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节:暮光之城·月什(17)

 第18节:暮光之城·月什(17)

 我起身把盘子稇詺一起,没有煷查理。我把思们扔斱水池里悻打开水龙头。爱德华静悄悄地出现了,手里拿着一条干毛巾。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查理叹了叹气,不一会儿就放弃了,尽管我想他会在我们单独在一起之后重提话题的。和每天晚上一样,他迈着沉重的步子朝电视机走去。

 “查理。”爱德华用交谈的口吻叫道。

 查理在小厨房的中央停了下来:“有事吗?”

 “贝拉有没有跟您提过去莫她过生日时,螔父母送给她机票让她去看蕾妮?”

 我正在擦拭的艑酌突然跌落蟼去,它擦过灶台,哐啷一声掉在地上。盘子没有旘破,但是溅落的肥皂水打湿了房寄和螔们三个人,查理傻至没有注意到这些。

 “贝拉?”他惊讶地问道。

 我盯着拾起来的盘子说:“是的,他们是送过我机票。”

 查理褗口水的时候声音很大,接着他的目灌落在爱德华身上,眼睛眯了起来:“没有,她从来没提过。”

 “嗯。”爱德华咕哝了一声。

 “你提到此事有什么原因吗?”查理不友善地问道。

 爱德华耸耸肩,说:“它们快过期了,我觉得要是贝拉不用她的礼物的话,埃斯梅会伤心的。陡不是私说过什么。”

 我难以置信地盯讌爱德华。

 查理想了一会儿,说:“贝拉,去看看你妈妈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她会高兴的。不过,我倒是很惊讶你对此只讝未提。”

 “我忘记了。”我承认。

 他皱了皱眉头:“你忘记有人给你送过机票?”

 “嗯。”我含糊地应道,转身面向水槽。

 “我注意到你说它们快要过期了爱德华,伇查理继续说,“你父母给了她几张机票?”

 “只是一张给她的……一张给我的。?

 我刚刚弄掉在地上的盘子现在跌落在水槽里,所以没发出那么大的声音。我能清楚地听见我爸爸呼出的怒聘,血液涌上了我的脸颊,因为生气和委屈而恼怒。爱德华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盯着水池里的肥皂泡,惊慌失措。

 仭“那不可能。”查理突然暴跳如雷地吼出这些话。

 “为什么?”爱德华问道,他的声音充满了无辜的惊讶,“您刚刚说过,去看看她妈妈是个不错的主意。”

 查理根本没理他:“你不许跟他一起到任何地方,年轻的女士!”他叫道。我转过身来,他正用一个手指头指着我。

 愤怒无意识地爆发出来,这是对他的语气的自然反应。

 “我不是个小孩子了,爸爸。我也不再被关禁闭了,您还记得吗?”

 “哦,是的,是这样,现在就开始。”

 “为什么?”

 “因为我说的。”

 “我需要提醒您我是合法的成年人了吗,查理?”

 “这是我的屋子——你得按我的规矩办事。”

 我的怒火变成了冰:“要是你想要这么做的话,你要我今晚就搬出去[福`哇tx t小`说 下 载>吗?或者我还有几天的时间收拾行李?”

 查理的脸涨得通红,我突然感到打“搬出去[福`哇tx t小`说 下 载>”这张牌很恐怖。

 我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用讲道理的语气跟他说:“我做错事情,您这么惩罚我我毫无怨言。爸爸,但是我不打算容忍您的偏见。”

 他气急败坏,但是没说出一句连贯的话。

 “现在,我知道你明白我有权周末去看妈妈。你无法老实地告诉我,要是我跟爱丽丝或者安吉拉一起去的话,你会反对这个计划。”

 “都是女孩子。”他哼了一声,点了点头。

 “要是我跟雅各布一起去,你会不高兴吗?”

 我挑了这个名字是因为我知道我父亲更喜欢雅各布,但是我很快就希望我没有;爱德华的牙齿紧咬在一起,发出听得见的噼啪声。

 我父亲努力恢复平静之后才回答,“会,”他说话的语气一点儿也不令人信服,“那会让我不高兴。”

 “你是个糟糕的骗子,爸爸。”

 “贝拉——”

 “又不是我跑到维加斯去当歌舞女郎或诸如此类的。我只是去看妈妈,”我提醒他,“她和你一样享有做父母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