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Ⅰ 悲催的人生需要解释

这是一个恐惧的时代

我还记得十几年前我第一次走到大学课堂上给本科生上课的时的那个情景:我在教室外面的一个窗户旁狠狠地抽了几口烟,把烟头扔掉,然后走到课堂上。之后我讲了几句话就彻底让自己放松下来。我说:如果有一天你们发现我看不惯你们了,请记住,一定是我老糊涂了,我混蛋。

我今天还用这一招。不管我下面讲的内容是对还是错,但是对错的标准希望你心里有个刻度,如果你比我年长,四十岁开外,有可能混蛋的是你;如果你觉得我说错了,但你比我年轻,恭喜你,对的一定是你,错的一定是我。这就是这个世界现在呈现在我们面前的非常残忍的一个规律,老家伙们如果再不干点事情扒住这个时代的舞台,很可能就会完蛋。

今天我们讲的这个话题叫《这一代人的怕和爱——悲催的人生需要解释》。隔壁有一个罗胖*曾经讲过“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但是悲催的人生还是解释解释吧。“这一代”指的是什么呢?有人问我是“80后”或者“90后”吗?不对,所有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听得懂我说什么,但是他对这个世界的发展感觉到迷惑,并且在各种人生选择的关头感觉到“选无能”的人,都属于我们今天告白的对象,这就叫“这一代”。

小编补充:指罗永浩,教师,牛博网创始人,老罗英语培训创始人。2012年4月8日,在微博宣布做手机,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这一代”人有什么样的怕?

有一个新闻说的是这一届(注:指2013年)应届大学生的毕业签约率不足30%。这个数字不管是真是假,它至少凸现了中国这一代年轻人在就业时面对的一个困难。但是你以为真的仅仅是中国人的困难吗?不是,其实全球都这样。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一直到2013年整个经济都在恢复的过程中,但是就有一个指标一直缠绵病榻,这个指标就是就业率。经济在增长,人类在前进,但是就业正在遇到前所未料的困难。

给大家推荐一本叫《与机器赛跑》的书,这本书将告诉你造成糟糕的就业现状的原因,这一代人面对的问题就是机器正在不断抢走我们的工作。

前几年在深圳一个叫龙华厂区的地方,有一个企业家叫郭台铭。他的员工一不高兴我们就死给他看——跳楼,跳楼的结果不是郭台铭彻底改善了他的整个工厂的服务、加班的措施和员工宿舍的环境,而是人家说“算你们狠”,我用机器人,几年之内装上了一百万台机器人。

大家还听说过一种神奇的东西叫“3D打印机”*吧?那个东西在前几个月打印出了一块肉,能吃的肉哦!虽然它不是从任何活物身上宰割下来的,但它就是一块肉,是把一块肉的数据进行分析,然后用脂肪、纤维、糖等等原材料打印出来的。

我们这些肉身存在的人确实正在跟机器进行赛跑。我们这个时代每个人都可能有怕,包括我自己在内。我能不能成功我不知道,我真的对未来很怕。但我想说的是,每个时代人们的怕通常可以归结为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社会不公平,第二原因是我们自己的努力不够。与此同时也通知你一个悲剧性的消息,那就是我们所生存的这个时代叠加了第三个原因,那就是社会的大势转型。这个大势转型在人类历史上发生的次数并不多,粗略地算起来,我们这一代人遇到的是第三次。

小编补充:3D打印机是一位名为恩里科·迪尼的发明家设计的一种神奇的打印机,它不仅可以“打印”出一幢完整的建筑,甚至可以在航天飞船中给宇航员打印任何所需的物品。它的原理是:把数据和原料放进3D打印机中,机器会按照程序把产品一层层造出来。打印出的产品,可以即时使用。通过3D打印机也可以打印出食物。这也是大多吃货所关心的3D打印机未来的发展方向。据英国《每日邮报》2013年7月2日报道,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日前宣布用改进的3D打印技术打印出了生肉,这种利用糖、蛋白质、脂肪、肌肉细胞等原材料打印出的肉具有和真正的肉类相似的口感和纹理,就连肉里的微细血管都能打印出来。

第一次转型是我们人猿相揖别的那一刹那,也就是从穴居的猿类变成平原上生存的人类,这个我们不去讲,反正我也不了解,如果有兴趣可以看一部叫《疯狂原始人》的动画片。第二个时代就是从农耕文明向工业文明转型的时代。我们今天遇到的是第三个时代,从工业文明向后工业文明转型。要知道所有处于时代的大转换时期的人,都会有我们今天这一代人感受到的怕和爱。如果不退后一两百年,我们几乎看不清那一代人生存的真实的状态。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在英国的维多利亚时代*有那么一些人。有一个大胡子叫马克思,天天坐在伦敦写他的《资本论》。也有一个大胡子叫达尔文,住在离他八英里的地方写《物种起源》。还有一个人叫狄更斯,他被这个社会弄糊涂了,他讲过一段著名的话: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里直通天堂,这里直堕地狱。

小编补充:维多利亚时代(Victorian)被认为是英国工业革命和大英帝国的峰端。它的时限常被定义为1837年~1901年,即维多利亚女王的统治时期。马克思、达尔文和狄更斯等知名人物都生活在这个时期。

