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田猎说中特别引人注目的地方是,提出了半径为二十公里的圆的问题。这个范围与当时的城市国家做统辖的范围基本上是重合的。换句话说,商王在殷(商)这个城市直接管辖的范围内四处走动,在各地举行仪式。

更让人惊讶的是,他提出在田猎地中混有臣服的氏族的名字。恐怕这是因为在商代王都的周围已经有些臣服了的氏族的村庄存在。可能许多物资都是通过这些臣服的氏族运送过来,再从那里送往王都的。这些村庄是臣服后的氏族为了履行向商代纳贡的义务而设立的必要的中转站之一。

从这个与田猎相关的研究,我们可以更加具体地看出,中小城市国家附属于大城市国家的构造。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从甲骨文中了解到的事情

甲骨文是古人祭祀的时候所作的记录。将其中有特征的事件和现象提取出来,重新总结成文章,我们就可以获得各种各样的信息。前面我们所关注的是王的田猎地。

在甲骨文中,最先引人注目的就是商王的祖先祭祀。于是商王的祭祀究竟是怎样的,这个问题逐渐变得具体而明朗起来。

经过对祭祀对象的整理,我们可以复原当时的系谱。其复原的结果和《史记·殷本纪》中所记载的商的系谱基本一致。这让学者都很震惊。但是,我们不能因此就认定《史记·殷本纪》中的记载全部都是正确的。虽然似乎有不少性急的人都误认为《史记》是全部正确的,但事实上研究甲骨文的人们的工作是非常质朴和踏实的。作为这种踏实的工作的结果,我们知道的事例之一,就是上述的系谱的相关情况。

除了在数量庞大的材料的基础上进行归纳后得出的推论之外,还有些推论是在文化地域的分布和地名的基础上研究甲骨文的记录而得出的。

例如,在祖先祭祀中掺杂了一个叫伊尹的名字。这个人物在《殷本纪》中也出现了,是商代初期时出任宰相一职的人。所谓的宰相,其实是战国时代以后才有的认识,实际上是通过官吏来统治地方的形式普遍化之后才出现的名词。商王朝是个城市国家的联合体。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当时是没有宰相的。虽然同为辅佐王的人,但是在商代,这样的人通常被赋予管理地位相当于陪都的某个最重要城市的权力。而一般认为伊尹就是管理名为伊这个城市的人物。

那么,这个伊又相当于现在的哪里?

商代的影响所涉及的范围究竟有多广,这里面有些很难判定的地方。不过,正如前面所说的一样,周王朝以陕西之地为大本营,把中原的雒邑作为陪都来安置周公,更有分封东方的泰山以南的鲁之一族,用以牵制齐国等。这就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些参考。通过研究考古遗迹(物体的移动),我们得知周的文化范围进一步扩大。周灭商时,其影响范围一度扩大,但是之后又缩小了。所以,伊的位置至少也应该就在中原一带的军事据点之中,是商的势力进一步延伸后的边缘的某个地方。

洛阳以东,有一条与洛水合流的支流名为伊水。于是笔者猜想这个伊是否就是伊尹的伊。它正处在河南一带的文化地域中。

周设置雒邑,作为直接支配伊的都城,继承了商代以来的军事据点。

根据《史记·殷本纪》的记载,太戊之时商代曾通过提拔伊陟,恢复了国势。可见伊尹一族在商代似乎被赋予了特殊的位置。

商与周

在前面已经讲过,魏国的编年史书《竹书纪年》中设有《殷纪》。

《殷纪》列举了历代商王的故事,其中也有关于伊尹的记录,据说伊尹成为仲壬的卿士(周代的叫法)之后,将太甲放逐到桐之地,自立起来。太甲被放逐七年后归来,杀掉伊尹,分其领地给其子伊陟、伊奋。伊陟的时代和《史记》中的记载有所出入,而且两本史书在看待伊尹一族和商王一族的关系这一点上也不同。在《竹书纪年》和《史记》中,伊尹一族被赋予了不同的历史地位。

《竹书纪年》中记载了盘庚时代迁入了所谓的殷虚之地的事情,但是同时还有与之不同的传说。甲骨文是从武丁开始到殷末时代的东西。先于殷虚时代的郑州商城和偃师商城都被高大的城墙所包围着,然而所谓的“殷虚”却没有城墙。因此,笔者认为下述的说法比较可信:“殷虚”实际上是附属于都城的宗教性设施,而都城是在别的地方。

