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铁甲战车

第二天一大早,我早早便起了床。昨晚我细细看了一遍南宫闻礼那封奏折,以防向文侯提起时自己莫名其妙,什么都答不上来。开始只是想着随意看看,但看了一遍,却如当头一盆冷水,再无睡意。

南宫闻礼在奏折中分析了当今朝政的七弊,我虽然不是此道中人,也觉得他说得完全合理,深中肯綮,象他说的百官一旦入仕,但不思进取,“尸位素餐,万事不求有功,但求无功,皆因空有考绩之律,久无考绩之实。”在五羊城时,也设有职方司,便是考核官员政绩,将正绩分为上中下三等,上等奖,中等平,下等罚,因此五羊城的官员都颇有效率,我们一到码头上,那个五羊城南门司的刘文昌马上便过来询问。换了帝都的官吏,有远人到来,非让你在码头上等一两个时辰不可。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我越看越是兴奋。南宫闻礼并不只是个由郡主扶植的傀儡,他这个人大有才能,郡主当初的计划,便是让南宫闻礼在政,我在军,两方面相辅相承,齐头并进,慢慢成为帝都举足轻重的人物吧。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到这一点,但以南宫闻礼的才能一定可以做到。只是现在郡主已经不在了,要完成这个目标,单靠我们两人,实在很难。

想到这儿,我不禁又有些失望。说不定,也许共和军更能够做到这一点吧。

我把奏折放进怀里,让下人牵出马来,先去了一趟前锋营。钱文义已经回营,也已将顺利与五羊城达成协议的事说了,因此曹闻道一见我回来便大为兴奋。以前我们是孤军奋战,现在有五羊城作为联军,实力一下大增,自然信心也大增了。

在营中将积下的事处理好,这几个月前锋营日日操练,更见精锐,又听得东平城战况不利,人人都有求战之心。离开了营地,我独自向文侯府走去。到了文侯府,文侯刚回来,我让人通报后,才去见文侯。一进大厅,文侯仍然站在那张地形图前看着,我在门口跪下道:“大人,末将楚休红有礼。”

文侯转过头,道:“走来吧。楚休红,你今日怎么过来了?”

我站起来,走到文侯近前,道:“大人,末将有一事相求。”

文侯扬了扬眉,道:“是么?什么事?”

“昨日上朝,谏议大夫南宫闻礼曾上疏要求恢复吏部,不知大人是否还记得?”

文侯道:“是啊,恢复吏部确有必要,然事有缓急,此事还不急在一时。”

我从怀中摸出那奏折,道:“末将倒以为,整顿朝纲,清理吏治,实是眼下的当务之急,还请大人三思,此便是那南宫大夫奏折的副本,还望大人拔冗过目。”

文侯接过来,奇道:“没想到,你倒与南宫闻礼这么熟,我看看吧。”

我只觉心头一寒,道:“末将也不是与南宫大人很熟,只是相识而已。”

文侯没再说什么,坐了下来,道:“对了,你走了这些天,前锋营的训练拉下没有?”

“禀大人,末将临走时将诸事托付裨将,如今前锋营越发精锐,不会输于别人。”

文侯脸上浮起一丝微笑:“不错,我也听李尧天说起过,说你那五千人战力甚强。便是毕炜,向不许人,言下倒也对前锋营颇为赞许。”

因为前锋营的战斗力是有目共睹的。我暗自得意,帝都破围一战,若不是前锋营全力一战,他的火军团只怕发挥不了应有的效用,看来毕炜虽然与我甚不相能,但他这人倒也不是小肚鸡肠之辈,无怪乎文侯对他同样倚重。我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前锋营将士愿为国一战,万死不辞。”

文侯忽然站了起来,道:“对了,你既然来了,便与我一同用膳,下午随我去看一看。”

我心中一动,道:“大人,可是铁甲车么?”

文侯眼中忽地闪过一丝异样,道:“你也知道了?”

我又是一寒。文侯这眼神,似乎也不全是赞许,也许我有点过于嚣张了。我沉下头,道:“末将已有耳闻,实在很想看一看。”

文侯道:“既然你也听说了,那便跟你实说吧,许久以前,我就想建起地、火、水、风四军团。如今火、水、风三军团都已成军,唯有担当主战之责的地军团还没有着落。前不久,龙友研制铁甲车大有成果,只怕地军团也该成军了。”

以前,军权都在武侯手上,文侯自然没有条件建立这四支嫡系军团来。可现在文侯已经是朝中权势第一的大臣了,这才是更主要的条件吧。我道:“大人,这铁甲车真能投入实战么?”

文侯道:“眼下不知,因此两日后还要来一次实战演习,看看这铁甲车在实战中到底如何。”

我有些踌躇,道:“大人,不知实战演习是何意?”

