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改变现状?

阅读 ‧ 电子书库

“我很担心,如果我离开纽约,不知道我会变成什么样子。”

亲爱的丹:
你好!
我应当提出辞职吗?我素来不大满意我的工作,可我已经在这家公司待了8年。出于现实和经济方面的原因,我应当留下来:我的工资很高,包括优先认股权和津贴;每年有几个星期的假期;还有养老保险。另外,谋求一份新工作存在着许多不确定因素,我无法预测在新单位我是否会比现在开心。我是应当继续待在现在的公司,还是应当找一份新工作呢?对此,你有何建议?
K·P

事实上,你的根本问题在于你现在并不快乐。这种不快乐是由工作引起的,还是由你本人引起的?如果原因在于你的工作,那么换工作是助你实现美好未来的有效途径。相反,如果原因在于你自己,那么换工作将徒劳无功。因为正如“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谚语所说的,你的性格依然会让你对新工作不满意。

到底是什么原因呢?这很难说清楚,尤其当你长期从事同一份工作,又无法预测自己从事不同工作时的感受(顺便说一句,你可以思考一下恋爱关系中类似的问题)。

因此,我建议你下次放假的时候(比如3个星期),利用这段时间主动到一家你正在考虑加入的那类公司工作。请注意,我建议的是尝试一段较长的时间,因为你需要一些时间来更好地了解工作最初的新鲜感消退之后自己的感受。当然,当几个星期的志愿者无法让你充分了解长时间在这家公司工作的感受,但可以让你更好地了解当下你不快乐的原因。当这段时间结束的时候,你就可以更好地了解导致你不快乐的原因是目前的工作还是你自己。

如果你不考虑利用你的假期来试着弄清楚你应当继续做现在的工作还是另谋高就,那么这说明你现在并没有感到不快,因此你应当安于现状,并停止抱怨。

···············

亲爱的丹:
你好!
17年前,当时我的儿子刚满18岁,他作为一名艺术生前往纽约的库伯高等科学艺术联盟学院上学。现在,他已经35岁了,却始终不敢离开纽约市。他不喜欢住在纽约,而愿意搬到美国西部与我们住在一起,以便从事摄影艺术方面的工作(并希望将其作为事业)。但是,他周围的人给他的建议却截然相反,他们似乎认为纽约才是世界上唯一可以生活和工作的地方。你有何建议或建设性的方法,让他明白自己的处境不妙,应当搬来与我们同住呢?
芭芭拉

首先,令人高兴的是你希望自己的儿子搬到离你近一些的地方工作和生活,而不是待在美国东部。而且,我相信他的想法与我一样。

对于他是否搬家,我猜想你的儿子共受到三种决策偏见的困扰。第一种是“禀赋效应”,它与我们的倾向性有关。人们倾向于把自己当下的处境作为参照点,而把其他任何情况视为偏离我们当下状态的消极变化。以你的儿子为例,从纽约市搬到西海岸有好处(天气、父母等),但是也有坏处(人口密度低、美术馆少等)。禀赋效应对他的影响就是:他在更大程度上关注的是自己要放弃的事物,而没有充分注意到搬到西海岸之后他所能得到的事物。

你的儿子极有可能遭受到的第二种决策偏见是“现时偏好”,即与改变我们现状的决策相比,我们对于保持现状的决策有着完全不同的感受。我曾经听到一位空军指挥官对飞行员说,每当他们决定改变航线或保持航线的时候,他们应当永远将其视为主动选择的结果。可问题是,我们中很少有人会这样考虑自己的决策。我们会把搬家、结婚以及变换工作等事情看作决策,但不会把待在原地、保持单身以及继续目前的工作看作决策。或者,至少我们没有将其视为同等重要的决策。

你的儿子所面对的第三种决策偏见是“永久性偏见”。它的意思是,当我们面临貌似不可改变的重大决策(结婚、生子、搬到远方)时,这些决策的永久性使得决策看上去更重要和令人生畏,更别提此类决策可能会带给我们更多的遗憾了。

面对这三种偏见,你的儿子必然会为搬到美国西部这件事而忧虑不安。目前的问题是,你可以做些什么来帮助他做出决定呢?换作是我,我就会将此次搬家设计成一个“为期6个月的实验”。这样一来,你的儿子就不会认为自己搬家了(没有损失),他也不会认为自己的现状改变了(他依然会把自己视为纽约人,只是暂时体验一下美国西部的生活)。这种尝试性的做法看起来就没有那么重大和令人生畏了。但是,一旦他搬到了美国西部,他的观点就会发生改变。很快,他就会产生家的感觉,习惯新的环境,从而形成新的现状。从那一刻起,关于离开美国西部的任何变化看起来都将是十分重大,而且有可能造成遗憾的决策。

职场,实验,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