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莫辨敌友

知道了隔壁有人,我哪里还敢安睡,一晚上只不敢闭眼。春燕睡在我怀里,倒是一下子睡着了,还打着小声的鼾。我搂着她,身体动也不敢动,只是按打坐的方法调均呼吸。

虽然没有练成读心术,但我已经有过一次经验,只要全神贯注,可以察觉到郑昭对我用读心术的。但一直到天亮,我仍然没有感觉到脑子里有剧痛。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天蒙蒙亮时,我翻身起来,又进浴间洗了个冷水澡。天本来就很热,冷水洗过后更舒服一些。我洗完后出来,却见春燕睡眼惺忪地在床上爬过来,道:“楚将军,你起来了?”

我笑了笑,道:“我要去练练拳了,你想睡的话再睡吧。”

前锋营便是在天驰号上,仍然天天不废操练,现在上了岸,我这个统领更不能睡懒觉。春燕脸颊微微一红,道:“那,将军,我也走了。”

她披着毯子坐在床上,极是诱人,我不敢再看,只怕自己会把持不住。我转身下楼,到了底层,前锋营众人都已经起来,见我走下楼,钱文义迎上来道:“统领,前锋营集合完毕,我们正要出操。”

他虽然一本正经,但边上有几个士兵脸上都带着点不怀好意的笑容,大概觉得我这么早起来有点不可思议。我道:“好,一起去操练。”

慕鱼馆占地甚大,我们先绕着小道跑了两圈,活动开了,然后练练拳脚。这时朴士免也带着水军团出来,我们干脆在一起练习。前锋营的士兵向来操练刻苦,这些水兵更是在五千人中精选出来的,个个大为不凡,如果不在前锋营,任何一个人都足以担任百夫长以上的职务。军中对拳脚并不很注重,我的拳术也不见得高明,我见唐开的斩铁拳威力甚大,便向他讨教,唐开倒是知无不言,带着我们练了一趟斩铁拳的起手拳法。和他们练了一趟拳后,马天武才打着呵欠从他们那楼里出来,见我们正在练拳,大声道:“楚将军,你们起得这么早。”

我收了拳势,走过去道:“马兄,你也不晚。”

马天武看着前锋营的练习,叹道:“军人真是辛苦。楚将军,你们天天如此么?”

我道:“是啊。马兄,你也来练习一趟吧,活动一下筋骨。”

马天武笑了笑,道:“好吧,你教我练拳吧。”

我笑道:“我这拳法,罢了。那位唐将军才是高手,我也在向他学呢。”

这时唐开正在向人示范,让一个士兵拿了根树枝,他一掌掠过,“嚓”一声,将树枝斩为两段。马天武看得目瞪口呆,道:“我的天!他的手跟刀子一样!你也会么?”

我脸上微微一热,道:“我还不会。马兄,你不妨也去学一下吧。”

马天武笑了笑,道:“好啊。”不过看来也不是很热心,我略略有点失望,心知他这样的官吏对武艺并不上心。这时马天武忽然轻声道:“楚将军,你觉得何城主到底在想什么?”

我道:“你觉得有什么不对么?”

马天武皱了皱眉,道:“我觉得他太客气了,有点客气过分,好象在敷衍。”

我道:“何以见得?”

马天武看了看四周,小声道:“在官场上,如果不想做上司吩咐的事,但又不能让人觉得你不肯做,有‘推搪避躲’四子诀,便是把上司服侍得舒舒服服,然后把事情化解无形。”

我诧道:“可是,五羊城主却是自己主动提出联手的,难道他又出尔反尔了?”

马天武道:“我也不知所以。只是,我觉得他现在招待我们未免太好了,而且,把我们安排在这样的地方,有软禁我们之嫌。”

说软禁倒也未必,我们来五羊城的消息一旦走漏,对他和我们都没好处,安排这么个僻静住处原本并不离奇。只是马天武这么一说,我心中总也有个疙瘩。郑昭那么急着想窥测我们的内心,到底是什么用意?

