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超越《史记》、《汉书》

二十一世纪最重大的发现——里耶秦简

在二十一世纪来临之际,能如此精彩地为这部秦汉史著作开篇,实在是笔者始料未及的。湖南省湘西地区龙山县里耶古城的一眼古井中发现了三万六千余枚秦代简牍。中国的报纸迅速地以诸如“改写秦史”、“二十一世纪最重大发现”一类赞誉之辞予以报道。且不说此事于二十一世纪如何,至少它已入选了2002年中国重大发现之一。1974年秦始皇兵马俑的发现、1975年湖北省云梦县睡虎地秦墓一千一百余枚竹简文书的发现已是振聋发聩,时隔二十七年的2002年6月,不能不说有了更大的发现。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简牍即木札,上面书写有数十万的文字。里耶简牍不仅与兵马俑的价值不同,而且在数量上是睡虎地秦简的三十六倍。可以说发现了足够一部书分量的、重要的、秦代当时的文字史料。

阅读 ‧ 电子书库

1 里耶古城发掘现场 2002年湖南省龙山县里耶古城的古井中发现了三万六千支秦代简牍。被誉为胜过1974年秦始皇兵马俑发现的“二十一世纪的最大发现”(《文物天地》2003年5月)

这二十几年的中国古代历史、尤其是秦统一中国的历史,离开睡虎地秦简的出土史料是无法撰写的,仅仅依靠作为基本史料的司马迁的《史记》显然已经很不够了。同样,今后撰述秦汉史时,作为史料的里耶秦简亦绝非可有可无。里耶秦简发现后仅仅半年,《文物》2003年第一期就异常迅速地登出了《湖南龙山里耶战国——秦代古城一号井发掘简报》。虽然所刊载的仅仅是部分秦简,但文章根据大量彩色图版对简牍进行了介绍。因此,本书也只是就目前公布的文书内容所进行的写作。中国古代史就是这样,既有趣又艰深。

无论如何,还是先从介绍里耶秦简的概况开始吧。龙山县位于湖南省西北部,毗邻以奇岩石林风景而闻名的世界自然遗产张家界、武陵源。在远古沉积于海中的石灰岩隆出海面,受到侵蚀之后最终形成了张家界、武陵源这种喀斯特地貌。由此再往西就是坐落在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龙山县。土家族是人口不过八百零二万(2000年)的少数民族,自称“毕兹卡”,意思是“土著”,汉译为“土家”。苗族有人口八百九十四万(2000年),在古代被称为“五溪蛮”、“武陵蛮”。于现在少数民族地区发掘出土了秦代文书,可谓意义重大。

陶渊明所咏桃源乡真实存在的可能性

里耶新发现的简牍可以证明四、五世纪以隐逸诗人著称的陶渊明(又名潜,365—427)所描述的桃源乡并非完全虚构,而是有其真实历史背景的。

《桃花源记》讲述了一个东晋太元(376—396)年间的故事。说一日,武陵渔人乘舟进入一片盛开的桃花林后,弃舟穿过洞穴,到达一个奇异的村庄。这里的村民说:“祖先为了躲避秦时的祸乱,率妻儿乡人至此与世隔绝的境地,再未出去,于是与外面的人断绝了来往。”总之,“从前,在秦末战乱中,有家族、村民一同入此边境,那以后一直过着与外界隔绝的生活”。他们向渔人询问现在是什么朝代,“竟不知有过汉朝,更不必说魏晋”,他们甚至不知由秦至汉、从魏而晋的变化。受到酒菜热情款待的渔人希望再次来访,沿来路返回时一路上处处做了标记。但是,当郡太守闻及此事,遣人寻找所做标记时,却未能再次成行。

陶渊明最后赋诗曰:“嬴氏乱天纪,贤者避其世。黄绮之商山,伊人亦云逝。往迹浸复湮,来径遂芜废。”嬴氏即指秦始皇嬴政,由于他搅乱了天的秩序,贤人便纷纷避世隐居。秦末的夏黄公和绮里季等人隐居商山,同样桃源乡的那些人也隐居避世。他们初进山时的踪迹已经湮没,道路也已废弃荒芜了。

这一传说历来被认为是陶渊明虚构的乌托邦。毕竟秦末的战乱云云,无论从时间还是空间上说都已是遥远的世界。但是,至少由此可以证明秦的势力的确延伸到了这一带的边境。

阅读 ‧ 电子书库

2 里耶古城一号井 这里发现了“改写秦史”的大量简牍(《文物天地》2003年5月)

还有一种认为桃花源实际并不存在于秦代、不过是假托秦朝言后代之事的观点也是根深蒂固的。南宋洪迈在《容斋随笔》中就认为,《桃花源记》所云“秦”指的是南朝宋之刘裕时期。然而,此次里耶秦简的发现,却揭示了作为理想之乡传说背景的历史真实性。秦人确实进入过此地的史实,从此有了确凿的证据。

有观点认为《桃花源记》的渔人是从沅水乘舟溯流而上的,从里耶秦简来看,秦人也是从洞庭湖先由沅水溯流而上,再沿酉水上溯,在上游建立了迁陵县。简牍内容就是这个比桃源乡所在地更加偏僻的迁陵县使用的文书,而且仅就其是秦始皇时期的文书而言,这个小地方在秦始皇统一中国时期发生过什么的谜团也终于得以揭晓了。

