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四相军团

这时,文侯突然站起身,大声喝道:“住手!”他的声音极是响亮,那两个持枪的士兵正要刺向杨易,其中一个也已刺中了他,闻声怔住了,收枪站好。车中五人列成一队,那弓兵在前,带着一众人到了台前,跪下道:“大人,小人前来缴令。”

文侯的脸十分阴沉,只是道:“你们先下去吧。楚休红!”我听得他在叫我,连忙打马向台前跑去,翻身下马道:“大人,末将在。”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文侯道:“没想到死囚真能击溃铁甲车!你命人将那死囚带上来。”他的脸色极是不好看,大概铁甲车的表现极让他不满意。看来,铁甲车的确还有致命的毛病。我听得要将杨易带上来,心中一宽,也不及多说,急忙跑到杨易身边,跑开时还听得文侯低声喝道:“张龙友,你且出来。”

文侯大概要迁怒张龙友了吧。虽然铁甲车可说已将死囚尽数杀死,但最终自己也动弹不得,如果真个在战阵上与蛇人相对,只怕这铁甲车已被击毁了。我也顾不得这些,拍马到了那铁甲车边上。此时的操场上尽是死囚的死尸,被碾得血肉模糊,杨易倒在那巨汉的尸体边上,他除了腿上中了一箭,肩头也被刺了一枪。我扶起他,叫道:“杨易,杨易!”他睁开眼,似乎有些诧异,却没有说话。这时钱文义也跑了上来,我和钱文义两人扶着杨易向前走去,到了台前,张龙友正跪在地上被文侯厉声斥骂。他向来受文侯重用,被如此斥骂只怕也是第一次,动也不敢动。等张龙友退下,我们扶着杨易到了台前,跪下道:“殿下,大人,末将已将杨易将军带到。”

文侯眉头一扬,道:“你认识他?”

太子方才已掩面不敢看,听得我们说话,方才把袖子拿下,道:“甄卿,此人倒是有用之材,不如免了他的死罪可好?”

太子的话我一向不爱听,但这话却深得我心,我不禁暗自感激。文侯向太子行了一礼,道:“殿下慈悲为怀,卑职佩服。只是此人犯的是死罪……”

太子道:“甄卿,人孰无过,万民皆帝国赤子,纵然犯罪,亦是本王无德,也不能全怪他们。这个姓杨的本领非凡,若能为国所用,岂不是一件好事?”

文侯微笑道:“殿下明见,诚万民之福。楚休红,此人你带走吧,好生调养,让他的一身本领用到蛇人身上。”

我心中感激,也不顾地上泥水淋漓,跪倒在地磕了个头,道:“多谢殿下与大人开恩,末将遵命。”

扶着杨易回去,我让两个士兵马上抬起杨易去医营医治。那两个士兵是前锋营老兵,杨易原先在前锋营时便隶属他的麾下,自不敢怠慢,抬起杨易走了。我们又等候了一阵,等太子和百官退下,我们才退下。张龙友象遭霜打了一般,无精打采,我心中也有些不忍,走过去道:“张先生。”

张龙友抬起头看了看我,道:“楚兄,唉,没想到铁甲车虎头蛇尾,我这个面子可丢得不小。妈的,那五个兵也太没用了,连几个死囚都斗不过。”

其实这一战那些死囚全军覆没,那五个士兵并没有失败,只是铁甲车被陷入泥坑中,而这次主要是请百官来看铁甲车的威力的,闹了这么个结果,张龙友自然也不好说话。他越说越气,喝道:“来人,将那铁甲车中的五个士兵带过来!”

他的眼神中已带有杀气。他现在是工部侍郎,官职已然不小,论级别比我还高,谈吐也大有威势,手下人不敢怠慢,将那五个士兵带过来。我见势不妙,道:“张先生,你要责罚他们么?”

张龙友道:“这五个人本来都相当精细,哪知这般不济,我要杀了他们出出气!”

我没想到张龙友居然说出这等话来,心中又是一沉。张龙友变了不少,只是居然成了这样子,我心头一疼,忙道:“张先生,有件事我要求你,万望成全。”

张龙友一怔,道:“什么?”

我道:“我见那五个士兵并不算弱,虽然此事没有办好,但也算得上可用之才,不如把他们给我,我来责罚他们,然后补入我营中,也好一用。”

张龙友沉吟了一下,叹道:“楚兄,你既然这般说,那也好。只是这五个人定要好生责罚,不能轻饶了!”