我正想着,边上忽然走过来一个下人,到了我跟前道:“楚休红将军么?”

我道:“我是。”他行了一礼,道:“楚将军,有两位客人来访。”

客人?我有点奇怪。会是谁一大早来见我?我道:“是谁啊?”

“是两位段将军。”

段将军?我怎么也想不到我认识什么姓段的人。我道:“好吧,我去。马兄,有点事,失陪了。”

我跟着他出去,转到了那丹荔厅,还没进门,便听得白薇的声音。

原来是白薇。我微笑了起来,“两位”的话,另一位肯定是紫蓼了。郑昭说过,她们是仓月公手下七天将之一段海若之女,自然姓段,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称她们为“将军”,难道她们也是军人了?我大声道:“段姑娘,这么早就过来了。”

我一走进门,白薇和紫蓼同时站了起来,敛衽施了一礼。他们姐妹两人长相一般无二,但气质大不相同,很好分辨。一见我进来,紫蓼脸一红,不由自主地退了半步,才道:“楚……楚将军。”白薇却迎上来道:“楚将军,你起得真早。”

我道:“惯了。你们早点吃了么?”

紫蓼惊叫道:“楚将军你还没吃早饭啊?姐姐,我说来得太早了。”

我忙道:“没关系,你们要没吃的话,一块儿吃吧。以前不也一块儿吃的么?”

紫蓼脸上又是一红。当初在高鹫城里,我的食物都是和她们均分的,幸好开始时吃的东西还不算太少,她们吃的又不多,才不至于饿死。白薇道:“好吧,我们再来服侍你吃早饭。”

我笑道:“这可使不得,你们现在身娇肉贵,哪有让你们服侍之理。要有机会,我来服侍你们还差不多。”

这已近乎调笑了。紫蓼脸上又是一红,白薇却已叫道:“喂,你给楚将军上一份早点,快一点,别的不用你了。”

那下人答应了一声,退了下去。我也坐下来道:“两位段姑娘,方才我听那人说你们是‘段将军’,你们真的是军人?”

帝国从来没有女将,如果共和军有的话,白薇是女将还可信一点,要说紫蓼是女将,那我真想不到。白薇笑道:“跟楚将军这种英雄相比,我们姐妹两个真的要笑死人了。不过我妹妹可是很不错阿,在军中号称‘红粉枪’,可以和你楚将军比比。”

听到这个名字,我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红粉枪”这种名字,本也有调笑的意味,大概是开玩笑的。紫蓼脸上更红了,推了推白薇道:“姐姐,你胡说什么,让楚将军笑话了。”

我道:“哪里。我倒真想见识一下紫蓼的枪法。”在船上呆了一个多月,对于我这种骑马惯了的人来说,实在很难受,也真想在跑跑马。

白薇道:“楚将军,你真没什么变化,只是成熟了不少。”

我笑道:“那时我还是个毛头小伙子,现在成了中年人吧?”其实今年我也才二十三。只是,二十一岁的我和二十三岁的我确实已如两个世界的人了。

紫蓼“啊”了一声,白薇笑道:“原来楚将军和我们同岁啊。你是几月生人?”

我却是一怔,说真的,以前我还记得自己的生日,但进入军校后,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现在我到底生于哪一天都记不起来了。我叹道:“好像是秋天吧,我都忘了。”

她们同时笑出声来,白薇笑道:“楚将军,你可真有意思,自己生日也会忘。”

“家父家母俱已见背,也没人帮我记着。”我抓了抓头皮,有点不好意思地讪笑了笑,又道:“对了,你们好么?”

紫蓼忽然道:“姐姐已经嫁人了,楚将军还不知道吧?”

嫁给了郑昭吧?我心头隐隐一痛,脸上仍是笑嘻嘻地道:“是不是郑昭?真要恭喜了。”

白薇只是淡淡一笑,道:“去年就嫁给他了。楚将军你呢?还没成婚吧?”

