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谢

能得到这么多人的信任,并有机会解答这么多的问题,让我感到万分荣幸。首先,人们向我提出的问题教会我许多东西,让我有机会思考人们感到困惑并为之挣扎的各种难题和困境。其次,我对问题的解答就像解开了一个个谜团,这让我感到快乐。这种快乐来自分析这些问题、延伸这些问题,使其变得更加宽泛,显出其本来面目,有助于我们从社会科学的视角来审视关于这一话题的我们所了解的和不了解的细节。再次,快乐的源泉来自我的希望(或许有些天真),我希望我的回答是有趣的或对某些人有所帮助。最后,我发现以非常有限的字数去清楚地表达一种观点,这非常具有挑战性,并且带给我很大的满足感。

这本书源自我在《华尔街日报》上的专栏。我从来没有在《华尔街日报》上向专栏编辑公开表示过感谢,通过撰写这本书,让我有机会向他们表达我对他们的感谢。每隔一个星期,我都会收到简短有益的提示,告诉我如何写作,如何更加清晰地表述,当然,还有如何坚持到最后。在此,向我的编辑们——彼得·森格尔、沃伦·巴斯和加里·罗森表达我深切的未经编辑审查的谢意。

因为这本书包含了之前在《华尔街日报》上刊发的一些内容,因此也有很多律师参与其中。这本书动用了为《华尔街日报》工作的律师,还有来自哈珀–柯林斯出版社的律师。最重要的是,还有一件事比较棘手,那就是我希望这本书的收益可以用来支持社会科学方面的研究——所有这些情况可能会使任何人感到崩溃。请注意,我并没有向任何一位相关律师表示感谢,但我一定要向我的文稿代理人吉姆·莱文及其文稿代理团队表达我的感谢与敬意,感谢他们排除一切困难交付该项目。同样值得表扬的还有克莱尔·瓦赫特尔领导的哈珀–柯林斯出版社的团队,感谢他们的帮助、友好和耐心。

倘若没有威廉·赫斐利的付出,这件事做起来就不会这么有意思,或者读起来也不会这么有趣。我们开始合作时都非常谨慎,只用了一幅漫画,想测试一下合作的可能。但是,事情很快变得明朗起来,我们在许多话题上的观点极其相似。我们愉快地就读者的问题、我的回答以及威廉关于诸多话题颇有见地的看法交流意见。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期待威廉的邮件,想看到他为每个星期回答问题所绘制的漫画。

我还要向那位充当我的军师、助手以及至交表示无尽的感激。此人总是向我提供中肯的建议,并确保我能够接受,这个人就是梅根·霍格提。同样要深表谢意的还有玛特·特罗尔和艾琳·阿林厄姆,她们帮助组织、分类和改善本书的内容,使整个写作过程都很愉快。

最后,假如没有我可爱的妻子苏米,情况又会如何呢?或许关于夫妻关系,我所能给予的最佳建议就是要找一位你崇拜的,并渴望在某些重要方面与其看齐的人——然后,终其余生努力提高并追赶上她。我自己就采纳了这一建议,我可以亲自证明这种方法会使人的生活发生多么奇妙的变化。

我花了大量时间环游世界、谈论我的研究,并向那些愿意倾听的人们提供建议。这种生活方式,存在着一种真正的风险,容易造成自我膨胀。但当我回到家,很快就有人提醒我在智慧、善良,以及慷慨方面需要学习的知识还有很多。

爱你们的

丹·艾瑞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