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海上风云

帆已上足了,船行进得很快,现在站在船头已能看清对方了。隔得远时也看不出海贼有多少,此时才见到一片风帆,数数的确起码有十几艘之多。这些船虽然都没有我们乘坐之船大,但转动灵活。只是不知为什么,似乎是我们在靠近他们,他们似乎并没有向我们进发,只是在原地转来转去。

我正有些诧异,朴士免在边上舒了口气道:“原来五峰船主正在劫掠客商。那就好,若我们绕开他们,他们多半不会追上来。”他转身向身边一个士兵道:“传令下去,让舵手右偏五度。”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我虽然也知道朴士免所说的是上上之策,但心里总有些不舒服。我道:“他们抢的是什么船?”

朴士免手搭凉篷看了看,道:“现在还看不清,我上去看看。”

朴士免动作很快,又攀上了了望台,看了看后下来了。他下来时脸上却带着些喜色,道:“好极了,被五峰船主围攻的是艘倭人的船。”

倭人与句罗人是世仇,何况去年句罗岛还差点被倭人灭国,怪不得朴士免会幸灾乐祸。我有点诧异,道:“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五峰船主是倭人支持的么?”

“谁知道,五峰船主这种人无恩无义,有奶便是娘,想必是和倭人闹翻了。”朴士免说着,伸手擦了一把汗,笑道:“趁他们斗个难解难分,我们正好过去。”

不去理他们么?虽然我知道朴士免的话不错,我们实力不及五峰船主,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横插一脚。我看着那儿,海贼的船都不大,正中那艘船却要大一些。此时海贼将那船围住了,虽然听不到声音,却也看得到风帆招摇,海浪拍空,斗得甚是激烈。

我正看着,朴士免突然皱起了眉头,道:“不对!五峰船主分出五艘向我们这儿过来了!”

不用他说,我也看到了,在那一堆海贼船中,有五艘突然越众而出,直向我们驶来。我道:“他们想抢我们么?”

朴士免道:“他们大概没发现我们是战舰,等靠近了,给他们点厉害尝尝,让他们知难而退。”

那五艘船都不大,乘风破浪而来,船速极快,船尾拖了一条长长的白印。但每艘船最多也不过能乘五六十个人,五艘加在一起也不过比我们多了一倍而已,虽然比我们快,但多半造不成什么威胁。可是朴士免说他们可能没发现我们这艘是战舰,难道这是真的么?战舰有冲角,商船没有冲角,这一点一眼可以看到,海贼不见得全都是看不清远处的人。我摸住了腰刀,道:“朴将军,情势好象有点不对啊。”

朴士免的脸色也有点沉下来,低声道:“是啊,五峰船主好象要把我拿下的样子。来人,给他们射几箭,提醒他们一下。”

由于雷霆弩比较笨重,移动也不灵活,船上只带了八架雷霆弩,此时都已经装在船头两侧。朴士免传令下去,左侧的士兵答应一声,扣上雷霆弩发射出去。他们的弩术虽没有火军团精湛,也算可圈可点,但相隔尚远,八支雷霆弩倒有一大半射空,另一半射中的也或中船帆,或中船帮,没什么威胁。

朴士免搓了搓手道:“这回他们该知道了。”

也许五峰船主是知道了,那五艘船同时降下了速度,似乎在商议什么,突然,那五艘船又向前开动,从海贼群中却又分出了五六艘。

海贼一共也不过二十艘船左右,这一下已经分出了一半。我吃了一惊,道:“朴将军,他们是想把我们拿下啊!”

朴士免皱起了眉头,道:“是啊,真怪,五峰船主活腻了么?”

我握紧了刀柄,道:“朴将军,事不宜迟,我要命前峰营全神戒备。”

朴士免似乎也有点乱了方寸,五峰船主的举动大出他的意料,他定是想不通了。他想了想道:“好吧,楚将军,请你小心,海贼凶残成性,千万不可大意。”

我道:“知道。”正要回舱向钱文义下令,刚转过身,却见钱文义急匆匆从舱中冲了出来,叫道:“统制,出什么事了?”

我道:“你来得正好,快让兄弟们准备好,有海贼攻过来。”

钱文义这才看向一边,道:“是五峰船主!”

我倒是吃了一惊,道:“你知道?”马上记起当初钱文义跟我说过,他是在海边的一个渔村长大的。五峰船主在海上横行了好多年了,钱文义多半也听人说起过。只是想想我晕船的那次,浑身无力,不要说举刀了,不觉得担心地道:“让兄弟们千万不可大意。他们身体如何?有晕船的没有?”

