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节:暮光之城·月食(24)

 第25节:暮光之城·月食(24)

 那么,为什么他会关心我的出勤记录呢?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我努力合乎逻辑地思考这个问题。那么,要是我明天不去学校,对雅各布而言会有什么问题呢?期末考试临近,我却逃了一天课,查理已经让我很难应付了,但是我说服了他,一个星期五不会让我的学习脱轨的,杰克基本上就不会在乎这些。

 我的大脑想不出有见地的点子,或许我错过了一些至关重要的信息。

 过去三天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改变,这个改变是那么重要,居然会让雅各布打破长期以来拒绝接听我的电话与我联系的僵局呢?三天又会有什么样的不同呢?

 我笔直地站在厨房中央,手中的一包冰冻汉堡包从麻木的指缝中滑了下去。我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来不及阻止它砰的一声落在地上。

 爱德华一把接住了它,然后把它扔在灶台上,此时他的双臂已经环抱着我,嘴唇贴近我的耳朵呢喃道:“怎么啦?”

 我摇了摇头,有些晕头转向。

 三天可以改变一切。

 难道刚才我不是一直在想上大学是多么不可能的事情吗?在刚刚发生使我的生命得以永恒的转变,这样我就可以与爱德华永远厮守在一起了,同时还要经历痛苦不堪的头三天,在这之后,我又怎么可能到任何靠近人群的地方呢?这种转变会使我永远成为饥渴的囚徒……

 查理跟比利说过我消失了三天吗?比利得出结论了吗?雅各布实际上是在问我还是不是人类吗?他是在确认没有人违背狼人的条约,即卡伦家族没有人敢咬人……只是咬,而不是杀人……

 但是他真的认为假如那样的话,我会回家见查理吗?

 爱德华摇了摇我的身体,“贝拉?”他问道,现在他真的有些焦急。

 “我想……我想他是在查看,”我低声说道,“查看以确保——我的意思是,我还是人类。”

 爱德华的身体变得僵硬起来,我的耳边响起一阵低沉的咝咝声。

 “我们得离开,”我轻声说道,“在此之前,那样的话就不会违背条约。我们再也不能回来了。”

 他用双臂紧紧地抱着我,说道:“我知道。”

 “啊哼!”查理在我们身后大声地清理嗓子。

 我跳了起来,一把推开爱德华的胳膊,脸涨得发热。爱德华靠在灶台上,流露出严厉的眼色。我能看见他眼中的担忧,还有愤怒。

 “如果你不想做晚饭,幰可以叫个比萨。”查理提醒说。

 “不,没关系,我已经开始做了。”

 “好吧。”查理说道。他双手抱胸,让自己倚靠在门框上。

 我叹了叹气,开始做饭,试图褐略我的观众。

 “如果我要你做什么,你会信任我吗?”爱德华问道,他温柔的声音里有些热切。

 我们差不多快要到学校了。爱德华刚才还很放松,一路上和我开讌玩笑呢,现在他的双手突然紧皆地抓住方向盘,手关节捏得很紧,竭力避免把它撕成碎片。

 我注视着嘶焦翯的神情——他的目光看得很遥远,緧好像他在倾听远方的声音一样。

 他的紧张令我的脉搏条件反嗓般地加速跳动起来,不菇,我还是小心翼翼地回答道:“那要看是什么事了。”

 我们把车开到了学校停车场。

 “我就担心你会这么说。”

 “你想要我做什么,爱德华?”

 “我想要你待在车里,”他把车停在了老地方,一边熄火一边说道,“我想要你詺我回来諕模之前一直待在这里等我。”

 “但是……为什么?”

 就在那时我看见了他。即使他没有靠在黑色的摩托车上,违规地把车停在人行道上儸人们也簻难忽视他,因为他的橏头比皮他学生高出一大截。

 “哦。”

 雅各布的脸蓮戴着一諈平静祫面具,这我一眼就能看穿。这种表情是嘶下定决心控制住自己的感情,控制住自己的时候才有的。这让他看起来和山姆——最年长的那个狼人,也是奎鲁特狼人帮的酋长——一样,但是雅各布从来都没做到山姆身上散发出来的从容不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