我发现她眼里隐约有一丝痛楚,难道郑昭待她不好?可是郑昭在船上被我用摄心术制住时,她又十分惊慌,急着来看究竟,似乎两人感情却没有什么不对。只是她明显不想说这个事,我也不去多问,只是打了个哈哈道:“我这条命都是过了今天就不知道明天在不在了,谁肯嫁给我?”

苏纹月肯嫁给我吧,郡主也肯嫁给我,但都已经去世了。我现在虽然名义上是安乐王的女婿,但实际上安乐王还不肯完全原谅我。一想到郡主,我的神色黯然下来,又道:“曾经有个未婚妻,但还没过门,她就去世了。”

白薇紫蓼两人一下动容,半晌,白薇才轻声道:“楚将军,对不起,提起你的伤心事了。”

我强笑了一下,道:“没什么。哈哈,紫蓼嫁人了没有?”

紫蓼脸上一红,白薇道:“她喜欢的有两个人呢……”

白薇还没说完,紫蓼一推她,道:“姐姐!”白薇道:“怕什么,妹妹你生得好看,喜欢你地任不也更多,连那个法统的小真人看到你也眼珠子骨碌碌乱转。”

紫蓼更是大窘,道:“什么呀。”我笑道:“原来法统的人也喜欢紫蓼啊,那是谁?他们可以娶妻的么?”

白薇道:“那是真清真人的徒弟,叫虚心……”

她还没说完,我叫了起来:“什么?是虚心子?”

白薇和紫蓼都吓了一跳,紫蓼睁大了眼看着我,白薇道:“怎么了?楚将军和那虚心子有仇么?”

我道:“哪里。我是在天水省的符敦城认识他们的,后来他们离开了,不知去了哪里,原来到五羊城来了。”

世界真是小,居然在这儿又碰到两个熟人了。可以说,真清子是我的救命恩人,若不是他教了我摄心术,我不知死掉几回了。他们离开符敦城后到了五羊城,看来,真清子是倾向于共和军的,只是他对我又甚是不错,不知是何用意。

到了现在,我对任何人都起了疑心,不敢过于相信了。

这时紫蓼道:“楚将军你认识虚心子啊,那太好了。”

我道:“是啊,真清真人和虚心真人我都认识。他们现在在哪里?我去看看他们。”

紫蓼道:“他整天在工房里,做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不过,那地方旁人不能去的。”

我道:“为什么?他做什么呢?”

紫蓼正要说,白薇横了她一眼,道:“楚将军,今天也没什么事,我带你出去看看吧。城住说过,你们不能随便外出,不过楚将军一个人不要紧。”

虽然告诫自己不要太相信别人,但是在我心底总觉得可以相信段氏姐妹。也许,在高鹫城那短短的相伴,段氏姐妹和我也结下了一种奇特的缘分。我可以怀疑别人,总是无法怀疑她俩。

白薇和紫蓼带来了三四匹马,一匹自然是给我的。那匹马虽比不上飞羽,也甚是神骏,我跳上马,叹道:“五羊城并不产马,居然也会有次等好马,真是难得。”

紫蓼道:“这马也不希奇,在五羊城外的马场里,有六千多匹呢。在过两三年,肯定可以超过一万匹。”

一万匹!我不由一怔,这等规模的马场,只有军队才要用。五羊城在南方,交战的话马匹并不是很有用,五羊城主养这么多马想做什么?最大的可能就是对付北面的帝国军了。看来,何从景已经在为将来与帝国争雄做准备了。

正想着,白薇叹道:“紫蓼,你这张嘴也真多事,不说话要你死啊。”

紫蓼被她骂了一句,吐了吐舌头,不敢说话了,打了一鞭,向前跑出一段。她与我初见面时极为腼腆,现在却比白薇还要活泼一点。虽然她们两人是孪生姐妹,但性情大不一样,白薇性格沉稳许多,象要大好多岁,紫蓼却还是个天真烂漫的少女。

白薇的性格倒是和郡主有点象。想到这儿,我心中又是一疼。郡主对我那么好,但我却并不经常想到她。

“楚将军。”

白薇忽然轻声说了一句。她已是与我并马而行,我侧过脸,道:“怎么?”

