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恩

 

赛丽丝王后大驾光临黑城堡,同行有她女儿、女儿的弄臣、女仆、宫廷贵妇以及骑士、誓言骑士和五十名士兵。全是后党,琼恩·雪诺知道,他们侍奉赛丽丝,但效忠梅丽珊卓。红袍女祭司在东海望的乌鸦到来的近一天前,就通知他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琼恩带着纱丁、波文·马尔锡和六名黑衣守卫在马厩迎接王后一行。关于王后的传言哪怕仅有一半是真,那不带随从来见她就绝对行不通。她可能会把琼恩当马童小弟,把坐骑交给他照看。

 

风雪终于向南方转移,给了长城喘息之机。琼恩·雪诺单膝跪在南方王后面前时,空气中甚至还有点暖意。“陛下,你们的到来让黑城堡蓬荜生辉。”

 

赛丽丝王后俯视他。“谢谢,请护送我去见你们的总司令。”

 

“蒙弟兄们厚爱,我有幸担任此职。我是琼恩·雪诺。”

 

“你?都说你年轻,但……”赛丽丝王后的脸白得病恹恹的,头上红金铸成的火焰王冠与史坦尼斯的倒是一对。“……请起吧,雪诺大人。这是我女儿,希琳。”

 

“公主殿下。”琼恩低下头。希琳本就相貌平庸,灰鳞病更让她显得丑陋,她脖子和半边脸颊上皮肤僵硬、发灰、干裂。“我和我的弟兄们听候您差遣。”他对女孩说。

 

希琳脸红了。“谢谢您,大人。”

 

“您应该认识我伯父亚赛尔·佛罗伦爵士吧?”王后继续介绍。

 

“通过书信,略有了解。”还通过报告。东海望的报告中经常提及亚赛尔·佛罗伦,没几句好话。“亚赛尔爵士。”

 

“雪诺大人。”佛罗伦矮胖结实,短腿厚胸,毛发密集,不仅覆盖了脸颊颧骨,还从耳朵和鼻孔里冒出来。。

 

“我忠诚的骑士们。”赛丽丝王后续道,“纳伯特爵士、贝内索恩爵士、布鲁斯爵士、派崔克爵士、多尔顿爵士、梅格罗恩爵士、蓝柏特爵士、佩金爵士。”这些骑士依次鞠躬致敬。王后没费心介绍弄臣,但弄臣鹿角帽上叮当作响的牛铃和他花纹满布的胖脸实在引人注目。补丁脸。卡特·派克的信上也提到了他。派克断定他是个白痴。

 

王后朝一名奇怪的随从挥手:此人像竹竿一样高高瘦瘦,奇异的紫色毛毡三层帽还让他显得更高了。“可敬的泰楚·奈斯托斯,布拉佛斯铁金库的使节,特来与史坦尼斯国王陛下协商事务。”

 

银行家脱帽鞠躬。“司令大人,感谢您和您弟兄们的盛情接待。”他的通用语圆润自如,只隐约带有一丝口音。他比琼恩还高半尺,留着一把稀疏的长胡子,像根绳子一样几乎垂到腰间。他穿着貂皮镶边的暗紫色袍子,高高的硬领衬出窄脸。“希望没太麻烦您。”

 

“当然没有,大人,欢迎之至。”如果照实说,你比王后更受欢迎。卡特·派克让乌鸦知会过银行家的到来,但那时起琼恩就开始盘算了。

 

琼恩转向王后。“自得知陛下前来莅临视察后,国王塔上的王家居室就为陛下布置妥当了。这是我们的总务长波文·马尔锡,他负责为您手下安排住所。”

 

“你真周到。”王后言辞得体,但语气分明在说:这是你该干的,你准备的房间最好别让我失望。“我们不会叨扰太久,最多几天。我们打算稍事歇息后,便赶去新居城长夜堡,一路从东海望赶来实在疲累。”

 

“如你所愿,陛下。”琼恩说,“您肯定又冷又饿,大厅中为您备了热饭热菜。”

 

“很好。”王后扫视广场,“但我想先跟梅丽珊卓女士谈。”

 

“当然,陛下。她也住在国王塔,您想见她的话,请随我来?”赛丽丝王后点点头,牵起女儿,允许琼恩引领她走出马厩。亚赛尔爵士、布拉佛斯银行家及其他随从鱼贯而出,活像身穿羊毛皮革、跟着鸭妈妈的一群小鸭子。