钱文义微微一笑,道:“请放心,统制您让我挑选士兵时,我便专门挑些坐过船的,平时又常在赌钱,时常活动身体,出海头一日还有几个兄弟晕了船,这两日便除了那唐开以外,没一个晕船的了。”

原来钱文义让他们赌钱也是让他们尽快适应船上啊,这和我用雕刻来分手也是一个道理。只是唐开一直生活在天水省,他坐过的船顶多是押龙河里跑跑,这回恐怕吃的苦头更大。我有点担心,道:“他要不要紧?”

钱文义赞道:“这姓唐的倒是条铁汉,虽然吐得天翻地覆,可还是硬撑着。今天好多了,没吐过,不过我见他脸色有点不太好,只怕还不能完全适应。”

我道:“好吧。唐开若是身体不好,便让他歇着,别来了,另外的人都上来。”

钱文义行了一礼道:“遵命!”却又笑了笑道:“只是丁大人和他的伴当可吃尽了苦头,丁大人吐得黄胆水都出来了,现在还没缓过来。”

我也不由笑了笑,道:“让他们歇着吧。”我眯起眼看了看正驶来的海贼的船只,轻声道:“来犯的海贼在三百人上下,我们和水军团加在一起也不过一百三十多人,挡得住么?”

钱文义道:“楚将军太小心了。海贼人数虽众,却不能一拥而上,轮番攻来,我们怕他们做甚?”

我笑道:“正是这个道理。让兄弟们拿出点威风来,给水军团的兄弟看看,我们前锋营可不仅仅是在陆上才能立功。横行沧海,第一役便拿这海贼开刀!”

钱文义应了一声下去了。他为人精细沉稳,将他带出来果然比曹闻道更为得力。只不过一瞬,三十人都已上了甲板,连脸色不太好的唐开也站在队列之中。此时海贼冲在前面的五船距天驰号已经不过数十步之遥了,此时再逃也逃不过,因此朴士免命令下帆止步,将船头掉过来对准敌船。因为雷霆弩都装在船头,若是海贼追着我们打,雷霆弩发挥不出威力,而战舰的船头比船尾也要坚固得多,朴士免临危不乱,指挥得当,不愧是李尧天的得力干将。

一个水军团的士兵站在船舱顶上高呼道:“对面船只听真,我们是帝国水军战舰,你们究意是何意图?”

海贼的船都差不多大,此时可以看到他们的船头都镶着不同的雕像,最前的一艘船船头镶的是个呲着牙的狼头。那狼口中两根长牙雕得出奇的长,伸出唇外,看去甚是狰狞。远远地只见那船上有个人站出来,一脚踏在那狼头上,叫道:“大爷是五峰船主麾下的巡海飞狼方摩云,过密陀海的船只都是我们五峰船的猎物。你们这些走狗快快束手就擒,大爷给你们一个全尸!”

这方摩云说得极是狂傲,我心头火起,钱文义也撇了撇了嘴道:“好大的口气。”

朴士免走了过来,到我跟前道:“楚将军,看来这一战是免不了了,您可要准备好。”

我道:“海贼的先锋定是悍将,你能将他射死,挫挫他们的锐气么?”

说实话,我真有射那海贼一箭之心,但我的箭术准头实是不够,而船只又摇晃不停,要射箭就更难了,如果我一箭能射中,那肯定得靠九分运气。而钱文义的箭术与我也相去不远,多半一样射不中。此时我倒想起了曹闻道,曹闻道的箭术甚是高明,他说不定能一箭中的。现在只能靠雷霆弩。

朴士免摇了摇头道:“不行,现在他们靠得还不是太近,若是用雷霆弩射他们,他们知道了我们底细,雷霆弩的威力发挥不出。”

的确,海贼的船比天驰号要小,也更要灵活,先前用雷霆弩射了他们几箭,那时他们还不曾留意。一旦被他们发现雷霆弩都装在船头,那他们将攻击重点放在船尾,倒是件头疼的事,相比较而言,射死这一个海贼只是小事。但看着那海贼大剌剌地立在船头大骂,我心中就有股说不出的怒气。我道:“那就放过他么?”

钱文义道:“统制,小不忍则乱大谋。朴将军,我倒有一计,不妨假意答允,让他们靠近,然后来个突袭。”

我道:“不错,这也是可行的。朴将军你以为如何?”

朴士免道:“两位将军都是陆战宿将,但水战与陆战有所不同,敌船靠近后会用扰钩搭在我船之上,此时两船相连,便无法动弹,我们便被局限在这艘船上,只能与敌人拼命了,因此万万不可让他们靠近。”

我心头一凛,道:“是啊。我们这船一旦不能动,敌人船多,就算把这艘船上的敌人斩尽杀绝,他们却可以从四面八方围过来了。如此说来,我们只能用远攻了?”

