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妮莉丝

 

每天清晨,女王都会站在西墙上,点数奴隶湾中的风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今日,她数到二十五艘船,不过有些帆在远处游曳不定,因而这数字不是很准确。她可能数漏,抑或数重。那又怎样?扼死一个人只需十根指头。所有贸易都被迫中断,渔民也不敢去海湾捕鱼。最胆大的在河中撒下几条钓索,即便这也很冒险;绝大部分人只能将船紧靠在弥林的多彩砖墙下。

 

但海湾中不乏弥林船。丹妮的军队围城时,城内许多战舰和贸易划桨船驶入了海中,现在它们转而壮大了魁尔斯、脱罗斯和新吉斯的舰队。

 

她的海军司令的建议聊胜于无。“让他们见识您的龙,”格罗莱说,“让渊凯人尝尝烈火的滋味,我们的贸易就会畅通无阻。”

 

“那些船正在困死我们,我的海军司令却只会谈论龙。”丹妮回答,“你是我的海军司令,不是吗?”

 

“我是没有船的海军司令。”

 

“那就造船啊。”

 

“战舰没法用砖造。奴隶主烧掉了方圆二十里格内每一片树林。”

 

“那就去二十里格外找。我给你货车、工人、骡马……你需要的任何东西。”

 

“我是水手,不是船工。我被派来带陛下回潘托斯,您却把我拉到这里,还为了钉子和木头把我的‘赛杜里昂号’大卸八块。我再也看不到她了,也很可能再见不到故乡和发妻。拒绝达梭斯的船的不是我,我没法用渔船跟魁尔斯人开战。”

 

他的抱怨让丹妮懊恼不已不己,她甚至怀疑这坏脾气的潘托斯人会不会是那三个背叛者之一。不,他只是个背井离乡的老人,心生怨气而已。“总有能做的事。”

 

“当然,我跟您说过。那些船是绳子、沥青和帆布造的,外加科霍尔的松木和索斯罗斯的柚木,以及来自伟大的诺佛斯的老橡木,再或紫杉、白蜡、云杉。反正是木头,陛下。木头易燃,而龙——”

 

“我不想再议论龙。下去吧,去向你的潘托斯神明祈求风暴,以摧毁敌人。”

 

“水手从不祈求风暴,陛下。”

 

“我听够了你不会这不会那!走吧!”

 

巴利斯坦爵士没走。“城内储备还够,”他提醒丹妮,“而且陛下下令栽种豆子、葡萄和小麦。您的多斯拉克人劫掠了那些躲到山上的奴隶主,并解放了他们的奴隶。这些奴隶正辛勤耕作,日后将带着收成来弥林的市场。您还得到了拉扎的友谊。”

 

是达里奥为我赢得的,虽然价值不大。“羊人的友谊。羊羔要有牙齿就好了。”

 

“那无疑会让狼群更谨慎。”

 

这话让她笑起来。“您那些孤儿怎样了,爵士先生?”

 

老骑士微微一笑。“很好,陛下,很高兴您问起这个。”那些男孩是他的骄傲。“有四五个孩子表现出骑士的素质,或许最终我能培养出十几位骑士。”

 

“若他们能跟你一样真诚,一个就够了。”过不了多久,她将需要每一位骑士。“他们能为我比武么?我想看。”韦赛里斯给她讲过他在七大王国观看的比武大会,但她从未亲眼观赏。

 

“他们还没准备好,陛下。等一切就绪,他们乐意向您展示实力。”

 

“希望那一日尽快到来。”丹妮想吻这位好骑士的脸颊,但弥桑黛出现在拱门外。“弥桑黛?”

 

“陛下,斯卡拉茨求见。”

 

“带他上来。”

 

圆颅大人和两名兽面军一同前来,其中一人戴着老鹰面具,另一个面具似乎是豺狼。黄铜面具只露出眼睛。“我的明光,西茨达拉昨夜似乎进了扎克金字塔,直到后半夜方才离开。”

 

“他拜访过多少座金字塔了?”丹妮问。

 

“十一座。”

 

“距离上一次谋杀过了多久?”

