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分配关系和生产关系

通过之前的叙述,我们可以看出,由每年新追加的劳动新加进产品中的价值,年产品中体现这个价值并且能够从总产品价值中取出并分离出来的部分,可以分成三部分,它们分别采取三种不同的收入形式,而且这些形式表明,这个价值的一部分属于或归于劳动力的所有者即劳动者本身,另一部分属于或归于资本的所有者即资本家,第三部分属于或归于土地所有权的占有者。因此,这就是分配的关系或形式,因为它们表示出新生产的总价值在不同生产要素的所有者之间进行分配的关系。

通常我们会认为,这些分配关系是一种自然的关系,是从一切社会生产的性质,并从人类生产本身的各种规律中产生出来的关系。当然我们也不能否认,在资本主义以前的其他社会形式中出现过其他的分配方式,但是,人们习惯于把那些分配方式说成是这种自然分配关系的未发展的、未完成的、伪装了的、没有取得最纯粹表现和最高形式的、具有不同色彩的方式。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这种见解中唯一被认为是正确的一点是:在任何社会生产(例如,自然形成的印度公社,或秘鲁人的较多是人为发展的共产主义)中,我们总能够区分出劳动的两个部分:产品中的一个部分,直接由生产者及其家属用于个人的消费,另一个部分,即始终是剩余劳动创造的那部分产品,总是用来满足一般的社会需要,而不管这种剩余产品怎样分配,也不管谁执行这种社会需要代表的职能;在这里,我们撇开用于生产消费的那一部分不说。这样,不同分配方式的同一性就归结到一点:当我们把它们的区别性和特殊形式抽掉,只注意它们的同区别性相对立的一致性时,它们就是同一的。

更有学识、更有批判意识的人们,虽然也承认分配关系中的历史发展性质,但同时却更加固执地认为,生产关系本身具有某种不变的、从人类本性产生出来的,因而也就与一切历史发展无关的性质。

相反,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科学分析却证明了这样一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一种特殊的、具有独特历史规定性的生产方式;和任何其他形式的生产方式一样,它同样把社会生产力及其发展形式的一定阶段作为自己的历史条件,而这一历史条件又是一个先行过程的历史结果和产物,并且是新的生产方式借以产生的现成基础;同这种独特的、历史规定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即人们在他们的社会生活过程中、在他们的社会生活的生产中所形成的人与人之间的各种关系,具有独特的、历史的和暂时的性质;最后,分配关系从本质上说和生产关系是同一的,是生产关系的另一面,所以二者都具有那种历史的暂时的性质。

阅读 ‧ 电子书库

伟大的友谊

1844年8月,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巴黎见面,从此便结成为无产阶级解放事业并肩作战的战友。他们先后创立并领导了共产主义通信委员会、共产主义同盟、国际工人协会暨第一国际。1848年共同起草了科学社会主义纲领性文件《共产党宣言》。1867年9月14日马克思出版的《资本论》第一卷在汉堡问世。第二卷和第三卷由于他过早逝世,后经恩格斯整理和增补,分别在1885年和1894年出版。第四卷即《剩余价值理论》在恩格斯逝世后才面世。   

在考察分配关系时,人们首先也是从年产品分为工资、利润和地租三类,这种所谓的事实出发。但是,把事实说成这样很明显是错误的。一方面产品被分为资本,另一方面产品被分为收入。收入的一种—工资,总是先以资本形式同工人相对立,然后才能够取得收入的形式,即工人的收入的形式。总的来说,生产的劳动条件和劳动产品作为资本要同直接生产者相对立这个事实,从一开始就意味着:物质劳动条件和工人之间的对立,从而形成一定的社会性质,因而在生产中,劳动条件的所有者同工人之间,并且工人彼此之间,都是处在一定的关系中。这些劳动条件转化为资本这一事实,又意味着直接生产者已经被剥夺了土地,因而也就存在着一定的土地所有权形式。

但是,产品的一部分如果不转化为资本,那么它的另一部分也就不会采取工资、利润和地租的形式。

另一方面,如果说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这种生产条件一定的社会形式为前提,那么,它就会不断地把这种形式再生产出来。它不仅能够生产出物质的产品,而且还能够不断地再生产出产品在其中生产出来的那种生产关系,因而也就不断地再生产出与之相应的分配关系。