朴士免道:“正是此理。但海贼一定会靠上来的,接舷战避不了,我们船上一共也不过一百五六十个人,能交战的只有一百三十多,楚将军,请您负责船尾的防卫,定不能让他们攻上来。”

他把丁西铭手下那二十多人剔除在外了,我不由暗自好笑。朴士免从来不臧否人物,但在他心目中,丁御史那二十七人想必就是看看的吧。虽然我有点不相信他说的接舷战是避免不了的,但还是道:“好的,朴将军你放心,我绝不会放一个海贼上船。”

天驰号比海贼的船大得多,首尾近二十丈,与当初那艘飞鹄号是同一式样。因为太大,不太容易守,沿四周排列一圈,几乎每三个人就要守一丈左右,朴士免将水军团分成了两部,各守一边,而将船尾交给了我,不知为什么,他还把十多个人安排在了舱顶。我则将钱文义以下的三十人分成了两列,先准备好弓箭,就等着海贼靠近,便给他们点苦头尝尝。

海贼的船越来越近了,现在已不过二十余步。现在那些海贼的样子都已经能够看得清清楚楚,钱文义小声道:“朴将军怎么还不动手?”

他刚说完,只听得在船头处朴士免大喝道:“放箭!”

朴士免说话向来温文尔雅,声音不响,没想到发令时却象换了个人一般。随着他一声令下,左侧雷霆弩同时发出,一排利箭直扑海贼。那些海贼原本都大剌剌地站在船头,他们没料到雷霆弩有如此大的威力,登时一阵惨叫,被射倒了五六个,只是那个方摩天离得最近,一支箭却从他身边射过,没射中他。方摩天也大吃一惊,吓得和身一滚,翻了下去,几艘海贼的船登时一片混乱。

朴士免大声道:“五峰船主,我军无意与尔等为敌,但尔等若仍要拦路,不要怪我们无情!”

朴士免的声音很大,此时离他们也已很近了,方摩天定然听到,但他只是叫道:“拿铁盾!敌人弓箭厉害,用铁盾!”

他们仍然不肯放过我们啊。我心头怒意更甚,道:“钱文义,让弟兄们放箭,不要让朴将军一个人担着。”

钱文义点了点头,我也拿起了一张弓,拉开了对准最近的敌船。海上的风比岸上大得多,射箭更难取准头,但此时敌船离我们只有二十多步,连我的手弩几乎都可以射到了。我刚拉开弓对准敌船,只等他们冒出一个头来便一箭射去,哪知最近的那艘船发出了一阵“啪啪”的响动,船头上竖起了一片片板子,船舷平空增高了一截。

这便是铁盾?我手起一箭射去,这一箭力量虽不及雷霆弩,也偏了方向,还是正中一块方板,却被弹得崩向一边。此时第二拨雷霆弩也已发出,只听得“叮叮当当”响个不住,那些箭四散纷飞,竟然全射不进去。

那些板真的是铁做的!怪不得朴士免说接舷战避不开了。朴士免水战娴熟,定也熟知海贼所用战略,弓箭只能打他们个措手不及,要取胜,还是要靠接舷战。这时前锋营众人也开始放箭,但箭矢只射在铁盾上,根本不能给他们威胁。我拦住他们道:“别浪费弓箭,等他们过来时再放箭。”

海贼要接舷战,无论如何都必须要冲过来。那铁盾甚是沉重,他们一定带不过来,只要他们一离开铁盾,那就是他们的末日到了。只是我们的箭带得并不多,不能浪费。前锋营诸人听得我的命令,都收起了弓箭,紧盯着对面。

海贼的船已越来越近了,方摩云的那船最近,已只剩了十来步,几乎可以一跃而过。好在海贼的船比我们的低,我们要跳过去容易,但他们要跳过来却是不可能的。此时已经可以从铁盾上面看到躲在后面的海贼身影了,我正要命令众人放箭,忽听得朴士免喝道:“快!下水!”

他喊得很急,我心中一凛,猛地冲到舷边向下望去,只见海面上有十几个人浮着,正在向天驰号游来。

海贼的船只是引开我们的注意,水下才是真正的进攻!我叫道:“往水下射箭!”

雷霆弩及远而不能及近,海贼要接舷战,只怕还没冲上天驰号就会被全部射死,而他们从水下攻来,打的只能是凿船的主意。可是作为海贼来说,他们要的是财物,把天驰号凿沉后岂不是得不偿失?不管怎么说,幸亏朴士免及时发现,若是被海贼靠近了,那就悔之晚矣。

钱文义已带着一队士兵冲到舷边。这和当初在东平城外与蛇人的一战相去无几,不过海贼水性虽佳,却没有蛇人的水性好,蛇人可是在水下潜行数丈,他们却不行了。我们发现得及其时,一阵乱箭射过,潜水的海贼扔下了几具尸体,终于逃了回去。

看着他们逃走,钱文义皱起眉头道:“海贼到底想做什么?他们和我们有什么仇恨,要把我们赶尽杀绝。”

我道:“我也想不通。也许……”边上一个士兵突然道:“他们是想灭口。”

我脑海中一阵闪亮,道:“对,他们多半是要灭口。”

“灭口?”钱文义一阵诧异,“我们根本不认识他们,灭什么……”他还没说完,突然恍然大悟道:“是啊,他们是想灭我们的口。”

听朴士免说,海贼是倭人在背后支持的,但现在他们正在进攻一艘倭人的船只,想必这件事海贼不想让别人知道,可我们却无意间撞上了,所以他们想要灭我们的口了。我看了看方才说话的那士兵,那人年纪还很轻,可我一时却想不起来了,对他道:“喂,你叫什么?”