认为桃花源的村民一定是从遥远的中原避世于此的观点,并不具有必然性。如果说秦朝对这里的统治仅限于沿河小盆地一些据点的话,倒不妨认为他们是从这里逃亡,而后固守于山中洞穴的。对于他们来说,由秦转变为汉是闻所未闻的异空间之事。

史料相继出土超越《史记》、《汉书》

多数世纪性大发现带有偶然性。秦始皇兵马俑就是当地农民打井时,偶然挖出奇怪俑头得以发现的。里耶秦简的简牍本来也是埋在一口古井里,由于暴雨造成泥石流才被发现的。然而,秦人究竟为何来到这人迹罕至的地方呢?最新的考古发现不但为一直被认为纯属虚构的《桃花源记》提供了真实的依据,同时又向我们提出了新的重大疑问。

阅读 ‧ 电子书库

3 里耶秦简 简文所见“三十三年即始皇三十三年,公元前214年这是记录罪犯服劳役刑的账簿(《文物》2003年第一期)

司马迁虽然在秦始皇去世一个世纪后,以《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述了这位第一帝的纪年事迹,但他的记录毕竟是根据秦都咸阳、汉都长安中央朝廷所藏史料进行人为取舍的作品,里耶秦简的大批公文则可以说是秦始皇当时的、未经任何人为编纂的史料。重新认识第一皇帝所处的时代,正是从这里开始的。

2003年秋,又迎来了另一大发现。湖南长沙市一眼古井出土了汉武帝前期的简牍一万余枚。发掘地点距1996年十四万枚三国吴简的出土地不过百米。长沙走马楼吴简才仅仅整理出一部分,又出土了大量的走马楼汉简。与秦始皇时代的里耶秦简一样,这也是一批废弃于古井的汉武帝时代的公文。

这些出土史料的内容虽然尚未整理、公布,但是可以说武帝时代也有了超越《史记》、《汉书》的出土史料,它揭示了一个依据出土史料从事研究的时代的到来。显然,对秦汉时代历史的认识,已经进入新的阶段!

形成多民族秦汉帝国的四百年

1999年,北京石景山老山地区发生了西汉诸侯王墓的大规模盗掘事件。墓中发现一具女性人骨,专家分析认为是三十岁左右的女性,可能是诸侯王的王妃。2001年据该人骨复原的人物面部,有观点认为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塔吉克人相似。她可能是刘姓皇族诸侯王从西域迎娶的胡女王妃。塔吉克族属印欧语系民族。然而,这一结论引起了争议。为此,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等单位,对头盖骨做了3D技术的头部复原。结论是该女子为典型的古代中原地区汉代人物(《中国文物报·遗产周刊》2003年第十六期,2月28日)。认为墓主是塔吉克人的观点遭到否定。

最近,生命科学有着惊人的发展。根据遗传基因信息可以对人类进行分类。人的所有细胞都含有线粒体,其中细胞核的染色体组DNA有三十亿个符号是独立繁殖的,而且仅从母亲那里才能继承的有约一万六千个符号的小型DNA。近年人类学家分析了世界各地民族的线粒体DNA的碱基排序,正在绘制各民族DNA的近似表。据说,现代人类诞生于二十万年前的非洲,在那里多样分化之后,约十万年前其中一支向印欧大陆扩展,欧洲、亚洲人的祖先由此诞生。

阅读 ‧ 电子书库

4 老山西汉墓复原女性像墓主可能是西汉燕王王妃,关于她的民族出身问题引起了讨论

东京大学研究生院理学研究科的植田信太郎与中国科学院遗传研究所的王丽为首的日中共同研究小组,分析了山东省临淄西汉遗址出土的五十八具人骨,和东周时期九十二具人骨的线粒体。最终探明了在秦统一战争中,最后一个被歼灭的齐民族的情况。当他们将距今两千五百年前的春秋、战国时代中期的山东人,与两千年前西汉末的山东人,以及现代山东人的身体特征进行比较时,得出了意外的结论。即战国时代中期的山东人与欧洲人有着相近的关系,西汉末的山东人与中亚的维吾尔和吉尔吉斯人接近。当然,现代山东人与东亚的日本人、韩国人相近(参见多贺谷昭《根据容貌探求日本人起源》,载于《日本人的久远之旅1》,NHK出版,2001年;土井浜遗址人类学博物馆、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渡来系统弥生人的大陆寻根——与山东省合作研究的报告》,2000年)。

我们常常将中国的世界与那里具有漫长历史之汉民族的历史,以“传统”一词予以固定化的认识。然而,不容忘怀的是:悠久的中国史其实是由各民族共同创造,并且经过不断的质的变化才得以形成的。秦汉二王朝的建立者,就分别出自西方和东方两个完全不同的集团。秦,早在始皇帝的六百年之前,就由于其祖先非子为周朝牧马有功而得到封地。即位于甘肃省东端的清水县、秦安县附近,黄河支流渭水上游的黄土高原之地。而汉朝则来自于刘邦受封的小国,其国都位于陕西省南端,汉水上游的汉中县附近。进一步说,本来的刘邦集团,来自于刘邦的故乡,江苏省西北部的沛县、丰县的地方势力。位于广义的黄河下游东方平原。

小秦、小汉,兼并其他各国而统治天下,创造了大秦、大汉。以如此方式将庞大国家改朝换代的事情毕竟史无前例,我们称之为帝国。或曰秦帝国、汉帝国,或曰秦汉帝国。秦、汉大国形成之前,小秦、小汉是如何通过与其他地域集团的冲突,最终壮大秦人、汉人集团的呢?让我们一起回顾这四百余年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