我道:“多谢张先生。”说着这话时,心头却一阵气苦。以前张龙友对我颇为尊重,现在虽然亲热了些,但尊重之意大减,可能在张龙友心目中,我顶多也是个比较熟悉的将领而已了。当初他不忍武侯杀女子,在简仲岚犯了军令时他也向我求情,可现在自己却动不动要杀人泄愤,人的变化,实在让我看不透。不过好歹将那五个士兵救下来了,我也实在很想用那五个士兵,尤其是那弓兵,能两箭齐发,左右开弓,大是高手,被张龙友杀了实在太过可惜。

这时那五个士兵过来,惴惴地跪倒在地,张龙友喝道:“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若不是楚将军求情,我非杀了你们不可。以后你们也不要跟着我了,到楚将军麾下,为楚将军出力,听到了不曾?”

那五个士兵抬起头,看了看我,齐声道:“谢大人开恩。”

张龙友已是索然无味,指挥着下人把那铁甲车抬起来,向我拱拱手道:“楚兄,我也得回去了。唉,今天这个脸丢得可真大,还望文侯大人别生太大的气。”

我道:“张先生,也不用想得太多,铁甲车的威力人人都看在眼里,再加改进,一定会是一件利器。以张先生才干,做到这一点不难的。”

张龙友苦笑了一下,道:“希望如此吧。”此时百官都已退去,前锋营在曹闻道指挥下正在打扫操场。三十个死囚死了二十九个,那二十具尸体抬出去也不是很容易。等张龙友一起,我和声对那五个士兵道:“诸位,请随我来吧。”

正待上马,那弓兵忽然道:“楚将军,末将廉百策有礼。”

廉百策!一听到这个名字,我大吃一惊。当初廉百策是邵风观手下的大将,身为东阳城守将,官职也不低了,居然现在成了个弓兵!我扭过头定眼看去,虽然和廉面策只有一面之缘,但依稀还看得出,那正是廉百策。

在我被二太子捉拿时,廉面策受邵风观之命,对我颇加关照。那次二太子本要用坐笼将我押往帝都,多亏廉百策据理力争,那次我才逃得性命,他也算得上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抢上前去,一把拉住他,叫道:“廉百策,真是你?哈,真想不到,你怎么会在这里?”

廉百策苦笑一下,道:“汗颜。当邵将军被贬职时,末将一时失了主意,恋栈不去,后来蛇人连破东平东阳二城,末将守御无方,屡屡战败,被接连贬职,现在只是个伍长了。”

他辗转成了隶属张龙友麾下,我倒是没想到。我道:“廉兄,你也别多心,我去与邵将军说说吧,请他重新收录。”

廉百策苦笑一下,道:“多谢楚将军美意,只是百策自知下作,无颜去见邵将军。”

邵风观被贬职时,中军诸葛中宁可弃官不做也要跟随,廉百策那时也是邵风观的亲信,却没能和诸葛中一样,在邵风观眼中只怕对廉百策颇为看轻吧。现在邵风观东山再起,廉百策想必也无颜面对邵风观。

我暗自叹息,道:“那还是留在我军中吧。廉兄大才,我也深为佩服。”

廉百策眼中闪过一丝感激,跪下道:“多谢楚将军。”我连忙扶起他,道:“起来吧。只是前锋营常经恶仗,在这儿可危险得多。”

廉百策道:“楚将军放心,末将再不会错了主意。”

这时曹闻道过来道:“统制,操场已经打扫干净,我们回去么?”

我点点头,道:“曹兄,这位廉将军昔年曾救过我的性命,如今也加入我们前锋营,先在你属下做事吧。”

曹闻道一见廉百策,喜道:“哈,你就是方才那弓手吧?你和弓术真好,既然是自家兄弟,以后可要好好讨教了。”曹闻道枪法箭术虽算不上顶尖,却也不俗,尤其对箭术很是喜欢,一说起射箭,就有点兴奋。

等将善后事宜处理完毕,我和钱文义两人马上去医营看一下杨易。当初武侯帐下前锋营的二十个百夫长,到今天只剩下我们三个了,虽然杨易向来与我们没多少交情,终有同袍之谊。到了医营,打听了杨易所在的地方,那医营小吏说医官叶台正在为杨易取箭,还要稍等一会。我们在门口等了一会,只见叶台出来,长袍上还沾着些血迹,我们站起来,道:“叶大人,前锋营送来那人怎么样?”

叶台与我也是旧识。他在一个铜盆里洗了洗手,道:“楚将军放心,没有性命之忧,此人身体很是健壮,顶多半个月便可出去了。”

我舒了口气,笑道:“多谢叶医官。”

叶台笑了笑,道:“楚将军,听说你现在已晋升为偏将军了,可是?”