文侯微微一笑,道:“到时便知,这两日龙友正在准备,两日后便可见分晓。来吧,随我用膳,再将你在五羊城的事好好说说,我还想听听何从景的底细,还有那个海老究竟是何许人也。”

文侯府中的厨子自然比我家里的本事要好得多,文侯甚讲究口腹之欲,他的饮食虽然不多,但颇为精致,午膳是四荤四素一汤,每道菜都味美可口。文侯小酌了几杯,一边吃着,一边听我说着在五羊城之事,尤其是谈判以及我在望海馆的经过,让我说得极为详细,而听他问出的话,似乎对五羊城的大小官吏了如指掌,连那负责安排我们行程的远人司冯鑫阁他都知道。我说到在望海馆与海老的对话时,心中打不定主意该不该说陆经渔的事,哪知文侯忽然打断了我的话,道:“什么,他连符敦城也去过?”

我正说到乍见海老,才记起当初在符敦城见过他一面,听文侯这般说,心知说漏了嘴,也只好硬着头皮道:“是啊。只是在符敦城时惊鸿一瞥,那时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是自己做梦。”

文侯的一只手捻着那酒杯,杯子在他掌中飞快地打着转,里面的酒却不漾出半点。他喃喃道:“这海老究竟打什么主意?居然敢进入府敦城,说不定,他连雾云城也来过了。”

也许吧,海老的本领是我生平仅见,他多半也来过帝都的,这一点上文侯便不及他了,文侯自己因为百事缠身,根本没办法亲身去那些地方。他将酒杯在掌中转了两转,又一饮而尽,道:“说下去。”

我将前后的事都说了一遍,最后还是横下心,瞒过了陆经渔的事不说,打定了主意,若是文侯已知此事,我便说答应过陆经渔不说此事。但文侯的心思全在那海老身上,也似乎并不知道我和陆经渔见过面,看来,文侯虽然耳目众多,毕竟不可能什么都知道的。等我说到完成谈判,那七天将又在醉月楼设宴想留下我来,文侯忽然又道:“楚休红,你觉得,那七天将人物如何?”

我沉吟了一下,道:“那七天将与我都不太熟,但我与丁亨利斗过枪,此人枪法出众,与我不相上下,而且领军严整,确是个不世出的良将,其余六人纵然稍有不及,定也相去不远。”

文侯叹了口气,道:“没想到,何从景手下竟能聚集这许多好手,怪不得也敢大模大样与我们谈判。”

何从景的不臣之心是明摆着的,文侯的不臣之心还深藏在心底吧。我道:“大人,末将以为,五羊城便如双锋之刃,与敌与我,皆是利器,实在不可轻敌。”

文侯冷笑了一声,道:“自然。联手联手,也只不过暂时的联,总有一天要分手的。楚休红,只怕与五羊城可迟早要有一战。眼下虽然是友非敌,但若有与他们共同对敌之时,千万要记得这一点。”

我心中微微地隐痛。蛇人还是眼下的大敌,我们这个刚刚建立起来的同盟便已有了裂缝,只怕与五羊城一战是逃不过的。五羊城号称什么“以人为尚,以民为本”,实在也是句空话。丁亨利对这一点也看得清楚吧,可是我们又有什么办法?而那些士兵只怕更想不通了。虽然文侯这么跟我说,但心底,我已暗自下定决心,我一定要尽己所能,竭力避免这一战。

文侯胡乱吃了点东西,道:“楚休红,吃完了么?”

我已吃了个七分饱,但文侯看来已无胃口,我便道:“末将饱了。”

“好吧,随我去城北,看看铁甲车。”

文侯上了马车,我骑着车跟在边上。出了北门,又转道上山,到了曾经来过一次的工部秘营。今天没有下雪,但山上积雪未化,想起去年来这儿时也是一个下雪天,那一次张龙友给我们看了神龙炮,没想到仅仅过了一年,便又有一样新武器。

天保二十八年,马上就要到了。如果顺利的话,希望天保三十年前能够结束战争。可谁知道呢?说不定就算到天保六十年,战乱仍未平息,即使帝君能活到天保六十年的话。

一想到帝君,我不由得苦笑。虽然谁都不敢明说,但以帝君的身体,谁也不会相信会有个天保六十年出现。

走过山洞,眼前便是豁然开朗。一年不来,倒也没多大变化,只是新建了几间屋子,地面也平整了许多。我们刚走出洞中,有几个人迎上来,跪倒在文侯跟前,领头的正是张龙友。张龙友人还是那么瘦,却更加成熟了些,嘴边也长出些胡子,扬声道:“文侯大人,卑职工部右侍郎张龙友,会同金府员外郎丘慕节、火府员外郎洪广恭见过大人。”

文侯微微一笑,道:“张大人免礼,请起。”

张龙友站了起来,也向我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又对文侯道:“大人,铁甲车的最后装配已经完成,是否让他们试验?”