这人也不看我,只是将一支箭搭在弓上,顺口道:“小人简仲岚,统制。”

简仲岚?我一下想了起来。他就是那时因为与同营士兵动手,砍伤同伴,又不肯认错,差点被我杀了的那个士兵。那次因为张龙友求情,我才饶过了他,但也打得他皮开肉绽。他的伤现在自然已经好了,但那副倔强的样子却还没变。

钱文义见我注意着简仲岚,小声道:“统制,他虽然不是出生在海边,但水性不错,我才点他来的。”

简仲岚的母亲是狄人,他也该自幼生活在西北一带,没想到他的水性也还不错。我点点头道:“大家小心点,海贼一计不成,定会再生一计。”

我刚说完,突然从海贼船上发出了“哗”一声响,我吃了一惊,却见当先的海贼船上铁盾从中分开,露出几个缝隙,缝隙间飞出了三个铁锚,直向我们的船飞来。

现在海贼的船与我们仍然保持着十余步的距离,这些铁描本身就有上百斤重,挂着的又是铁链,掷锚之人神力可惊,纵然比不上陈忠,相去也不会太远,而且能同时掷出三个来,那么起码有三个大力士了?

铁锚来势极猛,没人挡得住,幸好不是向我们这儿扔的,但朴士免那边有个士兵惨呼一声,只怕被铁锚砸中了。只听得“砰”一声,铁锚重重地砸在甲板上,一下便钩住了船舷,铁链也绷得笔直。朴士免惊叫道:“快把这链子弄开!”

海贼是要接舷战了!我心头一寒,一把抽出百辟刀,一个箭步便向最近的一个铁锚冲去。虽然铁链更易斩断,但这铁链太大,我够不着铁锚,百辟刀虽然吹毛可断,而这铁锚如此大法,要一刀劈断,只怕力有未逮,只是现在好歹也要试试。

我正要举刀劈去,钱文义忽然惊叫道:“统制!”他叫得很是惊慌,我眼角瞥去,只见一支箭正向我射来。海风甚大,但这一箭却奇准无比,正向我头部射来。

好箭法!我暗中赞叹了一句,头一低,这箭从我头顶飞过,深深扎入船舱的门板,百劈刀也已斩落。“当”一声,刀砍在锚齿上,却只砍了个缺口,没能砍断。这铁锚太粗了,百劈刀虽然锋利,一刀仍然砍不断这么粗的铁条。

我抽出刀来,正要往那缺口上再补一刀,哪知刚举起刀来,忽然脚下一震,“砰”一声响,我立足不定,被震得摔在板壁上,船上所有人都惊呼呼起来。

海贼的船和我们撞在了一起。

他们的船要小一些,甲板比我们要低二尺许,两船一并,从海贼船上又飞上了十几把挠钩,纷纷搭在天驰号的船帮上,两船靠得更紧,船上却平稳了许多。那些海贼一阵大呼,只听得朴士免叫道:“海贼上来了!动手!”

蛇人与我们在接舷战时,还要用跳板相连,没想到海贼居然是如此战法。现在两艘船靠在一处,天驰号已逃不脱了,可他们的船一样也逃不掉,如此一来,只有殊死一搏,只有把这艘船上的海贼尽数杀死,否则他们源源不断冲上来,我们迟早会全军覆没。

我只道海贼会跳过来,此时我们便可用箭,哪知眼前一花,“呼”的一声,有个人影从我头顶飞了过去。

那些海贼竟然是挂在绳上荡过来的。他们一式的短打扮,嘴里叼着短刀,动作极其伶俐,来得也极快,虽然我们又射出一阵箭,却只有三四个海贼中箭落水,倒有一大半跳上了舱顶。

真是群疯子啊,这等恶战也只有蛇人可比了。我心头不由起了一阵寒意,现在再去砍铁锚已是无用,虽然朴士免已经在舱顶布置了人手,但此时舱顶有那么多海贼,一旦被他们占据了高处,然后居高临下,我们真不知该如何应付。我将身一纵,一下跳到围栏上,在栏杆上一蹬,转身又向座舱顶跳去。上面已经有了十几个海贼,正在与舱顶的水军团恶战,我一跳上舱顶,一个海贼劈面一刀向我砍来。他的力量虽大,但刀法却生硬得很,我虽然还未站稳,但身体一旋,一脚半屈,另一脚扫去,那海贼被我一脚扫倒,手中的刀也扔了出去,我不等他起身,飞身过去,一刀割断了他的喉头。