在高鹫城时,我还是十三级武官中的第十一级,现在却已成为第四级的高级将领了,不禁有些得意,道:“那是文侯大人栽培。”

聊了两句,忽然听得里面有人喝道:“滚开!不要过来!”正是杨易的声音。叶台皱了皱眉,道:“这人也真够强悍的,我给他上了忘忧果粉,照理现在还醒不了啊。”

我道:“我们去看看他。”

叶台点点头道:“好,楚将军,你让他不要吵,医营中病人不少,要保持安静。”

我和钱文义走进帐中,正好看见杨易指着一个杂役骂着。他的一条腿包得严严实实,呆了起来,肩头也包扎着。我走到床边,道:“杨易兄。”

杨易一见我们,惨然一笑,道:“楚休红,钱文义,你们来看我的笑话不是?”

我一阵心酸,钱文义道:“杨兄,你别乱想,统制为你向文侯大人求情,将你要到前锋营来,你没事了。”

我拉了张椅子过来坐下,道:“杨兄,到底出过什么事了?你怎么会被判了死罪?”

杨易此时平静下来,看我和钱文义都坐下来,他道:“楚休红,你现在可是青云直上,唉,你们带我回营吧,我不想呆在这儿。”

我出去问了问叶台,叶台倒也无可无不可,说杨易受伤虽重,只是皮肉之伤,只要不大动就不会有大碍,想必也怕了杨易在医营大吵大闹,能将他带走是求之不得。我们雇了一辆大车,将杨易带回前锋营,我马上让人给他腾出一间小屋来让他静养,杨易才将前后说了。原来他与邢铁风沾着一点亲,平时两人关系甚好,当邢铁风被下狱后,他登时被路恭行说动,只是在二太子叛乱时他没有加入叛军,但乱后仍然被告发遭擒获。在牢中,他咬紧牙关说与此事无关,刑部官员将他拷打个半死,他仍然咬定此话,拒不认罪,一来二去,拖了几个月,二太子叛乱时的余党至今大多判了,不是被杀便是被流放,刑部最后还是判了他死罪,想必文侯有关照,对叛人从严,宁可错杀,也不错放。今日被拖出来与铁甲车格斗,他只道死定了,没想到死里逃生,连他自己也暗叫侥幸。以前在前锋营时他对我们这批平民出身的百夫长爱理不理,此时却已狂傲之气大减。

让杨易好生休息,我和钱文义都退了出来。一出门,钱文义苦笑道:“统制,真个要变天了,那时谁知道,邢铁风杨易路恭行他们落得这么个下场,我们倒是耀武扬威。”

其实,便是蒲安礼,还不是任由文侯摆布,被弄到五羊城去当人质。文侯这条一石二鸟之计当真厉害,在他支持蒲安礼袭侯时蒲安礼可能还极为感激,哪知会被弄到五羊城去。我道:“造化弄人,将来的日子谁也不知道。”

在前锋营将诸事安排了一下,一个士兵进来道:“统制,外面有文侯大人派来的传令人传话,要统制你立刻去见文侯大人。”

我皱了皱眉,心知文侯定要有事与我商议了。铁甲车经过今天的演习,显出仍有致命的破绽,不知文侯还会不会马上就要求装备军队,说不定便是要说这事。我向钱文义交待几句,牵出马来向文侯府走去。

一到文侯府的大堂前,还没进门,文侯在里高声道:“楚休红么?不要多礼,进来吧。”

我进了门,却见文侯仍然坐在那地形图前,我到了跟前,刚要跪下,文侯已道:“不要多礼了,楚休红,过来看看。”

这地形图我也看过几次了,但这次看到却有些异样,仔细看了看,却是天水省处也插了代表蛇人的小旗。我惊道:“大人,蛇人又攻符敦城了?”

文侯点点头,道:“陶守拙昨日刚发来战报,说蛇人又在天水省出现,只是战事还不甚激烈。看来,蛇人此番也在趁冬季来时调拨兵力,开春便要有大举动了。”

我道:“只是现在五羊城已与我军联手,蛇人腹背受敌,它们定想不到这一点。”

文侯微微一笑,道:“你说,五羊城会全力出击么?”