“昨天,郑昭在舱中对你说了什么?”

我心头一震。白薇仍然对那事有所怀疑,不过郑昭把自己有读心术的事瞒住了白薇,不知道他有什么用意,我是否把这件事抖露给白薇知道?

正想着,白薇忽然颤颤地道:“你有没有把金千石的事告诉他?”

原来如此!白薇和紫蓼开始都被龙鳞君的金千石俘虏,成为他的侍妾,后来金千石才把她们送给我。金千石活着的时候最好女色,段氏姐妹被送给我时自然也不是完璧了。可是郑昭有读心术,他也一定早就知道了此事,却仍然对白薇极为看重,看来,不管郑昭这人怎样,他对白薇还是一往情深。我不禁对郑昭也转了些看法,抛开我与他的分歧,郑昭实在并不是坏人,白薇嫁给他也不算辱没。我道:“我自然不会说。可是他知道你们曾经在我营中呆过,难道不在意我么?”

白薇松了口气,微笑道:“楚将军是个英雄,不好女色的,呵昭也知道。”

我有点苦笑不得。我哪里是不好女色,只是看得并不太重而已。我不愿意把女子当玩物,只想当她们是与我一样的人,在一般人看来,大概这也是不好女色吧。我笑了笑,道:“在高鹫城时我生死未卜,才没这个心思,你可要知道我有个外号叫色中恶鬼,怕不怕?”

白薇“咯咯”一笑。她很少露出笑容,此时一笑,真如春花灿烂:“不怕,当然不怕,我也有个外号叫斩鬼人,你怕不怕?”她笑着用马鞭轻轻在我的坐骑上抽了一鞭,我的马叫了一声,只道催马快跑,翻蹄向前冲去。

郑昭昨天的面色有异,白薇见他见的是我,一定前思后想一夜了。此时放下了心头一块巨石,她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紫蓼在前面听得我和白薇打闹,转过头道:“楚将军,姐姐,你们在做什么?”

我带住马,笑道:“紫蓼,小紫蓼,没什么事。”

紫蓼嘟了嘟嘴,道:“什么小紫蓼,你从来不叫姐姐是小白薇的。对了,我还比你大呢,你该叫我姐姐!”

我笑道:“男子汉大丈夫,当然不叫!”说着加了一鞭,又冲到了紫蓼头里。

这里还比较偏僻,但转过一个街角,便是个集市,人来人往。到了集市里,我不敢信马而行,此时白薇紫蓼还没跟上来,我站定了等她们。看着那些来来往往的市民,心中无限平和。

紫蓼来得很快,她看上去很是娇弱,没想到马术甚高。她到了我跟前,道:“楚将军,你看什么呢?”

我道:“我在看这些做买卖的人。”

紫蓼诧道:“这有什么好看?”

我道:“是没什么好看,平平常常。可是我想,一个人活着,最可贵的不就是为了这种平常的日子么?一旦烟火起来,想过这样的日子都不可得了。”

紫蓼沉默不语。在高鹫城的日子,她想必也记忆犹新。她们逃过了共和军最后的杀戮,也幸亏走得早,否则仍然会被帝国军杀死。她叹了口气,道:“是啊,楚将军,那时你待我们真好,真的谢谢你了。”

我也叹了口气,道:“我一个人的力量太弱了。如果有一天,世界上不再有战争,每天都可以一大早上集市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那该有多好。”

这是白薇已经过来了,她大概听得我最后一句,笑道:“楚将军英勇无敌,怎么志向这么小?”

我苦笑了一下,道:“如果大志要建立在别人的尸首上,那这志向再美好,也是可耻的。”

白薇和紫蓼互相看了看,脸色同时一变。我本是顺口一说,见她们居然反应这么大,诧道:“怎么了?”