仅仅这短短一瞬,舱顶已淌满了鲜血,许多人都已横尸于顶。我暗自心惊,正要向前冲杀,忽然又是“砰”的一声,震得在舱顶的人都站立不稳。

第二艘船也已靠上来了。我心如火焚,现在冲上来的只不过二三十个,但海贼这般不断冲上,我们能顶到几时?当务之急是解决掉舱顶的这些人。我挥刀向一个海贼冲去,那海贼用的是双刀,刀法大为可观,两把刀上下翻飞,正将一个水军团士兵逼得只剩招架之力,我一刀向他背后劈去,他左手刀回身挡来,“当”一声,两刀相交,他的刀被百辟刀一刀劈断。看样子他也大吃一惊,我这一刀趁势劈去,哪知他和身一翻,竟然闪过了我的刀,右手刀在手中一个盘旋,在正与他对敌的那个水军团士兵腿上割了道口子,左手在地上一按,一个倒翻,又站稳了。

好刀法。我不由又暗赞一声,左手伸到了腰间,便要去摸出手弩来。这人动作如此快捷,不可与之恋战,要速战速决。

我刚碰到手弩,身后只觉一股厉风扑来,有个人喝道:“受死吧!”这道厉风极是锐利,我大吃一惊,顾不得再追击那人,回身举刀格去。“当”一声响,两刀相交,火星四射,对方的刀却没有断,反而是我的手臂被震得一阵发麻。

这人用的是一把极厚的刀。此时看得清楚,这人正是那个自称叫巡海飞狼的方摩云。

这方摩云果然是个神力之士,不过比陈忠还差一点。如果是陈忠一刀砍下,我这般挡是挡不住的,但方摩云这一刀虽然力量沉雄,我还是挡了回去。

方摩云劈了一刀,见我居然挡住了,脸上也露出惊异之色,刀法也慢了慢,我一把抽出手弩,对准他的胸口一下扣动扳机,六支箭同时射出,正中方摩云胸口。方摩云大叫一声,被震得退了两步,却没有倒下,只是盯着我。

六支箭尽数命中,方摩云却没流半点血!

这回轮到我一怔了,方摩云却又一声断喝,又是一刀当头劈来。这一刀力量比方才更大,又是双手握刀劈出,我不敢用百辟刀去招架,脚一点地,人向后跃出了三尺,方摩云的刀重重劈在甲板上,将甲板也劈出一条裂缝。我还没站稳,方才那海贼却又冲了过来。那人左手刀已断,手一扬,半截断刀向我掷过来,我头向边上一侧,断刀从我耳边飞过,他却飞身跃起,当头斩落。

这两人一刚一柔,配合无间,竟是出奇地难对付。我心一横,百辟刀脱手飞出。那人没想到我的刀竟然会脱手飞出来,大吃一惊,手中刀横过来便要格,趁这当口,我已取下流星锤,对准他掷去。他人还在半空,哪里还闪得过这一招,流星锤后发先至,“砰”一声正中他胸口。

这一锤力量虽大,打的却不是他的致命处,但这一锤打得他刀法散乱,哪里还格得开百辟刀,百辟刀当心射去,正中他的心口。就算他身披铁甲,百辟刀也能透甲而入,何况他一身的短打扮,这一刀穿心而过,他惨叫一声,当即毙命。

这人一中刀,方摩云也大叫道:“小弟!”他的双眼象是要冒出火来,手中的大刀一下挑起,将甲板也挑出个大洞来,大刀横着扫来。这一刀力量虽猛,速度却大打折扣。我也来不及取回百辟刀,人一跃而起,闪过他的大刀,右手一扬,流星锤已收回掌心,又向他面门掷去。

这方摩云一身本领非同小可,只是关心则乱,此时刀术大失章法,这般死在流星锤下,我正多少有些惋惜,哪知方摩云突然伸起手来,一只巨掌一下挡住面门,“啪”一声,流星锤被他抓在了掌中。

我大吃一惊,没想到他能抓住流星锤,正待用劲回夺,身后突然有个身影冲过来,正是方才那腿上中了一刀的水军团士兵。这士兵一腿虽然中刀,动作却也不慢,和身扑入方摩云怀中,手起一刀便向方摩云前心扎去。方摩云右手正抓着我的流星锤,左手还握着那把大刀,根本躲不开,这一刀正中前心,却不知怎么一来,刀尖一偏,向方摩云肋下滑去,竟然没能刺入,只是将他外套割了道口子。