我想了想,道:“他们要求先送人质过去,那么出击也定是约摸两个月之后的事。据末将看来,何城主纵然不愿全力出击,可一旦与蛇人正式开战,便由不得他了。”

文侯颌首道:“不错。五羊城是支奇兵,虽然其心有异,但何从景若是被蛇人消灭,我军亦是孤掌难鸣,因此我们既不能让何从景支撑不住,又不能让他们坐大。唉,说实话,只怕这五羊城比蛇人更难对付。”

我默然无语。五羊城将来肯定会有反目的一天,但现在却是友军。文侯现在就对五羊城存有如此深的戒心,真不知以后会怎样。可是,换成何从景的话,他一定也不会对帝国推心置腹的。

文侯这时忽然道:“对了,楚休红,你看看这旗子可好?”他从那地形图下的抽屉里取出一面小旗子递给我,我接过来展开一看,却见那旗帜做得虽小,却十分精致,边上镶着流苏,当中是个大大的金黄色“地”字。我道:“这是什么旗?”

“地军团的号旗。”

我的手颤了颤。地军团看来真的要成军了,难道,真象薛文亦和吴万龄所说,要让我成为地军团统制么?现在我的军衔虽与邓沧澜和毕炜平级,比邵风观还高,但资历实比他们差远了,若我也与他们平起平坐,这样才真正算得上是后起的名将吧。我一阵激动,道:“做得很好啊。”

“地、火、水、风,又称四相。嘿嘿,毕炜是火,邓沧澜是水,邵风观是风,凑得倒也好,这四大军团可称为四相军团,名字倒也不错。”

我小心地道:“大人,只是那铁甲车似乎还有缺陷,转动不灵,路面不平的话反而掣肘,尚不能投入实战啊。”

文侯点了点头,道:“不错,铁甲车暂时还不能用,必要张龙友再做改进。但战事紧迫,却由不得我们,与蛇人的野战在所难免,好在有火军团的神龙炮、雷霆弩,加上风军团的飞行机,水军团的战船如今也有长足的进步,没有铁甲车,现在也可以支持。”他想了想,又道:“楚休红,你觉得现在与蛇人野战,胜算一般能有多少?”

我想了想,道:“纵然有神龙炮,必要有三倍的军力方能相敌,否则定不是蛇人的对手。”

文侯道:“不错。铁甲车虽不能用,但我们还能以众击寡。蛇人在东平城盘踞了那么久,现在已到夺回来的时候了。武器还不足克敌制胜,战术上亦可补充。”

这的确也是个办法,一直与蛇人隔江对峙到底不是长久之计。文侯拍拍我的肩,微笑道:“楚休红,此番去五羊城,你做得甚好。只是这么多日子未曾交战,不知你的锐气是否消磨了?”

我道:“请大人放心,末将如刀在鞘,不损锋利。”

文侯微笑道:“这两日加紧训练,地军团成军便在这几日了,到时你可不要象张龙友那样让我丢了面子。”

听文侯这般说,我有些迟疑,嚅嚅道:“大人,张先生他已经尽力了,请大人也不要过于责怪他。”

文侯眼中寒光一闪,道:“是么?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我吓了一跳,不知文侯为什么突然变了脸,也不敢再说,只得向文侯告辞,退了出去。回到营中,钱文义与曹闻道正在一起谈着什么,见我回来,他们站起身行了一礼,道:“统制,你回来了,文侯大人有什么吩咐么?”

我坐下来,道:“文侯大人有意组建地军团。”

曹闻道面露喜色,道:“哈,那我们也就和水、火、风三军团并列了?”他将手往桌上一敲,笑道:“好啊,那些混帐蛇人,又要干一场硬仗。”钱文义却道:“若真个成立军团,统制,你也要开府招收慕僚了。”

我心头一动。的确,集思广益,方能算无遗筹。我自认也不是个刚愎的人,只是如果真的要统率一个军团,招收慕府参军是很必要的。现在最好的人选一个是那简仲岚,另一个是廉百策,先有这两人出谋划策,想来也足够了。如果甄以宁活着,也成为慕府参军的话,以他的才干,那可一个顶三四个用了。

想到这儿,我心头忽地一震。我以前想到甄以宁,总是想着如果他活着,我辅佐他会如何如何,不知不觉的,却成了我想要他来辅佐我。难道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也渐渐有了野心?不臣之心,也许就是这样起来的?

我心头一阵烦乱,不知道到底该想什么,忽尔觉得我实在不该这样狂妄,忽尔又觉得帝王将相,本是无种,我未必不能做到这一步。想必我想得出神,曹闻道诧道:“统制,你想什么呢?”

我回过神来,淡淡一笑,道:“现在说这些还早,别去多想,走一步是一步吧。”

也许,野心就这样一步步大起来。那些打着以天下苍生为己任,解民倒悬,揭竿而起的反叛,开始时未必不是真的这样想,只是随着野心增大,才慢慢忘记了初衷,那些好听的口号才成了句空话,才为了一己私利无所不为吧。

唯刀百辟,唯心不易。百辟刀上刻着的这八个字我丝毫未敢忘,但在这个大旋涡中,我到底还能清醒到几时?

