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比赛的过程与结果

亲爱的丹:
你好!
你曾多次提到损失厌恶的理论,认为失败的痛苦远比胜利的快乐更强烈。最近的世界杯比赛极有可能是世界历史上观众人数最多的一项赛事,来自世界各地的球迷对它显然十分投入。倘若真如损失厌恶所表明的那样,人们遭受到失败的痛苦大于他们获胜的喜悦,为什么有那么多人都成了某支队伍的球迷呢?毕竟,作为球迷,遭遇失败的机会(感觉非常痛苦)与获胜的机会(不能带来相同程度的情感效用)几乎是同样多的。因此,总体说来,许多场比赛的结果,对球迷而言都是不满意的。在运用损失厌恶原则的时候,我是否漏掉了什么东西?损失厌恶与体育运动真的没有关系吗?
费尔南多

“体育迷”的说法暗示了人们在此类事情上拥有选择权,他们仔细考虑过成为某一支球队球迷的利与弊。从个人角度来说,我猜想我们选择全力支持某支球队与其说是理性的选择,不如说与我们的宗教信仰更接近。这表明,在选择自己支持的球队时,事实上我们做出的并不是主动选择(至少不是经过深思熟虑、有根据的)。我们的环境、家庭和朋友影响了我们与球队的关系。

你的问题所包含的另外一种假设是,当我们在选择自己支持的球队时,我们会考虑可能产生的负面情感。这种情感会随着球队失利而产生,与获胜带来的情感刺激相对立。你的这一观点存在的问题是,我们不是很擅长预测失败将会带给我们的情感反应。因此,我们进行选择的时候,不大可能精确地把损失厌恶的全部影响考虑在内。

在你的问题中,你还提出了一种可能性:损失厌恶原则可能不适用于体育赛事。这种可能性非常有意思,我想解释一下你为什么是(部分)正确的。体育赛事不仅关乎结果,更关乎我们体验比赛的方式:随着时间的推移,比赛过程逐步呈现出来(即使是德国对巴西的那场7∶1的比赛)。与赌博不同,比赛需要时间,比赛的过程本身就能给人带来最大的享受。我们来看一下这样两个人:N(无所谓者)和F(球迷)。损失厌恶所隐含的意思是无论比赛结果如何,N最终都会产生一种中立的情感体验,而F可能会感到愉悦或者沮丧,两者概率相等(对这两种可能的结果的期望值是消极的)。但是,这种分析只考虑了比赛结果。比赛过程本身带来的快乐,怎么没考虑在内呢?在这一点上,N不会在比赛过程中得到太多的情感体验,因为很显然他不太在乎,他很可能会花时间去查看电话或者不断更换电视频道。相反,F则会经历情感上的大起大落,感觉自己与球队以及比赛结果息息相关,因此在整个比赛过程中都会全神贯注。现在,如果我们把比赛体验和最终结果都考虑在内,那么我们可以说在每场比赛结束后,狂热的球迷都有可能经历巨大的失望和痛苦,但与此同时,他们也从比赛过程本身获得了很大的享受。就像生活中的许多其他领域一样,过程常常比最后的结果重要得多。

体育运动,损失厌恶,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