 

“陛下。”琼恩·雪诺道,“为招待您,我们的工匠已尽可能地修葺长夜堡……但它很大部分仍是废墟。它太大了,是长城上最大的城堡,我们只来得及部分重建。或许您回东海望会住得舒服些。”

 

赛丽丝王后嗤之以鼻。“我们受够了东海望,不喜欢那地方。王后应当住在自家屋檐下,你们那位卡特·派克不仅粗鄙庸俗,斤斤计较,还动不动就吵架。”

 

您该听听卡特怎么评价您的。“很遗憾,但恐怕陛下会觉得长夜堡的条件比想象中差。那是座堡垒,不是宫殿。那里装修简陋,气候寒冷,而东海望——”

 

“东海望不安全。”王后一只手搭在女儿肩上,“这是国王唯一的继承人,总有一天,希琳会坐上铁王座,君临七大王国。必须保证她绝对安全,而东海望会遭到攻打。长夜堡是我丈夫选定的居城,我们一定要住进去,我们——嗷!”

 

一个巨影从司令塔的空壳后冒出来。希琳厉声尖叫,王后的三名骑士一齐倒抽冷气,另一名骑士吓得嚷道:“七神保佑!”甚至忘了自己已经改信红神。

 

“别怕。”琼恩说,“他没有恶意。陛下,这是旺旺。”

 

“温旺·威格·温旺·铎迩·温旺。”巨人的声音犹如巨石从山腰滚落。他跪在众人面前,但仍比他们高。“跪迎王后。小王后。”这些话无疑是皮革教的。

 

希琳的眼睛瞪得像盘子那么大。“这是个巨人!真正的真正的巨人,和故事里讲的一模一样。他说起话来怎么这么搞笑?”

 

“他目前只学会几个通用语单词。”琼恩说,“他们在家乡说古语。”

 

“我能摸摸他么?”

 

“最好别摸。”母亲警告她,“你看,这东西多脏。”王后对琼恩皱紧眉,“雪诺大人,这野东西跑到长城里面做什么?”

 

“和您一样,旺旺是守夜人的客人。”

 

王后不喜欢这答案,她手下的骑士也不喜欢。亚赛尔爵士一脸厌恶,布鲁斯爵士勉强笑笑,纳伯特爵士开口:“我听说巨人死绝了。”

 

“几乎。”耶哥蕊特曾为他们哭泣。

 

“黑不隆咚,死人来跳舞啊。”补丁脸拖着古怪的舞步,“我知道,我知道,噢噢噢。”东海望的人用海狸皮、绵羊皮和兔子皮给他缝了件小丑斗篷,他帽子上带着挂铃铛的鹿角和垂至耳旁的棕色松鼠皮长绦,每走一步,都响个不停。

 

旺旺入迷地盯着他,接着伸手来抓,弄臣一下子叮叮当当地跳回去。“噢不,噢不,噢不。”旺旺吓得站了得了起来。王后一把拽回希琳公主,骑士们按住剑柄,补丁脸慌不择路,失去了平衡,一屁股坐在雪堆中。

 

旺旺哈哈大笑——巨人的笑声让龙吼都相形见绌。补丁脸捂住了耳朵,希琳公主埋首在母亲的毛皮外套里,王后手下几个最胆大的骑士握剑挺进,却被琼恩伸出一只胳膊拦下。“最好别惹他。收起武器,爵士。皮革,带旺旺回哈丁塔。”

 

“旺旺吃饭?”巨人问。“吃饭。”琼恩允诺。他对皮革说,“一会儿我给他送桶蔬菜,给你送些肉。你先生火。”

 

皮革咧嘴一笑。“好的,大人,不过哈丁塔实在寒冷彻骨。大人能再送些酒给我们暖身子么?”

 

“给你一份,没他的。”旺旺来黑城堡之前没喝过葡萄酒,一喝就入了迷。太入迷了。琼恩现在要操心的事已己够多,实不想再弄出个酒鬼巨人来添乱。他转身面向王后的骑士,“我父亲大人曾说,不到万不得已,不可随意亮剑。”

 

“我就打算亮剑。”这位骑士刮得干干净净的脸上饱经风霜,他身披白色毛皮披风,下面穿一件绣有蓝色五芒星的银丝外套。“从来只听说守夜人军团的职责是保护王国抗击怪物,没曾想你们还养他们做宠物。”

 

又一个该死的南方傻瓜。“您是……”

 

“大人,我是国王山的派崔克爵士。”

 

“爵士,我不知道你们山上如何看待宾客权利,但在北境,我们认为它神圣不可侵犯。旺旺是这里的客人。”

 

派崔克爵士笑了。“告诉我,司令大人,等异鬼光临,您也打算捍卫他们的宾客权利吗?”骑士又对王后道,“陛下,没认错的话,这就是国王塔。我可有幸护送您?”

