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距离和移情作用

亲爱的丹:
你好!
我正坐在德国的一列火车上给你写信。这列火车很拥挤,没有一个空座位。然而,那些特殊的“贵宾乘客”却有权要求那些已经就座的乘客给他们让座。这一重要身份被赋予了那些(像我一样)经常乘坐这趟列车出行的人们。能得到座位固然令人开心,而且按照规定我也应当得到一个,但是,我却无法开口要求某个“非贵宾乘客”把他的座位让给我。为什么这对我来说这么难呢?
弗雷德里克

你的问题与所谓的“可识别受害人效应”有关,其基本观点是当我们看到眼前有人遭受痛苦时,我们就会同情他们,关心他们。如果有可能,我们还会帮助他们。但是,如果这一痛苦过于沉重,或者我们看不到正在遭受痛苦的人,我们的关心程度就会不一样,或者不会提供帮助。

我猜想,如果在你上车的10分钟前,乘务员随便要求一位乘客把座位让给你,这种情况将会在你与那位“受害者”之间形成巨大的心理距离,因此你会非常心安理得地接受这一座位。

如果很容易就可以知道让出座位的那个人,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呢?比如,如果在你上车的那一刻,乘务员让某个人为你让座,会怎么样呢?或者再糟糕一点儿,如果乘务员要求某位乘客给你让座的情形刚好发生在你的眼前,会怎么样呢?当然,最糟糕的情况是让你挑选一个乘客,要求他把座位让给你。

我们从中可以得到什么经验呢?与他人发生直接联系,使我们行为的影响变得更鲜明、清晰,它会使我们在感知、移情和行动的时候变得更加谨慎和富有同情心。更重要的一个问题是,如何让我们的政治家、银行家、总裁以及其他所有对我们的生活能够产生间接影响的那些人,意识到他们的决策与行为可能造成的后果。

旅行,他人,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