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民族主义的诞生
——戊戌变法与义和团

列强瓜分中国与变法派的登场

政治城市·北京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上章提到的太平天国、洋务运动和甲午战争的失败等一连串“边境危机”,都是中华帝国周边边境地区发生的新时代的胎动。它们和帝国衰落引起的上进心的低下、诞生新中国的创造性能量合为一体。

我们在本章将要观察的两件事情,均发生在皇帝眼皮之下的北京这座舞台上。事实上,戊戌变法中南方出身的知识分子成为运动的核心,义和团则由社会最下层的人们所组成。在这点上看,这些事件都算是周边边缘世界上对中华再生的尝试,然而运动在首都北京展开这一事实,加速了中华帝国的危机,提示了更有必要进行变革。这些运动如何开展、最终是什么结果,直接决定了清朝的命运。

列强瓜分中国

在欧洲列强眼中,中国虽然屡次军事失利,但仍是“睡着的狮子”,甲午战争中清朝的败北,打消了他们对中国的戒心。清朝为了向日本支付巨额的赔款,从外国银行借入三亿七百万两,以国内关税和盐税作为担保。列强开始纷纷获取中国利权,竞相划分势力圈。

首先是通过借款获得铁路修路权和沿线的矿山开采权。三国干涉中清朝欠下人情的沙俄、德国和法国分别获得了横穿东北地区的东清铁道、贯穿山东半岛的山东铁道、连接云南和越南的滇越线的修路权。英国获得了连接香港和广州的广九线、连接上海和南京的沪宁线的修路权。前面虽然提到了中国铁路的修建遭到人们的强烈反对而未能发展这一事实,但是我们今天使用的铁道线路仍有数条是以列强获得修路权为契机而修建的。

其次是设置租界名义下的军事、经济据点、划分排他性的势力圈。1893年,山东发生了杀害传教士事件(后述),德国租借胶州湾,沙俄则通过三国干涉迫使日本放弃旅顺、大连,转为自己的租借地。法国租借了与法属印度支那(越南)邻接的广州湾,英国则将山东半岛的威海卫纳入势力圈,以九十九年的期限租借了九龙半岛以北的新界地区。这样一来,新界地区加上南京条约割让的香港岛,《北京条约》后成为英属的九龙地区,形成了今天香港的原型。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成为特别行政区,从新界地区的租借算起正好经过了九十九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