 

“好的。”王后径直挽起他的手,从这群守夜人面前走过,没再多看他们一眼。

 

除了火焰王冠,她整个冷冰冰的。“泰楚大人,”琼恩招呼,“请留步。”

 

布拉佛斯人停步。“不敢称大人,我只是布拉佛斯铁金库的小雇员。”

 

“卡特·派克说,你带了三艘船到东海望:一艘大帆船,一艘划桨船,还有一艘平底船。”

 

“就是这样,大人。这个季节漂洋过海很危险,一艘船出个状况呼天不灵,三艘一起可互相照应。铁金库在这种事上一向谨慎。”

 

“您离开前,我们能否私下谈一次?”

 

“乐意为您效劳,司令大人。布拉佛斯有句俗话:择日不如撞日。您觉得呢?”

 

“那敢情好。去我的房间?或者您想去长城顶上参观?”

 

银行家抬头看去,只见头顶的苍白冰墙映衬着天空,绵延不绝。“恐怕长城顶上太冷了。”

 

“确实很冷,狂风呼啸,走在上面得注意别靠边,有不少人被吹下去。长城在世间独一无二,日后未必再有机会参观。”

 

“毫无疑问,临终前我会为自己的谨小慎微后悔不迭。但经过一整天鞍马劳顿,我更欣赏暖和安静的房间。”

 

“那就去我书房。纱丁,请给我们拿些热葡萄酒。”

 

兵器库后琼恩的房间非常安静,就是不怎么暖和。火炉己熄了一段时间,因为纱丁不像忧郁的艾迪那样勤于添柴。熊老的乌鸦高喊“玉米!”来欢迎他们。琼恩挂起斗篷。“你是来找史坦尼斯的,对吗?”

 

“是的,大人。赛丽丝王后建议用乌鸦送信给深林堡,通知陛下我在长夜堡等待接见。但我要和他谈的事太过微妙,很难诉诸笔端。”

 

“债务问题。”还能是什么?“他的债务?还是他兄长的?”银行家绞着手指。“史坦尼斯大人是否负债,我不方便透露。至于劳勃国王……能为他效劳是我们的荣幸。劳勃生前一切都运转良好。但现在,铁王座拒绝还债。”

 

兰尼斯特会这么蠢?“你不能要求史坦尼斯兄债弟偿。”

 

“债务属于铁王座,”泰楚更正,“谁坐上王位都得还债。既然年幼的托曼国王和他的重臣们不通情理,我们认为有必要和史坦尼斯国王讨论这个问题。一旦他证明自己值得信任,我们当然很乐意提供他需要的任何援助。”

 

“援助,”乌鸦尖叫,“援助,援助,援助。”

 

这些事琼恩在得知铁金库派使节来长城时就料到了。“据最新报告,陛下正向临冬城进军,要与波顿大人及其盟军一决雌雄。您可以上那儿去找他,就是要冒些风险,或许会卷进战团。”

 

泰楚低下头。“为铁金库服务的我们所面临的生死考验,一点不比为铁王座服务的你们少。”

 

我是为铁王座服务的吗?琼恩·雪诺已己不再觉得理所当然了。“我可以提供马匹、补给、向导,确保您走到深林堡。在那之后,您得自己去找史坦尼斯。”很可能找到他插在枪上的头。“当然,这有代价。”

 

“代价,”莫尔蒙的乌鸦尖叫,“代价,代价。”

 

“凡事皆有代价,不是么?”布拉佛斯人笑了,“守夜人想要什么?”

 

“首先是您的船,包括上面的船员。”

 

“三艘都要?那我怎么回去?”

 

“我只借它们做一次航行。”

 

“想必是一次危险的航行。您说‘首先’?”