 

“二十六天。”圆颅大人眼里似要喷出怒火。让兽面军跟踪西茨达拉,记录他的行踪,全是圆颅大人的主意。

 

“到目前为止西茨达拉履行了诺言。”

 

“这怎么能算!鹰身女妖之子的确放下了屠刀,但是为何?就因为尊贵的西茨达拉好言相劝?我告诉您,他跟他们是一伙的,因此他们才会服从他。他很可能就是他们的头领,鹰身女妖本人。”

 

“如果有鹰身女妖的话。”

 

斯卡拉茨确信弥林的鹰身女妖之子有一位贵族首领,一位秘密指挥这支影子军队的元凶。丹妮不这么认为。兽面军除掉了几十名鹰身女妖之子,那些被俘者经过严刑拷打后会惨叫着供出一些名字……太多名字了。在她看来,若所有谋杀都是某位幕后黑手所为,只需擒贼擒王便天下太平这固然好,但恐怕事情没这么单纯。我的敌人无处不在。“西茨达拉·佐·洛拉克交友广泛,富甲天下。或许他可以用钱帮我买来和平,或许他能让贵族们相信我们的婚姻是皆大欢喜。”

 

“就算他不是鹰身女妖,他也知道谁是。发掘真相不难,请允许我审问西茨达拉,我很快就能让他招供。”

 

“不,”丹妮说,“我不相信那些招供。你给过我太多招供,而那些全无价值。”

 

“我的明光——”

 

“我说‘不’。”

 

圆颅大人怒冲冲的脸愈发丑陋了。“这是乱来,伟主西茨达拉把圣上当猴耍。您想跟毒蛇上床么?”

 

我想跟达里奥上床,但为了你这帮人,我却把他送走了。“你可以继续监视西茨达拉·佐·洛拉克,但不能伤害他。听明白了吗?”?’,

 

“我不是聋子,圣主,我会遵命。”斯卡拉茨从袖中抽出一卷羊皮纸。“圣上请看,参与封锁的弥林船名单,以及她们的船长。全是些伟主大人。”

 

丹妮研读了一下羊皮纸,弥林的显赫家族均名列其上:哈扎卡、玛瑞克、库尔扎、扎克、雷哈达、格拉扎、帕尔,甚至瑞茨纳克和洛拉克。“我要这名单干吗?”

 

“名单上每个人在城内都有亲人:老婆孩子、兄弟姐妹、父母双亲。让兽面军去逮捕他们,用作人质来要挟换船。”

 

“若我派兽面军进他们的金字塔,意味着一场血腥的内战。我必须相信西茨达拉,必须期待和平。”丹妮将羊皮纸举到蜡烛上,在斯卡拉茨的怒视下,让那些名字消失在火焰中。

 

事后,巴利斯坦爵士说她哥哥雷加会以她为荣,丹妮却想起乔拉爵士在阿斯塔波说过的话:雷加战斗得英勇,雷加战斗得高贵,雷加战斗得荣誉,雷加死得不明不白。

 

她下到紫色大理石厅,发现几乎空无一人。“今日没人请愿?”丹妮问瑞茨纳克·莫·瑞茨纳克,“没人需要裁决?或索求赔偿?”

 

“没有,圣上,整座城市被恐惧笼罩。”

 

“没什么好怕的啊。”

 

当晚丹妮就知道人们在怕什么了。她的质子米卡拉茨和科兹米亚正端上秋蔬和姜汤组成的简单晚餐,伊丽上来通报说格拉茨旦·卡拉勒带着三名蓝圣女从神庙回来。“灰虫子也来了,卡丽熙。他们急着见您。”

 

“带他们去大厅,并召集瑞茨纳克和斯卡拉茨。绿圣女说是何事?”

 

“阿斯塔波。”伊丽答道。

 

灰虫子先开口:“他自晨雾中出现,骑在苍白的母马上,奄奄一息。他的马踉踉跄跄地走向城门,身侧满是血污和泡沫泡沬,眼睛恐惧地转动。骑者高喊‘她在烧,她在烧’,然后从马鞍上一头摔下。小人赶到现场,命人将骑者带到蓝圣女处救治。您的仆人们抬他穿过城门时,他再次哭号:‘她在烧。’他的托卡长袍下几乎是一副骨架,仅存的肌肉烧得滚烫。”

 

一位蓝圣女接着讲述:“无垢者将此人带到神庙,我们脱光他的衣服,用冷水给他清洗。他的衣服肮脏不堪,’我的姐妹在他大腿上找到半截箭头。他折断了箭杆,但没取出箭头,结果伤口发炎,毒素扩散到全身。进神庙不到一小时他就死了,嘴里一直高喊‘她在烧’。”

 

“‘她在烧,’”丹妮莉丝重复,“她指谁?”

