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节:暮光之城·月食(60)

 第61节:暮光之城·月食(60)

 “杰克!”我开始抱怨,但是当我意识到他整个身体都气得开始颤抖时,我马上沉默不语了。他激动地怒视着我,胸腔里升腾起一阵咆哮。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我呆呆地僵在那里,太惊诧而不记得如何移动了。

 颤抖涌遍了他的全身,他抖得越来越快,直到看起来他就在摇摆一样,他的身体变得模糊不清了……

 接着雅各布紧紧地咬紧牙关,咆哮停止了,他聚精会神,紧紧地眯起眼睛,颤抖逐渐放慢了,直到只剩下他的双手还在抖动。

 “几个星期。”雅各布干巴巴地说。

 我无法回答,仍然僵直地立在那里。

 他睁开眼睛,现在它们已经不再狂怒了。

 “他打算在几个星期内把你变成肮脏的吸血鬼!”雅各布从牙缝中吐出这句话。

 我只是木讷地点点头,太不知所措而不能反驳他的话了。

 他的脸在赤褐色的皮肤下都气绿了。

 “当然了,杰克,”沉默了许久之后我低语道,“他永远只有十七岁,雅各布,而我每天都在向十九岁靠近。此外,为什么还要等待呢?他就是我想要的全部,难道我还能做其他的什么吗?”

 我反问道。

 他的话语噼里啪啦地响起来就像抽鞭子一样:“任何事,任何其他的事情。你死掉会更好,我宁愿你死了。”

 我后退一步,就好像被他掴了一掌一样,这比他打我还受伤。

 接着,当痛苦涌遍我的全身,我自己的脾气也爆发了。

 “或许你会很走运,”我阴郁地说道,东倒西歪地站了起来,“或许我在回去的路上就会被卡车撞死。”

 我抓住摩托车,把它推进了雨里,我从他身边经过时他动也没动。我一走上那天狭窄泥泞的小道,就爬上摩托车发动了引擎。车后胎往车库的方向喷出一阵泥巴,我真希望泥巴溅在他身上了。

 我穿越平坦的高速公路,加速开往卡伦家的时候全身湿透了。风就像要把雨水冷冻在我的皮肤上一样,我还没走一半路就冻得牙齿直打战了。

 摩托车在华盛顿州太不实用了,我一有机会一定把这个蠢东西卖掉。

 我把摩托车推到卡伦家的洞穴似的车库里,一点也不奇怪爱丽丝在那里等我,她轻松自如地蹲在保时捷的引擎罩上,轻轻地抚摸着车身闪闪发光的黄色油漆。

 “我甚至都没有机会开这辆车。”她叹着气说。

 “对不起。”我从嘎吱作响的牙缝中吐出这句话来。

 “你看起来好像冲过热水澡似的。”她说着立即轻松地站了起来。

 “是的。”

 她嘟起嘴巴,仔细地端详我的脸色:“你想谈谈这是怎么回事吗?”

 “不想。”

 她默认地点了点头,但是她的眼睛里充满好奇的火焰。

 “今晚你想去奥林匹亚吗?”

 “真的不想,难道我不能回家吗?”

 她做了个鬼脸。

 “别担心,爱丽丝,”我说,“如果这让你更好做人的话,我会留下来的。”

 “谢谢。”她不相信地叹气说。

 那天晚上我很早就上床了,又蜷缩在他的沙发上。

 我醒来的时候天仍然是黑的,我头昏眼花,但是我知道还没到早上。我双眼紧闭,伸展四肢,翻了个身。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意识到刚才那一动差点儿就让我掉在地上,要那样就太舒服了。

 我又翻了个身,想看清楚。比昨天晚上还要黑——云层太厚了,月光无法穿透。

 “对不起,”他低语得如此轻柔以至于他的声音都融入了这片漆黑,“我没想吵醒你。”

 我一阵紧张,等待着怒火——他的和我的——但是在他漆黑一片的房间里只有安详和平静。我几乎能够品尝到空气里重逢的甜蜜,从他呼出的香气中闻到一缕分别的芬芳;当我们分开时那种空洞的感觉留下了它的余味,那是一种直到它被抹去之后我才有意识地留意到的东西。

 我们两人之间没有摩擦,这种静止是宁静的——不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而像就算梦到暴风雨也不会改变的清澈的夜晚。

 平心而论,我本应该生他的气,我本应该生所有人的气,可是现在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向他伸出手,在黑暗中找到他的手,让自己靠他更近一些。他双臂环抱着我,把我揽入怀中。我的嘴唇顺着他的喉咙、下巴一路寻找,直到最后我找到他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