我们当然可以说,资本(包括作为资本的对立物的土地所有权)本身实际上已经以这样一种分配为前提:劳动者已经被剥夺了劳动条件,而且这些条件现在集中在少数个人手中,另外还有一些个人独占土地所有权,总之,就是之前我们在论述原始积累的那一部分已经说明过的全部关系。但是,这种分配同时也完全不同于人们把分配关系和生产关系对立起来,赋予它一种历史性质时所理解的那种分配关系。人们通常用这种分配关系来表示对产品中归个人消费的那部分的各种索取权。

相反,前面所说的那种分配关系,却是在生产关系本身范围内,落到同直接生产者相对立的、生产关系的那些当事人身上的某种特殊社会职能的基础。这种分配关系赋予生产条件本身及其代表以一种特殊的社会性质。而这种社会性质又决定着生产的全部性质和全部运动。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一开始就具备以下两个特征:

第一,它生产的产品是商品。使它和其他生产方式产生区别的,不在于生产的商品,而在于它的产品成为商品是占统治地位的、决定性的性质。这首先就意味着,工人本身也只是表现为某种特殊商品的出售者,因而也就会表现为自由的雇佣工人,这样,劳动也就随之表现为雇佣劳动。由以上所述可见,已无须重新论证资本和雇佣劳动之间的关系究竟是怎样决定着这种生产方式的全部性质。这种生产方式下的主要当事人或主要执行者—资本家和雇佣工人,其本身也不过是资本和雇佣劳动的体现者,人格化,其实是由社会生产过程加在个人身上的一定的社会性质,是这些一定的社会生产关系下形成的产物。

阅读 ‧ 电子书库

交易市场

更具进取精神的荷兰人,因为航海技术技高一筹,使得他们在全球贸易网中,成为极其成功的中介人。图为荷兰安特卫普的一个熙熙攘攘的市场。16世纪初这个港口繁荣起来,这时它已经成为欧洲最重要的贸易中心,新的贸易通道已将西班牙和葡萄牙在美洲的殖民地与欧洲连接起来,安特卫普于是从中获益。

首先,这种性质产品作为商品和商品作为资本产品的性质,实际上已经包含着所有形式的流通关系,即产品所必须通过并由此可以取得一定社会性质的一定的社会过程;同时,这种性质还包含着生产当事人之间的一定的关系,而且正是由这种关系决定着他们的产品的价值增殖和产品到生活资料或生产资料的再转化。但是,即使将这一点撇开不说,从以上提到的两种性质,即产品作为商品的性质,或商品作为资本产品的性质,我们仍然可以得出全部价值决定和全部生产由价值来进行调节这一结论。在这个极其独特的价值形式上,一方面,劳动只是作为社会劳动在起作用;另一方面,这个社会劳动的分配,它的产品之间的相互补充,它的产品的物质变换以及从属和加入社会机构,事实上,却由资本主义生产者个人偶然的、互相抵消的冲动去任意摆布。因为,这些人不过是作为商品所有者互相对立,每个人都企图能够以尽可能高的价格出售商品(甚至生产本身似乎也只是由他们任意调节的),所以,只有通过他们之间的竞争,他们互相施加的压力,这种规律才能得以实现,而且正是通过这种竞争和压力,各种偏离才得以互相抵消。在这里,价值规律不过是作为内在规律,对单个当事人的那种盲目的自然规律起限制作用,并且是在生产过程中的各种偶然变动中,维持着生产的社会平衡。

阅读 ‧ 电子书库

垦荒

资本家生产剩余价值,必然想方设法地将生产商品所必需的劳动时间,缩减到当时的社会平均水平以下,这样成本价格缩短到它的最低限度的努力就可以成为提高劳动社会生产力的最有力的杠杆。图中中世纪的人们,农业生产几近于刀耕火种,他们还没有能力有效地提高生产水平,收成的好坏还是要看运气。

5秒钟经济学
套汇
利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不同货币在汇率和利率上的差异进行贱买贵卖,减少或避免汇率风险,或从中牟利的一种外汇交易。主要有地点套汇、时间套汇和套利三种形式。投资者利用两个国家短期投资利率的差异,将资金从利率低的国家调往利率高的国家,以赚取利息收入。