文侯道:“好吧,后天便要正式试验,不要出乱子。”

张龙友微微一笑,道:“是,请大人放心。”他转身对边上一个小吏说了两句,那人走了开去,张龙友走过来,一把拉住我的双手,道:“楚将军,好久不见你了。”

我出发前也见过他一次,算来也都有四个月了。我也笑道:“张先生,现在可好么?”

张龙友道:“天天在此,只盼能早一日击溃蛇人。”

这时几个下人给文人搬过一张椅子,文侯坐了下来,我和张龙友侍立在文侯两侧。那小吏过来道:“张大人,已经安排妥当,让他们出来么?”

张龙友道:“好,出来吧。”

那小吏从怀里摸出一面小旗晃了晃,张龙友小声道:“楚将军,你还是第一次见到吧?这铁甲车可厉害得紧。”

铁甲车的名字我已经深深记住了,现在要亲眼目睹,我不禁一阵激动。在远处山崖上挖了一个洞,洞口有门封着,此时“砰”一声,门开了,从中传来了重物碾地之声。我心知铁甲车便要出来,睁大了眼不敢眨一眨。

铁甲车出来了!这铁甲车也不是方方正正的,车头有些尖。吴万龄说一辆车有上万斤,只怕估计得有些大,但这一两车起码也有六七千斤上下。刚出来时,车子行驶得甚是缓慢,车轮慢慢转着,但随着行驶,车速越来越快,到了我们跟前时,车速已与一般人快步疾走时差不多了。

铁甲车绕了一个圈,前面已搭了一些鹿角木桩之类,约略有点象蛇人所扎的阵营。铁甲车到了跟前,却不减速,猛地撞了上去。平常大车若是撞在上面,多半会卡住不动,但铁甲车底盘甚低,又太重了,“咯嚓”连声,那些木桩都被齐根撞断,鹿角也被碾碎。

这铁甲车真个势不可挡!

文侯忽然发出了一阵笑声,转过头来,对我道:“楚休红,你以为如何?”

我道:“铁甲车只是撞击么?”如果只是撞击,铁甲车行驶虽然不慢,终究还不算太快,只怕追不上敌人。张龙友道:“自然不是,铁甲车能攻能守,攻则如锋刃出鞘,守则如铜墙铁壁。来人,将木人插上。”

那小吏又将旗子晃了晃,有内上下人举起几个木人过去插在地上。这些木人与真人一般大小,插在地上时便如列了一小队人马。只是,做的并不是蛇人的样子,而同样是人。

还不待我多想,铁甲板边忽然开了几道活动的窗子,从中探出弓来。弓弦响亮,箭如雨下,那几个木人身上已扎满了利箭。张龙友道:“大人,铁甲车中装置有小号雷霆弩一具,强弓三具,箭矢七百枝,并可随时补充。”

我道:“为什么不用神龙炮?将神龙炮装在里面,岂不是威力更大?”

张龙友叹了口气,道:“神龙炮发射时,一是有后座之力,二是会有硝烟散出。铁甲车可乘五人,内里本已很挤,就算没有后座力,那硝烟在里面郁结不散,也呆不住人了,因此不能装神龙炮。”

我暗自叹息。天下也没有两全其美之事,不过就算铁甲车上没装神龙炮,这威力也够大的了,用以冲锋,真有无坚不摧之势。文侯道:“铁甲车一次可以行驶多远?”

张龙友道:“铁甲车的动力装在内部,以一人摇动便可,一般人行驶半里便筋疲力尽,便是以两人换班,最多也不过两到三里。换人的话可以一直行驶下去,只是那机括运行太久便会发热,因此行驶两里要歇息一刻,否则机括便会融化。”

我道:“里面不能装两套机括,交替使用么?”

张龙友道:“以后再做改进,说不定可以,但眼下这套机括已不能再缩小了,再小的话便驱不动铁甲车。而一套机括要占去铁甲车一半的空间,两套是装不下了,若是将铁甲车扩大,整车重量大增,用这套机括又已驱不动,此是不得已的办法,因此一旦用于实战,必须有步兵保护,平时用马匹牵引,引战时才摇动机括前进。”

现在也只能如此了。文侯捻了捻胡须,站了起来,道:“龙友,两日后在太子与众将前正式演示,你准备如何办理?”

张龙友道:“大人的意思是?”

文侯看了看那架还在行驶的铁甲车,道:“建造铁甲车,所耗资金甚多,户部出了邢历这件事,也正忙作一团,只用这样的木人和木桩,只怕也说服不了他们。既是实战演习,自然当以实战来给人看。”

张龙友想了想,道:“大人是说,让人真个攻打这铁甲车么?”