“殷”这个汉字,就我们一般所知的意思来说并不坏。有富足繁荣的意思。然而,在经典之中,有将殷记作“衣”的情况。《礼记·中庸》里有这样的句子:“武王缵大王(古公亶父。谥号)、王季(季历。谥号)、文王(谥号)之绪。壹戎衣(殷),而有天下。”其中“壹戎衣(殷)”的部分,在《尚书·康诰》篇中有基本相同的表达,然而“衣”字换成了“殷”字。这个“衣”可能被认为是夷狄的夷的意思。西周金文中提到了“东夷”的问题,这里的“夷”和“衣”的字是不同的。另外,在名为保卣、保尊的青铜器的铭文中这样写道:成王命保追赶东国五侯。这些就是上述经典中被看做是“衣”的“殷”字,我认为这可能是一种基于蔑称的用法。

不过,这也不能说明后来的经典中使用的“殷”都是不好的意思。这是因为与周代用“衣(夷)”来诋毁商代的意识不同,到了战国时代产生了必须美化商王朝的需要。夏、商、周三代都被理想化了。所以“殷”字从本来的意思中分离出来,产生了富足繁荣的意思。人们对于“衣”这个汉字原为“夷”这个蔑称的认知也慢慢淡薄了。

另外,从这个情况来看,通过“衣”这个字的用例分析,我们可以得知,在发音上“殷”本来应该与夷狄的“夷”是相同的。

商与周的较量开始于商王武乙的时候。根据《竹书纪年》的记载,周文王(前1078—前1034年在位)的父亲季历(?—前1068年)伐鬼戎,俘虏“狄王”二十。又于商王太丁二年、四年时,相继讨伐了“燕京之戎”和“余无之戎”等外族。说明在这个过程中周的势力在慢慢增大。应对这种情况,商所采取的行动是拉拢周国。据说,太丁四年,商封周为牧师。在那之后,周的军事行动仍然频繁,于太丁十一年,伐“翳徒之戎”,俘虏其三名大夫。

然而,可能因为周终究给商造成了威胁,所以在文丁时代,季历被杀(前1068)。此事促使周开始讨伐商王,帝乙二年(前1064)周人伐商。此事发生在周文王五年。

武王十一年(前1024年)庚寅之日,武王时代的伐商正式开始。

帝乙、帝辛时代的祭祀

这个时代的祖先祭祀可以作为判定年代的方法来使用。祭祀于癸日举行,每十天一次,人们占卜的是第二天起的十天(旬日)内的事情。而且祭祀的祖先的顺序都是固定。我们就可以利用这两个特点来进行判断。只要把祖先祭祀和复原后的实际存在的日历进行对比,我们就能判定年代。

所谓的历法原本就是将天文现象的规律性反映到日常生活中的一种“形式”。从具有规律性这个特点,我们就能找出问题的根源所在。

要发展农业,就必须要了解季节。否则便做不好播种。随着四季变迁,天空中的星座也在不断变化,因此,古人必须要根据时令把握住其特征。不过把握这些特征倒不是非用文字不可,事实上人们只需要依靠自己的记忆就足够了。

方法之一,着重观察比较醒目的星辰,找出天明前和日落后在哪个方位可以看见它。例如英国的巨石阵(没有文字的时期的遗迹)就是诞生于人们这样的生产生活当中的吧。当然,英国巨石阵与中国相距甚远,并没有任何的影响关系。

记录了从商代到春秋战国时代历法的资料中,既有用汉字记载的商代文献,也有同为汉字文献的西周的记录,以及汉字传播之后,即春秋时代以后的各国的文献记录。

前面我们也已经谈到了商代的历法是利用甲骨文第五期(帝乙、帝辛时代)的祖先祭祀而复原的。该祭祀以三百六十日为一个周期,每十天按照规定祭祀不同的祖先。利用现代的天文计算倒推,我们便可以制作出当时的月亮圆缺一览表(多数记录的是朔日)。与这些记录相比较,我们就可以判定记录中所说的年、月、日具体是公元前的哪一年的什么时候。从复原的结果(商代的日历和以三百六十天为周期的祖先祭祀)来看,当时的历法似乎是以冬至后为一月份的开始。

这个日历是以月亮的阴晴圆缺为基准制定的。月亮盈满十二次则为一年。然而,月亮盈满十二次的时间并不等于太阳高度经过一年后还原的时间,即大约为三百六十五点二五天。当这些差距逐渐累积为一个月时,古人为了调整日历便多设置了一个月,这就是闰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