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克塔利昂

 

黑海,银月,铁舰队捕猎。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他们在雪松岛和阿斯塔波海岸陡峭山丘间的狭窄水道里捕捉到她,正如黑袍僧马奇罗预见的那样。“是艘吉斯卡利船,”伟维水·派克从鸦巢上向下喊。维克塔利昂·葛雷乔伊在船楼上看着那船的风帆越变越大,很快,他辨认出她起落拍打的船桨和月光下长长的白色尾迹,犹如黑海上长长的伤口。

 

她算不上真正的战舰,维克塔利昂意识到,只是一艘贸易划桨船。好在她块头够大,作为战利品还不错。他发出信号,让船长们开始追逐,准备登上来船,将其俘获。

 

此时对方船长察觉到危险,赶紧调头向西,朝雪松岛冲去,也许是想躲进某个隐蔽的峡湾,或引诱追逐者撞上岛屿东北岸的尖锐礁石。可惜他的船装货太多,铁民又是顺风。悲伤号和无敌铁种号堵住去路,快捷的雀鹰号和灵活的手指舞号从后包抄。到这步田地,吉斯卡利船长仍不肯降旗投降。等哀悼号从旁掩袭,一头撞进对方左舷,粉碎了若干船桨时,这两艘纠缠的船已非常接近吉扎城的闹鬼废墟。初曙的阳光下,船员们清晰地听到猴子在城中无数残破的金字塔上哇哇乱叫。

 

这艘被捕获的划桨船名叫吉利卡利黎明号,她的船长被铁链锁拿到维克塔利昂面前。船是从新吉斯赶往弥林贸易的,经停渊凯,正在回航途中。船长不会说人话,只会一种用喉音发出的吉斯卡利语,充斥着咆哮和嘶声,简直是维克塔利昂·葛雷乔伊这辈子听过最丑陋的语言。马奇罗把船长的话翻译成维斯特洛通用语:弥林之战大获全胜,龙女王殒命,一个名叫西茨达克的吉斯卡利人成了那座城市的新统治者。

 

维克塔利昂拔掉了船长撒谎的舌头。马奇罗已向他保证,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没死,红神拉赫洛在圣火中展现了她的脸庞。司令不能容忍谎言,所以他把吉斯卡利船长手脚捆住,丢进大海,作为给淹神的献祭。“会轮到你的红神,”他允诺马奇罗,“但海洋是淹神的领域。”

 

“除了拉赫洛和凡人不可道也的远古异神,其他神都不存在。”这个会法术的和尚穿着浅黑袍子,袍子的领口、袖口和下摆绣有金线。无敌铁种号上没有红布,但也不能放任马奇罗穿着田鼠把他捞上来时那身盐溃的破布来回走动,所以维克塔利昂命汤姆·泰德伍德用现有材料为和尚缝身新袍子,为此他甚至捐出了几件自己的上衣。这些衣服都是黑色和金色的——葛雷乔伊家族的纹章是黑底上的金色海怪,船上的旗帜和风帆也是这个颜色。说到底,红袍僧的绯红或深红色袍子原本容易招致反感,维克塔利昂认为让他换上葛雷乔伊家的服色更能让铁民接受。

 

这个希望落了空。全身黑衣的和尚,搭配脸上的红橙火焰刺青,更显邪气。船员们在甲板上躲着他,朝他的影子吐口水,连将他从海里捞上来的田鼠,也开始规劝维克塔利昂将这名红袍僧献给淹神。

 

但马奇罗了解这片陌生的海域,铁种们对此则一无所知;他甚至知道龙族的秘密。鸦眼可以驯养巫师,我有何不可?·他的黑袍巫师比攸伦手下那三个加起来还强大,那三个就算放进一口锅、煮成一团也比不上马奇罗。这些话湿发伊伦也许不赞成,但伊伦和他的说教远在天边海外。

 

维克塔利昂那只烧过的手掌紧握成拳,“吉利卡利黎明不是铁舰队的船该有的名号,为了你,巫师,我将她更名为红神之怒号。”