文侯点点头,道:“不错,去牢中提三十个死囚。”

我听得倒吸一口凉气,抢道:“大人,难道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让死囚与铁甲车对战么?”

文侯微笑道:“楚休红,你也想到此点了?”张龙友已在一边叹道:“大人高见,非如此不能见铁甲车的真正威力。别人见了铁甲车有此威力,自然再无二意。给那些死囚武器,让他们能击溃铁甲车便免死,那些死囚定会全力出击,如此演示,方可显示铁甲车在实战中的效用,否则终是隔靴搔痒。呵呵,楚兄,你放心吧,到时自会有重兵守护众家大人,不会出乱子的。”

我是觉得让死囚这般被铁甲车活生生杀死,不免太过残忍,张龙友却以为我在担心把死囚放出来会对看客不利。我正待再说,文侯已道:“正是。楚休红,二日后守卫之责,便由你的前锋营负担了。五千精兵守着三十个死囚,若还会出乱子,只怕连你自己也不信吧,哈哈。”

我胸口象堵着一团什么东西,说不出的难受,可是也说不出来。死囚原本迟早就是个死,这么做,他们还有一线生机,那些死囚自己想必也会欣然同意。可是,让我眼睁睁地看着人活活死在铁甲车之下,实在看不下去。但要反驳,又说不出什么来。

妇人之仁。当初武侯也说我有这个毛病,这几年过去了,我好象一点也没改掉。也许,那也是我不想改吧。

这时文侯站起身,道:“好吧,龙友,你在这儿好生准备,两日后,到军校演兵场,都要看你的了。”

张龙友喜形于色,跪下道:“多谢大人栽培,卑职感激莫名,定当肝脑涂地,办好此事。”

看着他的身形,我突然觉得张龙友如此陌生,已经看不到那个在高鹫城里被称为“呆子”的少年的身影了。仅仅这几年,张龙友就变了这么多么?薛文亦虽然身形走样,现在面团团的直如一个富家翁,但每次见他,依然如同初见时一般,吴万龄和张龙友却变了太多,尤其是张龙友,再过几年,我想必都认不出他来了。

也许,这也是现在张龙友的官职能升得这么快的原因吧。我暗自叹息,心头说不出的难受。曾几何时,张龙友也曾经与我一同反对武侯斩杀女俘以充军粮的命令,以今天的张龙友,想必不会这么做吧。

离开张龙友呆的秘营,我仍然闷闷不乐。骑马走在文侯身边,我默默地想着在高鹫城时的一切。第一次,我甚至觉得还是战死在高鹫城里还好一点。

“楚休红,你还有什么顾虑么?”

文侯忽然撩起车帘,向我问道。我一惊,不敢说我在想这些,在马上行了一礼道:“大人,末将觉得,让死囚实战,有点冒险。”

文侯有些不悦,道:“你难道担心死囚临时哗变,你的前锋营挡不住么?”

我道:“倒不是这个。只是,万一死囚真个将铁甲车击溃了,那该如何?”

这也是顺口说说的了。铁甲车能将鹿角木桩也轻易撞断碾碎,那些死囚手中纵有武器也没有多大用处。文侯却只是冷冷一笑,道:“若真个如此,那铁甲车便还不完善,尚不能实用,张龙友牛吹得太大,要责罚的是他。”

我不禁又抖了抖。张龙友现在极受文侯宠信,他也做出了那么多功绩,但听文侯的意思,张龙友在他心目中仍然只是一件工具。只怕,不但是张龙友,我,还有邓沧澜、毕炜、邵风观这些现在最受文侯信任的将领,同样只是文侯的一件工具。

我回头看了看。一条山道曲曲折折,已掩映在乔木之中。满山俱白,唯有那条山道是一线黑色,隐隐约约。

回到住处,我已经没心思躲在家里喝酒吃菜了,将家中的事跟两个下人交待一下,让他们自行吃饭不必等我,自己打马到了营中。一到营中,里面倒是热闹得很,钱文义所带的人此趟差事大是得意,个个都发了一笔小财,一个个正在炫耀从五羊城带来的土产,那些没去的都在后悔不曾随我前去。我进了营中,钱文义正拿着一包荔枝干请众人品尝,曹闻道笨手笨脚地剥着荔枝,见我进来,曹闻道猛地站起来,喝道:“起立!统领,你来了。”

我道:“大家坐吧。”自己走到他们跟前,曹闻道抓过两颗荔枝干道:“统领,你尝尝,这荔枝干帝都倒是很少见的。”

荔枝晒干后成了黑色,与新鲜的荔枝全然不同,我手头也有一包,还没尝过,顺手拿过一颗,道:“这些天训练如何?”

曹闻道微笑道:“统领,你叫来的那诸葛中甚是得力,现在的前锋营比你走时更精锐了。统领,五羊城真有一种很臭的水果么?他们居然爱吃?”

