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春秋》一直被认为是鲁国的编年体史书,但这种观点是错误的。《春秋》是采用逾年称元法对事件进行排列的编年体史书。因为逾年称元法在《公羊传》等书中是对王的制度进行议论时提到的。而鲁国是诸侯国,一直使用的是立年称元法。可参见公元前338年、前326年、前324年、前257年、前224年、前221年等。有关《春秋》的材料,可参考本书第十章“《春秋》使用的材料”一节。关于爵位,可参见本书第六章“爵位标签”一节。战国时代的历法与《春秋》的比对,请参考本年表前言部分所列拙作。

*关于青铜器铭文所列的“月相”为何会存在、二十四节气开始后为何又会消失、朔望等表示定点的用语为何后世仍然存在等问题,请参考本书第二章“西周金文的月相”一节。另外关于后代的缘起,以及同后来的比较等,请参阅《苏醒的文字与咒术的帝国》(中央公论新社,2001年)第42—44页。

*我将包含“月相”的条件限定性较强的历日记载,全部置于与季节的对应关系比如今还缺少严密性的观象授时的历法上,在注意与青铜器编年相关的前、中、后三期区分的基础上进行了年代排列。所得结果请参考本年表前言所述拙作以及本书第二章“西周金文的月相”一节的内容。关于“月相”的表述一般都会稍有不同,商周青铜器的官方作坊有很多,因作坊(包括都市)采用不同的文字或表达方式导致差异。关于这个问题,请参考本书。关于我们已经根深蒂固的观念问题,请参考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