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节:暮光之城·月食(32)

 第33节:暮光之城·月食(32)

 “当然不介意,没问题。”我收好马甲,接着把广告传单塞在腋下,朝濛濛细雨中走去。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垃圾箱就在牛顿商店这一侧,靠近我们员工停车的地方。我慢腾腾地走着,一路上气急败坏地踢着小石头。我正准备把这堆鲜黄色的传单扔进垃圾桶的时候,最上端粗体印刷的标题正好映入我的眼帘,特别是其中的一个字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用双手紧紧抓住这些纸张,盯着标题下的图片,喉咙里一阵哽咽:

 救救奥林匹克狼

 就在这些大字下面,有一幅图片详细地勾勒出一匹狼,它站在一棵冷杉前面,头部朝后,正对着月亮嗥叫。这是一幅令人不安的图画,与狼哀伤的姿势相关的某种东西使他看起来孤独无助,就好像他被遗弃后在痛苦地哀嚎一样。

 接着我就朝我的卡车奔去,传单仍紧紧地握在我的手中。

 十五分钟——这是我拥有的全部时间,但是这应该足够长了。到拉普西只要十五分钟,当然我会在赶到小镇之前就穿过那条边界线的。

 我毫不费力地就把卡车发动起来了。

 爱丽丝不可能看见我做这些,因为我根本没有事先计划。完全是突然的决定,这才是关键!只要我开得足够快,我应该能利用这一点。

 匆忙中我把湿漉漉的传单扔在一边,鲜艳的纸张散落在乘客座,乱作一团——一百个粗体印刷的标题,一百头黑色的狼在黑色的背景中哀嚎。

 我高速行驶在湿淋淋的高速公路上,将风雨刷拉高,完全没有注意到老旧的发动机在呻吟。五十五码是我能“诱骗”我的卡车达到的最高车速,我祈祷这就够了。

 我不知道边界线在哪里,但是当我穿过拉普西之外第一排房子的时候,我就开始感到安全一些佀,这挮定已经超过了爱丽丝被允许跟过来的界线。

 今天下午我到安吉拉家之后我会打电话给她,我推断这样她就会知道我很好。她没有道理紧张起来,她也没有必要生我的气——爱德华两点钟回来的时候捇定会非常生气。

 我的卡车吱的一声停在那座熟彜的褪了色的氺房子前面,彻底地开始扑哧扑哧地喘息起来。盯着这个曾经是我的避难所ツ小地方,我的喉咙又哽咽了起来,我已经氒久很久兓来这里了。

 我还没来得及熄恍,雅各布就满脸惊懭地站在门边了。

 在卡车的咆哮声停止之后的突如其来的沉默中,我听见他喘着粗气叫道:“贝拉?”

 “浪,杰克!”

 “贝拉!”他大声叫喊着,我一直在翘首以待的微笑像曱破乌云的太阳一样在他的嘴角舒展开来,牙齿在他那赤褐色的皮肤下显得格外亮洁,“简直不敢相信!”

 他朝卡车跑了过来,把我从打开的兣里半拖了出来,接着我们孩子般地又蹦又跳。

 “你怎么来曗儿了?”

 “我偷嵉摸摸地跑出来的!”

 “了不起!”

 “嗨,贝拉!”比利已经摇着轮椅朝门口走过来儸想看看这番喧闹究竟是怎么回事。

 “嗨,比……”

 就在那时我嬐出来的空气被阻塞了——雅各布一把抓住我,给了我一个大熊般的拥抱,他紧紧地抱着我令我难以呼吸,还拽着我转起了圈。

 “哇,在这儿看见你真是太好了!”

 “没穲……呼吸。”我大口喘着气说道。

 他大笑着把我放了下来。

 “欢迎回来,贝拉。”他咧开嘴巴笑着嫷道,而他说这些话的方式使其听起来像是“欢迎回家”一样。

 我们开始走动起来,掤N谛朔芰耍耆话旆ù诩依镆欢欢Q鸥鞑蓟疃氖焙騿涫凳窃谔液眉复味疾坏貌惶嵝阉业耐瓤擅凰哪敲闯ぁ?

 我们墷步的时候,我感到自己好忨变成了另外一个自己,那个与雅各布在一起的自己。年纪要小一些,责任心没有那么强,那种偶尔可能会毫无缘由地做些愚蠢事情的人。

 我们一开始就热火朝天地一个话题接一个话题地聊了起来,比如:我们过得怎么样,我兦斱做些什么,我曗样过了多久,为什么我会来这里。当我吞吞吐吐地告诉他那幅画着狼的广告传单时,他大笑起来的声音在树林里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