白薇看看四周,小声道:“楚将军,这些话你不要跟别人说。”

也许共和军的首脑听了回多心吧。共和军宣称,为了建设一个新的平等世界,必须付出极大的牺牲,所以仓月公会征召那么多么经过训练的平民入伍,而共和军作战时一个个都悍不畏死。我刚才这句话虽然只是无心的感慨,但他们听了,却一定觉得是句讥讽,到时只怕谈判都谈不拢了。

言多必失,的确如此。我点了点头,道:“是,我知道了。对了,我们要去哪儿?”

白薇道:“去马场跑跑去。还记得昨天与你一同赴宴的丁亨利么?”

我道:“那个金发碧眼的将领啊。对了,他到底是谁?何城主的宴席上,六司主簿以外就是他了,可他好像并不是君中首将。”

丁亨利年纪很轻,顶多必我大得一两岁。如果他是五羊城首将,就好像我替代了文侯的位置一样了。紫蓼听得我说,抢着道:“丁将军是何城主爱将,何城主最信任他了。”

白薇笑道:“紫蓼喜欢的两个人中,其中一个就是他了。”

紫蓼脸“腾”地一下红了起来,嗔道:“姐姐!”说罢,拍马便走。那集市里人甚多,紫蓼骑在马上走得甚快,却连行人的衣服都不碰到。我看着她的背影,赞道:“原来紫蓼的骑术这么高明。”刚说出,便知道也说得多余了。当初她两人离开高鹫城时,便是自己赶车。她二人是七将中的段海若之女,骑术想必出自家传。

白薇只是淡淡一笑,看我要追上去,她忽道:“楚将军,你陪我走走吧,小妹让她先走。”

我心中一动。白薇这话中似乎有点深意,她是要和我说一些在紫蓼面前不能说的话么?我本要加鞭追上去,闻言便松开了缰绳,道:“好吧。”

我和她两人并马缓缓而行。这集市人头攒动,喧哗不已,走过一片人群,白薇忽然低声道:“楚将军,我想问问你,昨天晚上你和郑昭又说了些什么?”

我道:“他来看我啊,不是跟你说过了。”

郑昭也在宴席上!我心中猛地一震。春演说得没错,隔壁一定有人,而且八成便是郑昭。看来在船上他无法独到我的心思,便想在演习上下手。只是他到底读到我的心思没有?

突然我想起了什么,一下惊呆了。昨天晚上酒席间,我听到过后面发出一声惨叫,那声音虽然有点变形,外面也很吵,我没听清,但回想起来,约略便是郑昭的声音。

他一定想隔墙再次对我用读心术,却因为突如其来的剧痛而发出了惨叫,怪不得何从景听到这声音后要亲自去后面查看!

想到这儿,我不禁有些发抖。看来,何从景是知道郑昭的所为的,多半也是何从景授意。他为什么急着想知道我们的心思?他有什么打算?如果为了谈判的事,何从景究竟是希望谈判达成还是想刻意破坏谈判?

白薇见我在马上一动不动,轻轻叫了一声:“楚将军。”我回过神来,笑了笑道:“没有什么啊。”

白薇咬了咬嘴唇,想了想才道:“酒席上你没有说……没有说金千石吧?”

我有些不悦,道:“白薇,我跟你说过了,我没说。”

我不说,郑昭其实也一定早就知道了。看着白薇猜疑不定的神情,我想这样对白薇说,但实在有些不忍。白薇对自己的贞节很看重,而她拼命想瞒着郑昭,郑昭也装作不知,我实在不想去打破这个闷葫芦。有些事,知道了也该装作不知道。

白薇的脸也红了红,道:“对不起,楚将军,我不是不信你。只是昨夜阿昭回来得很晚,回来时脸色难看得要命。”

我心中一动,道:“他是几时回来的?”

白薇有点诧异,道:“酒席结束后,他就回来了啊。怎么了?”

