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节:暮光之城·月食(20)

 第21节:暮光之城·月食(20)

 那么,多亏了查理,我精杀紧张而焦躁不安。我的作业覒经做完了,我的心情也没有缓毻到可以阅读,或听音乐。我想给罊妮打电话告诉她我要去看她的消息,但是接着我就意识到这里和佛罗里达相差三小时,她现在可能在睡觉。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我也可以给安吉拉打电话,我想。

 但是我突然意识到,我并不是想和安吉拉讲话,而是需要和人说说话。

 我咬着嘴唇,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空洞、黑黢黢的一片。我站在那里权衡着利弊,不知道时间过了有多久——一方面是为雅各布做正确的事情、再次见一见我最亲密的朋友、做一个本分的女子,与之相对的则是爱德华生我的气。大概有十分钟吧,这段时间久到足以让我确定前一方面是合情合理的,而后一方面则有些站不住脚。爱德华只不过是担心我的安全,我知道这方面不会有什么真正的问题。

 打电话不会起什么作用,雅各布自从爱德华回来后就不再接听我的电话。此外,我需要见他——见到他和以前一样微笑。我需要替代他留在我记忆中扭曲的痛苦的脸,如果我还想得到内心的宁静的话。

 我大概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我可以快速地赶到拉普西,然后在爱德华意识到我出去了之前赶回来。已经过了我宵禁的时间,但是,查理会真的介意爱德华没有参与其中的事情吗?有个办法可以弄清楚。

 我拉下我的夹克,一边朝楼下跑,一边把胳膊伸进袖子里。

 查理在看球,他望了我一眼,立即就起疑心了。

 “你介意我今晚去看雅各布吗?”我气喘吁吁地问道,“我不会待很久的。”

 我一说杰克的名字,查理的表情就软化成自鸣得意的微笑了,他好像一点儿也不惊讶他的说教这么快就奏效了。“当然不,孩子,没问题。你想待多久,就待多久。”

 “谢谢,爸爸。”我冲出门的时候说道。

 和其他逃犯一样,当我朝我的卡车小跑过去的时候,我禁不住往身后看了好几次,但是夜那么黑,这样做根本就没有意义,我得用手去摸卡车侧门的把手。

 当我插进钥匙点火的时候,我的眼睛就开始校准了。我用力地朝左看,但是,发动机没有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叫声,相反,它只是咔嗒响了一声。我又试了一次,结果还是一样。

 接着我眼角余光的小动作使我跳了起来。

 “嗨!”当我看到我不是一个人在驾驶室的时候,我吓得大声喘息起来。

 爱德华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他在黑暗中像一个微弱的光斑一样,不过,他在转动一个神秘的黑色物品时双手在移动。他的双眼盯着那个物品时开口说话了,“爱丽丝给我打电话了。”他低声说。

 爱丽丝!该死的。我忘记把她考虑进我的计划了,他准是让她监视我了。

 “五分钟前你的未来非常突然地消失不见了,她感到紧张不安。”

 我的眼睛已经因为吃惊瞪得很大了,现在瞪得更大了。

 “因为她看不见狼,你知道,”他用同样小的声音低声解释着,“你忘记这一点了吗?当你决定把自己的眉运与他们的混合在一起的时候,你也消失了。你不可能知道这一点,我意识到了,但是你难道不能理解为什么那会让我感到有些……不安吗?爱丽丝看见你消失了,她甚至看不见你是否会回家。你的未来也消失了,就和他们的一样。”

 “我们也不确定为什么会这样,也许是某种他们天生的防御?”他说话的时候仿佛是对自己说的,他看着我卡车上的发动机零件,在手中沫着它,“那似乎并不可能,既然我毫不困难地就能读懂他们的想法,至少臏读懂布莱克家的。卡莱尔的理论是因为他们的生活受到其转化的控制,这与其说是一种决定还不如说是一种不情愿的反应。完全不可预测,这改变了他们所有的一切。在他们从一种形式转变成另一种形式的一瞬间,他们并不是真的存在。未来无法容纳他们……”

 我像石头一样默不作声地聆听着他沉思自语。

 “我会及时修好你的车,好让你能开着它去上学,假如你想自己开车的话。”他一会儿之后安抚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