 

“阿斯塔波,明光。”另一位蓝圣女指出,“他说过一次,他说:‘阿斯塔波在燃烧。’”

 

“这可能是发烧时的胡话。”

 

“明光明鉴,”格拉茨旦·卡拉勒说,“但札拉还看到别的东西。”

 

名叫札拉的蓝圣女双手交握。“女王陛下,”她低声道,“他的高烧不是那支箭引起的。他大小便失禁——不止一次,而是好多次——粪便一直流到双膝,里面还带着干血。”

 

“灰虫子说他的马在流血。”

 

“是这样的,陛下,”太监确认,“那匹苍白母马被他的马刺扎得血肉模糊。”

 

“或许如此,明光。”札拉道,“但鲜血和粪便混在一起,沾在他内衣上。”

 

“他在便血。”格拉茨旦·卡拉勒指出。

 

“我们无法确定,”札拉道,“但弥林很可能要面对远比渊凯的长矛恐怖的事物。”

 

“我们必须祈祷。”绿圣女说,“神明将这个人送到我们中间,作为信使,带来信号。”

 

“什么信号?”丹妮问。

 

“灾难与毁灭的信号。”

 

丹妮不愿相信他们说的。“他只是一个人,一个膝盖中箭的病人。他的马将他载到这里,不是什么神明。”苍白母马。丹妮突然起身。“感谢你们的忠告,还有你们为这可怜人所做的一切。”

 

绿圣女离开前吻了丹妮的手指。“我们应当为阿斯塔波祈祷。”

 

也为我。哦,为我祈祷吧,亲爱的女士。阿斯塔波陷落后,渊凯大军已无后顾之忧。

 

她转向巴利斯坦爵士。“派骑手去丘陵地找回我的血盟卫,再召回‘棕人’本的次子团。”

 

“暴鸦团呢,陛下?”

 

达里奥。“对,对。”三天前,她刚梦到达里奥横死路边,双眼无神地盯着天空,乌鸦在他尸体上盘旋。其他夜里,她在床上辗转反侧,思索他会不会像背叛暴鸦团的前任团长一样背叛自己。他把他们的头带给我。如果他带着属下回归渊凯,为黄金出卖她呢?他不会那么做。他会么?“还有暴鸦团。马上派人去找。”

 

女王发出召集令八天后,次子团最先返回。巴利斯坦爵士通报丹妮团长求见时,她恍然以为是达里奥,不由得心如鹿撞。但巴利斯坦爵士带来的却是棕人本·普棱。

 

棕人本皮革般的脸满是裂纹,皮肤是老柚木的颜色,白头发,眼角布满鱼尾纹。这样一张饱经风霜的棕脸在丹妮看来却很亲切,她甚至拥抱了他。他眼角的皱纹开心地堆在一起。“听说陛下要下嫁,”他说,“但没人通知新郎官就是我。”瑞茨纳克在旁气急败坏,他俩则相视而笑。但棕人本开口后,所有的笑声都消失了,

 

“我们抓住三个阿斯塔波人,圣上最好见见他们。”

 

“带上来。”

 

丹妮莉丝在庄严的大厅中接见他们,高高的蜡烛在大理石柱间燃烧。她看到几位阿斯塔波人面露饥色,便立刻叫人备食物。他们一行十二人从红砖之城出发,如今只剩三个:一名砖匠、一名纺织工和一名鞋匠。“其他人怎么了?”女王问。

 

“全死了。”鞋匠道,“渊凯的雇佣兵在阿斯塔波北边的丘陵地巡逻,猎捕从大火中逃出来的人。”

 

“难道城池已经陷落?城墙可是非常厚实啊。”

 

“它厚是厚,”砖匠回答,他是个有眼疾的驼子,“但年久失修又破损严重。”

 

纺织工抬起头。“每天我们都互相安慰,说龙女王会回来救我们。”这女人面庞瘦削,有薄薄的嘴唇和暗淡的死鱼眼,“据说克莱昂曾派人求援,您答应要回来。”

 

他派人来找我,丹妮心想,至少这部分是真的。

 

“在城外,渊凯人烧毁庄稼,屠戮牲畜,”鞋匠续道,“在城内,我们忍饥挨饿。我们吃猫、吃老鼠、啃皮革。一张马皮就是一顿大餐。割喉国王和婊子女王相互指责对方吃死人肉。一些男男女女暗中聚集抽签,抽到黑石头的就得献出自己的肉。有些人认为一切都是克拉兹尼·莫·纳克罗兹惹的祸,于是洗劫并烧毁了纳克罗兹金字塔。”