如果这么说,晚上我睡的地方隔壁就没什么人了。那么说来,春燕说的“隔壁有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突然,我又是一震。春燕这个人实在有些古怪,她是何从景的侍妾,如果何从景要她来套我的话,那她也一定极其忠于何从景。如果只是充当陪宿的角色,又实在不应该让她知道隔壁有人的秘密。这样的女子,何从景怎么会让她来陪宿,难道不怕坏事么?

不对。何从景精明干练,此事绝对有内情。

我原本觉得春燕是个身世可怜,对我也大有好感的寻常女子,但此时一想,似乎又不是那么回事。我已经吃过一次苦头了,在符敦城里,萧心玉就把我骗的团团转,谁又敢保证这个春燕不会是第二个萧心玉?只是如果她真的是奉何从景之命行事,那么她告诉我隔壁有人这件事到底是什么用意?

正想着,白薇忽道:“楚将军,你又想什么了?”

我抬起头,笑了笑道:“没什么。”看着白薇,我突然想到,白薇和紫蓼姐妹又是什么样的角色?她们今天叫我出来,真的只是散散心么?她们会不会也一样,在给我布局?我发现自己越想越迷茫,似乎所有人都不可信了。

现在我要做的,就是步步小心,绝不能落入她们的圈套。此时我又有点担心自己和她们出来是不是对了。言多易失,谈得多的话,安知我会不会漏出口风。方才我和她们有点太不拘行迹了,从现在开始,我必须要小心,尽量少说话。

白薇又看了我一眼,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没有开口。这时紫蓼在前面道:“姐姐,楚将军,你们快点啊。”白薇道:“楚将军,我们快点去吧。”

我道:“白薇,我们到底去哪儿?”

白薇道:“其实是丁亨利想再见见你。”

“丁亨利?”我不由怔住了。丁亨利昨晚和我初次见面,谈得也很少,实在想不出他要见我做什么。

白薇笑了笑,道:“他以前就听过好几个人说起你,有点不服气吧。不过他为人很好,紫蓼最喜欢他。”

我笑了:“那他的意思呢?”

白薇脸上闪过一丝愁云,道:“可惜他喜欢的不是紫蓼。”

我正想问一下丁亨利喜欢的是谁,白薇加了一鞭,道:“别说了,紫蓼听到又要不高兴。我们走吧,楚将军。”

我也加了一鞭,跟着白薇赶上了前面的紫蓼。丁亨利是五羊城后起名将,也许,有朝一日他会与我兵戎相见吧,我也是在很想多知道一点关于他的事。

可能,丁亨利也在这么想。

五羊城占地很大,以面积而论,甚至比帝国都更大一些。西城是五羊城的兵营,也是他们的操练场,隔老远便听到那里传来士兵出操的声音。

到了营门口,两个卫兵一见段氏姐妹,举枪致意,道:“段将军请进。”

紫蓼一直表现得像个普通的年轻女子,一到营门口,却登时凝重起来。进了营门,我小声道:“紫蓼,你带的是什么兵啊?”

紫蓼转过头,也小声道:“是女营。”

女营!我又大吃了一惊,道:“妇女也当兵么?”

紫蓼道:“是。男女平等,女子也能保家卫国。”

这大概也只有宣称“人人平等”的共和军才想得出来。共和军宣称人人平等,男女自然更要平等,男人能做的事女人也要做,不过我想直接原因是共和军被武侯南征军击败后势力一蹶不振,为了补充战力才想出这等说辞。我虽然觉得男女的确应该平等,但也从没想过女子也要拿起刀枪上阵。我发过誓,今生不杀妇孺,如果我碰上的对手是女营,难道我也不杀她们么?

这自然不可能,她们要杀我的话,那我自然也要杀她们,这时已不能有恻隐之心了,即使是段氏姐妹也一样!

这时白薇转过头,笑道:“丁亨利可是很想看看你的枪法。楚将军,你要是给我们丢脸,那我可不饶你。”

她的话虽然有点凶,但语气却是笑眯眯的,极是温柔,我刚下的决心登时灰飞烟灭。如果真的和白薇有战场对阵那一天,我知道自己肯定下不了杀手的。我有些茫然地道:“是么?”