其次,在商品中,尤其是在作为资本产品的商品中,实际上就已经包含着作为整个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特征的生产的物质基础的和生产的社会规定的物化主体化。

第二,生产的直接目的和决定动机就是对剩余价值的生产。从资本本质上来说,它是生产资本的,但只有当它们生产剩余价值时,它们才能够生产资本。在对相对剩余价值进行考察时,进而在考察剩余价值是如何转化为利润时,我们已经看到,在这上面是如何建立起一种为资本主义时期所特有的那种生产方式的。这是劳动的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一个特殊形式,但是,这种劳动社会生产力其实是作为与工人相对立的资本的独立力量在发挥作用,因而这种社会劳动生产力就直接与工人本身的发展相对立。就像之前我们说过的那样,资本家总是力求将成本价格缩减到它的最低限度,而正是这种努力成了提高社会劳动生产力的最有力的杠杆,不过在这里,社会劳动生产力的不断提高只是表现为资本生产力的不断提高。

资本家作为资本的人格化在直接生产过程中取得的某种权威,以及他作为生产的指挥者和统治者时执行的社会职能,与建立在奴隶生产、农奴生产等等基础上的权威相比,实际上有着重大的区别。

对于直接生产者大众来说,尽管在资本主义生产的基础上,他们的生产的一定的社会性质是以实行严格管理的权威的形式,并且其劳动过程是以完全按等级安排的社会机构的形式出现的,这种权威的把持者,只是作为同劳动相对立的那些劳动条件的人格化,而不是像在以前的各种生产形式中出现的那种,以政治的统治者或神权的统治者的身份得到这种权威的,但是,在这种权威的把持者中间,在不过是作为商品所有者相互对立的这些资本家自己中间,占统治地位的社会形态却是极端无政府状态,并且,在这种状态中,生产的社会联系只是表现为一种个人自由意志可以压倒一切的自然规律。

阅读 ‧ 电子书库

运输列车

要想产出大量剩余价值,资本家不但要在生产上缩短商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在销售时,还要尽量缩短商品的流通时间,以便在单位时间内增加等量货币的周转频率。图中火车喷烟吐雾,呼啸而过,颇有“火车一响,黄金万两”的声势,生动展现了它在人类发展进程中扮演着不可替代的角色。

仅仅是因为劳动采取了雇佣劳动的形式,生产资料则采取了资本的形式这样的前提,也就是说,仅仅是因为这两个基本的生产要素采取了这种独特的社会形式,价值(产品)的一部分才能够表现为剩余价值,从而这个剩余价值才能够表现为利润(地租),表现为资本家的赢利,表现为可供支配的、归资本家所有的追加的财富。但也正是由于价值的一部分这样表现为他的利润,那种用来扩大再生产而且能够形成一部分利润的追加生产资料,才能够表现为新的追加资本,并且整个再生产过程的这种扩大,才能够表现为资本主义的积累过程。尽管劳动以雇佣劳动的形式出现对整个过程的面貌以及生产本身的特殊方式有决定性的作用,但是雇佣劳动却并不决定价值。真正在价值的决定上具有重要意义的,只是社会一般劳动时间,也即是社会一般可以支配的劳动量,而不同的产品从这个劳动量中吸收的相对量,又将会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它们各自在社会上所占的比重。当然,社会的一般劳动时间在商品价值上作为决定要素起作用的一定形式,不仅同劳动作为雇佣劳动的形式,而且同与此适应的生产资料作为资本的形式,都是息息相关的,因为只有在这两个基础上,商品生产才真正成为生产的一般形式。

现在,让我们再来考察一下这种所谓的分配关系本身。工资是以雇佣劳动为前提的,利润是以资本为前提的。因此,这些一定的分配形式,是以一定生产条件下的社会性质和生产当事人之间的一定的社会关系为前提的。因此,一定的分配关系只是在不同的历史阶段所形成的不同的生产关系的表现。

