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Ⅰ 真相远没那么简单

奴隶制为何在美国存在那么久

阅读 ‧ 电子书库

持续不断地追求人道主义理想和思想自由的罗素

前不久读到一个有趣的说法,英国哲学家罗素在1920-1921年到中国做了个访问,回国之后他就写了一段话。他说中国的军阀战争挺有意思的,双方其实都不想打,都想逃跑,那最后谁胜利了呢?最先发现对方逃跑的那一方人胜利了。

这个说法有没有道理呢?我后来想想,可能还真有道理。自打皇上走了之后,中国就进入了军阀混战时期,一直到蒋介石上台之后还有像中原大战这样的军阀之间的战争。但你什么时候听说过,一场战役死了多少人,血流成河,非常惨烈?好像从来没听说过,那没准罗素当年的说法是对的。

网友点评

@风雪飘流:

不管是谁对谁错,历史总是给人类思考,不停地转动。假设南方赢了,现在的美国又是什么样呢?奴隶制肯定是会被废除的,只是时间的问题,在道德或者是工业革命的影响下,一场本可避免的战争就这样爆发了。历史就是那玩意儿,谁能假设呢?

想想也有道理,因为是内战,双方之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当兵就是为了吃粮,长官也就是为了抢地盘。那谁会为钱玩命呢?所以打仗的时候比划两下,这可能也就是当时的一些潜规则吧。可是就在中国军阀混战的几十年前,在美国发生的南北战争,同样是内战,但它的惨烈程度却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

南北战争一共死了多少人?据不完全统计,死了75万人,比二战时美军的死亡人数还要多。内战的双方也没有那么深仇大恨,为什么会死那么多人呢?为什么死磕成那个样子?我们在中学历史教科书当中学到的知识,只是一些非常粗浅的概念,而很多知识的真相就需要我们用工匠精神帮大家“死磕”出来,这就是“罗辑思维”的机会,所以这一期我们讲讲南北战争。

关于南北战争,我们学到的概念就是为了废除奴隶制解放黑奴,北方的资本家和南方的奴隶主打的一场战争。真相是这样吗?

说到奴隶制是否道德,不用说美国人,我们孔老夫子都讲过,“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愿意当奴隶吗?当然不愿意。奴隶制在根本上就是不道德的,只要是有人类的地方,这个道德准则应该是清楚的。

阅读 ‧ 电子书库

美元2元钞票上的杰斐逊

在南北战争爆发之前的几十年,包括美国国父那一代人,他们都非常清楚奴隶制是不道德的,但是当时迫于一些压力,他们说:既然我们没有能力在这个时代废除奴隶制,那就把它交给历史、交给时间。我们小平同志不也讲过嘛,我们这一代人没那么聪明,像钓鱼岛这样的问题,我们交给下一代人去解决。这是当时政治家处理这件事情的一种智慧。

据史料记载,华盛顿自己家里都有奴隶,而杰斐逊*不仅有奴隶,他还跟女奴生了孩子。所以美国国父那一代人,一方面他们清楚地知道奴隶制在道德上站不住脚,另一方面废除奴隶制的历史条件并不成熟,于是就把这件事情交给了历史。

小编补充:杰斐逊当时拥有100多个奴隶。尤其鲜为人知的是,他与家中比他年轻30来岁的黑人女奴萨丽·海明斯相处近40年,共同生育了7个儿女。萨丽的家人也因此而受到了与其他黑人奴隶显然不同的对待。2009年4月20日获得美国普利策历史作品类大奖的《蒙蒂西诺的海明斯氏:一个美国家族》一书,将这一秘密披露于世人面前。

改变南方命运的轧棉机

交给历史之后,你会发现历史经常搞一些恶作剧。1792年,一个叫惠特尼的耶鲁大学毕业生到南方佐治亚州走亲戚,顺便找工作和看望老朋友。在一个老朋友家,他就发现南方种植棉花的一个问题。

