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理性的行为与理性的决策

亲爱的丹:
你好!
考虑到你关于决策的所有研究以及我们所犯下的所有错误,你是否发现自己更擅长做决定了呢?
奥德

希望如此,有可能是这样的。我猜想,对于我们做决策时犯下的所有错误的研究,可以帮助我从总体上思考人类决策这件事。但是,我不相信它会对我本能的直觉产生任何积极的影响。也就是说,当我凭直觉和本能来做决定的时候,我跟其他所有人一样容易犯错误。

我比一般人做得更好的地方,可能是我会仔细考虑我的决定。在这种(不常见)情况下,思考变得更加审慎。在这个过程中,我可能会避免掉入某些我非常了解的决策陷阱。至少我倾向于认为情况是这样的。

研究决策错误的另一个好处,就是可以认识到习惯的重要性。习惯让我们不经深思熟虑而自动行事,这意味着,如果我们养成良好的习惯,这些习惯将有助于我们采取更为得体的行为。考虑到这一点,我会尽量用习惯和规定去约束一些极具挑战性的行为(暴饮暴食、储蓄不足、开车发短信)。我认为到目前为止,这一办法对我来说非常有效。

我还必须指出,我研究的许多方面都源于对我自己的非理性行为的观察。因此,如果我不犯错误,我就不得不另谋职业了。

决策,长远考虑,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