首先来谈一谈利润。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这种剩余价值的一定的形式,是形成新生产资料的前提;因而它就是一种支配再生产的关系,尽管在资本家个人看来,他好像真正能够把全部利润当作收入来消费掉。但实际上在这方面他会碰到限制,这些限制通常会以保险基金和准备金的形式,以竞争规律等形式出现,并且会在实践中向他证明,利润并非只是个人消费品的分配范畴。其次,整个资本主义生产过程都是由产品的价格进行调节的,而真正起调节作用的生产价格,又是由利润率的平均化以及与之相适应的资本在不同社会生产部门之间的分配来调节的。因此,在这里,利润不是表现为产品分配的主导因素,而是表现为资本。

和劳动本身在社会不同生产部门之间进行分配的因素一样,利润可以分割为企业主收入和利息,表现为对同一个收入进行的分配。但之所以这种分割会发生,首先是由于资本作为自行增殖、生产剩余价值的价值的不断发展,以及占统治地位的生产过程的这种一定的社会形式的不断发展引起的。并且从它本身又发展出了信用和信用制度,从而也发展了生产的形式。利息等这些所谓分配形式,是作为具有决定意义的生产要素加入价格的。

然后谈一下地租。它之所以能够表现为只是分配的形式,是因为土地所有权本身在生产过程本身中不执行职能,至少是不执行正常的职能;但是这些事实:地租仅仅是限于超过平均利润部分的余额;土地所有者的社会地位发生了巨大转变,他们从生产过程和整个社会生活过程的指挥者和统治者降为单纯土地出租人,单纯利用土地放高利贷的收租人,却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一种独特历史产物。很明显,土地取得了土地所有权的形式,成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一个历史前提。而土地所有权取得了允许实行资本主义农业经营方式的形式,又是这个生产方式的某种具有特殊性质的产物。人们当然也可以把其他社会形式中土地所有者的收入同样称为地租。但那种地租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出现的地租在本质上有着重大的区别。

由此可见,所谓的分配关系,是同生产过程所处的一定历史规定的特殊社会形式,同人们在他们生活的再生产过程中所形成的一定的生产关系相适应的,并且它也是由这些形式和关系产生的。换句话说,这些分配关系的历史性质其实就是生产关系的历史性质,分配关系不过表示生产关系的某一方面的反映。资本主义的分配不同于其他各种生产方式下产生的其他分配形式,但是每一种分配形式,都终将同它赖以产生并且与之相适应的那种生产形式一道消失。

阅读 ‧ 电子书库

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贸易站

1648年,荷兰获得独立后,成为17世纪一个主要的经济大国和航海共和国。殖民地和贸易站遍布全球。通过这些贸易站输出印度所产的生丝、纺织品、硝石、大米甚至鸦片。在17世纪上半叶,荷兰几乎完全控制了菲律宾以西整个印度洋区域的贸易,被许多经济历史学者认为是第一个进入资本主义的国家。

阅读 ‧ 电子书库

未知的世界

一位年轻的女子俯身在广袤的原野上,拂过草地寂静的风掠起她的碎发,人物的姿态与遥遥相对的屋舍营造出一种淡淡的感伤和不安。但明媚柔暖的色调却给人以温暖和希望,在冷漠孤寂之中仿佛深藏着某种神秘的力量。画中隐含着对现代工业文明深刻的忧思,在找寻失落的同时,又对人类社会不可预知的未来饱含着无限的憧憬。

总而言之,只是把分配关系而没有把生产关系看作历史性的东西的那种见解,一方面,只是对资产阶级经济学开始进行的一种具有局限性的批判;另一方面,这种见解建立在一种与上面混淆,也就是说,它把社会的生产过程,同那些反常的孤立的人在没有任何社会帮助下也必须进行的简单劳动过程相混淆。事实上,就劳动过程只是人和自然之间的单纯过程这一角度来说,劳动过程的简单要素对于这个过程的所有社会发展形式来说都是共同的。只不过,劳动过程的每个特定的历史形式,都会进一步影响并发展这个过程的物质基础和社会形式。这一特定的历史形式在达到一定的成熟阶段后就会被抛弃,并让位于比它更高级的形式。当一方面分配关系,从而与之相适应的一定的历史形式下的生产关系,和另一方面生产力、生产能力及其要素的发展之间的那些矛盾和对立扩大和加深时,就表明某种程度的危急时刻已经到来了。这时,在生产的物质发展与它的社会形式之间就会发生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