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节:暮光之城·月食(5)

 第6节:暮光之城·月食(5)

 那里可不会更便宜,一点儿也不,但是那里很遥远,而且朱诺①平均每年有三百二十一天多云的天气。第一项是我的条件,而第二项则是爱德华的。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我自己能付学费,此外,那里还有许多经济援助,很容易贷款。”我希望我的虚张声势不是太明显,实际上我还没怎么研究过这个问题。

 “那么……”查理开始说话了,接着他嘟起嘴巴,目光看向一边。

 “那么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他皱了皱眉,“只是想知道爱德华明年的计划……是什么?”

 “哦。”

 “那么?”

 三下敲门的声音挽救了我,查理转了转眼睛,我则跳了起来。

 “进来!”我叫的时候听见查理嘴巴里咕咕哝哝地说了什么,听起来像“滚开”一样。我没管他,跑过垾给爱德华开门。

 我猛地一把拉开面前的门——迫不及待得有些滑稽——他就站在那里,只是属于我个人的奇迹。

 时间并没有让我对他完兝无瑕的脸庞产生免疫力,我肯定我决不会把这方面视为理所当然的。我的眼睛扫过他灰白色的脸庞:坚硬的方下巴,厚实的嘴唇曲线柔和——现在变成了一抹微笑,鼻子的线条很笔直,颧骨棱角分明,额头光洁白皙,像大理石一般——一缕被雨水淋湿的金黄色头发挡在额角上。

 我最后才看着他的眼睛,要是我一直凝视着他的双眸,我极有可能会庌法思考的。他有一双大大的金黄色眼睛,双眸流淌着暖意,周围是又浓又长的黑睫毛。凝视椗他的双眼总会令幰感到非比寻常——我的骨头就像变成海绵了一戼。我也撔点儿头昏眼花,不过那倒是有可能的,因为我忘记了要保持呼吸。这可不是第捇次。

 这是一张世界上任何男模特都愿意拿灵魂去交换的脸,当然啦,曗可能就是准确的索价:一个灵魂。

 不,我不信。哪怕想一想我都会感到勞疚,也很高兴——正如我经常感到高兴一样—仾我是那个对爱德华而言神秘莫测的人。

 仭幰拉起他的手,当他冰€涞氖种概龅轿业氖种甘保姨玖颂酒K鄣拇吪龈掖匆粫笞钅吧慕馔迅小孟裎捦纯嗤蚍质备惺艿降哪侵滞纯嗤蝗煌V箒艘话恪?

 “嗨。”我不禁对自己兴趣突减的打招呼方式惁了笑。

 他举起我们手指交错在一起的手,用他的手背轻轻地抚摸了一下我的脸颊:“下午过得怎么样?”

 “很漫长。”

 “对我也是如此。”

 他把我的手腕举到脸庞,幰们的手还是挽在一起。他的鼻子轻轻地滑过我的皮肤时闭起了戂睛,然后兓有睁开眼就温柔地微惁起来。抵抗美酒的诱惑,茥尝美酒的芳香,他曾经如是说。

 我知道我的血捄的味道——与其他人的血相比对他而言更加甜美,的确就像嗜酒如命的人面前的美酒和水一样——由此而产生灼壵的干渴实际上会令他痛苦不堪,但是他好像不再忨以前那样逃避它了。我只能模模糊糊地想象出在这个简单的动作背后,他所做出的努力就像赫尔克里斯①那样巨大。

 他不得不那么努力地控制自己,这使我感到伤心不已。我知道幰带给他痛苦的时间不会太久了,想到这一点会让我好过一些。

 接着我听见查理向我们走过来的声音,他的脚重重地踩在地上,用夷表达他对我们的客人一贯的不悦之情。爱德华的眼睛嵒然睁开了,他放下我们的手,却堅葲紧紧地握着我的手。

 “晚上好,查理。”皫德华的彬彬有礼总是完美无缺的,尽管查理配不上这样的对待。

 查理冲他哼了一声,接着双臂交叉环抱在胸前站在那里,最近他行使父亲监护权的想法有些过头了。

 “我带来一些申请表格。”爱德华接着告诉我,手中举起一个塞得满满的牛皮信封。一卷邮票套在他的小手指上,像戴着戒指一样。

 我呻吟起来,怎么还剩那么多他没强迫我申请的大学啊?他又是怎么找到这些还有空缺的学校的啊?今年已经太迟了。

 他微笑起来仿佛能看穿我的心思一样,我的想法肯定清楚地写在我脸上了:“仍然还有几个学校没到截止日期。有些地方还是有所例外的,愿意网开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