紫蓼有点关切地道:“楚将军,你可别走神啊。丁亨利可是很想看看你的武艺,他可是五羊城枪法第一的。”

我道:“那我可比不上他,我看看就成了。”

紫蓼急道:“那怎么成,你要和他比试呢!”

我吃了一惊,道:“什么?谁说我要和他比试?我拒绝!”我正打定主意,尽量不给人知道我的底细,自然不想节外生枝,与丁亨利比什么枪法。

紫蓼有些着急,对白薇道:“姐姐,怎么办?楚将军他不愿意。”

白薇拍马过来,看了看我,却只是低下头。我道:“白薇,你们可没说让我来和他比试。”

白薇轻声叹了口气,道:“楚将军,我们瞒你到现在,实在对不起。你知道今天何成主为什么让你们休息么?”

当然是因为昨晚给我和丁西铭陪宿的那两个侍妾了。但在白薇和紫蓼面前,我也不敢说。我道:“怎么了?”

“那是丁将军的主意。丁将军说,你是帝国君后起的将领,如果你名不副实,那帝国军不值得与之联手的。楚将军,这不是平常的比试,是关系到你们使节团命运的事。”

我冷笑了一下,道:“如果我不同意,他能杀了我不成?我要回去了。”

白薇顿时语塞。她低下头,似乎想着什么,脸上已有痛苦之色,紫蓼在一边,忧行于色,也不敢插话。看这她们两人这副样子,我不禁有些心软。可能白薇在丁亨利面前打过包票,说一定能带我前来。我正想说句软话,还是答应她算了,哪知白薇忽然抬起头,道:“是,对不起,楚将军。即使谈判不成,你们使节团的安危包在我身上,我一定会让你们安然回去的!”

她说得很坚定,眼中泪光闪烁,不似说谎。我叹了口气,道:“好吧,我答应你。反正我也想看一看五羊城的实力。”

紫蓼尖叫起来:“楚将军你答应了?太好了!”

她叫道,勒了一下坐骑,一匹马几乎人立起来,而她轻轻巧巧的控着马,在地上打转。白薇眼里的泪水也滚落出来,看着我,喃喃道:“谢谢你。”

我道:“没什么。虽然我曾经杀过很多你们的人,但眼下大敌当前,我更希望能够靠丁御使来解决分歧,而不是靠我。”

白薇一怔,马上知道我的意思了。她点了点头,道:“我知道,楚将军。即使我们的理想不一样,但我相信你是个好人。”

她说得有点语无伦次了,而她说我是个好人,春燕昨晚上就这么说我。我拍拍马,道:“走吧,趁现在肚里还有食,不然过一阵饿晕掉下马来,那不败也要败了。”

白薇“扑嗤”一声笑了出来,马上道:“你不会败!我相信你!”

我跟着她们想前走去。走过一群正在走操的士兵,前面一片空地上,一些人正在你争我赶的跑马。他们的马虽然比不上飞羽,也算百里挑一的好马,跑得极快。马如劲矢,人似游龙,绕成了一个大圈子。只是他们并不只是跑马,在跑道内侧排着七八个人形木靶,他们跑过木靶时便出枪刺去。那些木靶做得并不大,而且可以左右摇摆,狂奔只是要出枪本就不容易,那些人往往三枪里就有一枪刺不中。其中有一个人出枪却是极准,枪枪命中。这人虽然戴着头盔,但盔下的金发在旭日下甚是耀眼,正是丁亨利。

南人乘船,北人骑马,这是帝国想来的俗语。五羊城自然是最南边了,没想到这丁亨利的枪马如此娴熟,大是劲敌。我原本打算不把实力都显露出来,但也不能表现得太没用,以至于影响道此次谈判,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以微弱的劣势败下阵来,让他低估我,但有不至于看不起我。可现在看来,丁亨利枪法这等高强,我使尽全力不输就很不错了。

紫蓼到了前面,扬着手道:“丁将军!丁将军!”

