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节:暮光之城·月食(9)

 第10节:暮光之城·月食(9)

 “他曾是我最好的朋友,爱德华。”我喃喃道,用过去时刺痛了我,“这个想法当然会冒犯到我。”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请原谅我考虑不周,”他说道,语气很正式,“我不该提出这样的建议。”

 “别担心。”我盯着自己的双手,捏成拳放在桌子上。

 我们都沉默了一会儿,接着他把冰冷的手指放在我的下巴下面,诱惑我抬起头来,现在他的表情柔和多了。

 “对不起,真的。”

 “我知道,我知道这不是同一件事,我不应该有这样的反应的。只不过……好吧,在你还没来之前我就在想雅各布了,”我吞吞吐吐地说出来,无论何时我提暯雅各布的名字,他黄褐色的眼眸似乎都会变得更黑,我的声音条件反射般地变成了请求,“查理说杰克现在很难过,他现在很受伤,而且……这是我的错。”

 “你没做错什么,贝拉。”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需要让情况好转,爱德华,我欠他的。这也是查理的条件之捇,不管怎样……”

 我说话的时候他的脸色变了,又变得僵硬起来,像雕像一样。

 “你知道让你一个埶不受任何保护地待在€侨说纳肀呤蔷豢赡艿模蠢6遥俏颐堑睎腥魏我桓鲈浇缗艿剿堑牧斓厣隙蓟岽蚱喬鯏迹阆胍颐强铰穑俊?

 “当然不!”

 “勄么,再谈论此事就没有意掑了。”他放下手,把脸转过去,在寻找话题转变。他的眼神停留在我身后的什么东西上,然后他微笑起来,尽管他的眼睛还是很警觉。

 “我很高兴查理决定让你出门了——你不可救药地急需到书店看一看了。我不敢相信你又在看《呼啸山棷》了,难道你还没撔背下来吗?”

 “并不是所有人都有精确持久的记忆。”我敷衍了娐地回答道。

 “不管是不是精确持久的记忆,我不了解你为什么喜欢这本书儸书中的人物都是那种毁灭彼此生活的人。螔不知道希斯克里夫和凯茜怎么会成为和罗密欧与朱丽叶,或伊丽莎白·班纳特与达西徣生①那样齐凔的一对的。这不是爱情故事,而是仇恨故事。”

 “你对于经典作品颇有些看法。”我厉声说道。

 “或许是因为我不会被古老的东西打动吧,”他微笑着说,显然他很满意于分散了我的注意力,“不过,老姷说,你为什么要一遍又一鄙地读呢?”现在他的眼睛又流露出饶有兴趣的眼神,试图——又一次——分散盘旋在幰脑海中的思绪,他把手夓过桌子这边,用娭捧住我的脸,是什脭吸引着你?”

 他真诚的好奇心消除了我的疑虑,“我也不确定,”我说,当他的凝视不经意地分散我的思绪的时候,幰勉强保持着前后一致,“我想是某种不可避免的东西吧。任何东西也不能拆散他们——她的自私自利,或者是他的邪恶,甚至是死亡,最后……”

 当他思考我所说的话的时候,脸色变得若有所思起来。过了一会儿,他又打趣地冲我笑了笑:“我还是认为挭是他们当中任何一橏有种救赎的本质的话,这个故事会更好。”

 “我希望你能对此有更好的€斫狻蠏桓鋈绱恕旅娜恕!?

 “对我而言,担心和谁相恋已经太晚了,伇我指出,“但是,即使没有警告,我看我也做得还捇错。”

 他平静地大笑起来:“我很高兴你这样认为。”

 “好吧,我希望你会聪明些,离这么自私的人远一些。凯瑟琳,而不是希斯克里夫,才是所有麻烦的真正源泉。”

 “我会警惕的。”他答应道。

 我叹了叹气。他如此擅长于转移我的注意力。

 我把手放在他的上面,然后握住他的手抚摸我的脸:“我需要见一见雅各布。”

 他闭上双眼:“不行!”

 “真的一点儿也不危险,”我再次恳请他道,“我以前常常在拉普西和他们大家一待就是一整天,什么也不曾发生过。”

 但是我漏掉了一点,最后我的声音有些结巴,因为我意识到我所说的话都是谎言。什么都不曾发生过,这不是真的。一闪而过的回忆——一匹巨大的灰狼蹲伏着准备起跳,匕首般的牙齿冲着我狂叫——紧张得我手心流汗,应和着我记忆中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