五羊城稀奇古怪的水果很多,还有那种虫子撒上盐化成的沁碧兰浆,想必曹闻道更是闻所未闻,我也没注意到底有没有一种很臭的水果。现在没心思说这些,我道:“诸葛中人呢?”

“昨天老钱回来,他便缴令回去了。听说,邵风观的部队在前线甚是吃惊,现在天冷了,他们原想占个便宜,哪知蛇人的守御仍然很强,一点便宜也占不到。”

毕炜和邓沧澜这回是啃到硬骨头了。帝都破围这一战胜得太轻易,胜利后,所有人都有种轻敌之意,觉得蛇人并不地么可怕,现在战事又转为胶着,只怕对士气的打击更大,文侯因此也急着要找到新的克敌之策吧。我道:“让弟兄们好生准备,后天有事。”

曹闻道跳了起来,道:“后天?哈,终于轮到我们上前线了!这回可要让他们看看前锋营的厉害!”

我道:“还没有上前线,是一次演习。”

一听得是演习,曹闻道又有些泄气,钱文义却在一边道:“统领,是又有什么新武器了?”

钱文义的心思倒也缜密。我点点头道:“不错。此次太子以降,朝中诸位大臣都要来观看,前锋营负现守卫,不能出乱子。”

曹闻道叫道:“统领,你胆子也忒小了,放心吧,绝对不会有差错。”

差错自然不可能会有,纵然是华而不实的禁军,有五千人守卫,也足够了,文侯之所以不让禁军来守卫,恐怕是二太子之乱后,对禁军的改造尚未完成,他也不敢相信禁军三大营吧。只是演习过后,铁甲车一定会投入正式使用,如果将铁甲车交付前锋营使用,那我要指挥作战就必须做出相应的改变。

在营中看了一遍,诸葛中这人真个甚是仔细,营中军纪严明,营帐整整齐齐,看来我托付给他没错,如果只靠曹闻道一个人,不是驭下太严,便是军纪松懈了。只是想到后天就要看到一群死囚被屠杀,我就有种不舒服。陈忠在我营中养伤,他伤势虽重,此时也已好全了。和他聊了几句,看他仍然有些闷闷不乐,只怕还想着老上司邢铁风被杀之事,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安慰了他几句。我本来想和曹闻道说一下陆经渔没有死的事,但想了想,还是没有说。

陆经渔自己也要忘了自己,那就不要让他活着的消息被别人知道了。

※※※

十一月一日。一大早起来,只觉甚是寒冷。昨晚下了一晚的雪,早上雪停了,外面雪已积得足有一掌之厚。我穿戴整齐,从马厩牵出了飞羽,赶到军营,点军赶往军校。到了军校时,天还刚刚放亮,操场上却仍然堆满积雪,在一边的台上已搭好了架子,摆好大大小小的交椅,正中的位置想必便是军校祭酒,当今太子的位置了。我看了一遍,向领我们来的杂役喝道:“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将积雪扫掉?”

那杂役有点委屈地道:“将军,这是文侯大人特别关照过的,要我们不要把雪扫掉。”

文侯特别关照?我马上回过味来。的确,实战中当然不可能有人给你把雪扫干净的,文侯是故意留着积雪,看看铁甲车在雪地中能不能发挥应用的效用吧。

我们等了没有多久,文侯已率领一队人来了。在他身后,我看到李尧天和吴万龄也在。我打马上前,到了文侯跟前,滚鞍下马道:“大人,末将楚休红在此恭候。”

文侯从车上走下来,看了看操场,微笑道:“不错不错,很会办事。楚休红,你来得倒也早啊。”

我道:“末将受命在身,不敢怠慢。”

文侯扫视了一眼周围,道:“好,你随我上台,等候殿下到来。”

在台上等了也没多久,百官就陆续而来。让我惊奇的是,居然兵部尚书路翔也在其列。路翔身为兵部尚书,本来掌管兵事,但他早已被文侯架空,二太子叛乱,他的长子路恭行是二太子第一谋士兼战将,结果死在那一役中,幸亏路翔见机,没有被文侯抓到把柄,加上他是帝君最宠爱的江妃的表兄,因此事后没有夺他的兵部尚书之职,只是权力更加空了,这个兵部尚书等如闲职,这已是公开的秘密,这想到这回他也来了,大概表面上太子以降百官都来观看演习,路翔名义上还是重臣,也躲不掉吧。兵部尚书名义上还是四部尚书之首,他到了文侯跟前,仍是毕恭毕敬地行了一礼,道:“文侯大人,下官路翔参见。”

文侯却也满面春风,道:“路兵部,令郎未曾同来么?”