 

他的巫师低下头,“就照司令的意思。”铁舰队又恢复到五十四艘船的规模。

 

次日突发飓风,这阵风马奇罗也预见到了。雨停后,清点舰只,少了三艘。维克塔利昂无从得知她们是沉没、是搁浅,还是仅仅被吹离航线。“他们知道目的地,”他告诉部下,“只要船浮得起来,终究能会合。”铁舰队司令没时间收容掉队的船了,他必须立刻把他的新娘从重重包围中解救出来。世上最美丽的女人急需我的斧头。

 

再说,马奇罗向他担保,三艘船都没丢。这个会法术的和尚每晚都会在无敌铁种号的船楼上燃起火焰,并在火焰周围游走,吟唱祷告。火光映在黑肤上,犹如抛光玛瑙,有时,维克塔利昂发誓能看见和尚脸上的火焰刺青也在舞蹈。它们扭动纠结,彼此融贯,随着和尚头颅的移动而变换颜色。“这黑和尚在召唤恶魔啊!”有个桨手到处宣传。维克塔利昂把那桨手抓来,从肩膀到屁股鞭打得血肉模糊。

 

马奇罗告诉他:“在一座名为雅洛斯的岛屿边上,迷失的羔羊将重回群落,”司令严肃地回答:“和尚,最好这是真的,否则你是下一个挨鞭子的人。”

 

阿斯塔波西北的海面又绿又蓝,阳光从蔚蓝的晴空灼热地照射下来。铁舰队在这里逮到第二份战利品。

 

密尔平底船鸽子号经停新吉斯前往渊凯,装了一船地毯、绿色甜葡萄酒和密尔蕾丝。船长拥有一根密尔眼镜管,能让遥远的事物变得清晰——~~管子两头是玻璃透镜,中间由一连串青铜管对接而成,这些青铜管巧妙镶嵌在一起,收起来只有匕首那么长。维克塔利昂把这根管子占为己有,把船改名百舌鸟号,他还留下了船员,因为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密尔自由民水手,既非奴隶也非奴隶贩子,可以换取高额赎金。鸽子号自密尔来,所以没有弥林城或丹妮莉丝的新消息,只说多斯拉克骑兵在洛恩河沿岸出现,黄金团也启程出发。这些维克塔利昂早知道了。

 

“你看见了什么?”当晚司令问他的黑袍和尚,马奇罗正在夜火前观望。“明天等待我们的是什么?又一场暴雨?”他似乎闻到了雨的味道。

 

“灰色的天和劲风,”马奇罗说,“但没有雨。老虎在后面追赶,前方有您的龙。”

 

我的龙。维克塔利昂喜欢这说法。“告诉我一些我不知道的事,和尚。”

 

“司令有令,自当遵从。”马奇罗道。船员们开始称他为“黑焰”,史蒂法·斯塔梅尔带的头,因为他发不准“马奇罗”这个音。不管叫什么,反正这和尚有法力是真。“海岸线自西向东延伸,”他告诉维克塔利昂,“等它向北折去,您又可抓到两艘船。两艘多腿的快船。”

 

果真如此。他们捕捉到两艘线条流畅狭长的快速划桨船。跛子拉弗首先发现她们,但苦痛号和无望号根本追不上,所以维克塔利昂派出铁翼号、雀鹰号和海怪之吻号——他麾下最快的三艘船去追。追逐持续了大半天,最终经过短暂而血腥的接舷战,两艘划桨船均被夺取。维克塔利昂发现她们空舱行驶,此行是去新吉斯装载补给和武器,以供应弥林城下的吉斯卡利军团……并装来新的军团士兵,填补死在城下的人。“战死的?”维克塔利昂问。船员们否认,说是城下爆发了血瘟,他们称其为“苍白母马”。两艘船的船长还撒了跟吉斯卡利黎明号的船长同样的谎,声称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死了。

 