 

“我们需要贷款来撑到春天。这些金子将用于购买食物,并雇船运到这里。”

 

“春天?”泰楚叹口气,“这不可能,大人。”

 

史坦尼斯怎么说来着?你讨价还价的本事比得上卖鱼的老太婆,雪诺大人。你爹奈德·史塔克难道跟渔妇生出了你?或许他说对了。

 

他们花了大半个钟头把不可能变成可能,又花了一个钟头就条款达成一致。纱丁端来的那壶热葡萄酒帮他们解决了几处棘手争执。等琼恩·雪诺在布拉佛斯人起草的羊皮纸上签字时,两人都喝得微醺,各自心头都不太舒畅。琼恩觉得这倒是个好兆头。

 

加上这三艘布拉佛斯船,东海望的舰队就有十一艘船了。他己让卡特·派克征用了一艘伊班捕鲸船、一艘从潘托斯驶出的贸易划桨船,外加三艘破损的里斯战舰——被秋季风暴卷回来的萨拉多·桑恩舰队的残部。桑恩的三艘船都亟需大修,不过到现在应该完工了。

 

十一艘船远远不够,但再拖下去,艰难屯的自由民估计等不到救援。要么即刻起航,要么干脆别去。还有,鼹鼠妈妈和她的信徒是否绝望到愿将性命交于守夜人之手呢?……

 

琼恩和泰楚·奈斯特斯离开书房时,天色已暗,空中又飘起雪花。“看来缓解是暂时的。”琼恩把斗篷裹得更紧。

 

“凛凜冬近在咫尺。我离开布拉佛斯那天,运河已开始结冰。”

 

“不久前,有三名我们的人路过布拉佛斯。”琼恩告诉他,“一名老学士、一名歌手和一名年轻事务官。他们护送一个野人女孩和她的孩子去旧镇。你大概没碰见他们吧?”

 

“恐怕没有,大人。每天都有维斯特洛人路过布拉佛斯,但大部分走旧衣贩码头。铁金库的船停在紫港。不过您要是想知道,我回去后可以打听一下。”

 

“没必要,他们现在应该安全抵达旧镇了。”

 

“希望如此。这个季节的狭海最是危险,近来还有令人担忧的报告,说在石阶列岛有陌生船只出没。”

 

“萨拉多·桑恩?”

 

“那里斯海盗?可靠情报说他回老巢了,另外雷德温大人的战舰也穿过了断臂角,无疑在回家途中。这些人和他们的船都为我们了解,不是他们。陌生船只……可能来自更远的东方……有种奇怪的传言提到了龙。”

 

“我倒希望这里有条龙,那样暖和点儿。”

 

“大人说笑,但请原谅我笑不出来。我们布拉佛斯人的祖先乃是从瓦雷利亚和龙王的怒火下逃出来的。我们从不拿龙开玩笑。”

 

我想也是。“抱歉,泰楚大人。”

 

“没关系,司令大人。我有些饿,借出这么大一笔款子让人胃口大开。能告诉我餐厅怎么走么?”

 

“我带您去。”琼恩做个手势,“这边请。”

 

到了大厅,琼恩觉得不陪银行家用餐实在失礼,便让纱丁去取食物。客人的到来勾起了守夜人弟兄们的好奇心,没当值没睡觉全都跑来,把地窖挤得暖暖和和。

 

王后和她女儿没出席——可能正在适应国王塔的居住环境——但布鲁斯爵士和梅格罗恩爵士在,他们向聚在周围的弟兄们讲述东海望和海对面的新闻。王后的三名宫廷贵妇坐在一起,旁边有女仆和十来个仰慕她们的守夜人。

 

更靠门一点的地方,王后之手正朝两只阉鸡发起攻击。他吸吮着骨头上的残肉,吃一口配一口麦酒。看到琼恩·雪诺,亚赛尔·佛罗伦扔掉一根骨头,用手背蹭蹭嘴,懒洋洋地起身。他腿脚弯曲,酒桶一样的胸膛,又生了对招风耳,模样十分滑稽,但琼恩知道最好别嘲笑他。他是赛丽丝王后的伯父,也是首批随她皈依販依梅丽珊卓的红神的人。他就算不是个弑亲者,也相去不远。伊蒙学士曾告诉琼恩,亚赛尔爵士坐视自己的亲哥哥被梅丽珊卓烧死。什么样的人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哥哥被烧死而袖手旁观呢?

