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磁空间   

为了将你送到目的地,飞行员将使用众多的电磁辐射无线电设备,当然了,雷达只是其中的一种。除了利用可见光来分辨我们的去向,飞行员还广泛地使用无线电,这也是光的一种,它每个光子的能量比雷达还少(波长长于雷达波)。有些无线电是不需要人工操作的。导航灯塔就是这样的全自动的无线电波发射器,它不断地发射出信号,使飞行员明白何时该转向了。虽然,由于GPS(详见下节)的引入,它的作用不像从前那样显著了,但仍不失为一种有价值的导航装置。VOR,即甚高频全向信标(VHF Omnidirectional Radio Range),一架飞机一般会用到两台这样的装置来确认自己的位置。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机场内有些自动无线电发射装置更加精密,能提供ILS(仪表着陆系统)装置,可以精确定位跑道,提供飞机接近地面时的准确角度。有了ILS提供的信息,外加一些特殊雷达装置,一架装备精良的飞机能在可见度为零的情况下自动降落,无需飞行员手动操作,这样的系统被称为自动着陆系统(autoland)。

在以无线电为基础的精密导航和着陆系统运用之前,飞行员不得不依赖目视指示器来帮助他们飞回机场。为了能在空中定位跑道准备着陆,飞行员会利用地标,这些地标在空中就能识别。例如,从东面飞入伦敦希思罗机场的航线上就有这样一个标准的地标,它是一个巨型的储气罐。很不幸的是,在同一方位还有另外一个看上去差不多的储气罐,而它指向的则是诺霍特(Northolt)的英国皇家空军(RAF)基地。有一位隶属于美国航空(US Airline)的飞行员曾经驾驶着波音707路过此地,目的地为希思罗机场,结果,他认错了储气罐,最后降落在了诺霍特。这造成了非常巨大的麻烦。起飞时,飞机需要的跑道长度要比降落时的长。而对于一架波音707来说,诺霍特的跑道太短了,无法起飞。

最后,大家不得不把飞机上能拆的都拆了,从座椅到厨房,这样飞机才得以勉强起飞。当地的传言说,人们在跑道附近办公区的屋顶上发现了轮胎的印记,从印记的形态来看,像是飞机费尽了周折才得以升空。在这次事件之后,为了区分两个储气罐,它们被刷上了不同的记号。就比如那个希思罗储气罐,人们给它刷上了字母LH——如果你坐火车经过伦敦西区的索撤尔(Southall),你依然能看见它。

阅读 ‧ 电子书库

在谷歌(Google)里着陆

如果你现在能上网的话,打开谷歌,你就能模拟利用储气罐找到正确航线的过程。输入网址http://maps.google.co.uk,查找Southbridge Way,Southall。把那个“街景”(Street View)小人(就是那个尺标顶部橘色的小人)放在左手边Southbridge Way的尽头。当这个区域的画面出现后,转身让小人面向西方,你将会看到那个浅蓝色、顶部写着LH的储气罐,这就是希思罗储气罐,而不是诺霍特的那个。

阅读 ‧ 电子书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