“如果你在地狱里找到她,替我吻她。”维克塔利昂说完便叫人拿来斧子,当场让两人人头落地。他把船员也杀个精光,只留那些被锁链绑在船桨上的奴隶。他亲手打碎锁链,给他们自由,告诉他们将有幸为铁舰队划船。他说这是铁群岛上每个男孩梦想的荣誉。“龙女王解放奴隶,我也一样。”他宣布。

 

这两条船他命名为幽灵号和鬼影号。“因为她们死而复生,与渊凯人为敌。”当晚他占有深色皮肤的女人后,向她吐露。他们现在更亲密了,一天比一天亲密。“我们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袭渊凯人,”他捏着女人的奶子说。不知淹神对弟弟伊伦说话时,弟弟是否跟他感同身受。他几乎能听到神灵的声音从海底涌来。你出色地侍奉了我,司令,浪涛似乎在说,我正是为此才造就了你。

 

但他还要满足红神,也即马奇罗的火神。被和尚治愈的那条胳膊极其难看,从手肘到指尖处处缝隙,露出底下的肉。有时维克塔利昂握拢手臂,皮肤还会开裂冒烟。不过这条胳膊比从前强壮许多。“我是两个神的造物,”他告诉深色皮肤的女人,“没有人能同时对抗两个神。”说完他把女人翻过来,又干了一次。

 

当雅洛斯岛的峭壁出现在左舷前方,他发现那三艘不见的船果如马奇罗所说,正在那里等他。维克塔利昂给了和尚一个金项圈作奖励。

 

现在他必须选择:是冒险直穿海峡,还是命铁舰队绕过这座岛?仙女岛的惨败仍困扰着铁舰队司令。当时史坦尼斯·拜拉席恩的舰队从南北两面同时进攻,把铁舰队堵截在岛屿和大陆之间的水道里,让维克塔利昂遭遇了空前惨败。但绕过雅洛斯岛会花去几天宝贵的时间。离渊凯这么近,海峡中可能有很多船,不过接近弥林之前应该不会遭遇战舰。

 

鸦眼会怎么选择呢?他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向各船发出信号:

 

“我们走海峡。”

 

雅洛斯岛消失于船尾前,他们又逮到三份战利品。田鼠的悲伤号捕获了一艘大肚子三桅帆船,曼佛利·梅林的风筝号捕获了一艘贸易划桨船。这两艘船的货舱里各种商品琳琅满目,从葡萄酒、丝绸、香料、名贵木材到稀有的香水,应有尽有,而船只本身更可利用。当天晚些时候,七颗头骨号和奴工之灾号抓住了一艘双桅纵帆渔船。她又小又慢又脏,几乎不值得费力夺取,维克塔利昂听说合两船之力才好不容易镇住渔民时,很不高兴。然而从这些渔民嘴里他得知黑龙回归的消息。“银女王走了,”渔船船长告诉他,“她骑龙飞到多斯拉克海里。”

 

“多斯拉克海在哪儿?”他质问对方,“我会率铁舰队航向那个海,乘风破浪也要把女王找到。”

 

渔民哈哈大笑,“我倒真想看看你破什么浪。多斯拉克海是大草原,傻瓜。”

 

他不该说最后那个词。维克塔利昂当即用那只烧焦的手掐住他咽喉,将他整个儿提到空中,“砰”的一声撞到桅杆上。接着司令用力箍紧,指头掐进渊凯人的脖子,直到对方的脸色变得像他的手指那么黑。渔民踢腿挣扎了一阵,徒劳无益地试图撬开司令的铁掌。“说我维克塔利昂·葛雷乔伊是傻瓜,找死!”说完他松开手,绵软的尸体“扑通”一声瘫倒在甲板上。伟维水·派克和汤姆·泰德伍德将尸体丢下栏杆,作为给淹神的又一份祭品。

 

“您的淹神不过是个恶魔,”事后黑袍僧马奇罗告诫他,“他是名姓凡人不能道也的黑暗异神的奴仆。”

 