他说的令郎自然不是指路恭行了,只是这话实有讥刺之意。路翔却如不觉,仍然微笑道:“犬子学业繁忙,加上他生性不喜兵事,因此未来。”

这时一个通事官骑马过来,叫道:“太子殿下到!”文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道:“殿下来得好快。路兵部,我们一起去迎接殿下。”

路翔仍然微笑道:“文侯大人请,下官紧随其后。”

太子今天倒是来得甚早,我们刚迎到门口,太子的十马大车已经驶进军校门口。文侯迎上前去,跪倒在地,我们也全都跪了下来。地上的积雪已被踩实了,倒也没有什么泥水,只是跪下时双膝冰凉。文侯高声道:“微臣等恭迎太子殿下圣驾。”

太子从车中走了出来。今天他穿的是一件极为华贵的白狐皮大氅,在雪地上,他齿白唇红,丰神俊朗,倒也大有风度。太子走了马车,扶起文侯道:“甄卿请起。今天又要我来看什么啊?”

文侯道:“恭喜殿下,铁甲车已然试制成功,今日请殿下过目。”

太子“噢”了一声,道:“铁甲车?这是件新武器么?”

文侯道:“不错。此为破敌之利器,不久前方才试制成功,威力甚大,此诚帝君与殿下之洪福。”

太子看样子对铁甲车也没多大兴趣,微微叹了口气,道:“好吧,甄卿,让他们快点开始。”

等他们都坐好了,文侯对边上一个亲兵低声说了两句,那亲兵走到台边,取出旗子挥了两挥,却见从一边有十几个士兵押着二三十个人出来。这些人衣衫褴褛,身上还戴着镣铐。太子奇道:“这些人似是囚徒啊,要做什么?”

文侯微笑道:“禀殿下,这是微臣从天牢中提出的三十个死囚。为演示铁甲车威力,微臣已向他们承诺,若他们能击溃铁甲车,则免除他们的死罪,今日他们定会全力以赴的,请殿下观看。”

太子提起些兴趣,道:“让他们真打啊?哈哈,只是甄卿,可要防着点,这些死囚放开了,若是狗急跳墙可不得了。”

文侯道:“请殿下放心,微臣已命楚休红将军的前锋营负责防备,万无一失。”他转过头,对我道:“楚休红,你下去,加强戒备。”

我跪下行了一礼,道:“遵命。”走下了台子。说实话,我实在不愿和太子站在一处,宁可下去和前锋营在一起。这时有几个下人扛着些长枪大斧铁棍之类的武器进来,让那些死囚自己挑选顺手的武器,那些死囚正在掂着份量。我走到曹闻道边上,道:“曹兄,准备得怎么样?”

曹闻道正盯着那些死囚,这时吁了口气道:“还好,没有给他们弓箭,不然我们防起来要累得多了。统领,老钱在那边,你放心吧。”

我看了看曹闻道身边,陈忠正站在他身后。他是护旗的,那杆大旗极是沉重,只是在他手中如拈灯草,可他脸上仍是闷闷不乐的。我向陈忠招了招手,道:“陈兄,过来吧,你来给我押阵。”

陈忠抬起头看了看我,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楚将军,多谢你,只是我还要护旗呢。”

他也知道我向文侯把他要过来的事了。邢铁风被杀,他那一军的军官大多也遭到清洗,与邢铁风靠得很近,参与叛乱的大多已被斩杀,陈忠其实也参与了叛乱,只是有我求情,他一点事也没有。我道:“把旗子插在地上吧,叫别人看着点,现在到底不是作战。”

陈忠答应一声,拍马过来。等他到了我身边,我小声道:“陈兄,不要多想了,世上事都是定数,由不得我们的。”

陈忠一怔,又道:“是,多谢统领开导。”

陈忠是个很念旧的人,也是个极讲信义的人。他心思虽然不够灵敏,但却是个最可信赖的人。而几次与他一共上阵杀敌,我们两人都配合得极好,有他凭一身神力守在我身边,我的胆气也壮了不少。我道:“小心点吧,以后在前锋营中,让我们一起好好干。”

这时那些死囚已经挑好了武器,镣铐也都解开了。虽然杂乱无章,也没个阵势,不过扛着武器便显得大为不同。曹闻道忽然小声道:“统领,你看,有两个死囚看样子不是俗手啊。”

他说的是两个人,其中一个又高又大,比旁人都高出大半个头,身体极是强健,一看就是个厉害角色,另一个虽然也只是中等身材,体格很匀称,颇为英武,真想不到是个死囚。那高大的汉子挑的是一柄以前我练过的巨斧队所用的长柄巨斧,另一个则挑了一柄长枪,正拿在手上抖一抖,动作极是娴熟,看得出枪法甚高,想必本来就是行伍出身。别的死囚中也颇有几个还不错的,只是这两人最为惹眼。

不知他们犯了什么罪,不然,真是些出色的士兵。我暗自叹息,心知在铁甲车下,这些人本事再好也逃不掉性命的。

这时一阵号角响亮,一边的一道角门开心,一辆铁甲车开了出来。曹闻道还是头一回见,大吃一惊道:“那就是铁甲车?”