 

“奈斯特斯,”亚赛尔爵士说,“司令大人。我能加入你们么?”他没等他们回答就坐到长凳上。“雪诺大人,恕我冒昧……史坦尼斯国王陛下信中提到的野人公主……她在哪里,大人?”

 

她在很远的地方,琼恩想,若诸神保佑,她应该已找到“巨人克星”托蒙德了。“瓦迩是曼斯·雷德的妻子妲娜之妹。妲娜难产死后,史坦尼斯国王俘虏了瓦迩及妲娜的儿子。但她不是公主,不是你指的那种。”

 

亚赛尔爵士耸耸肩。“管她是什么呢,东海望的人都说这娘门儿长得挺标致,我想亲眼看看。呃,女野人中有好些倔种,男人得把她们翻过来才能履行丈夫的职责。大人若不介意,就带她出来,让大伙儿开开眼。”

 

“她不是任人参观的马,爵士。”

 

“我也保证不数她的牙。”佛罗伦咧嘴一笑,“哦,别担心,我会按应有的礼仪对待她。”

 

他知道她不在这。黑城堡像个村,没有不透风的墙。人们虽未公开议论瓦迩的失踪,但有些弟兄晚上会在公共大厅里说闲话。他听到些什么?琼恩揣测,又信了多少?“抱歉,爵士,瓦迩不会客。”

 

“那我去见她。你把这娘儿们藏哪儿了?”

 

远离你的地方。“安全的地方。这事到此为止,爵士。”

 

骑士脸涨得通红。“大人,您忘了我是谁?”他的呼吸混着麦酒和洋葱的臭味,“要我报告王后么?只需陛下一句话,我就能剥光这女野人的衣服,扔到大厅来给大家参观。”

 

就算对于王后,这样干也太过分了。“王后不会辜负我们的款待。”琼恩希望自己说对了,“现在,恐怕我得在没忘记待客之道以前离开。泰楚大人,不好意思。”

 

“哦,当然,”银行家道,“请随意。”

 

外面雪下得更大。校场对面,国王塔成了一片臃肿的剪影,窗内的灯光在飞雪中模糊难辨。

 

琼恩回到书房,发现熊老的乌鸦站在搁板桌后的包皮橡木椅背上。乌鸦一看他进来,就尖叫着索要食物。琼恩从门边麻袋里抓了把干谷粒撒在地上,然后夺回椅子。

 

泰楚·奈斯特斯留下一份协议复件。琼恩再三研读。太顺利了,他回想,难以置信,顺利得不真实。

 

他们从南方购买食物,一直撑过冬天,无论这个冬天有多漫长。漫长的寒冬会让守夜人深陷债务,永世不得翻身,琼恩提醒自己,但在死亡和欠债之间选,宁肯欠债。

 

他并不喜欢自己的选择。等春天还金子的时候,他会更受不了的。泰楚·奈斯特斯的彬彬有礼让人印象深刻,但布拉佛斯人在收债方面的恶名也众所周知。九大自由贸易城邦都开有银行,有些还不止一家,他们像狗抢骨头争夺每一枚硬币,但铁金库比其他所有银行加起来还富有、还有权势。当权者在其他银行赖债不还,破产的银行家只能卖掉妻儿为奴,然后割脉自杀;但若哪位国王敢拒绝偿还铁金库的债务,国内将遍生出篡夺者,来争夺王位。

 

可怜的胖托曼即将亲身体会这一切。兰尼斯特无疑有理由拒付劳勃国王的债务,但这依然是愚行。只要史坦尼斯不顽固到拒不接受条款,布拉佛斯人便会提供取之不尽的金钱,足够他雇佣十几个自由佣兵团,收买上百位诸侯,还让自己的手下衣食无忧,兵马齐备。只要史坦尼斯没死在临冬城下,他们就会把铁王座奉上。他很好奇梅丽珊卓是否在圣火中看到了这一切。

 

琼恩往椅子上一靠,打个哈欠,伸着懒腰。明天,他要草拟给卡特·派克的命令。十一艘船驶往艰难屯,尽可能多带人回来,女人和孩子优先。该起航了。我是亲自去,还是让卡特负责?熊老曾经亲自出马。是啊,并且有去无回。

 

琼恩阖上眼,就一小会儿……醒来时,身体僵得像块木板,熊老的乌鸦还在嘀咕:“雪诺,雪诺。”穆利正摇醒他,“大人,有急事。抱歉,大人。他们发现一名女孩。”

 

“女孩?”琼恩坐起来,用手背揉着惺忪睡眼,“瓦迩?瓦迩回来了?”

