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节:暮光之城·月食(42)

 第43节:暮光之城·月食(42)

 “太阳。”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嗯,真好。”

 “你在想什么?”我问道。

 他自顾自地哧哧笑了起来:“我想起你带我去看的那部白痴电影,迈克·牛顿看到什么都呕吐不止呢。”

 我也大笑起来,很惊讶时间是如何改变我们的记忆的。以前这一直是令人压抑,令人迷惑的。那夜之后许多事情都变了……而现在我能大笑了。那是在雅各布知道自己传承的真相之前他和我一起度过的最后一个夜晚,最后一个人类记忆。现在回忆起来,却变得不可思议地令人愉悦了。

 “我想念那一切,”雅各布说道,“以前我们相处是那么简单……一点儿也不复杂,我很开心我的记忆不错。”他叹了叹气。

 当他的话激起我的记忆时,我的身体突然紧张起来,他也感觉到了。

 “怎么啦?”他问道。

 “和你那不错的记忆有关……”我离他稍远一些以便看清他的脸。这一刻,有些令人迷惑不解,“你介意告诉我星期六早上你做了什么吗?你想的东西令爱德华心烦意乱。”心烦意乱不足以确切地描述那时的情景,但是我想要个答案,所以我想最好不要一开始就把事情讲得那么严重。

 雅各布的脸露出豁然开朗的表情,他大笑起来:“我只是想着你,他不是很喜欢这样,是不是?”

 “我?关于我什么的?”

 雅各布大笑着,这会儿声音更加尖刻了:“我想起山姆那天夜里发现你的时候的样子——我在他的大脑里看见了这一切,就好像我身临其境一样;你知道,那个记忆一直困扰着山姆。接着我记起第一次你到我家来的时候的样子,我敢打赌你根本没意识到那个时候你的状态简直一团糟,贝拉,过了好几个星期你看起来才有点儿人样。我也记得你总是双臂环抱在胸前,努力使自己振作一点儿的样子……”雅各布不自觉地退缩了,接着他摇了摇头,“对我而言很难记清楚你到底有多么伤心,这不是我的错。所以我猜这对他而言更难,而且我想他应该看一看他所做的一切。”

 我拍打着他的肩膀,手都打疼了:“雅各布·布莱克,再也不要干这样的事情了!答应我你不会了。”

 “决不。几个月来我可没做过比这更有意思的事情了。”

 “那么就当帮帮我,杰克——”

 “嗨,得了吧,贝拉。我什么时候会再见到他?别担心。”

 我站了起来,正准备走开的时候,他一把抓住我的手,我想挣脱他:“我要走了,雅各布。”

 “不要,现在别走,”他反对道,他的手紧紧地握着我的,“对不起,而且……好吧,我再也不做了。我发誓!”

 我叹气道:“谢谢,杰克。”

 “走吧,我们回我家去吧。”他迫不及待地说。

 “实际上,我想我真的要回去了。安吉拉·韦伯在等我,我知道爱丽丝担心我,我不想让她太着急。”

 “但是你才刚刚来这里。”

 “我也这么觉得。”我深有同感地说道。我抬头看着刺眼的太阳,不知不觉已经红日当头了,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啊?

 他的眉毛紧蹙在眼睛之上:“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他带着很受伤的语气说道。

 “下回他不在的时候我会回来的。”我冲动地允诺道。

 “不在?”雅各布眼睛骨碌碌地转了转,说道,“这可是美化了他在做的事情,令人作呕的寄生虫!”

 “如果你做不到友善的话,我再也不会回来了!”我威胁他,大叫着想抽出我的手,但他紧抓着我的手不放。

 “哟,别生气啊,”他说着,还露齿一笑,“不过是条件反射嘛。”

 “如果想我再回来的话,你得弄明白某些事,怎么样?”

 他等待着。

 “瞧,”我解释道,“我不在乎谁是吸血鬼,谁是狼人,这些都不重要。你是雅各布,而他是爱德华,我是贝拉,其他的一切都无关紧要。”

 他眼睛略眯着说:“但是我是狼人,”心不由衷地,“而他是吸血鬼。”他补充道,语气里明显充满着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