里面,是一件黑得发亮的皮甲。

原来这方摩云外套里衬着套软甲,怪不得手弩和刀都刺不进去。方摩云的左手一下放开了刀,一把抓住这水军团士兵的脖子,右手一拳砸下。他的力量远超常人,拳头也大如钵盂,这一拳打得那士兵惨呼一声,口鼻间都喷出血来。他还待再击一拳,我见势不好,手腕一抖,流星锤已收了回来,猛地甩了过去。

这一锤正中他的左太阳穴,“砰”一声,方摩云被我打得头破血流,大叫一声,伸手又要来抓,但这回我可不让他抓住了,手一抖,流星锤已回到我的掌心,他抓了个空。不容他再有什么动作,我又是一锤掷去。这一锤正中他的面门,方摩云头上可没有软甲护身,哪里经得住这两锤,脸上已被血糊满了,怒吼着向后退去。他本就站在边上,一脚踩空,一个倒栽空摔了下去。我见势不好,一个箭步冲上,一把抓住那士兵的手腕,猛地一拎,那水军团士兵被我拉了起来,方摩云却一头翻过船舷,惨叫着掉进海中。

此时第一艘船上冲上来的海贼已被我们尽数斩杀,第二艘船上的海贼还在与下面的士兵相斗,随着方摩云掉下海去,一个海贼浑身一凛,一把扔掉了手中的刀,翻身也跳下海去。象是连着的一般,又有五六个海贼跳海而逃,剩下的更无斗志,一时便被杀尽。

此时海贼的第三艘船正要靠上来,而我们大约只损失了十来个人。见此情景,那第三艘船上的海贼也不由一怔,想必他们没料到我们的反击会如此凌厉,竟然能这么快就解决掉两艘船的海贼。

朴士免此时正将一个海贼劈翻,朗声道:“五峰船主,你若再不识时务,今翻难免惨败!”

海贼虽然人数占优,但他们只能一艘艘靠上来,朴士免指挥若定,船上的人丝毫不乱,海贼的锐气已被打掉,绝讨不了好去了。那艘船一时也没有再掷挠钩上来,似乎正在商议着什么。我跳下舱顶,回到船尾。方才事情紧急,我顾不上和前锋营一同作战,回到队中,却见前锋营士兵个个身上沾满了鲜血,虽然不少人身上带伤,但看样子战死的一个都没有。我心中一宽,道:“钱文义,怎么样?”

钱文义身上也沾满了血,气喘吁吁地道:“还好,杀了他们十个,弟兄们都在,我们可是全胜。”

我不禁有点得意。前锋营是天下至强,这句话看来不会败在我手上。我道:“好,不可大意,防着海贼再次进攻。”

但海贼仍然没有进攻,似乎还在那儿商议什么。钱文义看了看道:“他们在做什么?”

“他们进退两难吧。”的确,海贼唯一的优势就是人数,但不能一拥齐上,他们这点优势也不明显,而最先冲上来的定是个全军覆没的命运,因此这些海贼也不敢再行冲上。我道:“快,趁这时候去解开钩子。”

天驰号上搭着两艘海贼的船,现在动弹不得分毫。趁着海贼举棋不定,也正是个解开的好机会。钱文义道:“正是。来,快去!”

那些小挠钩都是用手臂粗的麻绳系着的,很是坚韧,挠钩又深陷在木中,取都取不下来,钱文义手中的刀没有我的百辟刀锋利,要慢慢地割才能割断。刚割断几根,钱文义抬头看了看那艘已是空空的海贼船,小声道:“统制,五峰船主可不是轻易认输的人啊。”

我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我们不让他们冲上来便是。”我又看了看远处,那边已经平静下来,看来海贼已经解决了那艘倭人的船,此时在其中一艘船的桅顶上升起了一道黑烟。我诧道:“那是做什么?着火了?”

钱文义闻听抬头看去,失声道:“啊!他们挂火烟旗了!”

我不知他说的“火烟旗”是什么,但听钱文义的声音便知不妙,道:“怎么了?”

这时朴士免冲过来,叫道:“楚将军,海贼挂火烟旗了,马上就要全攻,小心啊!”

我道:“是那个烟么?”

朴士免道:“是。这是五峰船主下的必杀令,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拿下我们的意思!”

我心头猛地一震。看样子,那个五峰船主见到我们这儿坚守不下,要孤注一掷了。想到海贼那般疯狂的进攻,我打了个寒战,道:“他们马上要攻上来了吧?”

话还没说完,那几艘正在踌躇不前的海贼船上发出一声高呼,同时冲了过来。他们还有八艘,而后面的十来艘船也在向我们这儿驶来。我惊叫道:“他们是要撞上来!”