 

“也有人认为是丹妮莉丝惹的祸,”纺织工说,“但我们中的大多数依然爱您。‘她就要来了,’我们互相告慰,‘她将率大军回来,带给所有人食物。’”

 

我连自己的人民都只能勉强喂饱。如果我向阿斯塔波进军,必将失去弥林。

 

鞋匠讲述了他们怎样遵从阿斯塔波绿圣女的话,将屠夫国王的尸体挖出,套上青铜鳞甲。绿圣女得到众神预示,宣称屠夫国王可以打败渊凯人,解救他们。于是伟大的克莱昂的尸体披挂上阵,恶臭难闻的身躯被绑在饿马背上,领着新建的无垢者军队开城出击。但他们被一支新吉斯军团咬住,杀得片甲不留。

 

“战败后,绿圣女被钉在惩罚广场的木桩上等死。在乌尔霍金字塔中,一些幸存者疯狂欢宴,彻夜不眠,然后就着最后一点食物饮下毒酒,不愿面对第二天的黎明。再不久疾病爆发,血瘟杀了四分之三的人,直到一些将死之人发起暴动,干掉了主城门的守卫。”

 

老砖匠突然插话:“不,这是那些健康人干的,为逃离血瘟。”

 

“真相如何重要么?”鞋匠反问,“反正守卫们四散奔逃,城门大开。新吉斯的军团涌入阿斯塔波,然后是渊凯人和骑马的佣兵。婊子女王顽强抵抗,咒骂着战死;割喉国王弃械投降,却被扔进竞技场,遭饿狗扑食。”

 

“即便如此,仍有人说您来了。”纺织工道,“他们赌咒发誓,说见你骑在魔龙背上,高飞过渊凯营帐。我们日夜盼着你。”

 

我没法去,女王想着,我不敢去。

 

“城市陷落后呢?”斯卡拉茨问,“后来呢?”

 

“后来是屠杀。圣恩神庙里挤满了向神明祈求治疗的病人,于是新吉斯军团封住神庙门,将神庙付之一炬,由此引发大火。不出一小时,整座城市火光冲天,一片火海。慌乱的人们涌入街道,想方设法逃离火场,但渊凯人关闭了城门。”

 

“你们逃出来了,”圆颅大人指出,“怎么做到的?”

 

老头回答:“我是砖匠,我家世世代代都是砖匠。我祖父将我家的房子建在城墙边上,每晚搬几块砖不是什么难事。后来我把这事告诉了朋友们,他们帮我支撑好甬道,以防塌方。我们我彳门都认为应当未雨绸缪。”

 

我留下议会来统治你们,丹妮想到,由一名医生、一名学者和一名牧师领导。她回想起当初的红砖之城,红色砖墙后空气干燥、尘土飞扬,编织出残酷的梦;那里同时也是生机勃勃的。恋人在蠕虫河的小岛上接吻,奴隶却在惩罚广场上被一卷一卷地剥皮,挂起来留给苍蝇。“你们能逃脱令人欣慰,”她对阿斯塔波人说,“在弥林你们安全无虞。”

 

鞋匠对她表达了感激,老砖匠吻了她的脚,但纺织工只用石板般的眼睛冷冷地盯着她。她知道我在说谎,女王心想,她知道我根本无力保证他们的安全。阿斯塔波被烧毁了,接下来该轮到弥林。

 

“会有更多难民涌来。”阿斯塔波人下去后,棕人本说,“这三人骑马,大部分人没有马。”

 

“会有多少?”瑞茨纳克问。

 

棕人本耸耸肩:“成百上千。有的病了,有的烧伤,有的受了别的什么伤。猫之团和风吹团正拿着长矛鞭子在丘陵地巡视,驱赶他们向北来,并杀掉落单者。”

 

“一群会走路的嘴巴。你说还有病人?”瑞茨纳克绞着双手,“圣上,必须阻止他们进城。”。

 

“是的。”棕人本·普棱说,“我虽然不是学士,但至少知道把坏苹果和好苹果分开。”

 

“人不是苹果,本,”丹妮道,“这些是活生生的男人女人,又病又饿,担惊受怕。”他们是我的孩子,“我应当去救援阿斯塔波。”

 

“陛下救不了他们,”巴利斯坦爵士道,“您警告过克莱昂国王不要与渊凯开战。那人是个白痴,且双手沾满鲜血。”

 

我的双手就清白么?她想起达里奥的话——宁为刀俎不为鱼肉,强者都是屠夫。“克莱昂是我们敌人的敌人,若我参加哈扎特角之战,就能两面夹攻,将渊凯人一网打尽。”

 

圆颅大人不同意:“您派无垢者南下哈扎特角,鹰身女妖之子会——”

 

“我知道,我知道。埃萝叶的事会重演。”

 

棕人本·普棱迷惑不解:“谁是埃萝叶?”