阅读 ‧ 电子书库

正在使用轧棉机的美国黑奴

棉花不能直接用于纺织,必须先把其中的棉籽全部摘出来。一个黑人奴隶一天工作10个小时,只能剥出一磅棉花,效率非常低。这直接抑制了南方的棉花产量。惠特尼就利用他的知识发明了一个机械,这个机械后来叫轧棉机。惠特尼当年的第一代轧棉机很简单,但即使是这种简单的轧棉机,却让两年之后的1794年,整个南方的棉花产量增长了12倍。大家发现这个东西不得了,于是就不断改进,最后改进出来的轧棉机一天可以轧出1000磅棉花,比手工效率提升了一千倍。所以南方的棉花种植就普遍地铺开了,到1850年的时候,美国向英国出口的棉花达到100万吨。

网友吐槽

@张弦年:

罗胖讲南北战争居然没讲到《飘》,感觉很可惜。虽然著书年代离南北战争有一定时间,但是米切尔从小听老一辈讲那个时代的故事。所以她的小说很真实地反映了南方奴隶主那个时期的思想。而且“罗辑思维”是分享罗胖读书心得的节目,漏掉了这么一部名著,有违宗旨。

你说这跟奴隶制有什么关系?太有关系了,要知道棉花种植跟别的劳动不太一样,它的劳动强度没有那么高。如果是非常繁重的体力劳动,奴隶愿意干吗?当然也不愿意干,不愿意干他要么就反抗,要么就怠工,所以奴隶主管理奴隶的成本就变得非常高。

但种植棉花这种劳动强度不是特别高的工作大面积铺开之后,就导致了当时人们始料未及的一个结果。因为男女老少都可以干,于是奴隶之间就可以组建家庭了。你想想看,即使他是奴隶,他心中有不满,可是他有老婆有孩子,上有老下有小,他还会那么激烈地反抗吗?所以废除奴隶制的呼声就变得不再那么强烈了。所以,南方奴隶人口不仅没有像建国国父那一代人所期待的那样逐渐消减,反而暴烈地增长。到南北战争前夕,美国的黑奴数量已经达到400万人,其中300万人都在南部的几个主要的棉花种植州。

罗胖每日微信精选

△行动

我曾经在视频节目里讲过,现在的职业机会往往出现在山脚而不是山头上,然后我还举了个例子,我说如果你觉得自己有文字能力,不见得一定要当什么作协主席啊,你可以替人写回忆录啊。我自己就一直有个心愿,给我父母写一本回忆录,而且还愿意为这事儿出钱。后来啊,好多朋友就通过各种方式找到我,都表示对这事儿有兴趣。可是,遗憾的是这个可是,所有这些人当中,没有一个拿出证据说服我,他有能力为这个产品负责,没有一个拿自己或者朋友的父母练手,拿出一份像样的回忆录样本给我看。不管是谁,如果你拿得出这样的样本,而且包装成像样的产品,我都愿意尽力推广,而且第一个采购。因为,我知道,这样的你,才是行动派。

为蓄奴寻找“道德庇护”

当南方的经济主要靠棉花,棉花种植主要靠黑奴劳动,而在道德上大家又觉得这个东西不对,这时候就会出现人类一种正常的心理机制,就是我干着一件不道德的事情,但是我暂时又没法摆脱这件事情,那我就一定要为这件事情找道德上的理由。所以在这几十年里南方的奴隶主们就在想这种道德上的辙。

其实这也很好理解,比如汶川地震的时候,四川有个叫范美忠的老师在课堂上丢下学生跑了,社会上骂他是“范跑跑”,骂声山呼海啸。范老师他怎么办呢?他就一定要找一套理由为自己逃跑的想法辩护,究竟在跑的那一刹那他是不是就这么想的?这就搞不清楚了。他的整套理由没准儿都是跑掉之后,在外界的道德压力下,他给自己找到的一个道德支点。这是人的本能。

南方的奴隶主也一样有这个本能,你看看他找的那些理由。第一,所有伟大的帝国都建立在奴隶制的基础上,像古罗马、古希腊、拜占庭和英帝国等都是靠奴隶制发家的。所以,一个国家想要伟大,必须有奴隶制。第二,你们北方人不是经常拿一些宗教理由,如上帝、耶稣、人人平等来说事吗?那我们就翻《圣经》。你看《圣经》里有一段描述,使徒保罗对奴隶说,你们要顺从你们的主人。你看!耶稣那一代人不也支持奴隶制吗?

