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节:暮光之城·月食(49)

 第50节:暮光之城·月食(49)

 “没什么好事,我星期六没办法去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沉默了片刻,“愚蠢的吸血鬼,”他最后嘟哝道,“我以为他不在。难道他不在的时候你就不能过自己的生活吗?或者他把你锁在棺材里了?”

 我大笑起来。

 “我可不认为这很好笑。”

 “我笑只是因为你就在电话机那头,”我告诉他,“但是他这个星期六在这儿,所以没关系。”

 “那么,他会在福克斯进食啰?”雅各布尖刻地反问。

 “不是,”我不想让自己被他惹烦了,我的愤怒并不比他少,“他动身很早。”

 “噢,好吧,嘿,那么,现在过来,”他突然热情地说道,“现在没那么晚,或者我来查理家。”

 “我也希望这样,但是我不在查理家,”我酸溜溜地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被囚禁了。”

 他逐渐领会到我的意思之后沉默了,接着他咆哮道:“我们会过来接你的。”他干巴巴地说道,自然而然地用了复数“我们”。

 我脊背上一阵战栗,但是我语气轻松,打趣地回答道:“很有诱惑力啊,我一直饱受折磨——爱丽丝给我涂了脚指甲油。”

 “我是认真的。”

 “不要这样,他们只是想要保护我。”

 他又咆哮起来。

 “我知道这很愚蠢,但是他们用心良苦,出发点是好的。”

 “他们的心!”他极力挖苦说。

 “星期六的事情真抱歉,”我道歉道,“我要就寝了。”——睡椅,我在心里纠正道——“不过我很快就会再给你打电话的。”

 “你确定他们会让你打吗?”他语气严厉地问道。

 “并不完全确定,”我叹了叹气,“晚安,杰克。”

 “回见。”

 爱丽丝突然来到我身边,伸出手要电话,但是我已经开始拨号了,她看见了我拨的电话号码。

 “我认为他不会把手机带在身上。”她说。

 “我会给他留言的。”

 电话铃响了四下,接着是嘟嘟的声音。没有接电话的声音。

 “你有麻烦了,”我慢条斯理地说,强调每个词,“大大的麻烦。生气的大灰熊们会很驯服地出现在你家门口,等着你呢。”

 我啪的一声关掉手机,把它放在爱丽丝伸过来的手里:“我打完了。”

 她露齿一笑:“这种人质游戏倒是很好玩。”

 “我现在打算睡觉了。”我大声说道,径直朝楼梯走去。爱丽丝紧随其后。

 “爱丽丝,”我叹了叹气,“我不会溜出去的,要是我这么计划你会知道的,要是我企图这么做,你也会抓住我的。”

 “我只是打算告诉你,你的东西在哪里。”她满脸天真地说。

 爱德华的房间在三楼走廊的尽头,哪怕这座大房子不像现在这么熟悉,也很难弄错。但是当我打开灯,我迷惑不解地停在那里,我走错了房间吗?

 爱丽丝咯咯地笑了起来。

 这是同一个房间,我很快就认出来了,不过这些家具是重新摆放的。睡椅靠在北面的墙上,立体音响顶着巨大的CD架——以留出空间摆放那张巨大无比的床,它占据了房间的中央。

 南面的玻璃墙像镜子一样反射着夜景,使其看起来令人不舒服的感觉增加了一倍。

 不过一切都很协调。床罩是纯金色的,比墙壁的颜色要浅一些,床框是黑色的,由锻铁制成,上面镶嵌着精美绝伦的图案。雕刻的金属玫瑰像葡萄藤一样绕着高高的床柱攀爬上去,形成一个像亭子一样的蕾丝华盖。我的睡衣整齐地叠在一起放在床脚,化妆包放在另一侧。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语无伦次地问道。

 “你不是真的以为他会让你睡在睡椅上,是不是?”

 我含混不清地咕哝着,僵硬地走过去一把从床上拉下我的东西。

 “我回避一下,”爱丽丝大笑起来,“明天早上见。”

 刷完牙,换好睡衣之后,我从大床上一把拉下一个蓬松的皮枕头,把金色的床罩拖到睡椅上。我知道我现在很傻,但是我才不在乎。用保时捷贿赂,家里没人会睡在上面的国王的御用床——这简直让人烦躁透顶。我关掉灯,蜷缩在沙发里,不知道我是否会太恼火而不能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