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间区   

在时间区划分之前,人们都按照当地时间作息,这个时间是以太阳活动为基础的。那时人们还没有相对统一的时间,这意味着,城市与城市之间的时间都不一样。纽约的中午12点与波士顿的中午12点不是同一个时间。伦敦时间也异于伯明翰时间。但是,火车的出现让人们意识到统一时间标准的必要性,以这个标准为基础,通过加减,确定火车在铁路沿线不同站点的到站时间。如果每列火车的到站和离站时间都是以太阳为基础的地方时间来计算的话,那就无法制定出列车时刻表了。我们目前使用的时间区大致是在19世纪晚期形成的。现在的美国时区则是在1883年确定下来的。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世界被划分为几个主要的时间区,在同一时刻,各区的时间却不同。例如美国时区是由四个大陆时区组成的(阿拉斯加除外),它起始于比格林尼治时间(GMT)晚5小时的东部标准时间区,止于比GMT晚8个小时的太平洋时区(世界上有些地方的时间不那么好计算,因为它们与格林尼治时间的差数就不是整小时数,而是以30分钟或45分钟计算,比方说,委内瑞拉比GMT晚4.5小时,而尼泊尔则早于GMT 5.75小时)。如果时区能被划分得像橘瓣那样均匀的话,那每个时区将跨15个经度,不过现实中,每个时区的分界线都不是平整的,它们歪歪扭扭地连接着两极,一会在这儿拐一下,一会又在那儿转了向。

有些时区的边界位于海上,而其中有一条特别的分界线就是日期分界线。它呈现出锯齿状,人们为了使其避开陆地才设定了这个形状。不过对于美国的四个时区来说,某些地方不可避免会出现这种情况,往前迈一步你就进入了一小时后的未来,而往后退一步则就回到一小时前的过去。比如站在亚拉巴马和佐治亚州的边界上,你就能穿梭于东部标准时和中部标准时之间。在中国就没有这种游戏,因为它幅员辽阔覆盖了5个时间区,不过,整个中国使用的时间只有一个,那就是标准的世界时间。

我们可以利用时区玩一把冻结时间的恶作剧。如果你以适当的速度飞行,你可以在一天之内度过岁末与新年。这个速度将由飞行的路径决定。如果是要经过赤道附近,那你就得飞得最快,24小时之内你差不多得飞行40000千米。这意味着时速1666千米(每小时超过1000英里)。这个速度对于现有的飞机来说有些太快了,但对于协和式飞机来说则小菜一碟。不过,若是在极点附近盘旋,速度就绝不是问题,因为地球上的纬线,由赤道到极点逐渐变短,而在地球的两极点上,转一圈就是24个时区。理论上来说,如果你的飞机能恰好降落在极点上,你将在同一时刻经历一天的24个小时。(现实中这是不可能的,所以南北极地区还是将格林尼治时间作为官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