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Ⅰ 慈善的恶果

尴尬的救助粮

当大家都在忙着过年的时候,所有的中国人都会迎头碰上一个词叫“春晚”,不管你看还是不看,爱看还是不爱看,它就在那里。

曾有一个著名的媒体人发微博说:“春晚”办得太烂了,那么难看,不如把央视账上的那笔钱划出来捐给穷人吧,办几个希望小学也是好的。这句话老百姓当然爱听了,一边轰“春晚”,一边用央视的钱做慈善,这是好事啊。

我当时就发了一条微博反对这个观点,我当然不是替“春晚”辩护,我针对的是这个观点的后半段,这样做慈善真的有用吗?

@星灭幻:慈善不是用富人的钱去养一群只会腐蚀社会的蛀虫,也不是去伤害一些人让他低下他自尊的头颅去接受施舍。我个人觉得现在的慈善应该是资助有理想的贫苦学生,让他们能继续学习,但一定要规定他们要偿还资助,把资助款重新投入到慈善中。还有就是资助孤寡老人。对于老罗说的善堂的伙食要是最差的,我十分同意。要让他们有想走出去的动力。我觉得资助的物资就该选择最低标准,只为他们能度过险境。没人有义务要一辈子资助自己,只有自救才是硬道理,这样也能资助更多的人。

我们先来听著名经济学家周其仁教授的一个演讲吧。周教授告诉我们一个特别奇怪的结论,他说非洲很多国家的农民吃不上饭,往往是因为西方国家大笔的粮食援助。

好奇怪啊!你这边啼饥号寒吃不上饭,我给你饭吃,反而我还害了你?这不是那个谁和吕洞宾的关系吗?

周教授有他的推导过程。一笔援助款来到非洲,靠谁发放?粮食不可能直接进入田间地头和每家的锅里,而是需要靠政府机构来发放。可是有些非洲国家的政府机构,无论是管理水平,还是遏制贪污腐败的能力值得研究。所以,很多来自联合国的援助粮就被层层的官员瓜分,中饱私囊。

可是这些官员要的是这堆粮食吗?不,他们要的是银子。所以还得把这批粮食以极低的价格在市场上甩卖掉。可是这样遭灾的就是那些还可以靠辛勤劳作种粮、卖粮维生的非洲土著农民,因为他们的粮食在市场上面对的是那些白来的粮食的竞争,他们怎么竞争得过?所以这批本来还能活下去的农民,现在也活不下去了,也沦为了赤贫。

@笙畔吟诗:原来慈善存在这些问题啊?慈善基金到不了贫民的手里,还有慈善事件不一定有好的结果。看来慈善事业,需要考虑。

@面具的背面:我认为做慈善是不会有错的,主要是方法问题。怎样实施最合理才是关键。

这就是慈善的难题。正常的商业活动构建和谐社会,是因为每笔交易都是你情我愿,大家都很乐呵,所以它是一种财富的正常流动。而慈善不是。慈善是生生地把富人的钱通过某一种社会管道转移给穷人,而这某一种社会管道,就是容易爆发各种各样癌变的症结。这些财富是否能够穿越这个社会管道来到穷人那里呢?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做慈善的两大难题

做慈善通常会有两大难题。

第一大难题是:原来穷人社会结构中的缺点能否克制住。比如上面讲的贪污腐败,这个缺点克制不住,对非洲国家援助越多,就会把这些贪官污吏、独裁者喂养得越肥,继而他们对国家的控制能力越强,穷人越不得翻身。

@无敌_三脚猫:慈善是必要的,但不能过头,我们应该坚持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原则,不管是相当落后的非洲还是发达的欧洲,都应该从观念上扶贫!

@平世睢客:我们要做的不是慈善,应该做的是让穷人和富人公平竞争,因为我们不能改变社会,所以我们只能做慈善。

耶鲁大学的经济学家Nancy Qian以及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家Nathan Nunn做过一个调查,他们从1972年一直跟踪到2006年,发现一个国家得到的粮食援助每增加10%,这个国家的暴力动乱程度就会增加1.14%。道理很好理解,因为一个底层的贫民,是没有办法直接拿到援助粮的。一部分援助粮被政府官员贪污走,另一部分就是权力大的是哥哥,枪杆子里出政权。那些反政府武装、游击队,这些有组织的暴力会劫持这些粮食,从而变得更加强大。

最典型的就是索马里,大量的捐助粮都在半途被武装组织,比如海盗、游击队、反政府武装劫持。底层老百姓的境况几乎没有改善,这就是慈善的一大难处。

慈善遇到的另外一个难处就更加麻烦了。穷人们原来的社会结构当中有一些好的因素,而外界大量慈善资源的到来,会破坏这些好的东西,从而让当地的情况变得严重恶化。

@小龙女慧:朋友去西藏支教1年。每天在微信上发照片,各种惨不忍睹,而且号召北京的朋友们捐赠。我理解他但并不认同他的“善心”。因为我来自大别山,小时候也接受过捐赠,我的感受和我看到的周围大人的反应并不是城里善心人所能想像与体会的,工作后也随企业下乡做了很多CSR项目。我支持“救急不救穷”的观点。

这就要说到非洲的一个地区——萨赫尔[1],就是从布基纳法索到苏丹,再到埃塞俄比亚这一带,也就是农耕和放牧两个经济带结合的地区。由于20世纪西方白人的统治,扰动了当地社会生态,萨赫尔陷入了几乎是绝望一般的贫穷。

发生的机理是什么呢?又是因为慈善。当年这里主要是法国的殖民地,法国人发现这个地方缺水,就决定用他们的高级技术来解决这个问题——打井。井也便宜,20万美金一口,打了好几千口井。

@亚马逊流浪人:“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至理名言。慈善只要集中力量往这个方向发展就好。人自立则有财富,教会他技能,就不怕他在这个社会没饭吃。

原来这一带的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之间形成了一个共生的生态。游牧民族走来走去,一旦出现干旱欠收就卖一些马匹、皮毛给这些农耕民族,双方都还活得下去,甚至萨赫尔曾经也是非洲大陆上一个非常强盛的商业帝国。

可是这些水井打了之后,情况就变了。因为一口水井可以更多地攫取地下水,这些地下水打上来之后,那些游牧民族还游什么牧呢,他们就不逐水草而居了,转而盯着这口井开始定居生活。然后发生的就是过度放牧,导致草原更大规模的沙漠化,当地的气候、生态进一步被破坏掉。最终,这一带成为非洲最主要的战乱、饥荒和瘟疫的策源地。

所以,毛主席他老人家说:“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而我今天要补一句:一辈子做好事,让好事真的产生好的结果,这才是最难的啊。

@江宁黑莓:慈善在西方只是个中性词,违背自然规律被认为是干预。慈善到底做到什么程度才对呢?我能想起的也就只有“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这句话了,还有一句:“通向地狱的路,一开始都是通往天堂的。”

罗胖荐书:《白人的负担》

作者:【美】威廉·伊斯特利

阅读 ‧ 电子书库

慈善是生生地把富人的钱通过某一种社会管道转移给穷人,而这某一种社会管道,就是容易爆发各种各样癌变的症结。