 

“一个女孩。我以为能将她救出火坑,结果却让她落得更悲惨的下场。而我在阿斯塔波的所作所为,造成了一万个埃萝叶的悲剧。”

 

“陛下您当时并不知道——”

 

“我是女王,我应当了解情况。”

 

“木已成舟,”瑞茨纳克·莫·瑞茨纳克道,“圣上,我恳求您,马上立尊贵的希茨达拉为王,让他与贤主大人们交涉,以达成和平协议吧。”

 

“基于什么条件?”留心芬香的总管,魁蜥说过。戴面具的女人准确预言了苍白母马的到来,她对高贵的瑞茨纳克的看法是否也会应验?“我或许是个年轻女子,不懂战争之道,但这不代表我会如待宰羔羊般乖乖走进鹰身女妖的巢穴。我有无垢者、暴鸦团和次子团,我还有三个自由民军团。”

 

“您有龙。”棕人本·普棱微笑。

 

“他们在深坑中,被锁链束缚着,”瑞茨纳克·莫·瑞茨纳克哀叹,“不听话的龙有何用?甚至连开门喂养它们的无垢者都开始怕了。”

 

“什么?害怕女王的小宠物?”棕人本眼角的皱纹笑眯眯地皱成一团。灰白头发的次子团团长是个天生的佣兵,血管里流着十几种血液,但他一直受到龙的喜爱,他也喜爱那些龙。

 

“宠物?”瑞茨纳克尖叫,“不如说是怪物。吃孩子的怪物。我们不能——”

 

“闭嘴,”丹妮莉丝说,“不准谈论此事。”

 

瑞茨纳克缩了缩身子,像要躲开她话中的怒火。“原谅我,圣主,我不是……”

 

棕人本·普棱推开他。“陛下,渊凯人雇了三个佣兵团来对抗我们的两个团,据说还派人去瓦兰提斯收买黄金团,那帮兔崽子人数不下一万。此外,渊凯人有四个吉斯卡利军团,或许更多,我还听说他们派骑手穿越多斯拉克海,说不定能说动某个大卡拉萨对付我们。我们得让他们见识见识龙,就像当初您让我见识的那样。”

 

丹妮叹口气:“很遗憾,本,我不敢放龙出来。”她知道这不是本想要的答案。

 

普棱挠了挠斑驳的胡须。“如果没有龙来制衡,那么……我们得赶在渊凯兔崽子收缩包围圈以前离开……当然动身之前,得让那些奴隶主出一笔开拔费。为了城市,他们可以付钱给卡奥们,为什么不能付给我们?把弥林卖回去,满载金银财宝西进。”

 

“你让我洗劫弥林,然后逃之夭夭?不,我决不会。灰虫子,我的自由民做好战斗准备了吗?”

 

太监双手抱胸。“他们虽非无垢者,但绝不会让您蒙羞。小人以矛和剑向您起誓,圣上。”

 

“好,很好。”丹妮扫过周遭众人的脸。圆颅大人闷闷不乐。巴利斯坦爵士一脸严肃,蓝眼里透出悲伤。瑞茨纳克·莫·瑞茨纳克脸色苍白,满头大汗。棕人本白发灰须,脸孔犹如老旧皮革。灰虫子脸颊光滑冷漠,无动于衷。达里奥要在就好了,还有我的血盟卫,她想,如果开战不可避免,吾血之血应与我共同面对。她想念乔拉·莫尔蒙爵士。他欺骗我,出卖我,但他也爱着我,而且总是给我好建议。“我打败过渊凯人,我会再次打败他们。但在哪里打?如何打?”