我道:“是啊。”

陈忠也惊道:“全是铁的!那些人就要和这辆铁甲车对战?那怎么打?”

那些死囚只凭手中的武器,无疑是以卵击石。我一阵烦乱,几乎有点不忍看,却也只能冷冷道:“看吧,反正那也是死囚。”

那些死囚也惊呆了,大概只知道要和什么“铁甲车”打,没想到这铁甲车几乎是整块坚铁,便是用巨斧去赶,顶多也只能砍出道印子来,只怔得一怔,铁甲车已到了他们跟前,“刷”地一声,从车上射出一阵箭雨。这还是怕误伤过在圈外的前锋营吧,没有用雷霆弩,但即使是普通的弩箭,在这样的距离也是血肉之躯挡不了的,登时有五六个死囚中箭倒地,鲜血直流,没中箭的吓得倒曳兵器四散逃开。

忽然,那巨汉一声大喝,不退后进,向铁甲车冲去,他刚冲得几步,还没到铁甲车前,铁甲车上的窗口忽然又打了开来。

又要一波箭雨了。我不禁暗自叹息,那巨汉也是一身神力,只是毫无用处,他力量再大,也弄不翻这数千斤的铁甲车,而这么近法,箭矢飞出,他还躲到哪里去?哪知我刚要叹息,那个巨汉忽然一声闷喝,伸手抓起地上的一个中箭的死囚,猛地砸向铁甲车。那个死囚还不曾死,被那巨汉扔出去,发出一声惨叫,正堵住铁甲车的窗口。

叫声嘎然而止,窗口正在射出利箭,全部射在那个死囚身上,立时死得透了。这巨汉趁着这个机会,人一跃而起,举起大斧猛地向铁甲车砍去。

这一斧快如闪电,台上的众人都发出惊叫。说时迟,那时快,“砰”一声巨响,巨斧正砍在铁甲车的面板上,铁甲车竟也被砍得晃了晃。如果是木头的,这一斧只怕可以将车子都劈成两半,但铁甲却只是多了个白印,还不待那巨汉收回斧子,从窗中忽然飞出两柄长枪,齐齐刺中那巨汉前心。巨汉惨叫一声,倒退几步,将斧子支在地上,却已不动了,想必已然毙命。只是人虽死,巨斧仍然支在地上,尸身还不倒下。

那些死囚见此情形,吓得更是四散逃开。当巨汉冲上前时,有几个胆大的死囚也跟了上去,但还不曾动手,那巨汉便已中枪,他们也登时没了勇气。四散一逃,从铁甲车中又射出箭来,几个在正面的又中箭倒地。

地上已经横七竖八地躺了十来具尸体,只不过短短一瞬,三十个死囚便被杀了三分之一,虽然车子被那巨汉砍了一斧,但毫发无伤,里面的人恐怕只是震了一震,铁甲车的威力着实惊人。曹闻道咋舌道:“好厉害!好厉害!太厉害了!”

那巨汉的力量虽然及不上陈忠,比曹闻道的力气却大得多了,而且那巨汉的本领也颇为不弱,只怕与蛇人单挑也可以支撑个一时半会,在铁甲车前却只不过一瞬间的功夫便已毙命。如果造出上百辆铁甲车的话,在战场上纵横驰骋,蛇人那令人胆寒的力量也不足为惧了。我虽然有点不忍看下去,但亲眼看到铁甲车实战的威力,仍然极是震惊。

陈忠也看得呆了,忽道:“统制,你看,还有人敢上去!”

那巨汉的死,死囚已是魂飞魄散,居然还有人敢冲上去,这人也当真有胆色了。我定睛看去,正是那个使长枪的汉子。这人用的是长枪,正面交锋,在铁甲车前长枪与赤手空拳没什么不同,但这人身形极是灵活,在地上一翻,已闪过一阵箭雨,人躲到了那巨汉的尸体背后。他的身形比那巨汉小了一圈,这巨汉的尸身将他挡了个严严实实,想必车中的人也看不到他。我诧道:“他想做什么?”