“管住你的嘴,和尚。”维克塔利昂警告他。“这条船上有很多虔诚的人,这番胡话若教他们听见,你的舌头就保不住了。我发誓,你的红神会得到应得的献祭。我言出如铁,你问谁都知道。”

 

黑袍僧低下头。“我不必多问,光之王向我展示过您的品格。司令大人,每晚我都在夜火中见证前方等待您的荣耀。”

 

那天晚上,维克塔利昂·葛雷乔伊向深色皮肤的女人承认,这番话让他兴奋得有些飘飘然。“我大哥巴隆是个伟人,”他说,“但我能达到他没能达到的目标:让铁群岛重获自由、回归古道。这点连达衮都做不到。”达衮·葛雷乔伊坐上海石之位已是近百年前的往事,铁民至今仍对他的劫掠和战斗故事津津乐道。在达衮的时代,铁王座上坐着一位羸弱的国君,他湿黏黏的眼睛只顾盯向狭海对岸,只顾防备那些策划叛乱的私生亲戚和流亡者们。所以派克岛的达衮大王横行无忌,将整个落日之海变成铁民的领域。“他深入狮穴扯下狮子的胡须,又把冰原狼的尾巴打了结,但即便是他,也终究不是巨龙家族的对手。我却要让龙女王做我老婆,让她分享我的床铺,为我生下许多强壮儿子。”

 

那晚,铁舰队船只总数达到了六十艘。

 

雅洛斯岛以北,各式奇异的风帆频繁出现。舰队现下离渊凯不远,而在那座黄砖之城和弥林城之间的海岸线上,商船和补给船络绎不绝。为避开它们,维克塔利昂令铁舰队再次深入远海,离开陆地的视野范围。即便如此,他们还是能撞见其他船只。“不得放一艘船跑掉,以防敌人得到警报。”铁舰队司令晓谕各船,大家忠实执行。

 

某天早上,海绿天灰,悲伤号、铁婊子和维克塔利昂自己的无敌铁种号在黄砖之城正北海域逮住了一艘自渊凯驶出的奴隶划桨船。船的货舱里装了二十名扑过香粉的男孩和八十名女孩,他们即将被卖到里斯的青楼。这艘船没想到会在自家水域遇劫,所以基本未做反抗就落入铁民手中。她名为“甘心处女号”。

 

维克塔利昂把奴隶贩子尽数处决,再派人到甲板下解开桨手们的锁链。“你们将为我划船。表现优异者,重重有赏。”他把女孩分给船长们。“里斯人会让你们做妓女,”他告诉她们,“是我们拯救了你们。现在你们只需服侍一个男人而不用被很多人占有,能取悦船长的将有幸成为盐妾。”扑过香粉的男孩他用锁链拴住统统丢进大海,清理了这批违反伦常的怪物,船的味道终于正常了。

 

维克塔利昂为自己挑选了七名最美貌的女子:一人金红头发,乳头上有几点雀斑;另一人全身剃光;第三人棕发棕眼,害羞得像只老鼠;第四个有他毕生所见最大的奶子;第五个是小家伙,有黑直发、金色皮肤及琥珀色眼睛;第六个的皮肤白如牛奶,乳头和下体都穿了金环;第七个黑如乌贼墨汁。渊凯奴隶贩子把她们训练得个个精通七种春啼之术,但维克塔利昂不是为这个才要她们。深色皮肤的女人已能满足他一切欲望,直至他到达弥林迎娶龙女王。太阳就在前方,无须留恋蜡烛。

 

他把船更名为奴隶贩子之嚎号。加上她,铁舰队船只总数达到六十一艘。“每艘船的加入都让我们变强,”维克塔利昂对铁民们说,“但从今往后,将迎来真正的考验。明后天,我们就可能遭遇战舰。我们正进入弥林水域,敌舰队在前方等候。我们不仅要对付三大奴隶城邦的舰只,还要料理脱罗斯、埃利亚和新吉斯派来的船,甚至会有魁尔斯战船。”他小心翼翼地避免提及古瓦兰提斯派出的绿色划桨战舰,在他讲话的当口,那些船无疑正在悲痛海湾中兼程北上。“奴隶贩子软弱无能,你们已经看见他们是如何仓皇逃窜,听见他们是如何在我们的刀剑下尖叫的了。你们每个人能当他们二十个,只因你们是铁民!看见奴隶贩子的风帆时,记住这点!不用心慈手软,也不要以为对方会手下留情。我们是天生的铁种,又有双神的眷顾,出手务必果断!我们将捕获他们的船只,粉碎他们的希望,把他们的海湾变成一片血海。”

