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节:暮光之城·月食(48)

 第49节:暮光之城·月食(48)

 我盯着她那生机盎然的眼神看了好久。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她大笑起来,点点头:“直到星期六,埃斯梅已经跟查理说好了,你和我在一起过两夜,我明天会开车接送你上学。”

 我把脸转向车窗,把牙齿咬得紧紧的。

 “对不起,”爱丽丝说道,声音里没有一丝悔过的语气,“他付给我钱了。”

 “怎么会?”我从牙缝中挤出来。

 “那部保时捷②,和我在意大利偷的那部一模一样。”她兴高采烈地叹气道,“他们认为我不应该在福克斯开这样的车,不过如果你想的话,我们可以看看开上它从这里到洛杉矶要多久——我敢打赌午夜之前我一定能带你回来。”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想我会克服的。”我叹了叹气,控制住内心的战栗。

 我们沿着长长的车道蜿蜒盘旋,车速总是很快。爱丽丝把车停在车库里,我迅速地看了一下周围的车辆。埃美特的大吉普车还在,在他的车和罗莎莉的红色敞篷车之间停着一辆淡黄色的保时捷。

 爱丽丝优雅地跳了出来,径直走过去用手轻轻地抚摸她得到的贿赂物的车身:“很漂亮,是不是?”

 “漂亮得过头了,”我嘟囔着说,有些不敢相信,“就为了让我当两天人质,他就给了你这个?”

 爱丽丝扮了个鬼脸。

 过了一会儿,我恍然大悟,因为恐惧喘着气大叫道:“他买这个给你是因为每次他不在都让你这么做,对不对?”

 她点了点头。

 我砰的一声关上车门,跺着脚朝房子走去。她则在我身边又蹦又跳,还是毫无悔过之意。

 “爱丽丝,难道你不认为这有些太专断了吗?或许,还有些精神错乱?”

 “并不是,”她嗤之以鼻,“你似乎并不理解年轻的狼人有多么危险。特别是当我不能预见他们的时候,爱德华无法知道你是否安全,你不应该这么粗心大意。”

 我的音调变得酸溜溜的:“是的,因为吸血鬼的睡衣晚会是安全意识至高的行为。”

 爱丽丝大笑起来,“我会给你修脚,修指甲等等。”她答应我。

 那倒不坏,除了我是被迫的。埃斯梅买回来意大利食品——这可是好东西,她赶到天使港买的——而爱丽丝也准备了我最喜欢的电影。就连罗莎莉在家,也静静地待在幕后。爱丽丝的确要求给我修脚,但是我怀疑她是不是从某个目录上找来的——或许她编辑了某些东西来避免看糟糕透顶的情景剧。

 “你想熬夜到多晚?”当我的脚指头闪烁着血红色时她问我,她的热情根本不受我情绪的影响。

 “我不想熬夜,我早上还要上学呢。”

 她撅起嘴巴。

 “那么,我应该睡在哪里呢?”我用眼睛打量着睡椅,有些短,“难道你不能在我家里监视我吗?”

 “那会像什么样的睡衣晚会啊?”爱丽丝恼怒地摇着头,“你睡在爱德华的房间。”

 我叹了叹气,他的黑色皮沙发的确要比这个长一些。实际上,他房间里的金色地毯很可能也够厚,足以使睡在地板上的难受滋味减少一半。

 “至少,能让我回家拿些东西吗?”

 她笑了起来,露出牙齿:“已经办好了。”

 “我被允许用你的电话吗?”

 “查理知道你在哪里。”

 “我不打算打给查理,”我皱起眉头,“很显然,我要取消一些计划。”

 “噢,”她斟酌道,“我对此不确定。”

 “爱丽丝!”我大声地呜咽道,“好不好嘛!”

 “好的,好的,”她说道,飞也似的离开了房间,不到半秒钟又回来了,手里拿着手机,“他并没有特意禁止这……”她递给我的时候自言自语地说道。

 我拨通了雅各布的电话,希望他今天晚上没有和朋友们出去巡逻。幸运眷顾于我——是雅各布接的电话:“哈罗?”

 “嘿,杰克,是我。”爱丽丝眼中毫无表情地看了我一会儿,然后转身朝沙发走去,一屁股坐在罗莎莉和埃斯梅之间。

 “嗨,贝拉,”雅各布说道,突然间变得谨慎起来,“有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