海贼的船没有我们的大,船头虽有冲角,撞上来却讨不了好去,他们的船受伤更重。但他们看来是不顾一切了,八艘齐上,我们这艘大船只怕也要受重伤。朴士免的脸腾地一下红了起来,道:“楚将军,请你快把这些铁锚弄掉!”他粗着脖子叫道:“转舵!转舵!”转身向舵舱跑去。

海贼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最为愚笨,却也最为有效,这次我们再难各个击破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靠朴士免的驾船之技闪开。但要闪开八艘船的合击,那几乎不可能,更何况现在天驰号上还拖着两艘海贼船。要是上敌船去解开铁锚还容易些,但上了那艘船,两船分开后再回来便不容易了。我心头一阵茫然,叫道:“快解开!解开!”

前锋营的士兵全都冲了过来帮着我解开铁锚,有个人忽然道:“统制,我有个办法。”

我抬头看去,正是那简仲岚。他没有动手,只是看着那两艘贴在我们船边的海贼船。我没好气地道:“有什么办法,快说!”

“统制,我们现在可是有三艘船啊,我们也可以与他们相撞!”

我心头一亮,恍然大悟,叫道:“对!”扭头道:“水军团会驾船的,来十个人!”

钱文义见我叫得气急败坏的,一时也摸不着头脑,道:“楚将军,怎么了?”

我道:“去对面解开!”

钱文义叫道:“什么?”去海贼船上解开自然要容易些,但解开后再要回来就不太容易了。他道:“那只要少点人去就行了,为什么还要叫水军团的兄弟去?”

我道:“因为还要用那两艘船!”我顾不得再多说,将身一纵,跳了过去。现在和那艘船相距不过数尺,我们就船要高一些,跳过去很容易。我一落到海贼船的甲板上,便向舱中冲去。那三支铁锚都是从座舱的窗中飞出,只怕是用机械之力掷出,单凭人力定掷不了如此之远。果然,一冲进舱中,我便看见里面装着三台很大的机器,有点象石炮。

那就是掷出铁锚来的机器了,海贼看来惯施此技。我冲到一台机器前,手起刀落,一刀向铁链斩去。那铁链也很粗,一刀下去只将其中一环斩断,链子却没断。我抓起那根断了的链子,又将另一边也斩开,铁链登时断开,“咚”一声,这艘船离天驰号登时远了数尺。

我正要斩断第二根,一个水军团士兵已经冲了进来,道:“将军,我们要做什么?”

我叫道:“快去控船,用这船撞那些海贼!”

李尧天的部下果然精干,不用我多说,那士兵已冲向舵舱。我手起刀落,又将另两根系着铁锚的铁链也砍断了,又冲上船头。

船头正在横过来,指向一艘海贼船。由于这两艘先行靠上来的海贼船几乎挡住了我们整个船帮,海贼要冲击只能绕到另一边,此时走得最快的一艘海贼船已绕到了我们船头处,看样子准备撞向侧边,朴士免正在指挥着船只倒退,尽量让他们撞上的不是侧面而是正面。但天驰号太大了,两艘缠上来的海贼船刚解开,转动仍然还不灵活,已来不及避让,那艘海贼船也根本没想到我们会用这艘船撞上来,正全速撞向天驰号,见我们撞过来,登时慌了手脚,急忙转舵。但一时间他们哪里转得过来,“砰”一声,我坐的这艘海贼船正撞中那艘海贼船侧面。

我被震得立足不定,差点摔出去,连忙一把抓住船舱上的扶手。这艘船的冲角已嵌入那海贼船的船身,那海贼船的前半段被撞了个大口子,船上的海贼们手忙脚乱,也顾不得再攻击天驰号,转而冲向我这艘船来。

在船上只有二十来人,要挡海贼也不容易,我正觉惊慌,边上一个士兵挤上来道:“统制,小简让我跟你说,把这船点燃后拦在此处,我们回去。”

我脑中一亮,道:“对,快去点火!”

也不用我说,船上的几个前锋营士兵已经在劈碎船头的木板,正推到一处,而水军团的士兵则在放下救生船来。这些大船两侧都吊着两艘小船,以备船难时逃生所用,我们一共也才二十多人,一艘船挤得下了。我冲到舱边,抽刀劈去,舱门被我劈了开来,我将破门板往船头那堆木头中一扔,叫道:“快点火!”

有个士兵点着一支火把向那堆木片扔去,火一下燃了起来,可是却不旺,只怕海贼冲过来马上就可以踩灭。这时,一个士兵突然从船舱中抱着一个坛子出来,叫道:“统制,这儿有坛油!”

我接过这坛油来用力向火堆扔去。此时一个海贼正要去踩熄火头,那坛油砸在他脚边,“呼”一声,火势飞扬而起。这海贼大叫一声,一条腿已被点着了,不住在地上跳着。油助火势,船头的火足足大了十几倍,火舌乱窜,船头那个狼头塑像在火焰中象是活了过来,那些已经冲上来的海贼被烧得哇哇乱叫,想逃回去时却又被后面的海贼挤住了。海风也因为船头起火大了许多,风助火势,船头登时一片火海,不住蔓延。

我叫道:“还有油么?”

