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暮光之城·月食(1)

 第2节:暮光之城·月食(1)

 我用手指一行一行地划过纸上的文字,碰到那些凹痕,他用笔写字时用力过猛几乎把纸都戳破了。我能想象出他写这些话时的样子——他笔迹潦草,横七竖八地画出这些字母,用以宣泄他心中的愤怒,然后一行又一行地划掉那些措辞有误的话语,也许他甚至还会用那只过大的手生气地拧断钢笔。我想象得出沮丧挫败的感觉使他漆黑的眉毛紧蹙在一起的样子。要是我在那里的话,我可能会大笑起来。别让你自己脑出血,雅各布。我会这样告诉他,吐出来就可以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当我再读这些我已经铭记于心的话语时,我现在最不想做的事情就是大笑。他对我的请求信的答复——那封信通过查理带给比利,然后由比利再给他,这样的送信方式在他看来只不过是像二年级学生一样,正如他所指出的——一点儿也不奇怪,还没打开信笺我就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了。

 令我惊讶的倒是被他划掉的一行行文字竟会令我如此受伤——仿佛这些字母上长了刀子似的。不仅如此,每一行以生气开头,但后面都隐藏着汪洋般巨大的痛苦;和我自己的痛苦相比,雅各布的痛苦使我伤得更深。

 当我正在思考这些的时候,闻到了一阵浓浓的烟熏味儿正从厨房飘过来。另一个房间里,除了在做饭之外,不会有什么事让我惊慌失措。

 我把皱皱巴巴的纸塞进裤子后袋,匆匆忙忙地朝楼下跑去。

 查理扔进微波炉的一罐意大利实心面沙司刚刚转动第一圈,我猛地一把拉开门,把它拖了出来。

 “我做错什么了?”查理问道。

 “您应该先把盖子揭开的,爸爸,金属不能放在微波炉里转。”我边说边把盖子揭开,接着把半罐沙司倒进碗里,然后把碗放进微波炉,把罐子放回冰箱,调整好时间,按下启动键。

 查理嘟着嘴巴看着我调整时间,问道:“我的面条做得对吗?”

 我看了看炉子上的平底锅——令我警惕的烟熏味儿的源头就在这里。“翻一翻会更好。”我语气温和地说道。我找了一把调羹,用力把烤焦在锅底的厚厚的糊状面条刮下来。

 查理叹了叹气。

 “那么,您为什么要做这些?”我问他。

 他双臂抱在胸口,愤怒地凝视着后窗外的雨帘。“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咕哝道。

 我迷惑不解起来。查理会做饭?他为什么要板着脸孔?爱德华还没来这里呢。通常我爸爸会因为我男朋友而摆出这样的架势,竭尽全力地表现出一副“你不受欢迎”的模样,他所说的每个字、所摆出的每个姿势都表达出这层含义。查理的努力毫无必要——爱德华不用看这些表演就对我爸爸正在想什么了如指掌。

 我翻动锅里的面条时想到“男朋友”三个字,这个词儿姽我感到一阵熟悉的紧张感,我捇不小心挧到佀自己的嘴巴。这个词语不合适,一点儿都不合适。我需要某种橖能表达永恒的承诺的词语……但是像“嬣命”和“命运”这样的词语用在平时的交谈中显得很做作。

 爱德华心中有來一个词语,那个词正是我感到紧张的来源,我只要想一想6蓟釄脳约航粽诺脰币а馈?

 未婚——哟!一想到这一点幰就浑身发抖。

 幰错过姴么佀吗?从何时起您开始做晚饭了?”我问查理,意大利面团在开水里上下移动的时候,我磥了戳,“或者是您在娫着做屯饭?”

 查理耸了耸肩:“没有哪条法律规定我不能在自己家做饭。”

 “您知道得再清楚不过了。”我一边看着他别在皮夹克上的徽章,一边说道。

 “哈!说得不错。”他摆动身体,把皮夹克唾了下来,仿佛我的眼夞是在提醒他衣服还穿在他身上一样,然河他把啢夹克挂斱糖个他专用的挂衣钩上。他的枪带捬灜櫼在那€锪恕涣父鲂瞧冢季醯萌ゾ炀置槐貟宕魇智箒;⒍僦莞?怂沟男≌虿辉倭衷诹钊死诺氖嚄偈录辛耍膊辉儆腥嗽跀跤陜嗝嗟膴髁掷锟醇衩厍覍逍闻哟蟮睦橇恕?

 我静静地戳着面条,猜想着查理会讲出到底是什么事情令他心烦意乱。我父亲不是个话很多的人,他努力让自己配合着我坐下来一起吃晚饭,这表明他脑海里一定有非常多的话要说。

 我习惯性地看了看钟——每天大约这个时候,每隔几分钟我就会这么楒——还有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

 下庣对我而言娗一天中最难熬的时光。自从我以前最好的朋友(和狼人)雅各布·布莱克告诉查理幰偷偷摸摸骑过那辆摩托车以来——他事先就计划好曗么出略我的,这样一来幰就会被关桔闭,进而不能与我的男朋友(和吸血鬼)爱德华·卡伦斱一起了——爱德华只获许在晚壪七点到九点之间€纯次遥彝ǔV荒軘谖壹依铮挂谖野职执硬焕Ь氲呐考嗫叵隆?

 这次是上次不那么严格的禁闭令的升级。我无棬自圆其说为什么会一连失踪三天,而且还敢去悬崖跳水,这是我因此而得到的惩罚。

 当然啦,我在学校还是会价到爱德华因为查理对此庌能为力。此外,爱德华几乎每天晚上都在我的房间里,不过查理对此事并不是很桥楚。?德华轻而易举就能一声不响地从二楼的窗户爬进幰的房间,章种本事几赫和他能读懂查理的心思一样有用。

 尽管爱德粖只有下午不在我身边,这却酌以令我无精打采,其间的几个小时如此漫长。尽管如此,我还是毫无怨言地忍受着这种惩罚:一来,我知道这是我自找的;二来,我无法忍受现在就搬出去[福`哇tx t小`说 下 载>而伤害我父亲,特别是当更加永久的分别就摆在眼前,就近在咫尺的时候,查理看不到这一点,对此也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