说白了,老人家糊涂了。

但是一百多年后,我们再回看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那不正是英国国力最强盛的时代吗?为什么生活在那个时代里的人会感受到那么多的痛苦,那么多的困惑呢?他们那一代的痛苦和困惑和我们今天其实一模一样。

罗胖每日微信精选

△道歉

昨天我在语音中说到,在动物界当中,只有人类在同种族之间既有残杀又有暴怒。于是很多微友就指出来说:“蚂蚁之间不是有战争吗,高级哺乳动物之间也有残杀幼崽的行为啊,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我的结论确实是从书里看到的,它是社会学研究的一个课题。但是我在讲的时候加上了“只有”两个字,立即让这种研究的正确性站不住脚了,所以在这里向大家道歉。任何笼统的说法都无法概括生物学界那么纷繁复杂的现象。这也进一步提醒我自己,就是回到我曾经讲过的那句话:要想活得自由,要想自由地生存,那么就要对所有确定性的事情,抱有不确定性的态度。“只有”这个词一定是用错了。

那么我们这个时代和一百多年前工业时代的那个时代有什么不同?

第一个不同,快多了。你可以去看一张表,很多书里都可以找得到,人类从穴居文明进入农耕文明之后,整个生产力的发展水平曲线几乎是平的。但到了1500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后,这个曲线开始缓缓地往上走,到了工业革命之后开始爆炸性地往上走,到了今天用“爆炸”这个词可能都不足以形容它,几乎是陡峭的一根直线在往上走。说白了,从1500年开始,人类的命运就进入了一个黑洞,进入了一个进程,这个进程缓缓地抬升我们的性命。当然这只是开始,每一两百年你才能观察到一些可见的变化。但是,随着这个进程越到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它就越在加速,加速到我们今天可能是每一年每几个月变化都在发生。

但凡现在嘴里放着一个词儿叫“90后”的人,要不就是60后和70后们,要不就是90后们。世界上其实从来不存在90后,因为在90后的生命当中已经断裂成了无数的代:有的是游戏一代,有的是吃货一代;甚至在不同的地域都进行了断裂,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代人,休想用“90后”这简单的三个字来概括这一代人。他们的生命的进展太快了,快到了什么程度?我们这帮老家伙们生命中享有的一种体验你们终其一生没有缘分享用,这个概念叫“怀旧”。因为你们生命中出现的一切都太快了。

阅读 ‧ 电子书库

世界生产力水平发展示意图

从没有人有BP机,到满大街每个人都挂一个BP机,再到BP机彻底从这个世界上绝迹用了几年时间?这样的进程也降临在像光盘这样的事物上,也就短短的几年时间光盘就会被淘汰。我不相信你们将来会拿着一张光盘去怀旧。你们的生命进入了一个越来越加速的黑洞,它带来的结果是什么?就是在工业文明诞生的那几十年上百年时间里,用几代人的生命感受去消化的那种痛苦,我们这一代人要把它承受掉,这就是区别。

所以在我们这一代人当中会分成三种命运。第一种命运是犬类,第二种命运是蛙类,第三种命运是鱼类。此话怎讲?犬类在陆地上不断地寻找着主人,以表达自己的忠诚,这就是找工作嘛。而蛙类它长出了脚蹼,可以在水里来两下,但是它知道如果不进化出一个彻底的鳃,它最后的命运一定还是会被淹死,因为未来水世界*就会到来。而鱼类呢,鱼翔浅底,鹰击长空,万类霜天竞自由,它们生下来就是如此,它们自由自在,它们根本不理解你们的痛苦。这三种人同时存在。

小编补充:《未来水世界》,美国著名科幻电影,凯文·瑞纳兹导演,反映了一个气候变暖,地球被海水淹没后的故事。影片于1995年7月在美国上映后,立刻就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它是世界电影史上耗资最巨的影片之一,影片的前期制作费用已高达二亿美元。

即使在年轻人当中我们也会看到创业的,做小买卖的,乐此不疲地从事着自己喜爱事物的人;也会有在那非常痛苦地考公务员的人,也有在职场上受尽各种折磨,欲解脱而不能的人。为什么今天我有资格站在这里跟大家讲“怕和爱”,因为我是一只典型的青蛙,虽然长得像一头猪。我已经尝到了长着蹼在水里扑腾两下的快乐,但是我深深怀有一种恐惧和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所产生的焦虑。

