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节:暮光之城·月食(64)

 第65节:暮光之城·月食(64)

 “求你别说了。”我斩钉截铁地说。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哦,”他对着我的皮肤轻声说道,“你嫉妒的时候可爱极了,这种开心真是让人感到惊讶。”

 我对着漆黑一片板着脸孔。

 “很晚了,”他又说道,咕咕哝哝地,差不多要轻轻地哼起来,“睡觉,我的贝拉。做个开心的好梦。你是唯一那个曾经打动我的心的人,我的心永远属于你。睡吧,我唯一的爱。”

 他开始哼唱我的摇篮曲,我知道我屈服只不过是时间问题,所以我闭上眼睛,更加亲密地依偎在他的胸口。

 目标

 清晨,爱丽丝顺便过来看我,以便与睡衣晚会的借口保持一致。过不了多久爱德华就会出现了,正式从他的“徒步”之旅返回。所有的伪装开始令我烦躁不安,我不会怀念作为人类的这段经历的。

 查理听见我砰地关上车门的声音时从前门的窗户朝外看着我们,他向爱丽丝挥挥手,接着走过去给我开门。

 “你玩得开心吗?”查理问道。

 “当然,棒极了。非常……有女孩子气。”

 我把我的东西拎进来统统扔在楼梯脚下,然后不紧不慢地走进厨房找吃的。

 “你有一条留言。”查理在我身后叫道。

 在厨房的灶台上,电话留言簿显眼地靠在炖锅上。

 雅各布打过电话,查理写道:

 他说他不是那个意思,而且他很抱歉,他要你给他回电话。友善一点,给他点儿时间,他听起来很难过。

 我做了个鬼脸,查理通常不会对我的留言发表评论。

 雅各布可以继续这样难过,我不想和他说话。最后我听到的是,他们没有慷慨到允许敌方打电话给他们。如果雅各布宁愿我死的话,那么或许他应该习惯这种沉默。

 我的胃口消失不见了,我改变主意,走过去把我的东西收拾起来。

 “难道你不打算给雅各布打电话吗?”查理问道。他靠在起居室的墙壁上,看着我拾起东西。

 “不。”

 我开始爬楼梯。

 “那可不是什么有魅力的行为,贝拉,”他说,“宽恕才是大善①。”

 “不关你的事。”我低声地嘀咕道,声音很低他根本听不见。

 我知道该洗的衣服又积攒了起来,所以我把牙膏收拾好,把我的脏衣服扔进了洗衣篮之后,过去扯下查理的床单,然后把它们堆成一团放在楼梯顶部后去拿我的。

 我在床边停了下来,抬起头看着另一侧。

 我的枕头去哪里了?我转了个圈,环视着房间,没有枕头,我注意到我的房间整齐得有些古怪。难道我的灰色运动衫不是挂在踏脚板上的低床柱上面吗?而且我可以发誓摇椅后面有一对脏袜子,还有两天前我试穿过的红衬衣,但是我觉得上学穿红衬衣太招摇了,所以挂在把手上了……我又转了个圈。我的洗衣篮不是空的,但也没有塞得满满的,我原本以为会有满满一篮子的。

 是不是查理正在洗衣服?那可不像他的性格。

 “爸爸,您开洗衣机了吗?”我从我的房门口大声叫道。

 “嗯,没有,”他叫着回答,听起来有些内疚,“你要我开了吗?”

 “没有,知道了,您在我房间里找过东西吗?”

 “没有,怎么啦?”

 “我找不到……一件衬衣……”

 “我没进去过。”

 接着我想起来爱丽丝到这里来拿过我的睡衣,我没注意到她也借用了我的枕头——或许是这样,因为我一直没睡在床上。看起来好像她经过的时候还打扫了一番,我为自己懒散的作风感到羞愧。

 但是那件红色的衬衣真的不脏,所以我走到洗衣篮那边去找。

 我期望在里面的一堆衣服顶上找到它,但是没有,我再扒开一整堆衣服还是没有找到。我知道现在我可能有点儿太偏执,但是就好像有什么东西不见了一样,或许不止一件,这里要洗的东西还不到半篮子。

 我扯下我的床单,径直走向洗衣机,路上顺手拿上查理的床单,洗衣机是空的。我也检查了甩干机,有些期望发现等待我的是一堆已经洗好的衣服,爱丽丝想得很周到,但空无一物。我皱紧眉头,感到迷惑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