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节:暮光之城·月食(11)

 第12节:暮光之城·月食(11)

 我谨慎地仰望着他的脸,他双眼紧闭,下巴紧收。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我摾远都不会原谅自己离开勩,”他囜声呢喃道,“即使我活一万勱,也不会。”

 我用手轻轻抚摸着他冰冷的脸,等待着,直到他叹了叹气,睁开双眼。

 “你只不过是想要楒正确的事情罢了,我肯定章样做对不像我这兇愚蠢的任何人都会奏效的。另外,你现在就在我身边,这才是重要的。”

 “要是我没有离开过你,你就不会感到有必要冒着生命危险去安慰一条狗。”

 我心里一阵畏惧,我已经习惯了雅各布和他恶意的侮辱——吸血鬼、寄生虫、食客①……不知道为什么,类似的话语由爱德华天鹅绒般的声音说出来听起来更加刺耳。

 “我不知道如何措辞才合适,”爱德华说,他的声音有些苍凉,“听起来会有些残忍,我想,但是过去只差一点点我就会失去你。我知道,想到我已经失去你会是什么样的感觉,我不打算容忍任何危险的事情。”

 “你在这件事情上得相信我,我会好好的。”

 他的脸又流露出痛苦的表情,“求你啦,贝拉!”他轻声请求道。

 我凝视着他突然燃烧着的金色的眼睛:“求我什么?”

 “求你,为了我,请你有意识地努力让自己保持安全,我会尽我所能的,但是我所能提供的帮助有限。”

 “我会努力的。”我轻声低语道。

 “你真的了解你对我有多么重要吗?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有多么爱你?”他把我抱得更紧了,紧紧地贴着他冰冷而坚硬的胸口,把我的头藏在他的颈窝里。

 我的嘴唇吻着他雪一般冰冷的颈项,“我知道我有多么爱你。”我回答说。

 “你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我骨碌碌地转了转眼睛,但是他看不见:“那是不可能的。”

 他吻了吻我的头顶,叹气道:“不要有狼人。”

 “我可不赞同这一点,我得见雅各布。”

 “那么我不得不制止你。”

 听他的语气那么自信,好像这根本不会是个难题。

 我能感觉到口袋里雅各布给我的便条,好像它一下子有十英镑那么重一样。我能听到他说出这些话的声音,他似乎同意爱德华的观点——那是在现实生活中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什么都不会改变。对不起。

 逃避

 西班牙语课结束之后,我走在去食堂的路上,心中感到出奇的愉快,并不是因为我和这个星球上最完美的人手牵着手,尽管这肯定也是部分原因。

 或许是因为我获悉自己的刑期已经结束,我又是个自由人了。

 抑或是,跟我没什么特别的关系。或许是因为自由的氛围萦绕着整个校园,课业慢慢地放缓下来,特别是对于高年级学生而言,空气中洋溢着一种可以感知得到的兴奋。

 自由如此接近,到处都是它的信号,简直可以触摸得到了,品尝得到了。食堂的墙壁上贴满了海报,垃圾桶上披着一层漫溢出来的广告传单:买年鉴的提示,班级竞赛和通知;预订毕业礼服、帽子和流苏的截止日期;霓虹般闪亮的促销传单——二年级学生竞争班委会;散发着不祥的预兆的今年正式舞会的玫瑰花环广告。大舞会就在这个周末,但是我跟爱德华约定好决不再做这样的事情。毕竟,我已经有过这戼的人类经验了。

 不,一定是因为我个人的自由让我今天心情轻松了。本学妻结束并没有带给我和其他学生一样的快乐,实际上,不管什么时候想到这一点,都会让我紧张得快要呕吐,我努力不要去想它。

 由于毕业临近,要逃避这个无处不斱的话题并非易事。

 仭“你发出通知了吗?”我和爱德华在餐桌边坐下€吹氖焙颍布瓗实馈K训貕耐贩岬侥院髷梢桓雎砦脖枇耍桓乃绞钡姆⑿停鴩宜难壑袎佀缸判┬斫辜钡纳裆?

 爱丽丝和本也已经楕在那里了,他们分别坐在安吉拉的两侧。本专注地读着一本笑话书,他的眼镜从窄窄的鼻梁上滑落下€础6鏊吭虼蛄孔艓伊钊搜峋氲呐W锌阌隩恤的搭配,她的眼神让我感到有些神经过敏仯或许她正在构思另一个改头换面的计划呢,我叹了叹气。我对时尚的漠然态度詺她看来就涎一根刺儿一样,要是我允许的话,她会每天为我打扮——说不定每天簝几次——就像我是超大的立胎纸玩偶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