那个抱着坛子的士兵道:“舱中还有几坛,我马上去。”

我道:“叫几个人一块儿去,快走。”

座舱已被拆得七零八落了,我和跟着那士兵进了舱,到了底舱,那儿堆放了不少杂物,当中有几个坛子,还有两个大木桶,好象装的是酒。海贼的酒不象张龙友弄出的酒那样可以燃烧,现在只怕没多少用,油坛却只有三四个,而且也不太大。我有点失望,道:“快搬上去,空手的人搬点粮食回去。”

我们下来的人太多了,我也没能搬到手。空着手也不象样,看了看四周,想找点有用的东西。但海贼似乎另有据点,并不是在海上长久漂泊,粮食也不多,拿不了什么。突然,我看见壁上挂着一个小盒子。海贼的东西多半粗陋,但这个盒子却做得出奇地精致,我摘了下来,道:“走吧。”

上了甲板,将那几坛油抛进火里,火烧得更旺。此时另一艘海贼船也烧了起来,两艘船正好形成了一道屏障,海贼要冲上来就必须绕一个大圈,朴士免更指挥着士兵用雷霆弩攻击。这样的距离寻常弓箭已没有威力,只有雷霆弩能射到,那些海贼一露头便被弩箭射中,只能龟缩在铁盾后,这样更难逼近。

二十余人划着小船向天驰号而去,到了跟前时,上另一艘船去的士兵也都回来了。船上已放下舷梯,我让他们先爬上去,自己夹着那木盒,回头又看了一眼。此时两艘着火的海贼船上已是烈焰熊熊,被那艘船撞中的海贼船上忙乱不堪,正急着灭火。

这时钱文义叫了我一声道:“统制,上去吧。”我看了看,船上的士兵已大多上了船,点了点头道:“好,我们上去,你先去。”

现在虽然还不能说已经脱险,但海贼已经失了锐气,看来什么火烟旗也必将成为空话。我抱着那盒子,手足并用攀上了舷梯,到甲板时钱文义一把拉住我,将我拉了上来,道:“统制,没事吧?”

我心情大好,笑道:“钱兄,没事。弟兄们有受伤的么?”

钱文义道:“只有两个弟兄受了点擦伤,极是轻微。你拿的是什么?”

我道:“从海贼船上取来的,不知道是什么。”我看了看,箱子还上着锁,便交给他道:“先放到我舱中吧,我去看看朴将军。”

钱文义接过箱子向里走去,我刚要走,只听有人道:“楚将军,发生什么事了?”

这是丁西铭的声音。他的声音发颤,带着惧意,站在舱门口,一手扶着门框,似乎随时会倒下去。我行了个礼道:“丁大人,请放心,是些小毛贼。”

丁西铭声音颤颤地道:“他……他们有好多人啊!”

丁御史是个文官,可能从来没见过这种战阵。说实话,现在的战况根本算不上激烈,我们人数虽少,但船比海贼要坚固得多,加上有娴熟水战的朴士免指挥,我一点都不担心。我道:“丁大人,您还是回舱中歇息,静候佳音便。”

我也没功夫和他多磨嘴皮子,行了一礼便向船头走去。到了船头,却不见朴士免,船头也只有十来个水军团的士兵在了,我问一个什长道:“你们朴将军么?”

那什长道:“朴将军在指挥舱中。楚将军,幸亏你们冲过去拦了他们一下。”

我扭头看去,指挥舱设在船尾舵舱上面,朴士免正立在窗口,边看边说着什么。水战与陆战不同,舵手极为重要,命令下去得立刻执行,因此指挥舱都是设在舵舱上的。我攀上舱顶,到了指挥舱门口,一个水军团士兵拦住我道:“楚将军,请不要打扰朴将军指挥。”

朴士免全神贯注地看着海面上,不时向下发出一个指令。现在天驰号与海贼们的距离已远了一些,但海贼仍然没有放弃,正在重新集结,可能马上就又要冲上来。天驰号的速度比不上海贼的快船,只能且战且走。我知道现在也的确不该打扰他,便站在一边,静静地等着。

朴士免发布了几条指令,突然叫道:“楚将军,您回来了!快请过来。”

我走上前,道:“朴将军,我们走得掉么?”

朴士免皱了皱眉,道:“五峰船主升了火烟旗,没那么容易放弃。楚将军,请你让兄弟们抓紧时间休息,过一阵他们还会追上来的。”

现在没有空的海贼船做屏障了,接下来只能是一场恶战。我道:“这些海贼真是死缠烂打。”

“他们本来如此。楚将军,小心点。”

这时,了望台上的那士兵突然高声叫道:“朴将军,前面有个小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