这一天回到住处,我独自饮了两杯。在烛下,只是想着过去,想着那些在战场上倒毙的无辜平民,想着被战火烧毁的城池,扶老携幼四处奔逃的难民,直到汗涔涔下。

不管我会不会迷失自己,但只要有这一线良知,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

说快也很快,十一月五日,帝君下诏,颁布正式成立地军团。

地军团为陆上主战军团,全军两万,其中四分之一为骑兵,分为前后左右四部。与以往不同,这四部的将领被授予名号将军,前部为横野将军,后部为折冲将军,左部为镇威将军,右部为扬威将军。不过,与曹闻道想入非非的预料不同,地军团的统制并不是我,而是副将军屠方,前锋营被编为前部,我是其中的横野将军。另四部也都是偏将军的军衔,折冲将军名叫齐雅辉,镇威将军叫宗敏,扬威将军则名叫陈澎。除了我以外,另三位名号将军都是年过四旬的中年将领。帝国现在军力薄弱,偏将军一共也只有二十多位,其中有几位还在两位开藩的大公与西府军处,帝都军队的偏将军其实只有十几个,火、水两军团的统制本身也只是偏将军,地军团统制比他们都高一级,偏将军就占了四位,甫成军便达两万人,明显便是在四相军团中后来居上,居于首位的意思。另一方面,屠方名字中有个“土”字,也与地军团的名号相应,大概这也在文侯的考虑之中。

授刀令在皇城前举行。屠方领着我们四部名号将军上台领取军刀,地军团就此正式成立。

与地军团的成立一同,帝君还颁布了文校招生开禁的旨意。南宫闻礼上疏奏请七大文校开禁,我记得还是出发前的事了,直到现在才正式颁布,大概是为了在新年到来,文校召生时执行。这件事对帝国的震动比地军团成立更大,因为有太多平民子弟从中看到了仕进的曙光。虽然平民子弟文校毕业后未必都能踏入仕途,踏上仕途的也一定没有世家子弟顺利,但毕竟“上品无寒门”的坚冰已然打破,帝国的官吏中有望见到更多平民子弟的身影。而平民踏入仕途,不管后来会变成怎样,总会象一股清新的空气吹入已死气沉沉的朝政,改善现在官吏贪墨枉法的形象。

新时代真的要来了吧。地、火、水、风这新成立的四相军团一改以往军队的弊端,而政治也开始有了清明的迹象。如果文侯真的有不臣之心,可是如果能够带来一个太平盛世,那又有什么不好?

地军团成军后,首先在城外进行集训,作一番磨合,也让作为统制的屠方与属下四部名号将军多多熟悉。不过,除了我以外,另外三人原本就在屠方麾下呆过,真正要熟悉的大概也只是我一个。集训时,与另四个偏将军时常接触,虽然他们比我年纪都要大得多,其中年纪最大的宗敏今年四十五岁,几乎比我大了一倍,但见到我时仍然十分随和,没半点看不起我的意思,可能他们也知道我是文侯的亲信,这地军团与其说是帝国的军团,不如说是文侯的私兵。其实说到底,现在作为帝国最精锐的四相军团,全部都是以文侯那八千府军的班底建立起来的。水火两军团成军时都是一万,经过整编,水军团扩大到一万五,而火军团缩编到七千,风军团则一直都是八百人。地军团成军时便达两万,可以预料,随着战事发展,规模只会越来越大,这地军团定是将来帝国军的主力军队。

集训这几日我要加紧整编前锋营。以前练过的巨斧武士伤亡殆尽,但巨斧武士的威力不小,特别是结八阵图时,当中有这一支强兵,八阵图的威力大增,因此我又让曹闻道重新选取五十个力大的士兵成立斧营,准备由陈忠率领这一小队人马,另外选五十个弓手成立箭营交付廉百策。廉百策只是伍长,我现在只能将他提到百夫长,日后有功,定还要将他提升上来。现在钱文义和曹闻道都已升为备将,陈忠在邢铁风部下时已经升为骁骑,虽然他也曾卷入二太子叛乱,但阵前倒戈,也因为我为他说情,所以有功无过,军衔未被抹掉。只是杨易现在什么也没有,等他伤好后,我不知该如何安排。以杨易的能力,完全可以与以上诸人并列。

钱文义、曹闻道、陈忠、廉百策、杨易,这些人都是一时英豪,如今都在我的麾下了。假以时日,当我能统率万军,让他们各统一军纵横厮杀,不知还有谁能是前锋营的对手。虽然现在部下只有五千人,我心中却已信心大增。如果地军团是现在帝国军中的精锐,那我的前锋营就是地军团中的精锐。