曹闻道眼尖,道:“他在挖坑!统制,他想把铁甲车的轮子陷进坑中吧。”

操场的地面压得很实,要挖坑也不容易。此时铁甲车正追逐着四散逃跑的死囚,那些死囚东躲西藏,但操场本没有多大,离铁甲车有一段距离,一个个反倒成了铁甲车的活靶子。他们全力狂奔,虽然比铁甲车要快,却快不过箭矢,眨眼间又死了十来个。

此时操场上的死囚已经死得剩不了十个了。铁甲车压着路面,发出隆隆之声,那些尸身被碾在车下,登时裂成两段,鲜血直流,地上的雪也被染得斑斑驳驳,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血腥味。曹闻道摇了摇头,道:“根本不是铁甲车的对手啊,马上就要被尽数消灭了。可怜。”

那些死囚被挑出来,多半还以为找到一条生路,没想到铁甲车面前,哪有生路可言,纵然被斩首也不过一刀之苦,而死在铁甲车下,有些死囚中箭后还没死,是被碾死的,痛苦只怕更多。那些死囚本来就是乌合之众,哪里还有斗志,有两个已经崩溃了,竟然向前锋营冲来,想要夺路而逃,但一到前锋营跟前,立被前锋营用长枪逼回,根本逃不出去,绝望之下,一个死囚扔掉武器,跪在铁甲车前不住磕头,但铁甲车哪里管求不求饶,仍然向他冲去。

眼看就要碾上了,我心中一阵痛楚,闭上了眼不敢看这等血腥场面,耳边忽然听得一声惊呼,我睁开眼,正好看见有个人一把将那死囚拉开,却正是那个躲在巨汉尸身后的汉子。

他挖好了坑了?只是从这儿看过去,也看不到什么,方才我的注意力全在铁甲车上面了。也许是因为地面太硬,挖不出坑吧。他将那死囚一把拉开,铁甲车上又飞出数箭。这几箭距得极近,原无不中之理,但他手中长枪一轮,枪杆舞了个花,竟然将箭矢都挡了出去,拉着那方才磕头的死囚闪到铁甲车一边。

高明!我暗自惊叹。铁甲车威力虽大,终究太过笨重,转动很不灵活。若是离得远一点,车中四面皆可放箭,正面又可碾来,操场上又没有地方可以躲,但这般一直闪在侧面,以他的本领能拨开箭矢,铁甲车要杀掉他也不太容易。

转得几个圈,那汉子忽然脚一软,却是一箭射中了他的小腿。这一箭因为离得很近,已是将他的小腿肚也射穿了,他一个踉跄扑倒在地,马上连滚带爬地闪到了那巨汉的尸身后面。另一个死囚失了他的保护,已是被利箭穿心而过,倒在地上不住惨叫。铁甲车这回也发现了他躲到那巨汉尸身之后,转了个方向,直直冲了过来,箭如雨下,那巨汉的尸身上已被箭射得全是箭矢。

眼看便要碾上,忽然,铁甲车发出“砰”一声响,车身一侧,竟然不动了!

几乎所有看的人都发出了惊呼,谁也没料到有这等变化。我一怔之下,马上明白,定是那汉子在地上挖了坑已然奏效,耳边听得陈忠喃喃道:“真聪明!居然把坑里填些积雪,让人看不出来。”

原来如此!那汉子挖了坑后,马上把积雪填进去,表面上便看不出来了。铁甲车方才没注意到他在做什么,登时着了道。这铁甲车如此笨重,一个轮子陷下去,哪里还出得来。还剩下的四五个死囚见此情形,发出一阵欢呼,又向铁甲车冲过来。

难道铁甲车真的被死囚击败了?我还没回过神来,铁甲车的后盖“砰”一声打开,几个士兵跳了出来。其中有一个手持弓箭,翻身出来,立刻前腿跪下,弯弓搭箭,动作极是伶俐,发箭极快,两个冲在最前的死囚一个踉跄,中箭倒地。另外两个见势不妙,还待逃跑,可哪里逃得掉,那个发箭的士兵射术高强,又是双箭齐出,一箭穿心。

刚射倒最后两个,却听得一边有人惊呼一声,却是从地上忽然飞起一柄长枪,向那个射箭的士兵刺来,正是那个汉子发出的。那个弓兵也没料到背后还会有敌,并没反应过来,车中忽然又跳下两个士兵,手中持着长枪,双枪一交,一下将那汉子的长枪挡了出去,又一枪向下刺去。

虽然那人将铁甲车的车轮陷住了,但他一个人毕竟不是这些士兵的对手。我正有些惋惜,钱文义忽然急急地打马过来。他跑得气喘吁吁,到了我跟前,大声道:“统制,那……那是杨易!”

杨易!我大吃一惊。杨易和钱文义还有我一样,都是当初南征军前锋营的百夫长,后来重建前锋营,他和邢铁风都曾在我手下呆过一阵,东平城一战后便隶属蒲安礼麾下。杨易这人向来沉默寡言,给我的印象不深,后来也没消息,没想到竟然成了死囚,想必也是因为与邢铁风太近。到了这个时候,谁也救不了他了。

(《创世纪》网络版至此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