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节:暮光之城·月姵(33)

 第34节:暮光之城·月姵(33)

 但是,当我们徐步经过商店后面,穿过围在第一海虙边际的茂密的灌木丛时,谈话陷入了困境。一切来得太快了,我们不得不谈论我们长久分别的原因,我注视着我的朋友的脸变得僵硬起来,流露出我再熟悉不过的悲伤表情。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不管怎么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雅各布问我,用力过猛地踢开一片挡在他面前的浮木,它划过沙砾,叮当一声撞在石头上,“我的意思是,自从上次我们……呃,之前,你知道……”他有些语无伦次,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他又努力说道,“我在问的问题是……一切都变回到他离开之前的样子了?你原谅了他所做的一切?”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没有什么需要原谅的。”

 我想要跳过背叛、指责这部分内容,但是我知道在我们讨论其他事情之前不得不谈明白这一点。

 雅各布的脸皱了起来,就好像他刚刚舔了一下柠檬一样:“我希望山姆去年九月找到你的时候拍过照片,那会成为A级展览品。”

 “没有人需要接受审讯。”

 “或许有人应该要。”

 “要是你知道他为什么会那么做的话,连你都不会责备他离开过了。”

 他愤怒地盯着我看了几秒钟,说道:“好吧,”然后酸溜溜地争辩道,“真是令我惊讶不已啊!”

 他的敌意令我烦躁不安——刺痛了我的伤处;令他生我的气使我很受伤。这使我想起了那个凄凉的下午,很久以前,那时——在山姆的命令下——他告诉我,我们不能再做朋友了。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恢复平静。

 “爱德华去年秋天离开我是因为他认为我不应该和吸血鬼交往,他认为他离开对我会更好。”

 雅各布吸了两口气,不得不花一点儿时间搜肠刮肚。不管他打算说什么,很显然都不适用了。我很高兴他不知道爱德华的决定的诱因,我只能想象如果他知道贾斯帕企图杀死我的话他会怎么想。

 “不过,他回来了,是不是?”雅各布低声说道,“真糟糕他不能坚持那个决定。”

 “要是你还记得的话,是我去找他的。”

 雅各布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接着后退了几步。他脸色缓和,说话的时候声音平静了一些:“那是事实,那么我就没弄明白过咯,发生了什么事?”

 我咬住嘴唇,有些迟疑。

 “这是秘密吗?”他的声音夹杂着谩骂,“有人不允许你告诉我吗?”

 “不是的,”我打断道,“只不过真的说来话长。”

 雅各布笑了起来,态度有些傲慢,然后转身朝海滩走去,希望我也跟着他。

 如果他打算这么做的话,和雅各布在一起就没什么意思了。我机械地跟在他后面,不确定自己是否应该转身离去。毕竟回到家后,我还要面对爱丽丝……我想我没必要着急。

 雅各布朝一块巨大的熟悉的浮木走去——那是一整棵树,还有根等等,被海水冲刷得雪白,深深地陷在沙子里;从某种意义上而言,那是我们俩的树。

 雅各布在这张天然的凳子上坐了下来,拍了拍他身边的位置。

 “我不介意长故事,有没有惊险动作?”

 “真恐怖!”我嘲笑道,“你会听,或者你会打断我评论我的朋友们吗?”

 他假装紧闭嘴巴,接着侧身抛出一个看不见的答案。我努力不要笑,但没做到。

 “我得从你知道的那部分讲起。”我决定告诉他,在开始之前我在脑海中理了理讲这些故事的思路。

 雅各布举起手。

 “说吧。”

 “很好,”他说道,“我不明白那时候发生了什么事。”

 “是的,好,事情有些复杂,你要注意。你知道爱丽丝怎么预见事情的吗?”

 他立即板起了脸——不管那些有关吸血鬼拥有超自然的天赋的传说是真是假,狼人都不会害怕的——我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后,继续讲述我如何赶到意大利去救爱德华的经过了。

 我尽可能地简洁明了——去掉一些不重要的细节。我试图读懂雅各布的反应,但是当我解释爱丽丝看见爱德华听说我死了以后,如何计划要杀死自己的时候,雅各布的表情变得高深莫测了。有时候,他似乎陷入深思,我不确定他是否在听,而且他只打断了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