让天下百姓安居乐业,再无烽烟,这已经不再是个梦了吧。

操练得一身臭汗,正准备与士兵们一同去洗个澡。与另外军队不同,我对前锋营的整洁极为注重,现在手头有了点钱,先在军营中将澡堂修整一新,每日烧水让大家洗澡。这些看似小事,但在那部《胜兵策》中却屡次告诫,军容不整者,战斗力必定不能长进,领兵也不仅仅是与士兵同甘共苦而已。

刚洗完澡,正待回去,忽然听得有人叫道:“楚将军!”循声看去,却是小王子。他正在一边向我招手,我走了过去,行了一礼,笑道:“小殿下,你怎么有空过来?”心中却有些痛楚。小王子是宗室中最让我感到可亲的人了,看到他,我总是想起郡主来。

小王子向我跑来,那个管家陈超航则带着几个随从牵马站在一边。他跑到我跟前,叫道:“楚将军,你回来了为什么不到王府来?”

我苦笑了一下。安乐王虽说原谅了我,但对我仍然没有好脸色看,我哪儿敢去见他?只是在小王子跟前我可不敢多说,只是道:“是,小将失礼了。”

小王子道:“楚将军,一过年我就要进军校,你还当教官么?”

我道:“现在我可不干这事了。”

小王子有点失望,道:“唉,真可惜。”

我道:“小殿下,你也别叹气,我可不是个好教官。对了,我有个姓唐的朋友在军校当教官,他的拳术和刀术都很高明。”

小王子道:“拳术和刀术只能一人敌,我要学的可是能敌万人的本领。”

我笑道:“好,等你学成后从军,我就辅佐你建功立业。”

小王子又惊又喜,道:“真的?那太好了,姐姐说过,有你帮我,一定能成的!”说到这儿,他的脸色又阴沉下来,大概一说起郡主,他的心情登时又变得不好。我心头一动,也叹了口气,道:“对了,小殿下,我刚想去郡主坟前祭一下她,你陪我去吧?”

小王子脸上阴霾又散开了,道:“好的。楚将军,我就怕你忘了姐姐。”

我暗自苦笑,喃喃道:“不会的,不会的。”可是心底却有点愧疚。如果不是小王子来看我,我哪里会想到要去祭一下郡主?

买了些香烛,和小王子并马向西郊而去。天还很冷,西山上积雪未化,国殇碑和忠国碑树立在华表山头,如两个无言的巨人,郊天塔虽然依旧挺立,却掩饰不住萧索之意。到了墓地,点上香烛,我还没跪下,小王子已抢着跪下道:“姐姐,姐夫看你来了。”

我也跪了下来,身后陈超航以降的随从们都纷纷跪倒。郡主的坟土还很新,上面盖着一层积雪,过上千百年,也会象寻常荒坟一样,谁也不知道这里埋过一个聪明绝顶,心比天高的女子吧?

我磕了个头,什么也没说。一阵寒风吹过,附近一棵树上挂着的积雪扑簌簌地被吹下来,仿佛更增寒意。

“回去吧。”

不知过了多久,小王子才轻声说道。我站了起来,因为跪得太久,两条腿也有点酸麻。我点点头,道:“好吧。”

临走时,我又看了一眼郡主的坟头。虽然春天还没来,坟头上却长出了一根细草。这根草被冻得蔫了,可还是倔强地活着。

我们都得活着,倔强地活下去。

地军团出发的日子定在十二月十七日。整顿了一个多月,四部将领都已相当熟悉。临出发前,我又和薛文亦吴万龄李尧天三人喝了一回酒,张龙友仍然没来,想必因为铁甲车演习失利,他越发要忙了,连一点空也没有。说起新组建的地军团,李尧天大为赞许,称之为近百年来少见的强兵。得李尧天称赞,我也大为高兴。尽欢而散,送薛文亦回家后,他妻子出来迎接,看她的身子已经圆滚滚的,生产的日子只怕就在这些天,只是生子之时我肯定得在外面回不来。

离开薛文亦的家,我和李尧天两人走在街上,问起那艘巨舰,李尧天说进程顺利,基本上能在文侯给的年前之限前落成。但他说起这事时却没一点喜色,我想起他说过,文侯建如此庞大的船只,只怕是为了海战,也不禁有些担心。

没着没边地说了两句闲话,李尧天忽道:“对了,楚将军,过些天,我也要去五羊城一次,你有什么事要我做么?”

