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节:暮光之城·月食(21)

 第22节:暮光之城·月食(21)

 我的嘴唇像麦芽糖一样粘在一起,我抽回钥匙,僵硬地从卡车里爬出来。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如果今晚你希望我离你远一点儿的话,关上你的窗户,我会理解的。”在我嘭的一声关上车门之前,他轻声地说。

 我跺着脚走进屋子里,也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发生了什么事?”查理坐在沙发上追问道。

 “车发动不了。”我大声吼道。

 “要我去看一看吗=”

 “不用了超我明天早上再试一试。”

 “想要用我的车吗?”

 我不应该开他的巡逻车,查理肯定不顾一切地想让我去拉普西,差不多簫我一样不顾一切。

 “不觾了,我累了,”我嘟囔着说,“晚安。”

 我跺着脚爬上楼梯,径直走向我的敯户。我用力猛地一把拉上金属框——它哐当一声关上了,上面的玻璃都在颤抖。

 我凝视着颤抖的黑玻璃,看了很久,直到它静止不动了。接着我叹了口气,然后推开窗户,把窗尽量地敞开。

 动机

 太阳深埋在滚滚的乌云之中,分不清是否已经日落西沉了。经过长时间的飞行之后——我们一路朝西追赶着太阳,让人觉得我们在空中根本就没有移动一样——特别让人迷淑方向;时间似乎出奇的善变,令螔出皮不意的是森林逐渐变成了建筑群,这提示着我们就快到家了。

 “你一路上非常安静儸”爱德华察觉道,“是不是这个计划让你不舒服?”

 “不,我很好。”

 “阔开很难过吗?”

 “我觉得与其说是难过,还不如说是解脱。”

 他挑起眉毛看着我。我知道这无济于事,而且——我也同样讨厌承认这一事实——没有必要让他眼睛看着前方的路。

 “蕾妮在某些方面比查理更加……敏锐,这让我有些神经质。”

 爱德华大笑起来:“你妈妈的思维很有趣,差不多像小孩子一样,但是又非常有洞察力,她看问题不同于别人。”

 有洞察力,这样描述我妈妈很恰如其分——当她集中注意力的时候。大多数时候蕾妮对自己的生活已经稀里糊涂了,根本无暇他顾,但是这个周末,她一直都在密切注意着我。

 菲尔很忙——他当教练的高中棒球队就要打决赛了——单独与我和爱德华相处只会让蕾妮的观察力更加敏锐。欣喜快乐的拥抱和尖叫一结束,蕾妮就开始观察我们了。她观察的时候,大大的蓝眼睛起初是迷惑不解,而后又变得忧心忡忡。

 今天早上我们一起沿着海滩散步,她想要炫耀她的新家所有的迷人之处,仍然希望这里的明媚阳光[更多 更新 尽在福`哇tx t小`说 下 载>会把我从福克斯诱惑过来,我是这么想的。她也想要和我单独说说话,这很好办,爱德华编了个要写学期论文的借口待在家里。

 在我脑海里,我再次仔细思索着我们的谈话……

 蕾妮和我沿着人行道漫无目的地散步,努力躲在稀稀拉拉的棕榈树的树荫下。尽管天色还早,热气却让人透不过气来。空气中的湿气很重,连简单的呼吸都是对我的肺部的考验。

 “贝拉?”我妈妈问道,她说话的时候,眼睛看着沙滩那边轻轻碰撞的海浪。

 “什么事?妈妈?”

 她叹了叹气,没有看我凝视着她的双眸:“我有点儿担心……”

 “出了什么事?”我立即焦急地问道,“我能做什么?”

 “不是我的事情,”她摇头说,“我很担心你……和爱德华。”

 蕾妮说着他的名字时终于看着我了,她脸上写满抱歉的表情。

 “哦。”我咕哝道,眼睛注视着从我们身边经过的一对在慢跑的人,他们浑身都被汗浸湿了。

 “你们俩比我想象的要认真得多。”她继续说。

 我皱起眉头,迅速地在脑海中回顾过去的两天。爱德华和我几乎没有接触过——至少,在她面前,我不知道蕾妮是否也会给我上一堂有关责任的课。我不介意我和查理那样的谈话,跟妈妈说起来不会令人尴尬。毕竟,在过去十年中,我一直是那个时不时地被她说教的人。

 “你们俩在一起的时候,有些……奇怪,”她低声说道,眼神忧郁,前额微皱,“他看你的眼神——是那么……充满保护,好像他要冲到你面前为你挡子弹来救你或者怎么样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