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结冰   

山上积雪的区域中,在压力作用下,加上反复地融化结冰,层积的白雪转化成了冰川。这些庞大的冰块在自身重量的作用下,沿着山坡缓慢地向下移动。通常,在周围白雪的映衬下,冰川散发出幽幽的蓝色,十分惹眼。这不是因为冰川中的水和周围雪中的水有什么区别,而是由于冰川的透光性更好,因此,更多光线能穿透它们。和水一样,冰能吸收更多红光,于是,任何光线穿过冰后都带上了蓝蓝的色调。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位于末端的冰川有些会落入海中,崩解形成冰山,有些则融化,汇入山泉。对于某些亚洲国家来说,这些冰雪融水成为了当地居民最主要的淡水来源。如果不将空气中气态的水蒸气算在内的话,地球上最主要的淡水资源就蕴藏在冰川中。

我们总是认为山脉是远古遗留下来的产物,它们很早就存在于地球上了,不过有些山脉还很年轻。如果我们以70年作为个人存在于世界上的时间标尺,那么对于整个人类来说,这个时间则差不多是10万年,以这个角度来看,山脉的确是古老的。但是比起45亿岁高龄的地球,有些山脉还相当年轻,它们还在形成中。

以喜马拉雅山脉为例,它是地球上海平面以上的最高山脉。它的年纪仅为地球的1%。5000万年前,印度洋板块向欧亚板块下方俯冲,冲击形成了隆起,一个新的山脉就这样形成了,它不断地向上拔高,直到高出海平面2英里多。喜马拉雅山如此之高,它甚至能影响高空急流,使气候发生重大变化。

山脉能增加当地降雨,这些季节性的降雨会与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发生反应。水和二氧化碳形成的酸性物质渗透地底,溶解岩石表面,置换出二氧化碳中的某些物质,形成稳定的碳化合物,但是它们不再回到大气中去。这个过程与全球变暖刚好相反,在它的作用下气温下降了。喜马拉雅山脉的形成引发了一系列使地球改头换面的冰川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