我道:“这次是你护送?”李尧天点了点头。我想了想,道:“别的也没什么……对了,你说,要送朋友一点礼物,最好是送些什么?”

李尧天道:“给五羊城的朋友么?武器不要送了,帝都的特产么……呵呵,不能送个官吏吧。”

我也不禁失笑,的确,帝都实在说不上有什么特产,最多的想必就是大大小小的官吏。只是李尧天也会说这些挖苦的笑话,我倒没有想到。我道:“说真的,那是个女子。”

李尧天道:“那送点点心之类吧,只是怕我送到后你那朋友也不敢吃。”

我想了想,道:“点心也不太好,还是买点摆设送她好了。李将军,陪我去东市看看吧。”帝都的摆设最有名是一种泥人,做泥人的艺人很多,东西两市都有,最有名的号称“东四西八”,东市的是“仇古方归”这东四家,各家泥人都很精致。这儿离东市不远,趁天色还早,我让李尧天陪我去看看。

李尧天却还没来过东市,到了里面,看什么都甚觉新鲜。那仇古方归四家中,古方两家主要做的是小孩的玩物,仇家做的则是套活,全是戏台上人物,一套少则十余个,多则数十个,唯有归家有样绝活是按人脸现捏,只是这样价钱就要大一点。送给白薇的话,如果照我的样子捏一个泥人,只怕要搅得郑昭多心,想来想去,还是去仇氏的泥人铺子里买了两套小泥人,准备给白薇和紫蓼一人一套。这套泥人价值不菲,小时候最想要的就是这样一套,只是那时根本买不起,只能看看,以我现在的俸禄,自然已不在话下。

让那店主东将两个木盒捆得整整齐齐,我看着摆列在柜上的泥上,越看越爱,也给自己买了两个。正要交给李尧天,却见他站在那归家的泥人摊前,里面一个匠人正看着他在捏着泥人。归家的匠人手艺名不虚传,手指运动如飞,捏出来的泥人十分神似。让了颜色后,放在边上阴干,李尧天掏钱付掉了,将那泥人托在手上看着,对我道:“象不象?”我笑道:“很象。李兄,你还有这份雅兴。”

李尧天只是看着那泥人,似乎没在意我的打趣话,道:“给我妻子放在桌前吧。下一次回去,想必儿子也该会叫爸爸了。”

我道:“你有儿子了?”

李尧天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前些日子刚得的消息。唉,我还没见过他呢,真想看看他去。”他说这话时,眼里闪烁的尽是温情,哪里象个手握重兵,在战场上所向无敌的勇将。我心中不禁有些妒忌,叹道:“真好。若没有战争,在家里与妻儿过过日子,也真个不错。”

李尧天笑了笑,道:“楚兄,你的志向也小了点吧?”

我道:“可是我真是这么想的。唉,我宁可建不了什么丰功伟业,只望天下太平。”

李尧天也沉默了一阵。其实,有谁不那么想?也许只有想在战争中得到好处的人才会希望遍天烽火吧,只是,我当真不想。

将那两套泥人交给李尧天,与他分手后,我回到家中。天也黑了,我点着蜡烛,将那两个泥人放在桌上。这泥人极是精致,捏得维妙维肖,连衣上的皱纹都捏出来了。看了一阵,眼前忽然一阵模糊,仿佛又回到几年前在高鹫城时的武侯宴上,她低着头弹着琵琶。

二太子叛乱时,她已身怀有孕,再过几个月,大概要为太子生一个小王子了。时间一天天过去,每过一天,她就离我远一分,在我记忆中也模糊了一些。

我取出薛文亦给我的那套刻刀,从中拿出块木头。这是在海上时拣来的沉香木,据朴士免说,这沉香木极为难得,为南海的檀木在海上随波逐流,浸得年深日久才形成的。虽说檀木在海上浸得久了,受风浪侵蚀,总有一些会化成沉香木,但是沉香木比水要重,一旦化成沉香木就会沉入海底,再也找不到了,而时候不到,沉香木纵然已有变化,也松散之极,毫无用处。这块沉香木是有一天朴士免偶尔发现的,截下来后只有这一小块最佳,便给了我。

初学雕刻时我就有一个念头,想把她刻下来,现在我的技法虽然还不是太熟,但我怕过一阵后我就会忘掉她的容颜,再也记不起来了。用这块沉香木刻她,也许,多半也是个安慰。

刻刀吃进木头里,木屑落下来,簌簌有声。朴士免说过,雕刻有挑、剔、切、削、抹、退、割、拢八法,下刀之时要狠,不能犹豫,因为雕刻最讲一气呵成,纵然一刀有错,仍然错有错着,可是如果犹豫不决,刻刀停停落落,反而不可收拾。我下了几刀,已经约略刻出一个抱着琵琶的女子之形了。