 

铁民们齐声呐喊呼应。司令严肃地点头回应,然后把自己挑选的七名女子统统叫上甲板。这些都是甘心处女号上的极品。他依次吻过每个人的脸,向她们描绘了等待她们的荣耀——尽管没有哪个女人听得懂她的话——然后把她们装上那艘捕获的双桅渔船,斩断缆绳,点上了火。

 

“这一份纯洁美丽的祭品,我们同时奉献给两个神。”铁舰队划过燃烧的渔船时,它的司令宣布,“让她们在光芒中重生,并洗清凡间的欲望;让她们去往淹神的流水宫殿,在那里欢宴、舞蹈、欢笑,直到大海干涸之日。”

 

到最后,浓烟滚滚的渔船被大海吞噬之前,维克塔利昂·葛雷乔伊认定那七位可人儿的哭喊已己化为甜美的颂歌。随之而来的是鼓满船帆的劲风,引领他们一路向北、向东、再向北疾行,直捣弥林那些彩砖金字塔。歌声为我插上翅膀,丹妮莉丝,我来了,铁舰队司令心想。

 

当晚,他首次取出鸦眼在伟大的瓦雷利亚的烟火废墟中找到的龙之号角。那只扭曲的号角从头到尾足有六尺长,黑光闪烁,布满红金和瓦雷利亚黑钢的条纹。攸伦的地狱号角。维克塔利昂伸手抚摸,号角跟深色皮肤的女人的大腿一样温暖光滑。它也是闪亮的,亮得足以让他从号角深处看到自己的扭曲倒影。包裹号角的条纹上铭刻着奇异的远古魔符。“瓦雷利亚符文。”马奇罗识别。

 

这个维克塔利昂知道,“写了些什么?”

 

“符文很长。”黑袍僧指着一道黄金条纹道,“此号名为‘缚龙者’。您听过它的声音吗?”

 

“听过一次。”哥哥手下的混血蛮子在老威克岛选王会现场吹响了这支地狱号角。吹号人是个魁伟的光头怪物,满是肌肉的粗胳膊上戴了由黄金、翡翠和黑玉制成的臂环,胸膛文刺着巨大的禽鸟。“它的声音……声音好像能让人燃烧。我的骨头仿佛着了火,正从内而外地烧尽血肉。符文一开始变得火红,而后又发出刺眼白光,难以直视。那声音似乎永无休止,就像一阵漫长的尖叫。不,那是一千个嗓子发出的尖叫,汇成一片。”

 

“吹号人下场如何?”

 

“死了。吹完之后,他嘴边全是血泡,胸前的飞鸟也在泣血。”司令用拳头捶胸口。“那只鸟就在这儿,每根羽毛都在滴血。我听说那人的内脏全烧化了,这可能有点夸张。”

 

“一点儿也不夸张。”马奇罗转动地狱号角,仔细检视第二道黄金条纹上铭刻的古怪符文。“这里说的是‘欲吹此号,殒命为道。”

 

维克塔利昂苦涩地回味着哥哥的不义。攸伦的礼物中必然带有毒药。“鸦眼说这支号角能让巨龙服从他的召唤。如果代价是死,它对我还有什么价值?”

 

“您的兄长并没有亲自吹响号角,您也不必。”马奇罗指着一道瓦雷利亚钢条纹说。“看这里:‘血换火、火换血’。谁吹响地狱号角并不重要,因为龙服从的将是号角的主人。也就是说,您必须成为号角的主人。以鲜血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