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关键词解说

科举

中国古代官僚选拔考试。正确的说法为“选举”。起源为汉代为登用人才举行的“乡举里选”,经过六朝时代的九品官人法,隋朝开始举行书面考试。因有“进士”、“明经”等“科”,故俗称科举。唐朝后期进士科出身的官僚开始掌握政界大权,到了宋朝政府首脑基本上全是科举出身,连宰相的后代也得科举合格才能成为宰相(吕夷简、吕公著父子;史浩、史弥远父子等)。三年一次考试,合格者最多不超过五百人,所以全国同龄男子中只能有一百人左右中进士。按人口单纯计算为一万分之一,在实际参加考试的人中合格率也只有一千分之一左右。当时的社会政治秩序就是以这个精英集团为中心构成。科举制度在社会上、文化上都具有重大意义。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佃户

耕种别人所有或登记的土地而生活的人。其实就是佃农。他们与地主的关系是身份上的隶属关系,还是契约上比较自由的关系,围绕这个问题历史学家中意见分歧。如果是前者,那么宋代还是封建的中世纪社会,而如果是后者,则可以说宋代已经进入重视经济关系的近世社会。但是正因为这两面都有,所以才很难得出结论。况且现在我们所能看到的文本,都是官僚士大夫的作文。他们在自己的文章中言及佃户的时候,为了强调理想的统治与现实的巨大差别,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实际情况,但是总是含有很大的夸张成分。所以即使看到“佃户不懂规矩胡作非为”、“佃户生活困苦贫穷无边”等说法,也不应囫囵吞枣。

 

宋钱

宋代铸造的铜钱。不但宋朝国内及宋朝与外国进行贸易时用来结算,也被东亚各国作为自己的国内货币使用。可以说是当时事实上的世界硬通货。宋钱的面额原则上都是一文,但因铜钱的新旧伤痕等原由,并不一定都与面额等值。而且国外还有伪造的宋钱流通,甚至还有在中国国外铸造的宋钱存在。当时人认为铸造货币有一种咒术的神秘力量。再加上本书有关短陌惯习的记述,这些现象用现在的经济学理论是很难解释清楚的。

 

镇市

不是州、县那样的政治都市,而是因经济上的原因人们自发聚集而成的都市。“镇”本来是军事据点的意思,宋代授予政府认定的县以下的经济都市为镇。景德镇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它是以授予时的年号为名的。“市”在经济学上本指有城墙的都市里边设置的交易场所,实际上却指的是小规模集市,是农村生产和消费物资的集散地。“市”以外还用“场”表现,所以就有了“市场”一词。日语中的“市场(ICHIBA)”一词当然由此而来。而音读成“SHIJYOU”,作为经济学用语用来表现非空间的意思则是明治维新以后的事。可说是经济学概念用语的返祖现象。

 

五山

古来指以东岳泰山为首的东西南北中五座名山(或称五岳),但是南宋却指的是有名的五座禅寺。一说是仿效印度与释迦有关系的五圣地(“精舍”)。五山为杭州径山兴圣万寿禅寺、北山景德灵隐禅寺、南山净慈报恩光孝禅寺以及明州的太白山天童景德禅寺、阿育王山广利禅寺。集中在这一地域,一是因为这里自吴越国以来佛教就兴盛,二是当时的政治形势也起了作用。杭州是南宋的临时首都,而明州则是以有权有势的史氏一族为代表的当时声名显赫的政治家们的故乡。来自日本的留学僧也大多都在这些寺院学习,给日本带回了临济宗、曹洞宗等。日本的镰仓五山、京都五山都是模仿这个制度。

 

小说

本来的语意是“街谈巷语,道听途说”。汉代在编图书目录的时候,根据各学说的具体内容把诸子百家分成九个流派(儒家、道家、法家等),此外还专门设有“小说家”一类(所谓九流十家)。根据这个说法,以后把汇集怪谈和人物传奇的书籍就称作小说。宋代的“小说”有很大一部分在今天看来都应该分类为随笔。宋代出现对所写情节进行各种加工的短篇,还出现了对历史题材加进一定评论的长篇“评话”体裁。这个体裁到了元代被称作“平话”,成为明清白话小说的源流之一。在这里我们也能看到宋代形成的体裁等对后世的影响。

 

宗族

父系血缘组成的亲族集团。“宗”是由表示屋顶的“宀”和表示祭坛的“示”组成的会意字,意思是在建筑物里边举行祭祀仪礼;“族”是由“旗”和“矢”组成的会意字,意思是在军旗下集中起来的众人。我们先不管这个解说是否正确,“宗族”既是一个祭祀集团,还是一个军事团体当无疑问。但是古代的血缘集团已解体或徒有其名。宋代士大夫们为了恢复经书理念中的亲族结合,提倡宗族复活论,并亲自实践。虽然在南宋普及程度不是很高,但是其规范性对后世产生影响,成为清代建构礼教社会的基础。

 

宋学

如果仅看字面应该是“宋代学问”的意思,但是其实是一个思想史用语,指的是具有特定内容的一个学术流派。现代日本辞典多解说为与朱子学同义,但本书却把两者区别使用。宋学是北宋中期兴起的儒教新兴流派的总称,有各种各样的流派,而朱子学开山鼻祖朱熹就是属于其中的道学流派。如果用集合记号表示,应该是宋学>道学>朱子学的关系。到了清代,以朱子学、阳明学为中心的“宋学”家成了那些自称“汉学”家们批判的对象。所以直至今天中国的学术界还有人用来表现自身的学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