 

“您要主动出击?”圆颅大人难以置信,“那太蠢了。我们的城墙比阿斯塔波高得多厚得多,我们的战士也更勇猛,渊凯人轻易攻不破弥林。”

 

巴利斯坦爵士不同意。“坐等被围太消极了。他们的队伍充其量是拼凑的杂牌军,奴隶贩子打不了仗,若我们攻其不备……”

 

“可能性微乎其微,”圆颅大人回应,“渊凯人在城内有的是朋友,他们会马上得知消息。”

 

“我们能召集多少军队?”丹妮问。

 

“恕我直言,军队人数肯定不够。”棕人本·普棱道,“纳哈里斯没表态?如果开战,我们需要他的暴鸦团。”

 

“达里奥还在回来的路上。”噢,天啊,我都做了什么?我是派他去送死么?“本,我要你的次子团去侦察敌情,摸清对方位置、行军速度、人数及部署。”

 

“我需要补给,外加健壮的马匹。”

 

“当然,巴利斯坦爵士负责处理。”

 

棕人本挠挠下巴,“或许我能策反一些敌人。如果陛下能让我带上几袋金币和宝石……给那些团长一点甜头,就像……嗨,谁知道呢?”

 

“收买他们,有何不可?”丹妮确认。她知道这种事在争议之地的佣兵团间是家常便饭。“没错,非常好。瑞茨纳克,此事由你来办。次子团出城后,关上城门,将城上的守卫加倍。”

 

“马上去办,圣主,”瑞茨纳克·莫·瑞茨纳克说,“那这些阿斯塔波人怎么办?”

 

我的孩子。“他们来此寻求救济和庇护,我们不能拒之门外。”

 

巴利斯坦爵士皱紧了眉。“陛下,据我所知,若听任血瘟传播,整支军队都会遭遇灭顶之灾。总管说得没错,我们不能放阿斯塔波人进弥林。”

 

丹妮无助地看着他。真龙不流泪。“就照你说的办吧。把他们安置在城外,直到……直到瘟疫终结。在城西的河边搭帐篷,尽可能保证他们的饮食,或许我们能把病人隔离开。”所有人都望着她,“要我再说一遍么?立刻去执行命令。”丹妮站起来,从棕人本身边走过,登上台阶,走向露台上只属于她的宝贵的私密空间。

 

阿斯塔波与弥林之间足足相隔两百里格,但丹妮觉得西南方的天空似乎被红砖之城毁灭的烟雾玷污遮蔽了。砖与血造就阿斯塔波,砖与血造就它的子民。古老的谚语谙语在她脑海回响。而最终,骨和灰掩埋阿斯塔波,骨和灰掩埋它的子民。她试图回忆埃萝叶的面孔,但女孩已己逝的形象总是幻灭成灰。

 

当丹妮莉丝终于转身时,巴利斯坦爵士就站在旁边,身裹白袍以抵御夜晚的寒气。

 

“我们能打这一仗么?”她问他。

 

“打仗很容易,陛下,您应当问能否获胜。求死容易求胜难。您的自由民训练不足,毫无经验。您的佣兵曾服务于您的敌人,既有背叛前科,难保不会再叛。您有两条龙,但您控制不了,第三条龙很可能已离您而去。在城墙之外,您唯一的朋友是拉扎人,可惜他们从不参战。”

 

“但我的城墙很坚固。”

 

“不会比我们攻打它时更坚固。况且墙内还有鹰身女妖之子,还有那些伟主大人,他们有的是您没除尽的奴隶贩子,有的是被你处死的奴隶贩子的子孙。”

 

“我知道。”丹妮叹息,“你有什么建议,爵士?”

 

“开战。”巴利斯坦爵士说,“弥林业已人满为患,挤满了饿殍,而您在城内树敌过多,恐怕熬不住长期围困。等敌人北进时,请派我去迎击,我会选好战场与之会战。”

 

“去迎击,”丹妮重复了一遍,“带着你口中那些训练不足、毫无经验的自由民。”

 

“我们都曾是菜鸟,陛下。无垢者会帮助他们成长,如果我有五百名骑士……”

 

“你现在最多有五名。而我把无垢者交给你的话,就只剩兽面军来保卫弥林。”巴利斯坦爵士并未争辩,丹妮阖上双眼。诸神啊,她祈祷,你们带走了卓戈卡奥,我的日和星,你们带走了我那英勇的儿子,让他胎死腹中。你们欠我血债。现在,我恳求你们,帮帮我。请给予我智慧,让我看清前路;请赐予我力量,让我做必须做的事,以保护我的孩子。

 

诸神没有回应。

 

丹妮莉丝睁开眼睛:“我无法同时解决内忧外患。想保住弥林,得有整座城市的拥护。整座城市的拥护。我必须……我必须……”她说不出口。

 

“陛下?”巴利斯坦爵士轻声询问。

 

一位女王不属于自己,而属于国家。

 

“我必须嫁给西茨达拉·佐·洛拉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