网友PK

@puppycheers

我是学农的,罗胖说棉花种植劳动强度不高,我很不赞同。相比于普通粮食作物,小麦、玉米、大豆等等,棉花种植的强度是非常大的,特别是需要较为精细的修剪、治理虫害之类的工作。

后来的理由越找越神奇,比如南方奴隶主说,你们北方不是自由吗?自由有什么了不起,自由是让那些自由的劳工们活在最凄惨的环境当中吗?当时南方有一首叫《劳工与奴隶》的诗,这首诗我背不出来,大概意思是:自由有什么好?自由的劳工每天生活在阴暗潮湿的地窖里,吃不饱穿不暖,被资本家剥削。这套说法其实我们中国人是很熟悉的。北方是不是这种情况?肯定也是,自由劳动者嘛,一定会有在社会底层啼饥号寒的那一群人。可是这首诗笔头一转,说我们南方的奴隶多好,他们天天接受主人的谆谆教导,主人把自己所会的技能全盘无私地传授给他们,他们有妻儿老小,从来不担心失业,他们生病了有主人照管,这样的幸福生活到哪里去找?

这首诗你用今天的道德观来看,看得目瞪口呆。但是仔细想一想,好像还有点儿道理。奴隶确实没有失业问题吧?养老和医疗也有主人保证吧?如果你是一个在北方混不下去,到处找不到工作,有上顿没下顿的劳工,可能你还会羡慕南方的那些奴隶。所以南方的奴隶主就说,这个制度挺好的啊。当时像南卡罗来纳州的一些参议员们就说,过去几十年我们一直被这个道德枷锁捆绑着喘不过气,但是现在我们当中有一批勇敢者,他们面对道德压力进行了深度的思考,现在我们终于不用再为奴隶制感到羞愧了。这种声音在南方真是越来越深入人心,甚至有人说到南北战争的时候,南方已经没有人为奴隶制而感到羞愧了。

可是,这个话我觉得还是有问题,为什么?当时南方有一些非常严厉的制度禁止北方的废奴思想在南方传播。如果你认为你说的是真理,你为什么不敢让别人的思想到你这儿传播呢?你为什么不敢辩论呢?你还是心虚嘛。不管你找到多少道德上的支撑,你的大脑皮层告诉你这事儿是对的,但是你的潜意识还是告诉你,这事儿可能还是不妥吧。

网友PK

@啦哩哩啦哩:

南北战争不只是道德层面的东西,主要还是两种经济体的冲突,工业为主的经济体系和以农业为主的经济体系之间的冲突。道德只是拿出来说事的一个幌子。北方战胜南方,破坏了南方的经济支柱——种植,最后使美国成为一个工业国家,并完成了由美国主导的第二次工业革命,最终为美国成为现今的世界霸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如果当初南方胜利了,会是什么样的一个结果,也许美国会成为像澳大利亚一样的一个农业国家。至少第二次工业革命不会在美国发生。

关于奴隶制到底对不对?一百多年之后我们已经建立了清晰的道德观。我有一个央视的朋友叫王志安,他就打过一个特别有趣的比方,他说你不能从这个事的结果来判断这件事的好与坏。比如说白毛女和黄世仁,那是天生一对啊。黄世仁有钱有才,白毛女有貌,郎有才女有貌,这个村里天生一对,好不好?当然好。但为什么到最后仍然是悲剧呢?很简单,因为强制。奴隶主们天天说这个奴隶多幸福有什么用,你得问问奴隶们愿不愿意啊。如果一听说北方要解放奴隶,奴隶们都跑了,或者都要反抗了,你还能说这是一个健全的、在道德上立得住的制度吗?

可是,仅仅看到这一点还是没有办法解释南北战争的惨烈程度。仅仅是为这么一点站不住脚的、虚弱苍白的道德理由去打一场死了75万人的战争吗?南北战争的真相远远不止于此。

阅读 ‧ 电子书库

罗胖荐书:《美国内战》

作者:【美】乔弗里·瓦德

出版社:华夏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9-1-1

推荐语:纽约时报盛赞其为视觉和心灵的珍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