐增大,流通范围不断扩展,生产者和生产者之间、生产者和零售商之间常常难以进行直接的商品交换,或者他们之间直接进行买卖不如由中间商业来做媒介对他们更为有利,由此而产生了批发商业。

因此,不同商业部门的商人资本的周转次数的多少,会直接影响产品的商业价格。而且商业价格加价的多少,一定资本的商业利润中加到单个商品的生产价格上的那部分的大小,和不同商业部门的商业资本的周转次数或周转速度成反比。如果一个商人资本一年内可以周转五次,而另一个商人资本一年却只能周转一次,那么,对前者而言,对同一价值的某一商品资本进行的加价,就只有后者对同一价值的商品资本的加价的1/5。

不同商业部门的不同周转时间,其表现是这样的:一定量商品资本周转一次能够获得的利润,同购买这个商品资本所需的货币资本的周转次数成反比。利润越小周转也就越快,尤其是对零售商人来说,是他原则上必须遵循的一个原则。

此外,不言而喻,在每个商业部门中商人资本周转的这个规律,即使是撇开互相抵消的、较快的周转和较慢的周转交替出现的情况不说,也只适用于在该部门中投入的全部商人资本的平均周转。和投在同一个部门内的资本B相比资本A的周转次数,可能会多于或少于平均周转次数。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其他资本的周转次数就会少于或多于其平均周转次数。不过,这丝毫也没有改变投在该部门的商人资本总量的周转。但是,对于单个商人或零售商人来说这一点却有决定意义。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他会像在比平均条件更有利的条件下进行生产的那些产业资本家一样,赚到超额利润。即使是为竞争所迫的情况下,他卖得会比他的伙伴便宜一些,但这并不会使他的利润降到平均水平以下。如果那些能使他资本周转加速的条件本身也是可以买卖的,例如店铺的位置,那么,他就必须为此付出额外的租金,也就是说,他要把他超额利润的一部分转化为地租。

阅读 ‧ 电子书库

丝绸上衣

几个世纪以来,亚洲一直是欧洲许多贵重商品的主要来源地,其中生丝、地毯、珠宝、瓷器等产品是欧洲无法与之竞争的。1453年,因为奥斯曼帝国占领了巴尔干、小亚细亚等地区,几乎阻断了东西方之间的通商要道。直至15、16世纪之交,西欧各国经过一系列航海探险活动,开辟了通往印度和美洲的两条新航路,才又重新打通了东西方通商要道。图中是约公元7世纪时的一件带有葡萄藤图案的丝绸上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