丁亨利此时正出枪刺倒一个木靶,那木靶被她刺的前后左右乱摇,听得紫蓼的叫声,他回头看了看,举起手中长枪挥了挥,身后那些骑士都带住马,纷纷过来。看到丁亨利过来,资料脸上红晕更甚,倒不敢说话了。丁亨利到了她马前,将长枪挂在鞍前,恭恭敬敬行了一礼道:“紫小姐,亨利有礼了。”

紫蓼看着他的样子,正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看着意中人的样子。我不禁有点嫉妒,这时丁亨利已向我过来,到我跟前,他跳下马,行了个礼道:“楚将军,您真的赏光前来,小将万分荣幸。”

白薇和我都跳下了马。白薇道:“丁将军,楚将军是我城中贵客,你可千万不要失礼。”

丁亨利笑了笑,道:“武者不拘成礼,楚将军您说是么?”

他脸上虽带着笑意,目光却即使锐利。我迎着他得注视,看着他道:“丁将军取笑。在下看丁将军枪法如神,佩服不已。”

丁亨利道:“楚将军在船上定不曾跑马吧?有无兴趣玩两手?”

我迟疑了一下,眼角正看着白薇和紫蓼的神情。白薇眼中很是复杂,既有期许,又有点担忧,紫蓼却是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似乎要从我嘴里挖出个“是”字来。我笑了笑,道:“不知丁将军想怎么玩法?”

丁亨利笑了笑,道:“自然点到为止。来人,那两枝白垩枪过来,再拿副练习甲。”

一个军官答应了一声,丁亨利又对着我道:“楚将军确是一派英雄气概,亨利得于楚将军把臂论交,不胜感激。楚将军,我的枪法是西土所传,中原是没有的,只以力量与速度取胜,请楚将军不要太过大意了。”

我也见过了他练习,对他的枪法大致有了个了解。他的枪法确实与别的枪法有些不同,没有太多的花哨,每一枪都是实招。但也正因为去除了那些虚招,枪枪真是中宫直进,速度反倒快了许多。

白垩枪和练习甲都拿了过来,丁亨利递给我一套,道:“楚将军,请先休息一下吧,看看我们的练习可好?”

我道:“不必了,方才过来就是休息,我们速战速决吧。”

丁亨利一怔,又爽朗地大笑起来,道:“楚将军真不愧为英雄,好吧。”

他翻身上马,举起一支白垩枪,平放着举到眼前,向我一低头。这是马上礼的大礼,一般只有小辈对长辈或下级对上级才施的。我没想到他会施这么重的礼,还没上马,在地上还了他一礼。丁亨利道:“楚将军请慢慢来好了,小将先去那边,可好?”

他一句一个“可好”,几乎是在请示。我道:“好的,丁将军请便。”说着,我解开了外套,正要拿过练习甲来穿上,白薇却先拿了起来,解开了系绳,给我披上了。我没想到她会自己来给我披甲,边上几个五羊城的军官眼中几乎也有点妒忌地看着我。我不去理睬他们,小声道:“多谢了。”

白薇也小声道:“丁亨利的力量大得异乎寻常,你别被他的样子骗了,小心点。”

丁亨利长相可以称得上“俊美”二字。如果单看他的长相,我一定会以为他的枪法是走巧妙一路,绝想不到他是以力量取胜的。我点了点头,道:“好的,多谢。”

“不过你也别担心,丁亨利很有分寸,你不会受伤的。”

我心中暗自冷笑了一下。原本我只想随便敷衍一下,但既然丁亨利那么想看我的枪法,我就让他看看武昭老师传我的那几路枪术。我下手可不会太有分寸,虽然他不会又性命之忧,但他身上的伤一定免不了。不知为什么,也许是他俊美的相貌让我感到愤愤不平,现在我最想的反倒是在他那雪白的脸上添一道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