打不死的小强

这个变化的第二个特征是不确定性。什么是不确定性?经济学家周其仁先生有一个定义:所谓的“不确定性”就是不能根据过往的经验来判断未来某件事情发生的概率。

观点PK

@不上欣

目前已经显现的就是:许许多多的小股能量,在讯息的驱动下,将利益源的启动需求与自身技能对比后,自发的汇聚到某潜在利益源前,实现利益的分享。这是很难用某种固定的规则来描述的,这就是模糊。在利益最大化的驱动下,小股能量迅速游走在这个变化万千的世界,提供能量,再获取能量。利益最大化,就像是太阳风一样的能量团絮,飘渺而真实地存在,其爆发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他推荐我们看的书《和机器赛跑》,我想从机械控制的角度分析一下。现如今的机械处于机电液光信息一体化的时代,众多的部件在控制系统的融合下组成一台整机,在一起分工协作,来满足确定的功能要求。目前非常流行模糊化控制理论,就是对未来大模糊化趋势的一种妥协。因为:模糊才是世界的本真。从能量消耗的角度,维持事物按照确定的规则运作,都需要消耗能量。当要求的功能越多,对应的规则也就越多,消耗的能量也就越多。当需要的能量过大,大到一个组织消受不起时,原有的所有规则也就该自动瓦解了。不过,我认为,这个世界的发展,依旧是极其的两极分化。在瞬息万变的这一时代,拥有强大的综合能力,迅速协同合作分享利益者,是鱼儿,游走在水里,属于中层。而水面上有空气和阳光,暗地里有地心引力,远处有太阳——这些就相当于为水世界提供基础服务的阶层,他们为了不断满足水里鱼儿的要求,而不断强化自己在这个基础服务组织里的专业技能。他们依旧垄断最优质的资源,分享着最丰盛的利益。开明的鱼儿,也想跻身高阶层次,便不断地努力,强化专业技能,上下流通的通道从未被堵塞。新技术的革新,更多的在高阶层次里开展,一个巨大的组织对另一个巨大组织的兼并。就像旧时的朝代更替。

没错,老人的尊严,权威的面子,大师的教诲在这个时代扫地已尽,一钱不值。道理很简单,在农耕时代、工业时代我们尊重权威、教授、专家和老人,因为他们的经验可以给我们的未来勾画确定性,可以判断未来某件事情发生的概率。但是现在,在这个黑洞的前方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即使是从农耕时代向工业文明转进的上一波人类的大转型中,真正能够转型成功的都是原来的精英权贵阶层。可是在互联网时代的前方,老家伙们几乎没有前景可言。

道理非常简单,当白垩纪时代快要结束的时候,恐龙必死。在侏罗纪时期的时候恐龙是何等的强大,但是它们拖着沉重的肉身和笨重的思想,它们穿越不出地质季节的巨变。那谁会穿越呢?跳蚤、蟑螂。所以如果评选侏罗纪里面谁最强大?恐龙最强大,不用废话一定是这样。但是如果从漫长而严酷的进化史上看,谁最强大,蟑螂最强大。它进化到今天仍然是这样。据说很少几种能够躲过核爆炸还能生存下来的生物当中就包括蟑螂,这回知道为什么叫小强了吧。

这也是任何此前人类社会的大转型中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例子,小人物的时代就要开始了。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小人物都有明天,就像我上台的时候那首歌里唱的,娇艳的水仙固然没戏了,但不是每个山谷里寂寞的野百合都会盛开,同意吧?当然,那些失败的小人物也不乏心灵的慰藉了,他们也可以活得很好,但在未来世界里却是一个要被淘汰的物种。

这话说得狠了点,我广播学院播音系的一个教授跟我讲,你幸亏长得胖,说刻薄话不显得讨厌,你要是个瘦子,早就被人骂死了。

但是今天既然是脱口秀,我必须坦诚胸臆告诉你我看到的是什么。因为即使你们是远道而来的朋友,即使你们是我们邀请的三百名嘉宾,我也必须告诉你,你们当中有一部分人一定会被这个时代淘汰。这是大数原理决定的,没有任何一个社群能够逃得掉。80岁的老人可能在这个时代新生,七八岁的孩子也可能永远留在了过去。虽然同样是沉沉的黑夜,伸手不见五指,有的人生活在晚上十点,因为他留在昨天,有的人生活在凌晨两点,他必将迎来未来。这就是区别。

这不是吓唬谁,听我讲和不听我讲,懂道理和不懂道理一个样,这就是他的命运。你们都能够独自打车来到这个现场,你们当中很多人的命运早就定下来了,不是听谁讲一下,突然醒悟了,你就可以穿越到另外一个世界,门儿都没有。即使你懂这个道理,你也会像趴在玻璃面前的那只苍蝇,看到了未来的美好世界,但是你真的飞不出去。所以怕对吗?对,你应该怕。

悲催的人生需要一个解释。我今天没有解药,只能给大家一个解释,未来世界到底是以什么样的机理,以什么样的方式穿越到我们的生命当中。说实话我自以为我生活在新时代的早上两点,沉沉的黑夜正压在我的四周,微微的晨光根本照不亮眼前几米的道路。我今天扮演得最多的是一个瞎子摸象的角色,我今天可能捧给你的是一根象鼻子,但不重要,我们一起摸,总有一天随着时间的推进,当丑末寅初到来的时候,我们一定会把这个世界看明白,把那些留在昨天的人彻底抛下。

罗胖荐书:《与机器赛跑》

作者:【美】埃里克·布林约尔松 安德鲁·麦卡菲

出版平台:KINDLE电子书

出版时间:2013-1

推荐语:本书将告诉你,造成糟糕的就业现状的原因,是人类和我们的机构无法赶上机器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