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节:暮光之城·月食(15)

 第16节:暮光之城·月食(15)

 我和我母亲截然不同,我是个深思熟虑、小心谨慎的人,是责任心重,成熟的那个。那是我眼中的自己。那是我了解的自己。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爱德华的吻使我的血液还在脑海中怦怦跳动,我不得不想到我妈妈所犯的错误中给她的人生带来最大改变的错误。愚蠢而浪漫,高中刚毕业就嫁给了她还不怎么了解的男人,接着一年后就生下了我。她总是向我保证她没有后悔,我是生活赋予她的最好的礼物。然而,她一再向我灌输——聪明人对待婚姻的态度应该很严肃。成熟的人要上大学,在深深地陷入一段感情之前要有自己的事业。她知道我永远不会像她过去那样凡事欠考虑、愚蠢、土里土气的。……

 我咬紧牙关,给她回信的时候尽量全神贯注。

 接着我突然发现她道别的话,想起为什么我没有更快地回复她了。

 你很久都没有提到雅各布了,她写道,这些天发生了什么事?

 查理提醒她了,我确定。

 我叹了叹气,飞快地打字,把答案藏在两段不是那么敏感的话语里。

 雅各布很好,我想,我不常见他。这些天他大多数时间和他一群朋友在拉普西玩耍。

 我小心翼翼地笑了笑,加上爱德华的问候之后,按下了“发送”键。

 直到我关闭电脑、从书桌边起身之前,我都没有注意到爱德华已经默默地站在我身后了。我正要责备他在我身后读我写的东西,这时,我才意识到他根本就没有注意我。他正在打量随便地塞在屋角的用丝线胡乱缠绕的扁平黑盒子,不管那是什么,它的样子都让人觉得不健康。不一会儿,我就认出来那是去年我过生日时,埃美特、罗莎莉和贾斯帕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汽车里的立体声音响。我已经忘记了我的生日礼物藏在我衣橱底下布满灰尘的角落里。

 “你对它做过什么?”他惊恐万分地问。

 “它不愿意从仪表板里出来。”

 “所以你感到有必要折磨它?”

 “你知道我对待工具的本事,我可没给它们造成什么痛苦。”

 他摇了摇头,脸上戴着伪装的悲剧面具:“你杀死了它。”

 我耸耸肩,不以为然地说:“哦,好。”

 “要是他们看到这些会伤害他们的感情的,”他说,“我想你关禁闭倒是件好事情。在他们没注意到之前,我要给你再装一个。”

 “谢谢,我不需要花哨的立体声音响。”

 “我不是因为你才要换一个的。”

 我叹了叹气。

 “去年你的生日没有得到什么好礼物。”他不悦地说道。突然,他用一张硬的方纸片扇起风来。

 我没有粯答,唯恐我的声音会颤抖。我灾难袛的十八岁生日——簫那些影响深远的结果一起——不是我有心要记住的东西,我很惊讶他会提到这件事情,他甚至比我对此更敏感。

 “你意识到这些快要过期了吗?”他问道,递给我一些纸。这是另外一份礼物——埃斯梅和卡莱尔送给我的机票,这样我就可以飞到佛罗里达去看蕾妮了。

 螔深吸了一口气单调地回答道:“没有,我实际上把它们全忘记了。”

 他的表签小心翼翼的明朗而积极,他继续说话的时候没有流露出任毼藏而不露的笎情的痕迹,“哦,我们还有一担儿时间,你已经获得自搲了……我们这个周末也没有紗划,紙然你拒绝和我一起参加舞会。”他露齿一笑,问道,“为什么不这样来庆祝你的自由呢?”

 我张大嘴巴,喘着气说:“去佛罗里达?”

 “你确实说了有关美国大陆范围内的地方是可以的话。”

 我怒视着他,袆存怀疑,试图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好吗?”他追问道,“我们要不要去看蕾妮?”

 “查理肯定不会窗应的。”

 “查理不臏阻止你去看你妈妈,她还拥有主要的监护权。”

 “没有人对我有监护权,我已经成年了仯”

 一抹灿烂的笑容闪过他的脸颊:“千真万确。”

 我想了一会儿才确定是否值得和查拉吵架。查理会大发雷霆的——不是因为我去看蕾妮,而是因为我和爱德华一起去。查理会几个月不理我,最终很可能我又会被关禁闭,不提这件事情肯定会更好。或许再过几个星期,作为毕业礼物或诸如此类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