刻好轮廓,拿在手里又看了看。沉香木很名贵,我也想尽量少刻掉一些,只是这个轮廓就更显粗糙了,实在没信心再刻下去。以我现在的手艺,刻点寻常的东西大概也可以被人称一个“好”字,但离神似还有十万八千里之遥。我把它放回那刻刀盒中,找了另一块普通木头,顺手刻下去。

这回刻的是一匹马。在五羊城时,我最想念的倒是飞羽,因此刻了许多,其多大半都不太好,但刻了那么多,手也已经很熟练,现在刻的马倒是颇为几分神似。这回落刀无意,刻出来反倒更加出色,刻出轮廓后便显得这匹马神骏不凡,我被勾起兴趣来,细细地刻下去。马蹄,马鬃,甚至马铃都细细地刻了出来。等落下最后一刀,看看成品,自己也大为得意。

这匹马刻得大有神气,是我到现在为止刻得最好的,只怕以后更有长进,也未必都能刻成这样。我托在手上看了又看,直到睡意袭来。

第二天就是十七日。一大早便要出门,看看昨晚刻的那匹马,实在爱不释手,也带在身边,准备有空时向曹闻道他们炫耀一下。去了一趟五羊城,我还多了这件本领,他大概还不知道。刚向下人吩咐了几句,让他们在我出门时自己照料便是,门外忽然响起了小王子的声音:“楚将军!”

小王子一大早便过来了?我有些意外,道:“小殿下,请进……”话还没说完,赫然见小王子与安乐王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大帮随从。一见安乐王,我大吃一惊,抢上前去,一下跪倒,道:“王爷。”

安乐王脸上也不见什么神色,只是扫了我一眼,道:“楚休红,起来吧。你要出发了?”

我站起身,道:“是,王爷,末将奉命增援,马上就要去东平城。”

安乐王看了看周围,哼了一声,道:“闹中取静,倒是一处好宅院。”

我心中惴惴不安,不知安乐王的来意。这次回来,我一直不敢去见安乐王,不知他会不会兴师问罪来了。小王子突然看到我放在桌上的那匹马,尖叫一声,一把抓起来,道:“楚将军,这是谁刻的?好漂亮啊!”

我道:“禀殿下,这是末将闲来刻的。殿下喜欢,拿着玩吧。”

小王子道:“楚将军,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父王,我说楚将军很厉害的,是吧?”

我有点哭笑不得。作为一个将领,会一手雕刻看来也与厉害无关。安乐王仍然只是哼了一声,脸色还是阴沉沉的。小王子讨了个没趣,抓起我那个木盒,打开了道:“这是刻刀么?盒子也真精致。”他一打开,正看见那块沉香木,道:“这是什么?”

我吓得魂不附体。虽然现在只是个轮廓,但万一被安乐王发现那是她的样子,这个漏子可捅得不小。我拿过来,干笑道:“这是沉香木,还没刻好呢。”哪知安乐王忽道:“拿过来,给我看看。”

到了这时候,我也不敢不给,硬着头皮把盒子递过去。安乐王打开盒子看了看,脸上阴晴不定。我正在担心,忽然见他眼角滚落一滴泪水。他侧过身子,伸手极快地拭去了,将盒子还给我,道:“楚休红,好好刻吧。”声音却温和了许多。

我有点呆了,也不敢多说,只是道:“是,是。”

安乐王又看看四周,道:“楚休红,等你此番出征回来,常到我王府中走走。”

我道:“是。”心中却仍是疑惑不定,不知他要说什么,却见安乐王从怀里摸出一块玉佩,递给我道:“楚休红,你拿着吧。”

这块玉佩温润无比,看样子就很名贵。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用意,却听安乐王叹息一声,道:“这是小茵随身携带之物,本来是成婚之日给夫婿的。今天给你,虽然晚了点,却也不迟。”

我再也忍不住,一下跪倒在地,想说两句,却哽咽着说不出来。他没再多说什么,拍拍我的肩,只是对小王子道:“走吧,别让楚将军误了卯。”

他先走了出去。看着他的背影,我仍然捉摸不透。小王子临走时,小声道:“楚将军,好好刻啊,刻得象一点。”

安乐王是误把那当成郡主的像了!我猛地回过味来。这块沉香木还只是个毛坯,我是知道到底是什么形状,安乐王却只能约略看出那是个女子的形状。一想通这点,握着那块玉佩,我心头突然象刀绞似的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