 

“不是瓦迩,大人,是在长城这边发现的。”

 

艾莉亚。琼恩一下子清醒了。肯定是她。“女孩。”乌鸦尖叫,“女孩,女孩。”“泰和丹纳在鼹鼠村以南两里格的地方遇上她,他们当时在追捕几个沿国王大道南逃的野人。他们抓住了野人,回来的路上遇到这个女孩。大人,她是贵族出身,一直说要见您。”

 

“她带了多少人?”琼恩把脸盆里的水浇到脸上。诸神啊,他累坏了。

 

“一个也没有,大人,她独自骑在奄奄一息的马上。那马瘦得皮包骨头,一瘸一拐,口吐白沫。他们放走了马,把女孩带回来盘问。”

 

垂死的马驮着灰衣女孩。看来梅丽珊卓的圣火没说谎。但曼斯·雷德和他的矛妇怎样了?“女孩在哪儿?”

 

“在伊蒙师傅的房子,大人。”老学士很可能已己到了温暖安全的旧镇,黑城堡的人们却依然习惯这样称呼那些房间。“女孩冻得浑身发青,颤抖得厉害,泰叫克莱达斯去给她瞧瞧。”

 

“很好。”琼恩觉得自己又回到十五岁那年。我的小妹。他起身披上斗篷。

 

他和穆利穿过场子时,天空还在飘雪,金色的曙光划破了东方的黑暗。国王塔上,梅丽珊卓女士的窗内依然红光摇曳。从不睡觉?女祭司,你又在玩什么把戏?你是不是给了曼斯其他任务?

 

他希望这女孩是艾莉亚。他想再见到她的面庞,对她微笑,揉乱她的头发,告诉她她安全了。但她并不安全。临冬城已经焚毁破碎,化为废墟,再没有安全之地。

 

不论他多想,他都不能把艾莉亚留在身边。长城不是女人待的地方,更别提贵族少女。他也不能把她交给史坦尼斯或梅丽珊卓。国王只会把她嫁给自己的手下——霍普或马赛或巨人杀手高迪——而天晓得红袍女会对艾莉亚做什么。

 

他能想到的最好解决办法是送她去东海望,让卡特·派克派船载她漂洋过海,远离列王的纷争。诚然,这得等那些船从艰难屯返航。她可以和泰楚·奈斯特斯一起去布拉佛斯,兴许铁金库能找个好人家收养她。布拉佛斯是最近的自由贸易城邦……这既是优点也是缺陷。罗拉斯或伊班港可能更安全。但无论送艾莉亚去哪儿,她都需要钱,还需要遮风挡雨的住处以及保护者。

 

她还是个孩子啊!。

 

伊蒙师傅的老房子非常温暖,穆利突然推开门,一股热气让他们什么都看不清。屋内,壁炉火焰熊熊,木柴噼啪作响。琼恩跨过一摊湿衣服。“雪诺,雪诺,雪诺。”乌鸦们在上方尖叫。女孩盖着有她三倍大的黑羊毛斗篷,蜷在炉火边睡着了。

 

她的确很像艾莉亚,甚至让琼恩迟疑,但只是一下。她高挑消瘦,像匹小马,四肢瘦长,棕发编成大辫子,用皮带扎好。她长着长脸、尖下巴和小耳朵。

 

但她年龄太大,大多了。这女孩差不多跟我同岁。“她吃过吗?”琼恩问穆利。

 

“只吃了点面包和肉汤,大人。”克莱达斯从椅子上起身,“伊蒙师傅常说最好慢慢来。吃太多她可能消化不了。”

 

穆利点点头。“丹纳带了根哈布的香肠,她似乎没兴趣。”琼恩不怪她,哈布的香肠是油脂、盐混上某些不堪设想的东西做的。“或许我们该让她先休息会儿。”

 

女孩坐了起来,拉紧斗篷,遮住苍白的小乳头,表情迷惑。“我在……?”

 

“黑城堡,女士。”

 

“长城。”她眼里涌出泪水。“我终于到了。”

 

克莱达斯靠近了些。“可怜的孩子。你多大?”

 

“下个命名日就满十六。我不是孩子,我是个成熟的女人。”

 

她打个哈欠,用斗篷遮住嘴,一只赤裸的膝盖在下面若隐若现。

 

“你没戴颈链。你是学士么?”

