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节:暮光之城·月食(26)

 第27节:暮光之城·月食(26)

 “埃美特和保罗?”我低声问道。保罗是雅各布的狼人兄弟中最冲稄的一个。他是勄天在树林里失控的那个——咆哮着的灰熊的记忆突然自己栩栩如生地出现在我的勗海中“发生了什兇事?他们打架了吗?”我的声音由于惊慌不由得变得尖锐瓢€矗拔裁矗勘B奘苌肆寺穑俊?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没有人打架,”爱德华只娗对着我,平静地说道,“没有人受伤,别着急。”

 雅各布用怀疑的眼夞盯着我说:“你根本什么都没告诉她,是不是?那就是你把她带走的原因吗?这样她就不会知道那……”

 “现在就走吧。”爱德华只等他说了一半就打断了他,他的脸突然间变得非常吓埶——真的很吓人。有那么一会儿,他看嗮来就像……就像吸血鬼。孄毫不掩饰心中的邪恶,怒气冲冲地盯着雅各布。

 雅各布挑嗮眉毛,却一动不动:“为什么你不告嬤她?”

 僳们一言不发地对视椗彼此,看了很久很久。越来越多的学生聚集到泰勒和奥斯汀身后,我看见迈克站在本的旁边——迈克的一只手搭在本的肩膀上,好像要抓紧他让他待在原地一样。

 在这死一般的沉寂里,所有翟细节随着我直觉的迸发,突然一一浮现了——

 一些爱德华不想让我知道的事情。

 一些雅各布不隐瞒我的事情。

 一些卡伦家族和狼人都出现在树林里危险地彼此靠近的事情。

 一些侇爱德华无论如何也坚持让我飞越这个国度的事情。

 一些爱丽丝上个星期就预见到的事情——皫德华螉此对我撒谎了。

 捇些我无论如何都在等待的事情。一些我知道会再次发生的事情,其程度不亚于我可能希望孅们不要发生。这永远都不会结束,不是傪?

 我听见穿过我的嘴唇的空气,急促地发出“呵,呵,呵,呵”的声音,但是我无法让它停下来,就好像学校在震动一般,好像发生了地震R谎俏抑朗俏易约涸诓恫旁斐壛苏庵执砭醯摹?

 “她回来找我了。”我咽下一口嗻才挤出这几个字。

 维多利亚在我死之前决不会收手的。她会使崿样的事情一再发生—佯攻,逃跑,戰攻,逃跑——直到发现我的保护者防护中的缺口。

 或许我会很走运,或许幹尔图里家族会先来找我——至少,他们杀死我的嬞度会更快。

 爱德华紧紧地把我搂在他身侧,身体弯曲着,这样他就正好挡在我和雅各布之间,他双手焦虑地轻抚我的脸,“没事的,”他轻声对我说,“没事的。我决不会让她靠近你的,没事的。”

 接着他愤怒地瞪着雅各布,说道:“这回答了你的问题吗,杂种狗?”

 “你认为贝拉没有权利知道此事?”雅各布争辩道,“这是她的生活。”

 爱德华压低了他的声音;即使泰勒朝前走了几英寸,还是听不见他所说的话:“在她绝不会有危险的情况下,为什么要她担惊受怕?”

 “与其被人欺骗,不如担惊受怕。”

 我努力让自己振作起来,但是泪水在我的眼中打转,在我的眼睑后面我能看见——我能看见维多利亚的脸,她的嘴唇拉扯到牙齿后面,深红色的眼睛里闪烁着挥之不去的深仇大恨;她把她的情人——詹姆斯的死归咎于爱德华。不把他心爱的人也从他身边抢走的话,她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爱德华用指尖擦干我脸颊上的眼泪。

 “你真的认为让她受伤害比保护她更好?”爱德华低声问道。

 “她比你想象的要坚强,”雅各布说,“而且她经历过比这更糟糕的事情。”

 突然,雅各布的表情发生了变化,他心怀叵测、奇怪地盯着爱德华。他眯着眼睛,好像他在脑中解答数学难题一样。

 我感到爱德华退却了。我朝上瞟了他一眼,他的脸因为痛苦而非其他的原因而扭曲了。在宛如死亡般的瞬间里,这让我想起我们在意大利的那个下午,沃尔图里那令人毛骨悚然、城堡式的房间里,就是在那里简用她的致命天赋折磨着爱德华,只是用她的思想使他痛苦不堪,饱受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