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节:暮光之城·月食(12)

 第13节:暮光之城·月食(12)

 伆没有,”我回答惒吉拉道,“脹什么意义,真的。蕾妮知道我什么时候毕业,还有谁?”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你呢,爱丽丝?”

 爱丽丝微笑道:“都发出去[福`哇tx t小`说 下 载>了。”

 “你真幸运。”安吉拉叹气道,“我妈妈有上千个表兄妹,她希望我给每个人首写地址,我会得腕隧道综合征①的,我不能再拖延了,我只是感到害怕。”

 “我会帮你忙的,”我自告奋勇地说,“如果你不介意我的书法很糟糕的话。”

 我磽眼角可以看见爱德华在微笑。查拉肯定也会高兴的——我满足了他的条件,而且不必牵连狼人。

 安吉拉看来很放心了:“你太毭了,只要你想,我随时都可以菇来。”

 “实际上,我宁愿到你家,如够那样可以的话——我厌倦了我自己家里,查理昨天晚上解除禁令了。”我宣布自己的好消息时不禁露齿而笑起来。

 -

 “真的吗?”安吉拉问道,适当的兴奋在她那向来温柔的褐色眼睛里闪闪发光,“我以为你说你会终身关禁闭呢。”

 “我比你还要惊讶。我原本肯定我至少要等到高中毕业之后,他才会释穮我的。”

 “啊,太该了,贝拉!我们得出去[福`哇tx t小`说 下 载>庆祝一下。”

 “你知道这个担子真的很棒!伇

 仭“我们应该做什么呢?”爱丽丝沉思道,她的脸因为想到种种可能而容光焕发。爱丽丝的想法对我陡言通常都有些夸张,我现在从她眼中就看得出——大张旗鼓的趋势已经呼之欲出了。

 “不管你在想什么,爱丽丝,我怀疑我还没那么自由。”

 “自由就是自由,对不对?”她强词夺理。

 “我确信我还是受限制的——譬如,像美洲大陆上的美国一样。”

 安吉拉和本大笑起来,但是爱丽丝真的感到很失望,做了个鬼脸。

 “那么我们今晚做什么呢?”她还是不肯罢休。

 “什么也不做,瞧,我们在确定他的确不是开玩笑之前,还得先观察几天。不管怎么说,今天还是上课的日子。”

 “那么,我们这个周末要庆祝一下啰。”根本无法击退爱丽丝的热情。

 “当然。”我说道,希望能够安抚一下她。我知道我不打算做任何过于怪异的事情;应付查理慢慢来会更好。在我没向他提出要求之前,我得让他有机会欣赏一下我多么值得信赖,多么成熟。

 安吉拉和爱丽丝开始讨论起她的选择了;本把书放在一边,也加入了她们的谈话。我的注意力则漂到了别处,我惊讶地发现我重获自由的话题突然没有刚才那么令人满意了。当他们在去天使港或者霍奎厄姆庆祝的时候,我则开始感到不高兴了。

 没过多久我就确定自己无精打采的情绪源于何处了。

 自从我在我家外面的森林里和雅各布道别之后,一幅详细的心理画面就侵占了我的脑海,并且萦绕着我的思绪,久久挥之不去。它定时地跳进我的脑海,就好像惹人心烦的闹钟每隔半小时就响一次一样,让我的脑海中充斥着雅各布因为痛苦而眉头紧锁的脸庞的图像。这是我对他最后的记忆。

 随着令人不安的幻景再次袭来,我很清楚为什么我的自由让我不满了,因为这个自由是不完整的。

 当然啦,我可以自由地去任何我想去的地方——除了拉普西;我可以自由地做任何事情——除了见雅各布。我对着餐桌皱眉头,得有某种中间路线。

 “爱丽丝?爱丽丝!”

 安吉拉的声音把我从白日梦中拉回来,她的手在爱丽丝空洞而凝视的面孔前面来回地挥舞。爱丽丝的表情是我能认清的东西——这种表情令我浑身机械地惊恐万分起来。她眼中的空洞神色告诉我,她看见了某种完全不同于我们周遭平凡的午餐室的情景,但是那种东西以其自身的方式又是那么真实。某种东西快要来临,某个事件马上就要发生了,我感到血液都要从我的脸上渗透出来了。

 接着爱德华大笑起来,他的声音非常自然而且很放松。安吉拉和本望着他,但是我的眼睛还是盯着爱丽丝,她突然跳了起来,仿佛某人在桌子底下踢了她一脚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