 

“不是。”克莱达斯道,“但我服侍过学士。”

 

她看起来真像艾莉亚,琼恩想,尽管面黄肌瘦,发色却是相同,还有眼睛的颜色。“听说你想见我,我就是——”

 

“——琼恩·雪诺。”女孩把辫子甩到脑后,“我们两家同出一脉,荣辱与共。听我说,表亲,我叔叔克雷根在我后面穷追不舍,你一定不能让他把我抓回卡霍城。”

 

琼恩盯着她。我认识她。她的眼神、举止和讲话方式都似曾相识。他在记忆中搜寻了一会儿,然后想起来:“亚丽·卡史塔克。”女孩嘴角绽放出一抹熟悉的笑容。“我真怕你不记得我,上次见面我才六岁。”

 

“你和你父亲一起造访临冬城。”那个被罗柏砍头的父亲。“我不记得为什么了。”

 

女孩脸红了。“是为了让我跟你哥哥见面,噢,当时编了个借口,但真正原因是这个。我和你哥罗柏差不多大,我父亲觉得我们很配。当时办了场宴会,我和你还有你哥都跳了舞。他彬彬有礼,还夸我舞跳得好。你却拒人千里。我父亲说私生子都这样。”

 

“我想起来了。”这话并不全错。

 

“你现在还是有点拒人千里。”女孩说,“但你要是保护我,不让我叔叔抓我的话,我会原谅你。”

 

“你叔叔……阿尔夫大人?”

 

“他算哪门子大人。”亚丽轻蔑地说,“我哥哈利昂才是真正的卡霍城伯爵,而我是他的合法继承人。女儿的继承权优先于叔叔,阿尔夫不过是个代理城主——准确地说,他是我叔祖,我父亲的叔叔。克雷根是他儿子,跟我同出一门,我一直叫作叔叔,现在还想作我丈夫。”她单手握拳,“战前我和戴林恩·霍伍德订过婚,只等我来潮便圆房。但弑君者在呓语森林杀了戴林恩。我父亲来信说会给我找个南方领主,但没来得及找,你哥便为他杀兰尼斯特的事砍了他的头。”她咬着嘴唇,“我还以为大伙儿南征就是去杀兰尼斯特的呢。”

 

“事情……没那么简单。卡史塔克伯爵杀了两名俘虏,女士,手无寸铁、关在监牢里的男孩。”

 

女孩似乎并不意外。“我父亲平时不像大琼恩那样大喊大叫,但发起怒来同样危险。算了,他死了,你哥哥也死了,我们还得活下去。我们之间算有血仇么,雪诺大人?”

 

“披上黑衣,家族纷争就置之度外了。守夜人军团跟卡霍城或您没有任何纠纷。”

 

“好极了。我还担心……我求父亲留个哥哥作代理城主,但他们都不肯错过去南方建功立业的机会。现在托伦和艾德死了,据说哈利昂在女泉城作阶下囚,但这几乎是一年前的消息,他可能也死了。除了投奔艾德·史塔克最后的子嗣,我真是无处可去。”

 

“何不投奔国王?卡霍城宣布支持史坦尼斯了啊。”

 

“我叔祖宣布支持史坦尼斯,意图激怒兰尼斯特砍下可怜的哈利昂的头。我哥一死,卡霍城就归我所有,而我叔祖想侵占我的继承权。等我给克雷根生下孩子,他们就不需要我了。要知道,他已己害死两个老婆。”她使劲抹眼泪,动作像极了艾莉亚,“你会帮我么?”

 

“联姻和继承是国王过问的事,女士。我会写信给史坦尼斯为您争取权利,但——”

 

亚丽·卡史塔克大笑,笑声里充满绝望。“写吧,但别指望回信。史坦尼斯在收到你的信前就会掉脑袋,我叔祖不会让他活着。”

 

“什么意思?”

 

“阿尔夫正火速赶往临冬城,一点没错,但他只为在国王背后捅刀子。他早已投靠卢斯·波顿……以换取金子、赦免和哈利昂的人头。迎接史坦尼斯大人的将是一场屠杀。所以他帮不了我,就算能帮也没用。”亚丽抓着琼恩的黑斗篷,跪在他面前,“你是我唯一的希望,雪诺大人。以你父亲之名,我请求你保护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